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2016,于正的反思与颠覆

作为国内最早拥抱商业的创作人之一,于正曾炮制出《美人心计》、《宫锁心玉》、《笑傲江湖》等一系列高收视古偶剧。几度叱咤风云,几度是非缠身,于正从幕后一路冲到风口浪尖,话题度不低于任何一位热剧主演。

虽然于正式的艳丽色调在国内80%的古装剧中持续存活,“流毒无限”,但他这两年真正的作品却声势减弱,本人也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在外界看来,于正或许已经被这个时代抛下,摔得灰头土脸。

2016年四月,于正携新剧《半妖倾城》、《美人为馅》重回公众视野,人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突然显得有点神秘的“编剧于正”以及“老板于正”——

他要回来了吗?他那套还玩得转吗?新旧媒体的更迭也会他感到惊慌吗?

带着种种疑问,骨朵登门拜访。访谈之前,我们曾揣测有些话题会令他羞于启齿,讳莫如深,但在那一个半小时内,于正始终神采奕奕,语速轻而快,语调高而紧,说到心爱的作品时,语气中含着三分悲壮,还有七分振奋。

1

新作VS旧作
“《云中歌》之前,没有人说过我的戏五颜六色”

2015年,于正的两部旧作——《班淑传奇》和《云中歌》终于播出,却被《花千骨》、《琅琊榜》、《芈月传》等爆款抢尽了风头。

然而,于正谈起这两部戏时不无得意,因为作为两年前拍摄的作品,二者的收视率和收益居然能够跟当下新拍的作品持平。虽然比不得《花千骨》,但《云中歌》依然是湖南卫视全年收视率最火、点击率最高的周播剧之一。

2

只不过,网友对于《云中歌》色彩的质疑始终令于正耿耿于怀,他也因此将《云中歌》视为自己艺术生涯中的一个瑕疵。“我其它戏色彩都是很周正的,只有在这个戏上出现了一些偏差,在这个之前,没有人说过我的戏五颜六色,”于正说。

在于正看来,《云中歌》的调色当年是一种创新,很多人第一次看到也觉得惊艳,甚至后来好多戏会仿照《云中歌》片花进行调色,但是很遗憾,《云中歌》压了很久,等到最终播出时,观众已经对电视上满屏刺眼的色彩产生了审美疲劳。“《云中歌》最后播的时候我应该重调一遍,但是当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这种把戏只能玩一遍,我原本也只想玩一遍,”于正这样总结道。

总而言之,于正并不认为两年前的作品可以代表自己这两年的创作过程,如果非要给这两年的“编剧于正”找一个代表作,那应该是陈晓、袁姗姗主演的《云巅之上》。这部剧杀青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却始终没有定档,这也是令于正无奈的一点。同样是娱乐圈题材,网剧《重生之名流巨星》在《云巅之上》杀青的时候才刚刚开机,现在《重生之名流巨星》已经开播,《云巅之上》还要等到下半年。

3 云巅之上

2015年网剧迅猛发展,不仅灵活的周期令传统人士艳羡,《无心法师》、《太子妃升职记》、《上瘾》等爆款网剧捧人的力度也给了于正一定启示——要捧人的戏,只要播得快,在哪里播都行,甚至根本不需要上台,这也是为什么他大方地把《半妖倾城》交给了芒果TV先做网播。

“当然《云巅之上》我不担心,因为我这个戏太好看了”,于正笑着补充道。

于正VS市场
“中国的电视剧从来没有变过,永远在重蹈覆辙”

这两年,于正虽然人不在江湖,却也不曾担心被江湖落下。在他看来,中国电视剧从来没有变过,永远在重蹈覆辙。“你说现在演员价格高,前几年哪一年不叫演员价格高?说现在IP热,以前全明星阵容的戏难道不卖吗?《西游记》、《红楼梦》这些不是IP吗?金庸古龙不是IP吗?”于正反问道。

他认为,电视剧分两种,一种是共性,一种是个性。共性者,就是老少咸宜的宫廷戏、家长里短戏,无论何时播、在哪里播都不缺观众;个性者,就是所谓的网感和魔性,就是随时更新变动中的潮流,故事与审美、播出平台与上线速度都十分关键,因为它等不起。于正去年本来想做一个题材,剧本写完了,电视台也买了,突然之间《太子妃升职记》播了,这个戏没有人家魔性,于正当机立断,舍弃了这个项目。

于正表示,这么多年来,自己做戏一直是在网络属性和电视属性之间找中间值,造型、美术、礼仪等方面不会特别出格,但故事会有点魔性。这一点让他的作品一度被冠之以“雷剧”之名,但有些讽刺的是,在弹幕文化崛起,网络重塑审美,“毒剧”大量吸粉的当下,你恍惚间会觉得这种对魔性的追求具有某种先驱性,或者说,它从来没有显得如此正当过。而于正更愿意将自己的独特优势归结为剧本和审美,或许还要加上对受众的笃定判断。

