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大家都想拍网大?先听听前辈们怎么说

4月19号,由首都互联网协会、北京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联合主办,爱奇艺承办的“创新·融合”网络电影行业交流会在京举办。
 
网大方面几乎每个流程的参与者,都来到了现场。大家齐聚一堂,以“创作与分享”、“市场与需求”、“平台与规范”为主题,共同探讨如何创作网络电影精品内容、如何发展网络电影市场、以及如何利用平台引领行业规范等问题。

Part 1
网络电影的责任与方向

1
主讲人:爱奇艺影业投资部总经理窦黎黎

2014年,网络大电影的全网产量大概是450部左右,到了2015年的时候产量达到了612部,可能全网的测算达到700部左右。经过了2015年的井喷时期,我们相信2016年将会迎来更多的网络大电影的创作。
 
从我们平台反馈来看,每周会接到40部网络大电影的需求,按照保守估计,今年网络大电影产量应该是在2200部左右。
 
随着现在非常多的传统电影制作方,比如说我们很好的合作伙伴,像海润、华策等等老牌的电影制作单位也关注了网络大电影这个市场,随着他们的投入提高,我们相信网络大电影的制作成本会提高,网络大电影的质量也会进一步得到提升。
 
从2014年到2016年,网大的市场规模成长到6亿,虽然跟中国大的市场环境相比这还是一个非常小的小朋友,但是到了2016年,在全网的产量达到2200部的情况下,我们身上的担子就更重了。
 
因为目前来说,从前几年合作的情况来看,网络大电影还是存在一定的问题。
 
·类型单一
·缺乏优质产品
·蹭IP
·市场躁动
 
我们希望从爱奇艺平台出发,在2016年进入网络电影的专业年和精品化提升年。
 
1、产品和项目角度
·去同质化:不跟风,填补院线电影类型空缺
·精品化:加大投入,提升制作质量,获得平台更优资源
·有意思:想象力,趣味……
·跨界延展:衍生网剧、院线电影、游戏、周边产品
·借力:档期、类型、而非蹭IP
·价值观向上:健康、积极向上的网络内容
 
2、产业角度
·新人导演团队的孵化地
·新类型、新题材的研发实验室
·收集一手观众反馈——有弹幕,有评论
·可靠公正的商业回报
·体现产业价值,维护中国网络形象

Part2
创作与分享——如何创作出精品内容
 
7
 参与讨论嘉宾:
王光利(著名导演,代表作《棒子老虎鸡》、《以为是老大》)
何文超(新锐导演,代表作《甜蜜的十八岁》、微电影《盲钻》)
陈秋平(资深影视编剧、导演、文学翻译、影评人)
张磊(壹线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CEO)
张峰(知名导演,代表作《丑女无敌》、网剧《杜拉拉升职记》)
 
 
称得上精品的网络大电影是什么样的?
 
王光利:我觉得网络大电影核心的词还是电影,电影不应该舍本求末,应该是追根溯源,最核心的解决故事,以及故事里的人物,和故事里人物的情感。我最近之所以开始研究网络大电影,而且尝试去做,是因为我觉得它对我来说最大的吸引力就是我可以把我的精力放在故事人物和故事情感这个最根本上面。
 
3
 
陈秋平:首先我们说一个好的作品,所谓的精品,就两点,一个是有意思,一个是有意义。有意思就是好看,有趣,能带给大家观赏的乐趣。另外就是艺术上要有一定的审美价值,塑造人物肯定是精品很重要的方面。目前我们看到的大部分网络大电影,娱乐性有余,但是思想性不够,或者说人文关怀不够,道德评判不够,这个方面如果能提高,就可以走向精品。
 
4
 
网大从拍摄手法上,跟传统的院线电影、电视剧有什么不同?
 
王光利:我觉得最大的不同就是你不会依赖于所谓的卡司和大牌,不会那么浮躁了,像我最近这部电影,可以提前一个月把所有演员集中在一起体验生活。
 
何文超:因为我之前拍过电影《盲钻》,我知道这个电影拍出来就会在优酷网上播,所以当时我们在拍的时候,在景别上会考虑多用近景和特写。
 
5
 
观众的口味会不会发生变化?
 
王光利:这个就像餐厅一样,口味无论是麻辣还是香甜,核心都是原材料。你的料要正宗,要健康,这是最重要的,不管你口味怎么变,但是核心的故事,人物和情感是永远不能变的。就像我们现在看《乱世佳人》一样会感动,我们要追求好的故事,好的人物,好的情感。
 
何文超:像刚才王导演所说,无论是在网络上看一个影片,还是在电影院,或者通过电视媒体看一个影片,观众对于故事和类型的需求是一样的,从情感上来说都是需求一个有意义、有意思的作品。
 
张磊:我们做项目怎么满足大家的口味,要想真的做出一个不管是艺术上还是商业价值都非常完美的作品是很难的。所以这个取决于我们做作品的时候,在前期做一个细分市场,比如我们拍的《电竞高校》,在这个项目成立的时候,我们的精准定位就是垂直的游戏用户,所以它指向了一个固定群体,同时引导周边其他产业去做,核心还是有一个具体的受众。
 
6
 
怎样才能找到视觉新颖和内涵比较深刻的好剧本?
 
