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2016年,网大数量预计可达10000部,真正盈利的却只有300?

出生于1981年的管晓杰已经是网大界的“老人”了,从2007年到北京拍微电影时,就开始跟视频网站深度合作,他跟互联网渊源匪浅。2011年11月,第一部付费网大《青春失乐园》诞生,在当时的几大平台同时上线,开启了付费观看的新模式。那时候,还没有爱奇艺这个平台,网络大电影的蓬勃更无从谈起。

650922323932048190
他经历了网络大电影的前身、雏形和崛起阶段,对于网络大电影的发展前景,十分看好。“我相信现在这批从事网络大电影的创业者和从业者,将来会是整个中国电影的主流传媒,就像现在开心麻花班底、大鹏,都已经是主流电影的创作者了。”

网生代的成长改变了整个社会的生活方式,也给了互联网影视从业者巨大的信心。“其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困难,因为现在的观众都是网生代,不管是院线电影还是网络电影,他们都习惯于各种网络付费、网上购票,也很年轻,所以,已经到了这一代人主导自己文化的时候了。”

而目前管晓杰最想拍的是喜剧,因为“没有说哪个题材一定是主流的,但有一个题材是永恒不变的,那就是喜剧。不管是电影院还是网络上,喜剧的票房一直都非常好。”

IFG创作版图:七成靠原创,三成买IP

骨朵:IFG今年大概有多少网大项目?
管晓杰:我们主做的有40部,参投的有100部左右。今年在做的,像现在已经在放的《不良女警》系列,马上开机的有《诸神下凡》,还有我们一个新的大IP《超级东北人》,《猎灵师》是一个超级玄幻的IP,也是我们做的比较大的IP。还有就是以前可能做得还不错的项目今年也会做,比如类似于《青春期》这种类型的,有可能会做大电影。【也会涉及到院线电影?】会的,今年的40部里边有36部是网络大电影,4部是院线电影,开始从网络大电影转化到院线。现在我们已经做了一部,就是《校花驾到》系列的第三部叫《人鱼校花》,在台湾拍的,已经拍完了,大概五月份左右上映。

骨朵:这30多部的体量大概是怎样的?
管晓杰:我们的网络大电影一般成本都在100到300万之间。院线的差异比较大,大概700到3000万左右。

骨朵:从开始做网络大电影到现在,在成本上有什么变化?
管晓杰:可能也是因为制片管理流程更规范了,对于我们来讲成本是降低的。这个跟他们是反向的,因为我们起点高。举个例子,比如《校花驾到1》成本350万,后边的《后备空姐》大概也在350万左右,我们起点定得高,所以现在做反倒是能找到更好的性价比。当然《猎灵师》那种会贵一点。

0001猎灵师定妆照

骨朵:IFG在IP的存储上是怎样的?您还会接着做编剧嘛?
管晓杰:七成是内部编剧原创的,我们后面开的一些项目也都不是我做编剧,题材可能是我们一起来定的,但编剧并不一定是我。还有三成是去购买一些剧本,比如《猎灵师》这个比较重要的大IP就是买的版权。

骨朵:IFG之前比较有代表性的作品都是以女性为主角的题材,这是考虑观众需求做出的决定吗?
管晓杰:两个方面吧,一是因为互联网早期还是以男性观众为主,现在女性观众多了一些,但是付费的用户群体还是男性观众多一些,这是市场方面的考虑。第二个,我个人比较喜欢以塑造人物为主的电影,像《不良女警》、《青春期》,其实都是人物很强的电影。在塑造人物上面,我又比较偏向于塑造女性角色,这可能跟导演有关系,其实张艺谋也是很喜欢拍女性角色的一个导演嘛。

2

骨朵:给现在的观众画画像?
管晓杰:现在的受众其实不用画得那么明晰的,我觉得他可能有各种类型的喜好。我们主要还是从受众的年龄层来划分,主打的是85、90后群体,从《青春期》开始就没变过。

永恒不变的主流题材:喜剧

骨朵:目前比较主流的题材是什么?
管晓杰:没有说哪个题材一定是主流的,但有个题材是永恒不变的,喜剧。不管是电影院还是网络上,喜剧的票房一直都非常好。这个类型在中国是最吃香的,所以喜剧一定是主流,就算不排第一位,也不会掉出前三名。如果做喜剧,在这个基础上可以加更多的元素,这是一类。今年的话还有第二大类就是玄幻、科幻这种比较猎奇的题材。相反,打一些大电影擦边球的题材,会越来越少。可能还有一类是比较接地气的,就是类似于《二龙湖浩哥》那种。【东北文化?】还有《乡村爱情》。这种很接地气的我觉得应该也行得通,有点地方色彩,至少能把东三省的人拎来看。我们原先拍的《青春期》也好,《上位》也好,其实都很接地气的。

