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由《博人传》的“叫好不叫座”,谈谈中国二次元产业的“疑难杂症”

原标题:论中国二次元产业的“叫好不叫座”(内文有删改)
作者:尼诺
转载自:互联网周刊(ciweekly)

今年二月,《火影忍者》剧场版《博人传》正式上线国内各大影院,截至2月29日,共获得9705万票房。单从以往日本动画在国内上映情况来看,《博人传》这次票房成绩尚可,但与同期其他电影(《美人鱼》上映25天已超30亿元)相比相差甚为悬殊。

在国内,除迪士尼出品的动画电影外,其他动画电影票房很难与三次元电影抗衡,即便是《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这种有着庞大低龄市场的动画电影,虽然收获了不俗票房,在口碑方面却不尽人意。

《博人传》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是除《哆啦A梦》、《名侦探柯南》后引进的又一部日本动画。如果说引进《哆啦A梦》、《名侦探柯南》剧场版多少还瞄准着众多三次元观众的话,《火影忍者》则是完全面向二次元观众。

去年一部《大圣归来》让长期“自嗨”的二次元产业又被各方拿起来重新审视,仿佛从杂乱、光怪陆离、五彩缤纷中看到了新机遇。动漫相关企业融资数额在2015持续增长,2016看起来也是势头大好。典型的二次元视频网站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也在完成最新一轮融资后,顺利跻身独角兽阵营。

《博人传》的平平表现反映了现今二次元产业的真实现状,让一部分人从名为“大圣回归”的金色光芒中走出,认真审视这个产业。有人说《博人传》叫好不叫座,这是不争的事实,但这背后是因为整个产业“叫好不叫座”吗?

二次元文化与二次元产业

二次元简单来说就是指一群深谙ACGN(Animation、Comic、Game、Novel<轻小说>)之道的人形成的圈子,不懂他们的梗,get不到他们的萌点,被划分到三次元。

二次元并非代表着“低龄”、“幼稚”,其受众也并非只是儿童,而是一种受众广泛的年轻文化。二次元最早一批受众多是80后,他们走进社会,怀抱当年梦想,或创业,或投入到相关工作岗位,也正是这一批最早的二次元爱好者成为了现今中国动漫、游戏产业的中坚力量。现今二次元产业受众又加入了庞大的“90后”大军和“00后”的后备军,已经具备了足够的市场,欠缺的只是足够的文化底蕴和成熟的产业。

1、文化:丰富、中庸

《大圣归来》最大的功绩不是票房,而是让更多的人意识到动画并不是孩子专属,也是一种深刻的文化形式,这是中国二次元产业迈出的第一步——认知的转变。

图1

发展二次元文化较为成功的是欧美、日本等国家,韩国近年也进步迅速。这些二次元文化大国有几个共同特点:优质原创IP数量众多、内容、题材丰富。文化产业输出内容有阳春白雪,也有下里巴人,讲究雅俗共赏,毕竟真正的文化百花齐放不仅要推崇雅士的“高山流水”,也要容得下天桥的“三俗”曲艺。

以漫威公司为例。漫威成立于1939年,旗下拥有众多英雄IP,在漫画、动画、影视、周边等多方产业均取得不俗佳绩。漫威旗下的漫画作品大多是典型的商业志,衍生出的影视作品也是典型的商业电影,不追求多高的艺术价值,主题简单,多宣扬热血、正义、自由,即便主角满口脏话像个混蛋,但其整体价值观仍是“惩恶扬善”,符合主流价值观,但同时又赋予“英雄”们一些如虚荣、毒舌、贫穷、抑郁等缺点,避免留给读者“假大空”的印象而形成距离感。

这是漫威基业长青的秘诀:迎合当下人对“俗”的需求,但不谄媚负面价值观,在满足受众的过程中形成一种个性的正面特质。因为只有“正”的能量才能经得起时间的推敲,而个性又符合这个时代新兴的文化追求。漫威将“俗”的度把握得极为成功,“发而皆中节”,便“万物育焉”。

2、产业:优质、生态

产业是让文化创作始终延续的手段,助其变现,再回馈于文化创作,繁荣文化;繁荣的文化再为产业提供动力,形成良性循环。让良性循环动起来的基础是要有优秀的内容支撑,现在文化娱乐产业争夺IP,为的便是建立良性循环,也是现在常说的“生态”。

以日本二次元产业为例。二次元产业可占日本GDP的10%,这要归功于其成熟的产业链及明确的分工。日本二次元产业链大多是从漫画开始(现在多出一个轻小说),漫画可衍生动画、剧场版、真人版影视剧、真人舞台剧,同时其周边生产也极为成熟,手办、拼装模型等周边产品极为丰富,使一个IP可向多方发展并盈利,从而促进更多优秀作品的出现。

日本讲究“匠心”,直白来说就是做一行、爱一行,专一行,日本的周边产品制作精良(颇为心酸的是这些精良的周边产品大多由中国企业代工),对细节要求极高,所以其产品口碑极佳,潜移默化中形成了一种强大的品牌力量。

