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大风将至,专家解读网络剧如何继续愉快地玩耍?

2月27日,2015全国电视剧行业年会在北京召开,会上,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罗建辉司长指出,我们要走有中国特色的网络剧发展之路,并提出系列新规定,包括“线上线下统一标准”、“24小时不间断监看”、“提前介入重大项目”等,详情可戳骨朵昨日报道回顾。

广电发话了,网剧“药丸”吗?NO,NO,NO,听听业内人士怎么说

高能来袭,大风将至,网剧界应当如何接招?骨朵各路人马的微信在短时间内被刷爆,接到各种解读讲话的请求。骨朵在第一时间回溯了此次电视剧行业年会的相关记录,走访了制作方、平台方的专业人士,并从两位政策研究专家那里获得了对此次讲话的专业解读。

1、政策专家解读两位司长讲话:政策有收紧但并无实质性变化

Q:李京盛司长提出网络剧与电视剧“内容标准统一,电视不能播什么,网络也不行”,这是否会让网络剧变成电视台剧的翻版?

A:外界对李司长这个讲话有很多误读。关于“线上线下标准统一”的说法,其实非自今日而始,自从网络剧诞生以来,标准虽未明确出台,但视频网站和业内的大制作公司一直是按照电视台非黄档的标准去制作的【骨朵注:骨朵在2015年肇始就已经在微信刊出明确提出这一观点】。

外界之所以引发了很大的误会,第一可能是因为圈外人士并不了解电视剧审查黄金档和非黄档的区别,在大卫视黄金时间段(晚19:30-22:00)播放的电视剧称为黄金档电视剧,审查最为严格。而在卫视的非黄金档时段或广大地面台播出的电视剧称为非黄档,审查较黄金档更为宽松。现在还有一些卫视开设了周播剧场,这些周播剧也属于非黄档电视剧。对于网络剧,我们默认的是非黄档标准,这个标准是一以贯之的。

另外容易引发误会的一点,是题材分类的问题。大家看到的很多网络剧,题材要比传统电视台更丰富,有更多的新颖题材和花样,比如《暗黑者》这样的悬疑剧,《执念师》这样的科幻剧或是《太子妃升职记》这样的穿越剧。大家可能会担心这样的剧会因为和电视台统一标准而不再制作。但事实上,网络剧比电视台剧的题材更广泛,并不是因为审查造成的,而是由于观众群分层的差异导致。我们知道传统电视台的主流收视群体年龄层较大,所以更容易接受严肃、正统的电视剧或是和自己生活切实相关的家庭剧,而网络剧的主要收视群体是网生一代,制作方为了切准这些年轻观众的需求,开辟了更多题材类型,这一点和审查无关。

所以可以明确回答:审查政策并没有实质性的变化,网络剧和电视台剧生长的文化基因不同,所以不会变成电视台剧的翻版。

Q:那么网络剧从审查方式上有变化吗?是不是每一部网络剧都要在总局审查后再播?

A:我们知道网络剧一向是采用“网站自查”的制度,而两位司长的讲话已经透露了明确的信息:至少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网站自查”仍然是所有网络剧审查的主要方式,但网站的审查员应当会接受更严格的培训。而对一些大项目,总局提出可能会提前介入。至于什么样的项目叫做大项目,可能会从制作的投入或是体量上来进行区分,具体怎么去分我们还要看后面的具体案例怎么去落实。你们骨朵之前作过一个A级剧、B级剧、C级剧的评价体系,这时候这样的分类就可能会体现价值。

Q:新政策明确后,哪些剧可能有遭到下架或是剪切的风险?边界究竟在哪里?

A:现在确实很多网络剧存在故意打擦边球的现象,所有的血腥、暴力、黄色或是违反唯物主义价值观,宣扬封建迷信、宣扬负能量的剧都需要担负严重的审查风险。

Q:网络大电影也会采用相同的审查标准吗?

A:回答是否定的。我们知道传统电视剧和电影分别是两个不同的机构在审查,那么网络大电影理论上也应当归属于电影局管辖,这和网络剧归属广电总局是不一样的,所以审查标准也应当不同。在网络大电影上我们还没有看到明确的说法。

Q:您认为业内的制作公司或制作团队还应当作出哪些应对,以防范风险?

A:首先,很多网络剧的制作公司是这两年刚刚成长起来的,其中有很多还没有过基本的制作关,制作上不成熟,这里面也包括了对于政策的理解不成熟或是根本没有审查意识,这样的公司需要更多地向传统影视剧的制作公司取经。

其次,我们也很气愤地发现,个别网生团队,或者是比较偏门的小制作团队借助政策来进行自我炒作,可能它本身只是因为内容低俗被下架重新剪切,但它借着这个事件,在微博上或其他网络媒体上,吸引一些外行的网友或粉丝来炒热议度。这样的公司在我看来就是在玩火自焚,会给整个行业带来不良影响。我呼吁整个行业对这样的团队进行严厉谴责。

在此我也呼吁一下行业内人士应当更严格地自律。因为网络剧仍然是新生事物,行业内很多标准还没有形成,无论是政府部门、渠道方、制作方和观众,都在推动行业发展,也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成熟。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标准也是从业者和观众共同制定的。如果个别制作方一直试图用违规和打擦边球的方式来吸引低素质的观众,这个行业就会走上歪路,从而也会让政府部门不得不采取更严格的方式来进行整顿。