骨朵: 喜剧上有什么具体的项目吗?
管晓杰:我们今年投资了一个公司叫天天有戏,是由一批喜剧演员创立的一家公司,我是他们的天使投资人。今年的喜剧会由这家公司来开发,其中一个系列就是《超级东北人》,我觉得东北题材经过了无数次的验证,肯定是可以的。《诸神下凡》也是喜剧,演这两个系列的都是很资深的话剧演员,就跟《夏洛特烦恼》一样,也有一些开心麻花的演员在里面。

骨朵:您跟创作团队的合作如何?
管晓杰:我们都有自己的制片,库去把控很多项目,创作的话参与者很多,基本都是由公司发起的。【做编剧的人呢?】基本都是学戏文毕业的,我们公司人员还是以科班为主的。【制片部门怎么划分的?】目前大概有五、六个制片部门。他们每个人手里大概一年都会有差不多六到八部片子要操作,有些人可能分到的是偏玄幻一点的题材,这个跟制片人的喜好,和他的资源匹配也有关系。【现在的公司规模?】全职的大概60人左右吧,兼职的有100多。我们公司涉猎的领域比较多,还有游戏,和营销发行。我们有一个子公司叫星图传媒,最近很多片子都是它独立来做,像《八戒降妖》就是我们帮着做的。我跟你说的人数包含了我们的子公司,但是没有包括我们参投的公司。

3

骨朵:合作的拍摄团队偏向于老手还是新人?
管晓杰:因为我们拍片子太久了,所以有一批长期合作的导演,像摄影、制作、演员也都是。但我们最近的很多项目都是给一些新人导演、新人的团队来做,做得也挺好。比如《不良女警》的制片就是第一次操盘项目,就做得很好,《不良女警》的净收益已经快接近600万了。【老手跟新人各自有什么优势和劣势?】我觉得有经验的人,他的网感会稍微强一点,做出来的东西有自己的标准,不会太粗糙。但是新手就不管那么多了,他们以猎奇为主,找最新的点。所以去年下半年有很多这样猎奇的东西出来,不一定好,但至少呈现出了一个百花齐放的状态。那像我们这种老手,题材跳跃性也不会那么大,但能够保证一个标准的质量,你看完以后不会觉得太坑爹。

骨朵:IFG对于海报、预告片的重视程度如何?
管晓杰:我们是最早对海报很重视的一家公司,甚至一部网络大电影的海报要花上十万块钱,拍《女人公敌》的时候,仅仅海报的制作费用就达到了12万,那还是2012年啊。网络大电影直到去年下半年才开始陆陆续续重视起外包装、海报,但内容不过硬,所以大部分时候是拿海报来骗钱。【在海报上的投入一般占比多少?】每个片子的情况不一样嘛,非要说的话,我觉得能到10%,费用高低不等,1万到15万之间吧。
【行业内普遍可能还是不重视的。】能省则省嘛,一是经费有限,拿不出这么多金额,第二是,他觉得好像我花了这个钱,不一定能获得相应的回报产出,所以从根本上,他没有把电影当成一个综合的娱乐产品去看待,他不是对海报不够重视,而是对整体的营销和包装不够重视。还有可能也是没有概念、没有经验。他觉得我把片子做好了,最多海报拍好点,前6分钟做好一点,这个事情就完了,其实不是的。

4

骨朵:在演员上的支出大概占多少?
管晓杰:也得占10%。【制作呢?】制作占大头,大概七成吧。

骨朵:您是习惯于用同一个主角,把她的品牌打起来之后再去带动新片的品牌吗?
管晓杰:这个是我们原来签赵奕欢时的策略,所以说赵奕欢很快就从互联网冒出来。但是现在来讲的话其实是开放的,都会用。

骨朵:目前都有哪些回收模式?
管晓杰:付费、广告植入、贴片分成,移动端、盒子,还有一些海外发行,基本都能涉猎吧,我们的发行比较成熟。每部片子不一样,有些片子可能付费不太好,但是广告植入很高,有些可能没有广告,但是付费收入还不错。像《不良女警》没什么广告,就以付费收入为主。但我们的《校花》系列广告就很多,每一部的广告费用都超过150万,《后备空姐》光广告费就超过200万了。