图2

此外,日本对盗版打击力度非常高,制造、售卖盗版商品均会处以高额罚款并追究刑事责任。这种对盗版的严厉打击,不仅将产业链中各企业受到的盗版威胁控制在极低程度,也为二次元内容创作提供了安全、舒适的环境,从而保障生态链条每一个环节都可稳定发展。

中国二次元产业的“疑难杂症”

1、杂症一:版权意识缺失

现代中国在文化娱乐方面的培养较国外起步晚,产业链各方面都尚未成熟,加之许多企业为迅速扩展市场,以廉价、免费为手段倾销内容,使得大众渐渐形成文化娱乐内容生来便该是免费的可怕意识。作者的画作、小说被随意转载、商用,部分受众不在意原作者是谁,只在意内容是否和自己心意,极大程度助长了盗版、抄袭等现象的频发。

《博人传》票房失利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盗版横行。版权听起来简单,但其实是文化产业的命脉所在。内容产出者的利益尚得不到保护,谈何文化,谈何产业?

2、杂症二:内容根基薄弱,束缚过多

时至今日,在电视上播出的二次元作品仍是以《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这类幼稚、粗糙,受众低龄作品为主。即便如腾讯这般行业巨头开始大力扶持原创二次元IP,短时间内也很难形成超级IP。《大圣归来》可以迅速取得成功,其中最大的原因是依靠“孙悟空”这个极为重量级的IP,但近几十年国内很少出现强号召力的IP,尤其是二次元内容方面。

图3
此外,有因国内相关机构对动画、漫画等仍视作“小孩专属”,对二次元内容创作限制颇多,分级制度遥遥无期,也致使许多作者在创作过程中畏首畏尾,而一些优秀作品也无法动画化,出现在电视屏幕中,这直接制约了内容变现途径,进而对原创内容产出产生负面影响。

3、杂症三:风格不明晰

六十年代和八十年代,中国动画曾一度达到动画艺术创作巅峰,动画风格独特、故事内容上乘,但随着时代的进步,中国动画却开始没落,二次元产业也因此至今仍处于初级阶段,与国际水平相差甚远。

在中国动画退步的这段时间里,中国年轻人开始接触到国外,尤其是日本的动漫作品。中国二次元文化受日本影响颇深,一部分创作者在创作过程中过于趋向于日本本土文化,即使故事精彩,却难免流于“模仿”之流,难以登上高峰。这里说的“趋向”不是单指画风,而是人物设定、背景设定、世界观、文化内涵等元素已丢失本土色彩,而完全向他国靠拢。

国内原创漫画改编的动画《雏蜂》曾向日本反倾销,但却以失败告终。在日本弹幕网站niconico播放时,曾有弹幕评论大多表示失望,说本来是想来看中国特色的。

图4

中国特色并不是单指水墨山水、绫罗翩跹,中国特色是指从叙事、故事内容、价值取向等方面可以让中国人产生共鸣,也就是“接地气儿”。《雏蜂》是典型日系画风,叙事方式也有着浓烈的日本风格,它的确讲了一个不错的故事,但在种种“日本”痕迹中无法发挥真正的能量。

相反,《大圣归来》是一部中国风格浓郁的作品。《大圣归来》吸取国外动画的精华,再将其与中国特色相容,终成为一部精彩绝伦的中国动画,即便它仍有许多欠缺,但这种成熟、自信的中国气场可以让许多中国人为之振奋,也让外国人眼前一亮。另一部较为成功的中国动画《十万个冷笑话》同样,虽然作画风格也有日系影子,但是人物设定、故事构架、叙事方式都极为“接地气儿”,其受众也较《雏蜂》更广。

图5

4、杂症四:虚、浮、燥

虽然BAT这般巨头都开始布局二次元产业,纷纷培植自己的IP为干涸的中国二次元土壤浇了一壶水,但这水却有着浓烈的消毒水味儿。

许多平台可谓下了很大力去扶植原创二次元内容,但扶植作品的标准大多是:可迅速引起话题、可迅速走进人们视野,可迅速获得经济回报。这么多“迅速”换来的必然是一份快餐,而可怕的是他们需要的就是快餐,因为快餐销量好,即便读者很快就吃腻,还有众多新品快餐等着上架,也不管吃的人会不会吃胖。

许多人说日本动漫也开始被“废萌”快餐作品侵蚀,这是大势所趋,但日本毕竟还可以吃一阵儿老本,像是《航海王》(《ONE PIECE》)还连载一天,集英社就不会倒闭。而中国二次元产业面临的真正危机是还没有攒出“老本”,却饥渴难耐地非要抓起什么东西吃起来。

前面无物可吃,那吃掉的只能是未来。

图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由《博人传》的“叫好不叫座”,谈谈中国二次元产业的“疑难杂症”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