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囧西游2》:魔性人的魔性剧!正片还没看,先给他们的通稿跪了……

奇幻而庞大的世界观,惊险又不失有趣的冒险故事,经典的四人小队人设,充满英雄主义气息的孙悟空,再加上其广泛的群众基础和开放的版权,让《西游记》时常成为翻拍与解构的首选,不仅在二次元如此,大银幕如此,在网剧领域也是如此。玩西游IP的千千万(好啦,十来部……),但敢把唐僧、孙悟空塑造成反派的可仅《囧西游》一家。

而如今,《囧西游》第二季“蜜汁大魔王”终于回归,主角从小妖怪渣渣变成了唐僧师徒,从黑色喜剧变成了中二喜剧,更加轻松、热血、年轻化。

1-1

没错,他们不仅让唐僧长了头发,

2

还让威武霸气的孙悟空、猪八戒、沙悟净三人一秒扑街,

3

于是唐僧只好和小白龙一起踏上余下的旅途,

4

嗯没错,小白龙还是个姑娘,在戏里是风风火火的武力值MAX、吐槽担当。

在昨日举办的媒体看片会上,片方大方地给放了三集,主题分别为——小熊村奇遇、石中剑传说、如何征服铁扇公主,每集目测不超过十分钟,脑洞大开,自带反转,的确是蜜汁遭遇成就的那些蜜汁笑点、燃点和虐点。

5

表现手法也非常多变,游戏感不是一般的强。

6

之后主创们还和现场媒体进行了交流。饰演“小白龙”的妹子代文雯也来到现场,

7

导演牛毛毛,在问到西游题材时,坦言“经典应该是经得起改编的”,

8

编剧大师兄_朱炫,表示《囧西游2》中,自己的创作心态更放松,瞄准的是年轻的学生党,

9

总制片人聂巍,则笑着谈起了情怀。

10

2016年,超级网剧的时代无疑已经降临,小体量的PGC短剧越来越难以与平台自制的所谓头部内容抗衡。同时,在网友版权意识愈加强烈的今天,那些不满五毛的特效、率性而为的借梗、天马行空的恶搞,很难说到底还行不行得通。

11

时代在改变,青春在流血,相信面临(或者将要面临)这一类问题的,不止这一家,而《囧西游2》的答案是大概是迎难而上,将这条路走到极致,拼创意。

12

正如他们这篇通稿,骨朵看完觉得自己应该不可能比它写得更细致,更魔性、更有趣,故全篇收录于此。

一篇尽量“有趣”的新闻稿

我猜测你们都看厌了那些常规的新闻稿,那些写满“最”、“标杆”、“史无前例”、“终极”……等华美崇高字眼的文章,我是真的也写烦了,所以这次就换一种方式吧,希望这种方式是尽量有趣的,才对得起很忙还要拿出5分钟来看一篇新闻稿的有趣的你们。

我们这个国家地大物博、人口众多,所以《囧西游1》播到1.1亿播放量,也依旧很多人都没有看过。在腾讯上第一季最多的一集有4360条评论,最多的一条收获了将近35000个赞,用微博搜索剧中主人公小妖精渣渣经常说的那句“青春在流血”能看到不同的人在不同场合下使用,比如考试、恋爱、找工作还有抽血。但上一季我们自己给它打60分,毕竟是飞鱼娱乐制作完成的第一个项目,有些方面想要的太多,除了好玩我们还做了隐喻、讽刺和寻求深意;有些地方又做的不够,贯穿全剧的渣渣不像主角反倒只像一个强配,而全剧你很难说出谁是主角。

中二的自我安慰:“我们开辟了一种新剧的模式!国剧自己的模式!”可是这种自High在毫无知名度时是“并没有什么卵用”的, 而且在这个移动互联网将摩尔定律从18个月缩短到6个月甚至一短再短的年代,一切都在加速,影视剧的宣传都打出了“看完一个剧就换一个老公”的旗号,在为了寻求社群的认同面前,大家的自我审美似乎也在渐渐迷失。

武志红有一篇关于《挪威的森林》的评论,谈到了村上春树故事里的人大都自杀于17岁,我大致能明白“17岁”意味着很多人离开家人步入社会,从对自我的坚持迈向群体的迎合,即使不全是舒服的过程,也努力学会适应,适应看一本大家讨论的书比自己真正喜欢的书更重要,适应爱上一个“好”的人比一个“对”的人更重要,于是在这个过程中或多或少弄丢了原来的那个自己,到头来连情怀都是特调的“鸡尾酒”,只能并不自在的在朋友圈发一句:不忘初心!