“现在那种升级打怪的男性向小说也开始改编了,说实话,除了暑假寒假谁看啊?哪有一个正常男子每天抱着iPad看电视剧的?青少年可能在网上看看,但也没有那么多时间。电视剧真正的主流观众还是老人小孩、家庭妇女,网剧要去掉老人和小孩,家庭妇女这个年龄的看得多,就是闲暇人士嘛。”

所以,于正认为,自己过去的制胜之道——讲一个魔性的、女性题材的好故事,未必不适用于当下——片花里上天入地的《半妖倾城》,“其实就是‘爱上外星二代的你’,但是这个太中二了,还是《半妖倾城》听起来大气一点”,于正笑称。在他的描述中,《半妖倾城》有节约资源的大主题,有极具现代意识的女性角色,还对天才如何在平庸人群中生活这一话题进行了探讨,但是在魔性的外壳下,它本质上还是一个像《时光尽头的恋人》、《本杰明巴顿奇事》一样的爱情故事。

4

小众VS大众
“到《宫3》和《神雕侠侣》,我已经走火入魔了”

《半妖倾城》虽然是纯新人挑大梁,但于正为其搭配了各种老戏骨与熟面孔,更拉来了人气高涨的小鲜肉黄景瑜客串,而且是在《上瘾》播出之前就做出的决定,眼光不可谓不准,出手不可谓不快。说到这一点,于正十分得意:“我觉得在中国,对市场、对色彩和视觉,所有人的敏锐度都没有我高”。

对话中,你很难忽略于正那种“蜜汁自信”,他直言,即便是现在每天打开电视、看新内容,他也觉得中国内地目前没有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大部分都是浮躁、赚快钱。你不由得猜测,或许真正能够给于正造成困扰的,只有他自己。

作为国内最早拥抱商业的创作人之一,于正对市场的极力迎合与唯收视率的价值观,给自己赢得了名利,招来了骂声,但也把他一步步逼进了创作瓶颈。

于正回忆道,当年《宫1》大火之后,创作《宫2》时,为了保证收视率,就不再去想人物,一定要故事好看再好看,甚至“强迫”导演将50集剪成了37集。结果就是情节太强、节奏太快,人物无法立住,后面许多作品都是如此。

对收视率的执着,造成了于正对故事的丰富性、激烈性、快节奏与强情节的强迫症。“到《宫3》和《神雕侠侣》,我已经走火入魔了,”于正坦言。

“我就觉得为什么呢?我的戏大家都觉得好看啊,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后来想到了,是人设。《笑傲江湖》我做的时候也把节奏拉得很快,但是因为我很喜欢东方不败,我想扩展她,就只能慢慢来,给了她很丰满的过程,所以她‘啪’地一下子跳出来了。包括《花千骨》,给了配角那么多空间,所以配角能够出来。那当我写《半妖倾城》的时候,我就没有快马扬鞭啊,写完以后觉得很轻松,很愉悦,很好看,找到这个感觉了。”

在《半妖倾城》上,于正不仅重新找到了写作的乐趣,也开始尝试一些新的东西,展现一些不一样的自己。他说,由于时间问题,《半妖倾城》第一版片花匆匆做了个少女色,但正片的色彩其实会是《沉睡魔咒》式的刚烈暗黑向。

“以前我做的所有戏其实都是大众审美,我骨子里还有一块非大众审美,但是我又不敢真的做成全黑的那种,胆子小,不敢做。”后来,于正在一系列外国电影中找到了中间值,从《半妖倾城》开始,服装和调色都会往淡雅的方向走,内景也会做得比较深沉,这是他比较欣赏、但从来没有用过的方式。

5

推理言情类的《美人为馅》则代表了于正另外一个“骨子里”的喜好。专注偶像剧三十年的于正,说自己平时私下里其实情情爱爱的戏看得少,英美剧看得多,说自己喜欢《神探夏洛克》,喜欢《无人生还》,想要做这样一部戏。《美人为馅》是于正向爱奇艺主动“求”来的项目,他希望打造出中国现在没有的视觉,颜值要顶尖,质感要讲究,还要把中国的刑侦剧拍得像韩国的《Iris》一样潮。