陈秋平:从创作者的角度来讲,没有绝对的“新”,因为任何一个“新”很可能都是旧的东西翻新,所以“新”本身不是绝对的“新”,是相对的“新”。比如说,近两年相对比较少的题材或者选题,这可能是一种“新”。另一种“新”,是有一个新的切入点,有新的角度。当然还有其他的“新”,比如表达方式,叙述方式。而且“新”其实是有目的的,“新”本身不是目的,是为了吸引眼球,换句话说,大家司空见惯的东西不容易引起关注。但是“新”了以后马上要回归“旧”,因为我们真正需要获得的是共鸣,只有熟悉的东西才能共鸣,所以“新”是手段,共鸣才是本质。

Part3
市场与需求——如何大力发展网络电影市场

7
 
参与讨论嘉宾:
左衡(中国电影资料馆电影文化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
张清源(电影《光辉岁月》制片人,烽云影业CEO)
大奇特(国内知名影评人、自由撰稿人、电影研究者)
刘向禹(著名网生影视内容研究专家、策划、制片)
尹兴良(V电影网创始人)
 
这两年国内网络电影的兴起,从电影市场的发展或演变的角度来说,是必然的吗?
 
大奇特:现在很多院线片开始追求大IP,一些小众的电影,就死得特别惨。像我之前也做过电影院的排片工作,当时想给个人喜欢的文艺片多排一些场次,但是实在无能为力,即便排的场次多,看的观众也非常少。现在有了网络大电影这个平台,我觉得有一个百花齐放的现象。因为有一些小众片不会考虑到票房或者是受到大片排挤之类的。我觉得网络电影院线的出现是必然的。
 
8
 
左衡:网络电影它首先是一个平台或者渠道,因为它传播的方式是和以往电影院,包括电视里面播出的电影不一样的。另一方面是内容的区别。我个人更愿意把中国现在的网络电影,定义成有中国特色的,非常有活力的力量,它的机遇是大于挑战的,一个泛意义上的艺术院线。除了新作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资源,就是已经下线了的经典电影,这意味着分众化的形式非常明显。
 
9
 
下一步网络电影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做大,您怎么看?
 
张清源:我从一个干活的,做片子的人说一下我自己的看法。首先,我个人既做过院线电影也做过所谓的网大,像何文超导演,我们三四年前就开始尝试做微电影。要做强做大,首先我要从市场角度给现在的市场主体提个醒,第一个如果没有投资制作和宣发经验的投资方,不管是基金还是其他方面的资金,首先要对这个行业有一定的基础的敬畏,你对它的创作规律,对它的结构,对它的盈利模式,各方面还要做深入的了解。
 
第二个就是最近我也看到,刚才窦总说海润、华策都进来了,我们面临很大的压力,我提醒一点,不要像我刚入行那样的心态,我是做大制作,大片子的,我就抽一点时间抱着玩的态度去做这件事,这是不对的,其实网络电影虽然是一个很小的东西,但是你需要花很多的精力研究它,创作它。第二个,网络电影的发展方向肯定是一个精品化、多元化,非常丰富的市场。我们公司提出了几个观念,第一个是所有的网生内容,三观必须正,然后开脑洞,从高处引领观众。所有的网络电影必须以赚钱为目的,但也必须不能以短期盈利最大化为目的。
 
最后一句话,其实网络电影对于我们这样的成长性公司来讲,非常重要的两点,第一是再造IP,第二是孵化人才,这个大市场我们非常看好,也希望领导也好,平台也好,再多给我们一些支持。
 
尹兴良:其实网大是一个年轻导演非常好的训练场,因为新片场是一个创作人的平台,我们一直致力于和年轻人一起成长。我和大家分享一个我们平台创作人的故事,他本来是我们传媒大学毕业的,毕业以后没有什么片子拍,已经准备回老家发展了,这个时候还没有网络电影,是微电影,我们和他合作了一部微电影,叫《一路有你》,之后他的导演才华就被一线的电影公司看重,他现在刚刚完成了自己第一部电影《谁的青春不迷茫》,这个电影马上要上映了。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网络电影相对较低的门槛给了很多有才华的导演机会,我觉得未来估计一两年以后,我们的院线电影的导演们,可能很多人都是通过拍网大进来的,这也是网络电影做强做大的方式。
 
刘向禹:因为本身网剧有一个宣发的体系,目前80%到90%的电影是零宣发的,它没有在微博微信弹幕平台做过工作,如果他想把自己的网络电影做成精品,要把宣发投入到网络上面,我们本身就叫网络电影,如果不在网络上有一定的热度,怎么可能做得更大。
 
10

Part4
平台与规范——如何利用平台引领行业规范

11
 
参与讨论嘉宾:
吴毅婵(爱奇艺网络大电影商务总监)
令狐采石(搜狐视频前向事业部内容合作总监)
王涵(乐视微电影&网络大片主编)
兰勇(优酷土豆自制剧中心制片人)
 
在2016年与爱奇艺合作网络大电影有什么新的要求?
 