只是,不管“初心”也好“终心”也罢,“情怀”也好“立意”也罢,在不论《囧西游1》还是《囧西游2》的制作过程中,我们有考虑过但不是最主要,转而更为看重的是接纳“有趣”的那个自己。所以在《囧西游2》里,除了能看到成长中背(四声)着大人迷恋过的《英雄联盟》(LOL)、《魔兽》、《QQ炫舞》、《火影忍者》、《新世纪福音战士》(EVA)、《宠物小精灵》、《拳皇》、《圣斗士星矢》、《花仙子》等游戏和动漫元素;还有《九品芝麻官》、《包青天》、《名侦探狄仁杰》、《寻龙诀》、《伪装者》、《舌尖上的中国》等影视段落与阿诺·施瓦辛格、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约翰·特拉沃尔塔等影视明星;以及《科幻世界》与《奥秘》杂志里的外星人、宇宙飞船、阿兹特克酋长与玛雅诅咒和童年外婆讲的神话《田螺姑娘》;甚至还会看到那陪伴你度过无数个青葱日日夜夜、全世界销售量最大的教辅丛书《5年高考3年模拟》的作者王后雄,还有文综、理综、英语、数学里那些数不清的公式与解不完的题——它们构成了我们的记忆与曾经,也许没有第一次恋爱或第一次打架来得炽热与激烈,但确实陪伴我们度过了最多最多的年少时光,在那些不用赚钱也没有买房买车压力的岁数,给了我们最多的开心,让人不觉是在度日。哪怕王后雄吧,与他“斗”的过程后来想来也有一种挥之不去的趣意,而且应该比爱情来的要“有趣”得多。

或许可以这么说,从《囧西游1》到《囧西游2》,我们一直都想做一个有趣的小剧,它没有大的投入,也没有知名的演员,它的编剧来自于网络且非科班出身,它的导演是新人,但所有的亮点都要是好玩和有趣的,都搞出一些新的意思。

两季《囧西游》的编剧皆来自大师兄_朱炫,就是当时我们朋友圈疯转的那篇《广场舞大妈斗舞》文章的作者。他在做两季《囧西游》的中间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短篇小说集《年少荒唐》,拿到的书时候让我想起当年高晓松《青春无悔》专辑内页上写的“再也没有独行千里为允朋友一诺的男人,也没有拼将一生休、尽君一日欢的女子”。而《年少荒唐》封面上的侠客却是一位肩扛钢笔、腰挂猫咪的人,相比之下没有高晓松那种“大漠孤烟”式现代性的悲壮与豪迈,更多了“逗你玩儿”的后现代性里无所谓背后的“在乎”。朱炫很多爱情故事都在知乎、微博上红得发紫,一篇《青羌大海》混不吝的杨秋之把人看哭了一回又一回,可杨秋之看似“不着调”恰是因为年少时的青涩和对有趣的追逐,一如《囧西游》的每一季玩下来一定会有一个“哎嘛虐,虐死了”的爱情故事。但,剧中更多的还是充斥着比爱情更辽阔、更天马行空的趣意所在,让人体会到思维和视角的丰富性。

《囧西游2》的导演牛毛毛,也就是《后宫那些事儿》里那位一脸霸屏且懵逼的皇上,在整个剧的拍摄和后期制作中最爱笑着说的一句话是“整吧,我是一位随便的人”,所以才会让朱炫把“地球毁灭”这样的镜头都写进《囧西游》这样的低成本剧中,只因唐僧与铁扇公主的翩然一吻——这也恰是因为牛导举重若轻和有趣使然。

还有我们拿到B站拜年祭主打歌《九九八十一》作为《囧西游2》片尾曲的过程中遇到了其曲作者乌龟sui亦是一位“不太一样”的人。清明节前的沟通时他说他在山上,要下山后才给到分轨文件,为了不耽误上线也提醒我们要做音乐上的预案。看到“下山”2个字不禁小小一惊,但还是尊重并不打扰他,而他也在下山后只是默默的将分轨文件发给我们并没有多余的话。所以朱炫说“只有乌龟sui这样的人才能写出这样的歌”,他坚持了属于他的有趣。

做《囧西游》的过程中经常会想:后现代——这个与科技进步息息相关的文化类型——发展到如今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它在科技加速舱里是否可逆?是充满了解构、重构、无厘头、去中心、去崇高、无意义还是其他?回头看十年前的《武林外传》还有那么有意思吗?而《囧西游2》在纵横各种影视、文化、学科间玩得越发极致,它驰骋于“有趣性”,兴许在里面你能在里面轻松的看懂二次元和95后,看懂除了“买包包”和“雅美蝶”之外的美好与希望,也看懂我们自己真正在意的趣味。

《囧西游2:蜜汁大魔王》,“蜜汁”取义二次元语言“谜之”,由飞鱼娱乐和腾讯视频联合出品,中戏小花代文雯和北电小生高正联手主演,将于4月13日起每周三、五作为午间剧场12点档首个作品于腾讯视频独家播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囧西游2》:魔性人的魔性剧!正片还没看,先给他们的通稿跪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