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苏晓“十问”独家番外:未来会出现中国的《权力的游戏》、《绝命毒师》

前言

苏晓一年一度针对影视行业的“十问”,在前日柠萌影业年度项目发布会上揭晓了。在2016“十问”中,苏晓将去年的影视剧市场描述为“怪兽出没”,其中“IP”、“小鲜肉”、“BAT”等行业热词都成为苏晓口中的怪兽,不过他认为,“怪兽”只是一个中性词。“IP怪兽在颠覆什么?90后在颠覆什么?爆火网剧怪兽在颠覆什么?付费收看在颠覆什么?天价内容在颠覆什么?小鲜肉怪兽在颠覆什么?VR怪兽在颠覆什么?BAT怪兽在颠覆什么?超级内容在颠覆什么?这是最好的时代,还是最差的时代?”现场,苏晓就这十个题目,分享了自己的看法与观点。(具体内容可以翻阅骨朵昨日的第二版块)

多年以来,苏晓一直致力于影视行业的研究,其一手创办的柠萌影业仅仅成立了两年的时间,就制作出多部重量级影视作品。其中,已播出的《寂寞空庭春欲晚》取得收视口碑双丰收、备受期待的《好先生》、《小别离》也即将于今年登陆一线卫视与观众见面。而在近日的发布会上更是一口气公布了囊括电视剧、电影、网剧在内的十个重量级项目。据悉,柠萌新一年的剧战略是:原创与IP并重;现实与古装齐发;纯网定制、付费探索;年轻态、新锐向、超级剧。

在发布会的前几天,骨朵对苏晓以及柠萌影业联合创始人、执行副总裁徐晓鸥进行了独家专访,访问中,两位屡次提到“柠萌气质”这四个字,对于公司的名字与气质,苏晓是这样解读的:“柠萌的诞生时间不长,从公司诞生之初,就想励志做一个互联网时代的新型公司,而新型跟柠萌这两个字也有关系。当初取这样一个名字,希望公司传递的气质是新鲜、年轻、有活力的。深入解读的话,我们希望跟用户贴得最近,对用户的需求变化把握是敏感的,与此同时,我们对每个产品追求精致化的程度也是特别高的,在围绕一个产品的产业链各端,每一个细小的环节我们都会力争完美。总体来讲,所谓柠萌气质,一个是追求新鲜,一个是力争完美。”

两岁的柠萌:合伙人体制+互联网思维

骨朵:柠萌对自己的定位是怎样的,能不能谈一下公司在影视方面的整体布局?

苏晓:柠萌作为一家内容公司,所有布局都是围绕内容来做的。从产品线来讲,电视剧是我们最擅长的,所以在这方面的发力是比较大的。而我们目前已经通过一年的准备,在电影、网剧包括之后还有一些数字化的内容上,会有一些综合性的布局,所以我们还是想把柠萌打造成一个多产品线的平台向公司。柠萌在根本上区别于传统影视公司的是,体制上也是比较新的,我们一开始就是合伙人的体制,比较早的引入了腾讯这样一个互联网企业,作为公司的投资方和股东,我们在B轮也引入了弘毅这样一个大的PE机构,还有芒果基金这样广电系的非常有实力的投资人,但总体上我们还是合伙人的体制,而且柠萌的每一个员工,都是公司的股东,都持股。同时在组织架构上,也会更偏向于互联网企业比较扁平的组织架构,我们追求比较灵活的组织方式。

骨朵:在全产业链、多元开发的过程中,腾讯作为投资人,也会给我们很多帮助吧?具体举个案例说明一下?

苏晓:这一年多,腾讯跟我们的互动还是非常密切的,主要集中在两个部分。一是他们内部互动娱乐IEG这一块,因为拥有非常大量的版权,从网络小说到动漫到游戏,像《择天记》这样的项目,我们是从版权的源头开始就和他们一起开发的,另外就是腾讯视频OMG这一块,因为是一个很大的播出平台,对柠萌来说也是市场上一个重要的买家,像今年的《寂寞空庭春欲晚》、《小别离》都是他们预先采购的,所以柠萌跟他们的互动也是非常密切的。如果要举例的话,就说一下《择天记》吧,这是柠萌和腾讯互动得很好的一个例子,最早的版权是从阅文集团出发,IEG这边一开始采购版权就想好和柠萌合作,腾讯视频这边也是有投资,我们也在考虑针对腾讯视频网站的特点,怎么去做番外,怎么做一些适合这个平台的专属内容。

图1

骨朵:那么柠萌影业有自己的原创项目研发人员,或者说自有编剧吗?听说《择天记》是传统编剧带了五位网文大神一起写的新模式?

