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侯鸿亮说想把《鬼吹灯》打造出“夺宝奇兵范儿”,听说500万一集都不够

骨朵说

骨朵首页最近有些热闹,大家刚被wuli东哥粉嫩嫩的风衣萌翻,就又被他看展的风姿苏得双膝一软……

0.5

私心放东哥帅照一张

木有错!侯大大家的男人存在感就是如此之强!虽然不在江湖,江湖亦有他们的传说……不管是集齐了《伪装者》里“大哥”、“大姐”、“王老师”的艺人经纪公司“得闲”成立,还是王凯所在的“得舍”影视招兵买马,都引得迷妹好一阵激动。不过你可知,正午阳光的各位对“得闲”、“得舍”的执念还不止于此,他们今年还有一部叫《得闲谨制》的电影要启动,侯鸿亮、孔笙、兰晓龙将在电视剧《生死线》之后再度联手。

2015年对于新生的正午阳光来说,无疑意义重大,论作品,连出《伪装者》、《琅琊榜》两部爆款;论创新,不仅两部电视剧尝试了衍生游戏、衍生漫画,甚至启动衍生电影,还推出了国内首部网台联动剧《他来了,请闭眼》。而今年,除了加盟企鹅影业重磅项目《鬼吹灯》、继续推出《如果蜗牛有爱情》之外,侯鸿亮和他的男人们还将着重古装、职场、医疗几条产品线,继续打造优质剧目品牌。

这一年,世界变化太快,能够把握好市场风向、打造出新鲜作品、在网生观众中强势圈粉的创作人难得一见。长居幕后的制片人侯鸿亮,导演孔笙、李雪等不知不觉间也成了坐拥宇宙后援会的一代“网红”。不过采访中,侯鸿亮尽显低调本色,提起了这些“甜蜜的烦恼”,也表示自家做事的方式还是离市场稍远一些,专注内容创作。

1

《他来了,请闭眼》:如果晚开两个月,做法就会不一样

骨朵:您对《闭眼》的成绩满意吗?最后的盈利情况如何?

侯鸿亮:盈利的话,新媒体那边肯定卖够了,我相信他们挺开心的。传统媒体也开心,因为是业界第一次,而且播出期间《闭眼》是同时段的收视第一。

这个戏很幸运,当时霍建华因为《花千骨》、王凯因为我的两部戏、尹正因为《夏洛特烦恼》都火了,马思纯也得了一个最佳女主的提名,赶的时期挺好的,最后播完差不多12个亿,我觉得可以对大家做个交代了。

做《闭眼》的时候,对网剧还是抱着学习的态度。这两年的变化可能比我们整个20年的变化还要多,如果《闭眼》晚开两个月,我的做法也会不一样。另外《闭眼》对团队来说是对新类型的探索,之前我们拍的更多是现实主义的东西,这个戏是有些脱离现实的。这个就会让我们有一个自省的过程。经过这次和新平台的合作,我们也坚定了过去的想法,未来我们不管做什么戏,最重要的还是创作规律,是创新,不要平台总结出来观众喜欢什么就做什么。

2

骨朵:网台联动,相比纯网络剧或者纯电视剧来说,会更难做吗?

侯鸿亮:要兼顾的东西太多,必然会有一些难度。当然也不是没有好处,你看去年最火的几个戏,后来或多或少都进行了一些调整,起码我们能让《闭眼》留在架上。经验让我们心里有了一把尺子,如何去把握大的方向、把握涉及法规和警察的一些东西。其实即使按照非黄档的尺度,《闭眼》也已经到了极限了。(您觉得网台联动模式会持续下去吗?)得找到共通点,不能强求。到底什么样的戏适合网台,这个是两个平台之间要研究的一件事。

《鬼吹灯》:回归原著即是回归现实

骨朵:《鬼吹灯》一直都蛮低调的,是因为题材比较敏感吗?

侯鸿亮:没有,我觉得是我们做事的方式离市场稍微远一点(笑)。《鬼吹灯》我们会把它做成探寻新世界的感觉,在我的概念里它会比较像《夺宝奇兵》。所谓的“妖魔鬼怪”更多是一种未知领域的东西,不是鬼也不是怪,只是现在解释不清楚,这个可以成为创作的基础。再有就是去除封建迷信。我们这个戏要回到现实当中、回归小说,它并不一定要靠魔幻的东西去刺激眼球,小说我特别喜欢的是那个年代的质感,作者对于那个年代的东西真的有一些语言,那都是我小的时候熟悉的。

骨朵:《鬼吹灯》的合作是如何达成的?

