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黄景瑜、盛一伦、张天爱……集体逆袭!他们凭什么坐拥大剧资源?

原标题:黄景瑜演《孤芳》、盛一伦定《曾许诺》,网剧演员大爆发?他们凭什么搞定这些大剧?(内文有删改)
作者:蒋梦瑶
转载自:娱乐EMBA (微信号:yuleemba)

此前凭借《上瘾》火速蹿红的小鲜肉黄景瑜近日被爆料将出演《孤芳不自赏》的男二号。

非科班出身,出道才几个月,只拍过一部网剧(而且还没播完就被下架了),就能在一部号称投资上亿的大古装剧中演男二号,搭档的是钟汉良和angelababy,黄景瑜这样的成绩简直是开了挂,这得气死多少努力奋斗的三四线演员们啊!

实际上,在当下的娱乐圈,这样的特例不仅仅只有黄景瑜一个。前不久盛一伦也被曝将加盟《曾许诺》剧组担纲男二,给黄晓明和宋茜搭戏。于朦胧也已经加盟《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饰演杨幂的“哥哥”。而更早的是,通过《心理罪》走红的陈若轩也开始演了唐人的《青丘狐传说》。而最新消息是“太子妃”张天爱将担纲电影《鲛珠传》的女主角。

这些通过一部网剧一炮而红的演员的上位速度超乎想像,并正在爆炸式的逆袭传统电视。又可以飘红多久呢?网剧是不是已经成为下一个制造偶像的热点所在呢?

粉丝日涨十万,人气力压TFboys?从默默无闻到登顶只需几天

《太子妃升职记》仅播出一个月便迅速爆红,而曾经名不见经传的张天爱凭此剧成为万千少女心目中的“国民老公”,微博粉丝数超过560万,而盛一伦的微博粉丝数也一举超过了320万,这样上天了的人气甚至超过了不少正在上升期的演员,堪比当红小鲜肉!

图1

《上瘾》的走红更是“犹如神助”,主演黄景瑜、许魏洲的微博评论在《上瘾》热播前只有几十条,但现在,他们的微博评论数量动辄破10万。黄景瑜的微博粉丝更是从几千的基数迅速飙升,最疯狂的时候曾以一日十万的速度攀升,目前已经有180万的粉丝。

其一度空降新浪微博的实时人气榜冠军,甚至超越了向来以高人气著称的tfboys。此前,《上瘾》剧组参加某门户的访谈直播,同时在线人数最高时达到了195万,可以作为参考对比的是,当时杨幂参加该访谈直播的最高人数也只是30万。

图2

《太子妃》整部剧成本不过千万,《上瘾》甚至只有区区500万,但他们推动新人的能力却比肩甚至超过一些大投入大制作的传统电视剧。而这些新偶像在人气和话题上的表现力也丝毫不逊色于那些通过传统途径出道上升的艺人,甚至比他们来的更猛烈,而按照他们现在这样的势头发展,甚至已经开始抢占了不少传统渠道上升演员的资源。

网剧爆发助长人气,粉丝经济拥抱新人网红们迎来最好时代?

制作一部又污又腐很有爆点的网剧——一经播出迅速成为网络热议——带动剧中的新演员火速走红。这种速成模式,已经通过这几个案例得到了有效的验证。

“网剧受众年轻,也是新媒体上的主流人群,所以是直线传播,快速,有效,针对性强。”业内人士如此分析,“剧有噱头,比较容易吸引眼球,电视剧出来的演员也显得审美疲劳了。要么有噱头、要么有质量,但前者明显比后者更容易,走红的速度会比较快速。可能你演十个电视剧不如演一个耽美。”

粉丝经济的快速崛起,市场对偶像新人的渴求速增,也为这些新人演员的出现和爆发,打开了一个缺口。不仅仅是网剧,传统影视行业对新鲜血液的渴求同样也很强烈。鹿晗、吴亦凡、李易峰等具有人气号召力的偶像在市场上被疯抢,而影视消费者整体向年轻的90后转移,年轻人审美文化出现,高颜值+有人气的小鲜肉往往能快速攫取市场的眼球,而成为喧嚣一时的网红爆款。

又污又腐的剧集瞄准的尽管是比较小众的人群,但这类群体的高度黏性愿意为此买单,而偏敏感的题材和新奇的内容更容易成就它们成为眼球经济下的爆款产品。

在拍摄《上瘾》之前,黄景瑜还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小模特;许巍洲只拍过一部网络电影。盛一伦也只是个不知名的演员和模特,于朦胧最大光环是某届快男的十强,郭俊辰甚至还是个高中生。