徐晓鸥:我们有专业而强大的文学团队进行IP的研究,原创项目的研发。团队虽然不大,还不到十个人,但每个人都是有柠萌气质的文学人。专业背景有戏文系专业、新闻专业、出版专业等等,年龄上平均在30岁左右。最重要的是,他们的专业背景和理念能够很好地理解和实施柠萌气质。其实无论是IP或者原创,全公司的同事都可以提出,然后会进入我们的文学团队进行评判、辩论,并由发行营销团队进行论证,有时候宣传这边的小伙伴还会就一些网络上的热点进行补充。至于你提到的《择天记》的情况,这是我们在探索的一种网络写手和编剧之间的转换的方法,我们会看尝试下来的结果,肯定也会朝着这个方向尝试一些新的模式。

骨朵:现在很多影视公司都加大了与海外合作的力度,柠萌在这方面有什么打算?都会采用哪些方式选择哪些合作伙伴?

苏晓:我们对海外市场的跟踪还是蛮紧密的,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我们都会密切关注它们在北美、日本、韩国播出的效果。现在每年有三部直接引进到中国做批片的发行,有的一些韩国、日本的热播电视剧我们也会果断买下改编的版权,在这方面已经有一些储备了。另外,在电影方面也会和好莱坞有更深的合作,比如今年会跟迪士尼合作两部电影的翻拍,是共同投资针对中国市场的作品,也准备了很长的时间,再往后和好莱坞更深入的合作也在积极的讨论中。关于合作伙伴的选择,我们一方面要看对方是否有实力,另一方面,主要还是针对中国市场看有什么合适的项目,无论是引进还是翻拍,或者其它一些定制产品,都是可以尝试共同开发的。

图2-1
解读网剧市场:网剧和高质量电视剧的差别会越来越小

骨朵:柠萌发布的项目中,有大IP也有不少原创的,那您是如何看待IP热,以及IP与原创的关系的?

徐晓鸥:IP是创作资源的一种,原来是太冷,现在突然又过热了。柠萌不盲从IP热,我们不会根据热搜指数之类的去买IP,我们对IP有非常认真和系统的判断,好的IP,坚决出手,并且不遗余力,做成超级内容。同时,我们很重视原创项目,原创内容跟IP一样,背后都是人,承载的都是个人的想象力,对生活的感知和内心的思考,只是出现的方法和载体不同。

图3-1

骨朵:想问一下,网剧对于柠萌影业的战略意义是什么?今年是柠萌的网剧元年,咱们对网剧市场都有哪些观察?

苏晓:对柠萌来说,今年的确是我们的网剧元年,因为我们之前没有做过网剧。但我们对网剧市场的观察由来已久,我们一直在追踪、观察,包括用户的一些需求,有一个基本的判断。我觉得今明两年,网剧还是会向着更大投入,更高质量的方向去发展,就是我们所说的超级内容,这个是最大的一个趋势。同时呢,网剧基于一些大的IP,高投入、高质量的产品,会进一步走通用户付费的这样一个通道,付费用户对网络产品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另外,随着总局对于网络剧的审查标准趋严,我认为网剧和高质量的电视剧的差别会越来越小,当然在一些题材的突破上,在针对年轻人的口味上,网剧还是会有自己的特点的。

骨朵:讲到网剧和电视剧的差异,最近往往会提到一个词叫网感,您是如何理解网感的?

苏晓:网剧会更看重年轻人市场对它的需求,对网剧的研发,我们更多的是从用户的需求这个方向去考虑的,而不是像其它电视剧一样,定一个编剧定一个题材把剧本先写出来。我们会做大量前期的市场调研工作,也觉得网剧市场,观众的口味变化是非常快的,因为整个制作有一个周期,如果拍脑袋去做的话,可能会跟用户的需求离得很远。我觉得所谓的网感,还是基于年轻人需求当中你怎么跟他互动的一种感觉,像《太子妃升职记》这样的网剧,我们公司的小伙伴一开始就跟我讲,这个剧是必须要带着弹幕看的,弹幕就成为它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我自己理解,这也算一种网感,网感这个词我也在慢慢的琢磨,我认为更多的还是对用户需求的理解和挖掘。其实,在今年的“十问”当中,我也是特意提到,对《太子妃升职记》这样一个产品到底怎么看,我是充分肯定这部剧中很多创意的部分,尽管因为投资有限,使得制作的精良程度达不到精品电视剧的要求,但是能看得出整个创作团队在创意想象部分的能力和发挥,在这一方面观众也是非常认可的。只有摸准了网民的需要,戳中他们的情感点,他们就会认可你的产品。

图4

骨朵:在您看来,2016年网剧市场比较热门的题材或者元素都会有哪些?前几天的新的审查标准,有让您的判断发生变化吗?