网大生存指南:投其所好

骨朵:除了网大本身外,IFG在其他连锁产业的开发上有什么计划?
管晓杰:这个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比如说3月8号马上要在上海开机的《猎灵师》,半年前就已经在做VR手游了,360全景的。所以我们还是会做比较多的尝试,其他的太零碎了,像服装啊公仔啊什么的都有涉及,我们比较看重的还是游戏。

骨朵:现在网络剧的审查已经在收紧了,那网大方面呢?
管晓杰:一样的,现在都是平台自查自审,然后广电总局来监管。【您怎么处理审查中容易出问题的那些恐怖、色情等等元素?】会避开,没有必要去触犯啊,这一类的基本都不会拍,因为我们觉得赚钱的并不是这个点,你有看到一个色情片在中国拿到多少票房吗?没有吧。喜剧更能赚大钱,所以说,根本不要去触碰那些社会阴暗面,没必要,也不赚钱。

骨朵:预测一下2016年网大的发展。
管晓杰:2016年网大的整体数量,我认为会到8000-10000部左右,但这里面真正能盈利的应该不会超过300部。现在网络大电影跟院线电影是打通的,所以在数据基础、用户观众基础做得比较好的情况下,基本都可以去院线变现,这个渠道还是很畅通的。今年做网大的人会更多,房地产什么的都赚不了太多钱了,所以很多热钱涌进来要去做电影或者网络电影、网络剧等等这些东西。怎么说呢,其实还是看谁能够做出精品,不然你做再多也都是沉底下了,各个网站的推广资源也是有限的。

骨朵:您觉得精品化的趋势对行业来说有什么影响?
管晓杰:这是好事啊,建立了一个门槛。对于观众的体验来说,我花了这个钱,至少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像样了。所以今年的网络大电影会呈现出这样的情况:制作标准整体提高,类型会越来越多,制作成本会越来越大,开始明星化。

骨朵:给想要进入这个行业的人一些建议吧。
管晓杰:没想好的话还是不要做了,想好了就不要停下来,哪怕是第一步开局不利,那也要坚持下去。我觉得人嘛,拍多了,再不会的东西也会一步步提高。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成长起来的,包括我们自己也是。一开始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不懂,但是拍着拍着就会了。所以我们最核心的优点在于创新和坚持,从还没有视频网站的时候我们就在做,到今天网络大电影很繁荣了,我们还在做。

现在是一个娱乐化的时代,所以我的建议是投其所好,而不是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或者说,先投其所好,再想自己的表达。这个说法跟电影学院教的是违背的,可能有些教授也会这么说。我认为,你得先让自己在这个市场能有一席之地,能做得下去,你再来表达,否则拍一部你就死掉了,第一部就把钱赔了,第二部还会有人投你吗?再投一部你接着赔,还会有第三部吗?不会了,你就很难再拿到投资了。所以目前只能投观众所好,这个事情也不止是我们在做了,上一代很多大导演也都开了一些很年轻化的题材,用年轻演员。

骨朵:IFG的目标或者说定位是什么?
管晓杰:我们一开始的定位是做中国互联网最大的内容娱乐公司,但其实从长远来讲,因为我们有一个口号叫“造梦造星造未来”,我们最终的想法是能够让更多的人通过我们的资源、平台和能量去成为行业里的佼佼者,甚至是成功的创业者。IFG跟其他公司不同的是,我们还是投资者,简单来讲,你在我公司干得不错,你觉得自己有能力,想要创业,OK,我们投你,然后跟你一起发展你想做的事情,来实现你的理想。所以IFG的最终发展方向是扶持所有的影视创业型人才和公司,不是一个单纯的内容制作公司。

骨朵:未来跟视频网站的合作会有什么样的发展?
管晓杰:其实视频网站更像网络电视台,我们更像是独立的运营公司,将来的合作应该会更深度吧,不管是资本、人才,还是制作。我的意思是可能会出现并购,不排除相互的参股并购,强大的内容公司可以参股到平台,强大的平台可以参股到运营公司。人才也是一样,将来的艺人可能不止是一家的,我们可能会一起去推广艺人,推广导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2016年,网大数量预计可达10000部,真正盈利的却只有30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