图3

在这之中,唯有张天爱的经历最为丰富,来自专业院校进修班,签约在知名经纪公司喜天,此前曾拍摄《二炮手》、《怪咖啡》等多部影视剧,是这波爆红偶像中最有资历的一个。

“传统电视剧能让新人当主角的太少,还是比较看中论资排辈的,新人想要从其中搏杀出来太难,但网剧这一块给新人的机会更多,可以让他们发挥和展示的余地更大。而一旦这些小众审美向大众群体引爆,他们的人气就能爆发式的增长。”不少资深媒体人和业内人士将这类艺人类比成时下最流行的“网红”,他们的爆红都脱离不了互联网的土壤和基因,与互联网的细分化市场、营销思维脱离不了关系。网络提供了一个“英雄莫问出处”的客观平台,而狂热的粉丝正在快速接纳和拥抱这些新的偶像,或许现在正是属于这些新偶像的最好时代。

片酬猛张百倍、片约邀请不断,网红的进阶之路

当然,对于这些斜刺里蹿出杀了市场个措手不及的新偶像们,最先反应过来的永远都是商业嗅觉敏锐的商家。在这几对演员爆红之后,各家杂志已经火速的为他们拍摄了话题十足的照片和采访。

在黄景瑜爆红之后,于正立马联系到了这位当红偶像,并快速的邀请了他在其新戏《半妖倾城》中客串努尔哈赤。据了解,现在摆在这些演员案头的,是来自各种不同制片方提供的各种不同类型的剧本和作品。而他们接下来可能需要在这些数量庞大的邀约中挑出下一个作品。

图4

如此看来,这些爆红的新偶像们也确实快速的脱了“网”,逆袭成了各类大剧的男二、男三、女一、女二。而这些演员被片方、商家疯抢的理由相当的“简单粗爆”:便宜好用。有业内人士透露过:“让他们来当剧中的男二、女二,因为便宜,还有这么多的粉丝,而且视频网站还认可。”

爆发式的作品和人气,以及从线上到传统影视行业的快速过渡,让这些演员的价格飞涨。据柴鸡蛋透露,拍《上瘾》时,黄景瑜、许魏洲的片酬只有区区的2万块钱。而据了解,《太子妃升职记》的几位演员,当时拍戏的片酬也就不过就几万,好一点的几十万。这是这个行业的普遍价格。

而现在这波艺人的片酬已经爆发式的翻了好几番。据影视策划人谢晓虎透露,现在张天爱片酬差不多在五百万,盛一伦的片酬在三百万左右,而《上瘾》的两位演员片酬在两百万左右。他们中涨的最快的,片酬已经翻了近百倍,这样短的时间,这样浅的资历,这样的上升速度不可谓不快。

图5

当然相比起动辄片酬过千万的电视剧演员,这些演员还是相对便宜得多。此前在电视剧制播年会上,编剧王丽萍曾爆料现在不少当红男演员都开出了6000多万的天价,有的人片酬甚至已经叫到了七八千万。相较之下,这批网红演员有颜值有人气有关注度还便宜,性价比确实很高。

网络走向现实偶像的更迭加速,爆款的保鲜期限有多少?

网剧在2015年进入了一个跃进式的阶段,全年379部网剧比前一年翻了一番(数据来自骨朵网络剧),而这个数量在正在不断的被突破。无数个新人都在期待能成为“张天爱”、“黄子瑜”……据了解,有些已经开张的网络剧在选角方面都在疯狂挖掘新人,宁要高颜值符合年轻人口味的新演员,也不要有一定经验但不温不火的老人。

但这并非意味着这种造星模式是完美,且可被大量复制的。“现在就是大环境驱使,时势使然,还有就是现在网络受众喜新厌旧比较明显。从商业角度和作品角度来看,他们想要得到认可还需要传统的影视作品,不然就只是网红阶段。谈票房号召力和收视号召力都还太早。”媒体人李小姐将这些类型的演员受到市场疯抢的原因归结为片方对于高人气偶像的投机心理。

图6

另一方面,这些演员的爆发离不开一些宅基腐小众文化在初生阶段的野蛮生命力。“宅基腐是二次元人最先注意的特征,这些算是最新鲜的二次元文化吧。等普及完成,禁忌变常见,就不会有那么大的效应了,还是很难再被模仿的。现在电视台和网站目前都还是在做老人。这些都是小成本的网剧,网络定制的,也都还是大卡司。”资深电视评论人梅子笑分析道。

而此前广电总局对于网络剧“耽美”方面的禁忌,势必也会成为一种阻力,至少之后恐怕很难再有艺人能像黄景瑜和许魏洲这样的爆发了。“他们的红还是归功于话题营销,卖腐啊什么的话题,但是这个走红还是有点虚,人气和话题能维持多久有点难讲,但是对于他们自己如果好好运作,趁着这股东风接一点好作品或者找个好公司,的确可以再上一层楼。但如果没有新的作品出来的话,他们的粉丝效应其实很快就会过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黄景瑜、盛一伦、张天爱……集体逆袭!他们凭什么坐拥大剧资源?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