老板于正VS编剧于正
我肯定有一天会被淘汰,这个是没办法改变的

沉淀一年之后,于正称现在的自己干劲十足。事实上,除了《半妖倾城》,《云巅之上》对于于正也有着特殊的意义,这是他第一次和徒弟联合创作。

“以前我很爱护自己的东西,我的剧本得我自己独立完成,不能让人碰;别人的剧本哪怕我插手过,也不能署我的名字,我对题材爱护到极点的时候是这样的。只有我决定写这个题材,那才是属于我的东西……但是我在《云巅之上》打破了这个状态。”

《云巅之上》是学员尔笛的第二个剧本,她让于正倍感欣慰。“《云巅之上》我大概给她理了四五集分场,她自己就完成得很好了,到第三个剧本她基本上就独立完成了。但是现在的新人不是每一个都像她这样,我去年带了九个编剧,只有她一个成的。”

带新人是一件相当繁琐的事。于正给骨朵看了自己昨天半夜和另外一个学员的聊天记录,两人反复沟通,改了二十多稿都没能达到于正的要求。“我身边的人都觉得,为什么要这样辛苦呢,要不再去找找更好的?我说没有更好的,新人哪会有好的,好的人家就独立创作了。”

培养新人并非一时起意。于正自认自己比其他编剧起步早了十年,虽年近四十,但创作力依然旺盛,还可以迎来第二轮、第三轮。但即便如此,于正坦言,自己终有一天会被淘汰,这是没办法改变的,新人正是他给自己预留的后路。

“我不想将来自己老了被年轻人取代,但我肯定不能为了这个去伤害现在的年轻人,反而要去培养年轻人,看到他们的好。这样哪一天我被淘汰了,我还是个桃李满天下的师父。”于正笑称。

帮助别人让于正感到很快乐,不管是培养一个新的编剧,还是在自己的戏里提携一个新人。在《半妖倾城》中挑大梁的李一桐,专业学的其实是舞蹈,这个90后女生让于正赞不绝口,“她从没拍过戏,但一上戏就把所有人折服了,戏还没拍完,郭靖宇导演就把她选去做新版《射雕》的黄蓉。这些都让我觉得我很骄傲,毕竟我看中的人别人也能看中。”

6

于正的戏,一向敢用新人、善用老人,且不避讳风口浪尖上的人。不管内容得到的评价如何,于正戏捧人,一度成为业内共识,直到有一天,我们发现互联网已经将IP与小鲜肉抬到更高的位置。现在于正的微博下最多的不是骂声,而是书粉与艺人粉来回刷屏。

7

1999年出生的宋威龙,在湖南卫视综艺《全员加速中》饰演了一名NPC,超高颜值令其一夜走红,后来网友发现他已被于正签下。

8

于正旗下的大部分艺人——陈晓、杨蓉、张哲瀚、米热等等,都是先在于正的剧组中出演角色、考察演技之后再签约,唯有宋威龙是个例外。这个男孩进来时真正是白纸一张,但各方面条件实在太好,签下之后“一直捂着”,直到12月份才公布。于正给宋威龙定下的是电影路线,目前,宋威龙已确定加盟IP电影《岁月忽已暮》。

聊起艺人经纪,于正头头是道。本着负责任的原则,一个类型的男孩或者女孩进来的话,于正至少要在脑子里给他(或她)安排三到五部戏,有了这个量才去签。另外于正称,自己不签撞型的演员,“找张逸杰的戏肯定不会找宋威龙,找宋威龙的戏也不会找张逸杰,就像杨蓉和袁珊珊,蓉蓉是花旦,姗姗是青衣,也是从来不会撞的。有人落在同一类型会很麻烦,你得选择给谁或者不给谁。但在我这,《半妖倾城》刚写完,经纪部长就知道张哲瀚是明夏,米热是幽瞳,因为他们太不一样了。”

9

结语
谁的时代?

2013年底,网易娱乐曾经以图文的形式记录过《神雕侠侣》拍摄期间的于正,彼时,于正的第一部金庸剧《笑傲江湖》被张纪中直斥为“胡侃江湖”,于正以“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时代,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作为回应。

那么,于正的时代过去了吗?这个问题见仁见智,甚至对于于正本人来说,答案很可能也是随时刷新中。

或许有朝一日,在大众心目中、乃至他的内心世界里,“编剧于正”都将会完全让位于“老板于正”,但肯定不是在2016年。

2016年,编剧于正经过了一系列反思与沉淀,干劲十足,脑洞大开,《半妖倾城》和《美人为馅》之后,还有无限可能。他最新的一个想法是重写《封神榜》。

“我想写姬发,我写少年,很燃爆,然后爱情,我要把它写成中国版的、魔幻版的《太阳的后裔》;我也想用三个亿拍出《海上牧云记》那种很宏伟的场面,很激烈的爱情。”

于正脸上露出了沉醉的笑,陷入了对新作的遐想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2016,于正的反思与颠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