苏晓:网络剧现在的审查标准和电视剧还是有差别的,从这两年的趋势来看,网络剧比较火的,肯定还是一些在黄金档电视剧中不太能表现的题材,比如刑事案件类的,灵异类的,校园爱情类的,这些都挺火的。当然新加入这个阵营的还有古装玄幻大IP,软科幻的题材也在崛起。说到审查,关键涉及到跟电视剧相比审查尺度的问题,总局现在并没有出这么一个具体的规定说网络剧的审查必须跟电视剧一样,如果一样的话,也要界定是黄金档的标准还是非黄档的标准。作为影视从业者,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是,对网剧的题材会有一刀切的情况。当然,我们也要自律,在主流价值观的把握上,在题材多元化的开拓上,从创作者角度出发,坚持正确的东西。我感觉,在中国,未来也会出现像《纸牌屋》、《权力游戏》、《绝命毒师》这类高标准的作品。

五大网剧三个维度:左手IP,右手原创

骨朵:今年柠萌影业在网剧方面将开发《亲爱的阿基米德》、《中国惊奇先生》和《通灵师》,其中前两部都是基于热门IP改编的,感觉柠萌在IP储备上十分强大,可以谈谈咱选择IP的维度吗?

徐晓鸥:可以用“故事性、想像力、价值观”来概括柠萌选择IP的三个维度,好故事是戏剧基础,这是最根本的。想像力是向年轻人靠近的一个重要指标,在故事的宽广度和视觉体系上都能有新的突破。而价值观是作品蕴含的精神力量,这个价值观,我们更注重在东方文化的体系内。我们不会以各种指数做为IP购买的指标,柠萌内部有很系统的评估体系,无论是IP还是原创项目,其实核心是一样的,作品背后是创意人才,我们看重的是他们的生活体验和创作天分,不管是影视剧编剧还是小说作者的作品,只要是一个能打动人心的好作品,我们都会重视。像《亲爱的阿基米德》就很符合我前面说的三个维度,它有一个好故事,人物设定很特别,更是有非常好的想象空间,故事呈现出来的气质完全不同于传统作品,在视觉和制作上可以形成新的体系和风格,并且可以进行系列化的开发,所以我们把它作为超级网剧作品来推出。

图5
骨朵:刚刚提到的还有一部《中国惊奇先生》,选择国漫来改编也是一个新的方向吧?

徐晓鸥:对,这是我们探索的另一种方向。目前为止,中国的影视剧根据漫画改编的情况还是非常少的,其实漫画更像是分镜头剧本,更接近影视本身。《中国惊奇先生》是一个非常有想象力的作品,画风、故事、人物,有二次元的明显特点。我们希望这是一个很好的创新方向。

骨朵:《中国惊奇先生》原著中涉及到一些黄暴的内容,《亲爱的阿基米德》也涉及到案件,在审查趋严的情况下会不会很冒险?

徐晓鸥:在这一方面我们肯定会有改编的。《中国惊奇先生》的人物设定会作修改,道士身份会有改动,还有小狐狸也会让它变一变,会更萌呢,再有就是风格上也会向明朗的基调上调整,必须是传递正能量并且符合政策的,这是基本要求。但故事还是那个故事,请大家相信柠萌的品质。而《亲爱的阿基米德》,我现在不能透露太多,只能说,这部剧会带有一定的科技感。

图6
骨朵:像《择天记》、《九州缥缈录》这样的顶级IP有没有做番外网剧的打算?

苏晓:这两个项目我们是专注于影视版权的开发,电视剧、电影作为主要考虑的,当然我们都会考虑网剧的番外,针对互联网的用户人群,涉及某些内容,这个是我们一开始就有计划的,而且我们还会做系列化的开发,所以都不会只做一部。

骨朵:除了上述聊到的几个网剧项目,柠萌今年还将有哪些网剧会陆续开发吗?

徐晓鸥:《亲爱的阿基米德》、《中国惊奇先生》外,这次对外发布的还有《通灵师》。这是我们的一个原创项目,准备全版权开发。其实,在网剧上,我们也是IP和原创两条腿走路,而且今年还会有一部改编作品和一部原创作品打算开发,目前暂时不方便透露,只能说是情感类的。

通灵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苏晓“十问”独家番外:未来会出现中国的《权力的游戏》、《绝命毒师》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