侯鸿亮:原因相当多,一方面腾讯视频期待我们能合作;第二,《琅琊榜2》腾讯视频给了很大的诚意,但是我没给他,心里有一点愧疚;第三点,靳东是我们自己家的演员,他天天过来磨我(笑);后来孔导也说,那就做吧。现在我是只拍第一本,可能腾讯视频希望我把前四本都拍了,但还没有最终决定。也是觉得有了这么高的预算,我想试试看。但真正坐下来研究之后,发现这个项目美术上甚至要超过三部电影,钱根本不够用,可能又要回到“小米+步枪”的地步了。

3

骨朵:现在的预算是500万一集,您估计多少就不用“小米+步枪”了?

侯鸿亮:不好说,我现在只能说根据预算来设置整个拍摄。我现在分出来五个大场景,后边又有至少三个场景,甚至还多,这些场景按照我理想中的呈现出来那就不得了。包括大家开创作会议的时候,我也会根据制作情况进行一些把控,好比说我完成不了制作的东西你就别去写,不然写完了以后还要改。

骨朵:对《鬼吹灯》的成绩有信心吗?

侯鸿亮:每部戏我们会做一个理由,要完成最初给大家的承诺,把我们自己想做的事情完成,这两点OK了,我觉得我心里就过得去了。这次和腾讯视频也是相互帮忙来做这件事,我们会尽力,做完了以后别让大家去吐槽就行。

正午阳光:钱够花了,拍喜欢的东西最重要

骨朵:正午阳光的商业模式是什么样的?

侯鸿亮:我们是一个专注内容的公司,面向这几块屏幕,电影、互联网、传统电视屏,可能未来还有手机屏。每块屏的运营模式都不一样,有国际先进的工业流程来给我们做指引。我并不看重什么IP,但做延伸的东西是未来的趋势。一个公司有一些剧目品牌的话,未来的可能性就会很大。这个“剧目品牌”是什么概念呢?你自己去做也可以,也可以授权给别人完成。剧的品牌是基础,这个有了以后,再去想延伸的东西。我当时定了几个品牌,一个是古装的《琅琊榜》,我会做第二部,会去做电影,可能还不止一部电影,我也尝试去做游戏的授权。我希望既然是一个品牌了,那接下来任何事情都要和品牌相符,不要弄得太low。

骨朵:现在正午阳光手里有多少版权?

侯鸿亮:我们版权买的很少。我们很清楚自己不是全能选手,这个东西适不适合我们做很重要,是不是我们喜欢的东西也很重要。这半年,很多大IP来找我们,但是我觉得我没有能力做,买了以后干什么用呢?

我今年的创作会回归现实,现在外边全是玄幻、全是大神剧、全都飞起来了,越是这个时候,可能还是更现实的东西越能引发大家的共鸣,所以我做了《欢乐颂》,每个人在里头都能找到自己所对应的人物或者情感。我一直很坚定地要把《欢乐颂》做成一个品牌。

4

骨朵:《琅琊榜》是您的古装品牌,《欢乐颂》是现实品牌,还有其它产品线吗?

侯鸿亮:我会把医疗做下去,那就是《外科风云》,和平时期只有医疗剧比较容易做成强情节,情感也会比较浓烈。而且在医疗剧上面我们可以有更多目标,职业剧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有成功案例,为什么我们中国没有?这个就值得我们去努力了。

骨朵:不少影视公司都打算上市或者已经上市,您不做这方面的考虑吗?

侯鸿亮:这点我特别要感谢我们公司的这群人,我们的价值观都是相同的。像孔笙,我和他是92、93年合作到今天;李雪是97年大学毕业以后就和我们在一起。我们已经变成像家里人的关系。这么多年,他们每个人都会面临巨大的诱惑,但我们很清楚的知道什么是自己想要的。大家都已经解决了最基本的需求,钱够花了,我们想做的并不是说要挣多少钱,拍自己想拍的东西更重要。

产业观察:下架事件证明新媒体并没有准备好

骨朵:目前影视行业在中国属于相对作坊的模式,产业化是您考虑的问题吗?