吴毅婵:2016年我们依然是保持开放的合作心态,但是大家也看到,2015年网络大电影的发展情况是很繁荣的,但中间也出现了很多的问题,所以我们希望在2016年的时候,平台会对网络大电影的内容和各方面的题材类型,出一些规范。我们希望让网络大电影走向更加健康发展的状态。
 
 
乐视在今年宣布将投入70亿元,重点推广PGC业务,网络电影业务也是PGC的主攻方向吗?
 
王涵:我们做的网络大电影是一个孵化,给所有的有才华、年轻的创作人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作为平台而言,我们的付出比大家想象的更大,但是我们更希望共建一个很好的环境,只要你有好的内容,我们作为平台,我们是有责任把你推到一个高度的。

一开始PGC这块,我们起步比较晚,刚接到这块,我们领导觉得网络大电影的整个市场参差不齐,这是目前的现状,所以公司决定投资几十个亿,一定要净化市场。

首先我们要定一个标准,必须要服从我们政府的响应,我们的责任就是要正三观。我们的题材可以丰富多样,但是不管是国外的,好莱坞的模式还是国内的,最终打动人心的一定是励志的或者是逆袭的东西。我们最终输出的是情绪类的产品,我们带给大家的是人生的感悟,所以今年乐视的各位领导很重视这块,大家更希望,我们肩上的责任将它落地的话,在2016年的发展上,对于网络大电影的整个标准包括它的题材,也许还要结合乐视自身智能硬件,把整个市场推向一个新的时期,站在前人的基础上一起共同发展。
 
优酷土豆和搜狐现在都有了网络电影的频道,会走什么样的路线?
 
令狐采石:之前有人问我对网络电影怎么看,当初我给网络电影是两种分类,要么是高大上要么就是低俗LOW,为什么有这样的现象呢,很多片方想做低俗LOW的东西,但是从今年开始,所有不符合法规政策的东西是不能做了。片方做这个作品的时候,不要只想着从平台获得更多的利润,如果你的内容好,平台一定会给你更多的利润。

我们在一个月以前部署的产品已经上线,我们会给合作方提供一个完善的大数据分析平台,你的片上线一个月以后,你会知道你的片子哪个地区看,男性、女性,喜欢看的内容是什么。我们搜狐是一家技术公司,我们在技术方面是比较强悍一点,我们把研究院的同事调过来了,为什么这样做,我们想在更多的方式和方向上扶持片方,而不是把不好的内容拿到平台上来就能获得更好的利益,这是不对的。
 
兰勇:大家也知道,我们集团在4月份已经跟阿里有一个结合,可以告诉大家的是,在未来一年,我们会在网络电影这方面加大力度,不管从资金还是推广方面。好的内容,好的项目,我们会给到更多的推广资源和推广力度,也希望网络大电影的生产者,内容生产方,能够多多和我们有一些合作,我们一起把网络大电影这块往前做更大的发展,这是我们今年的方向。

以后这个分账模式会不会逐步建立起一个各平台比较统一的标准呢?
 
令狐采石:说到分账模式,虽然说各家平台不太一样,但是往里想分账模式还是大同小异的,我们后期对于观看的时长,过滤掉一些质量不好的片子是非常有效的,因为很多的片方都会取平台“6分钟到8分钟”的巧,把这部分内容做得非常好,后面就是粗制滥造。所以我们要从团队,拍摄质量,还有平台的观看时长上做一个限制,比如把6分钟拖到10分钟?这样就会过滤掉一些不好的,这对分账来说,对各家网站也会更加公平一点。
 
吴毅婵:对于点播分账这块,因为各平台的情况不太一样,但是我们爱奇艺倡导的还是希望能按照点播分账的模式走,我们认为这种模式从产业的整个角度来说是最科学、最合理的。因为我们觉得像之前院线电影传统的网络发行的模式,还是以买断的方式进行,我们觉得网络发行对现在新兴的创作团队,给到他市场的价码不一定是最合适的。我们希望吸引这批年轻的团队,为我们制作更多商业和艺术性兼具的模式出来。我们认为点播分账的模式是最为合理的,从目前来说,如果我们按照过往院线买断的模式只有几万几十万给团队,对他们的自信心来说可能会有一定的打击,因为几万几十万是收回成本了,但我们会考虑到他们的积极性,我们要加大扶持他们的力度,用点播分账的模式,用市场说话,用户来说话,大家喜欢,由市场定义他们的价值。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大家都想拍网大?先听听前辈们怎么说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