2、业内人士畅言网络剧如何规避风险、安全过线

慈文影视董事长马中骏

我认为自审自播是比较科学进步的方式。互联网和电视台,我们都应该往进步的方式靠拢。我呼吁一定要分级制,一定要把所有的法律法规定得非常清楚,然后赏罚有度。坏了规矩,就要严罚,罚得倾家荡产,这样就有清晰的游戏规则。

网络和电视的播出还是不一样的,首先观看的方式不一样。电视的收看大家习以为常,客厅文化,老少通吃,大家在一起看。而移动的手机越来越发达以后,网络视频的相当一部分观众都是私人观看。私人观看和客厅观看一定应该有所区别。

另外,如果网络收费越来越发达,更应该自审自播,更应该放宽尺度,更应该让这个空间更大一些,宣传正能量的都应该放宽。

我觉得(把对网络剧的审查)拉回去不是很实际,完全靠人的自觉是不可能的。把管理条则精细化,加大执法力度,同样的错误不能犯两遍,这个最起码能做到。在法规上越清晰,就会越有秩序。

资深制片人、正午阳光董事长侯鸿亮

所谓新规,对我们来讲并没有什么新与旧,团队原本就对自己有所约束,朝着正确的方向去做。不管对于传统电视剧还是新兴网络剧,行业自律都是最重要的。你做出来的东西,未来肯定要让大众看到。你就想,你的家人看了以后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一味为了点击、为了盈利,没有界限,就容易出问题。

当然就算是写所谓的“主旋律”作品,也会有一些负面的东西出现,所以不管是什么题材、什么基调、什么形式,最终传递给观众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在这个层面上不要去违背法律和道德,那么真正好的东西,不管什么样的题材,都可以做。

【骨朵注:侯鸿亮带领的正午阳光团队在2016年有《鬼吹灯》、《如果蜗牛有爱情》、《他来了,请闭眼2》等多个重点项目在手,然而前者是盗墓小说的开山之作,后两者也是丁墨的“悬爱”经典,作为业内公认的精品剧制作公司,他的大作如何把握尺度,也将成为大家的重要参考。

搜狐视频版权影视中心高级总监马可

搜狐视频今年的《法医秦明》广受业内关注,之所以选择这部小说,除了看中其畅销热度,也是由于作者现实中就是一名优秀的法医,不管是文本、创作动机,还是其中一些技术,都是非常真实的。不是说我们不能拍警匪刑侦、不能拍人民警察,而是你的故事和表现手法,以及你要传达的东西,比这个题材更重要。比如《法医秦明》在开拍前,导演徐昂和男主张若昀都会去拜访原作者秦明,探讨学习。关于表现的尺度与形式,导演徐昂有很多设计,希望既可以制造出紧张刺激比较真实的犯罪现场,又不会让大家有一些感官上不舒服的体验,同时对公安战线、对法医的生活有一个更好的了解。

对于其他网剧的主流类型,喜剧要尽量做到比较高级的幽默与讽刺,校园剧可以着重发掘年轻时候的“纯、美好和积极”。不管什么题材,都不要一味卖弄所谓的爆点,它毕竟还是一个戏剧。时间会让一个好的项目得到检验,一些卖弄特点的、追逐热门话题的,可能只是一时的流行。

3、不同类型的剧应当分别注重哪些问题

网友@梦昼初jelly关注了这次会议,在微博上对于几类热门题材网剧今后如何规避风险提出了一些建议,骨朵认为“梦昼初”君总结得非常到位,在此引用:

刑侦类网剧

1、对于犯罪类型要慎重,能用侦探所解决的,坚持不用警察;
2、但有重大犯罪就必须有警察;
3、自杀情节不能是社会原因;
4、警察政治立场要正确,不能有损警察形象;
5、不能美化犯罪分子和已有定论的反面人物的形象;
6、暴力镜头要适当规避,拍摄时最好做两套方案。

1
段子剧

这类剧要么走情色路线、要么讽刺社会现状、要么紧跟时下热点,在话题台词上会有所越轨。
1、话题选择上,针砭时弊、情色搞笑、调侃热点事件和人物要把握分寸;
2、台词上拒绝低俗,要有底线;
3、段子剧本身已经有些过时了,抄段子风险也越来越大,版权问题需要引起重视了。

2

灵异剧

1、从选题、剧本上就要下功夫,将题材和内容控制在安全线;
2、鬼魂是封建迷信,妖魔仙是神话,可以神话,但要慎重迷信;如果凡人成仙尽量不要描绘成仙的过程,但可以描绘成仙后的善举;
3、“外星人”、“非人类”生物之类的“异能”元素可以适当涉及,但要注意价值观的导向。

3
玄幻(魔幻、奇幻、神幻、虚幻)剧

玄幻小说是目前网络小说里最火的IP,于是兴起了一大批玄幻类剧作,而且往往是大制作。
1、不管是玄幻、魔幻、奇幻、神幻还是虚幻,尽量远离鬼神,可以跟古典传说或古代文化元素扯上点关系;
2、尽量往科幻方面靠拢。

4

青春校园剧

1、避免鼓吹“拜金主义”、“校园暴力”、“学生怀孕”等;
2、如果实在绕不开,可以把暴力情节弱化为搞笑情节;或者把暴力情节放在非学生身份的角色上面;
3、尽量不要把故事放在“内地高中校园”,实在没办法,就把学校放到国外,或者叫“预备学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大风将至,专家解读网络剧如何继续愉快地玩耍?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