侯鸿亮:流程是和整个影视行业的工业化程度绑在一起的。我们和国外的工业水准差别太大了,你要说现在给你钱,你能拍一个像《纸牌屋》一样的美剧,我觉得这是瞎扯。审查制度不解决,都很难。

我们现在整个行业的操作是不规范的,《劳动法》在哪里?每个职员、每个演员的权利保障在哪里?作品的版权保障在哪里?法律健全的话,我们作品的价值其实远远高于现在所获得的。《琅琊榜》每一个授权它都应该有收益的,但现在上网一搜“琅琊榜”三个字,各行各业都可以免费去使用。我还不能去告他们,因为大环境是这样的。说实话,我如果在国外有这么几部作品,我这一辈子都不愁了,但中国没有。这些不完善,你的最大利益化在哪里呢?没有最大利益化,如何用更多的钱来投资呢?只靠资本投进来,如何迈出去?

在好莱坞,他们拍戏是一种享受,八个小时一到,器材一扔就走了。我们其实是在压低这方面的成本,底下弟兄他们每天工作十个小时、十二个小时,其他有的甚至十五六个小时,这样怎么去吸纳人才?在国外,所有的权利都有法律来保障的,一个好的剧本会让你不断有收益,这样的话人就稳了,而不是像现在以量取胜,原来三年写一个剧本,现在一年写三个剧本,想抓紧时间卖出去。

这些问题制约了我们整个行业的工业文明程度,而且不可能很理想化去解决,而是需要慢慢完善的。我希望我们慢慢地走,走得扎实,不求量,只求作品别太掉了。我们也期待有一天各方面都健全了,让最好的作品获得最高的商业价值。

5

骨朵:对2015年整个发展情况的总结,和对2016年行业展望能分享一下吗?

侯鸿亮:2015是变化之年,2016年会延续2015年的变化。大家都在观望,BAT三巨头相互之间的角逐,不断刷新网剧和版权的价格,声势上已经压倒了传统媒体。而且他们要发展,就会去各行业挖人,所以2015年也是人才流动最大的一年,大量的人从传统行业进入了新媒体。

但影视行业和其它行业不同,它不是完全价格代表一切的。传统平台经历了这么多年,对作品各方面的评判和把控不能说比较专业,但是相对准确,这方面新媒体还需要实践。虽然它的发展速度快,但基础不是特别牢,就说之前下架这一个事,就证明了新媒体并没有准备好。

从一开始完全开放的市场,走到很狭窄的道路上,传统媒体是经历过的。有些东西原来电视上也拍了很多,最后发现对社会造成一些不良影响,就收紧了。同样的,穿越是想象空间多大的一个题材,但你看美国人穿越是拯救地球去,咱们这穿越是谈恋爱去,没有表达一种让民众积极向上的东西,那么穿越题材也收紧了。所以新媒体要对内容进行把控,再往上,我觉得分级是最能解决问题的。传统媒体谈客厅文化,要顾及客厅里年龄最小的那个人,不容易做到分级,但是互联网容易做到。未来如果是会员制的话,那么就应该有一些相应的区分。所以接下来要么是分级,要么是有新的科技出现了,颠覆互联网。这样的话,一开始又是没有任何限制的状态,走到最后又收紧了,这是一个自然规律。

骨朵:未来,网剧的盈利是不是大部分要靠会员?还是说广告、会员缺一不可?

侯鸿亮:广告、会员都要。现在我们看到了会员这个拐点,未来肯定是趋势。付费现在很简单,手机直接点一下就可以了。而且人的观念也在发生变化,原来中国人是不喜欢付费的,享受了这么多年的免费的节目,但这两年慢慢开始习惯,特别是年轻人,他们觉得花钱听歌、花钱看视频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也是文明发展的结果。广告也有很大的一个增长,所以我觉得互联网盈利的那一天不会特别远,即使他现在靠广告,价格也越来越高了,整个市场的方向是朝着这个方向倾斜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侯鸿亮说想把《鬼吹灯》打造出“夺宝奇兵范儿”,听说500万一集都不够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