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决定网络大电影生死的网感究竟是什么?

这两年的中国影坛火到高烧不退,一边是院线电影利用IP效应突破四百亿票房;另一边是互联网上硝烟弥漫,网络大电影以新、奇、特的姿态在各大网络平台上独领风骚,其风头与收益不啻于院线电影。就如IP风靡一样,“网感”成了时下互联网影视使用高发词汇。互联网影人们疯狂迷恋这种玄而又玄的感觉,创造出各种成本低廉、脑洞大开、惊爆眼球的作品,比如《道士出山》《二龙湖浩哥》《类似爱情》等等。

在当下尚属野蛮生长阶段的网大市场上,“网感”究竟是什么,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体会与认识。但题材创新、制作速度快、有持续性盈利可能,已成网大业公认的成功模式,而将一模式运用的最为到位的,要属七娱乐影业。成立仅两年,就推出近30部作品,从仅用28万投资、1:40回报率的《道士出山》,到互联网首部点击量破千万的网络大电影《山炮进城》,再到上线不到一个月就创到4000万点击率的古装软科幻大作《超能太监》。七娱乐身体力行的示范了独特创意、原创IP才是网感的关键,而高产、高效、高品质才能打造出爆款网大。

1

高效率产出,源于判断精准

张斯斯,七娱乐影业创始人/CEO,江湖人称“互联网女王”,有着超强的网感和精准的判断力,其主导的网络大电影,几乎部部是爆款。

骨朵:七娱乐是如何实现高效率生产的?
张斯斯:七娱乐内部会把项目分为三个等级。拍《道士出山》是2015年初,公司还没有为项目分等级的概念,那时的网大市场没有现在这么成熟。这一年网络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这样28万来拍出成功作品的可能性已经非常小了。把项目分成A、B、C三个等级,也是慢慢摸索出来的。

A级项目投资在220万到600万之间,都是公司自主研发的,从策划到内容制作到宣传发行等各方面,我都是亲自全方面把控,全部流程都由内部团队消化,包括拍摄制作。制作周期一般为15-20天。A级项目是公司用来开发原创IP的,一般会做系列。《山炮进城》《超能太监》是属于这一等级。

B级项目投资在100万到220万之间的,一般是来源于公司内部探讨出来的可做项目。存在一定风险,但是也不会赔。这一类型中还包括对外合作的影片,这些项目一般资质比较优良,但缺少投资。这类项目可以内部消化,也可以外包制作,制作周期一般为12-15天。《校园疯骚史之舞动青春》就是B级项目的代表作,这部片子点击率也不差,全网排第二,仅次于《山炮进城》。

C级项目投资在100万以内的,大部分是其他团队需要投资与发行的项目。这一类项目主要是用来扶持新人、新团队,给予他们资金与经验上的帮助。比如《丧尸大战僵尸》,就是新人执导,七娱乐主投的。制作周期为12天之内,基本上全部外包。公司共有五六个制作人,来监控外包项目,保证质量。七娱乐是制片人中心制,跟好莱坞的大公司是一样。

A、B、C三个等的项目可以做到独立运作,同时开机,不会有时间上的冲突,所以我们基本上一个月要拍三部网大。有时候为节约团队节约成本,我们也会选择套拍,比如公司今年的大项目《机甲神奇》就是一口气拍了两部。

骨朵:的确如此,现在评判网大的标准完全已经完全不同的,变化特别快。那么公司这样分级也是为了应对分速发展的网大环境吧?
张斯斯:对。比如我们的B级项目,其实基本上都是外面的项目,内部讨论时,我们会先评估项目能挣多少钱,预估它最低的票房、点击量能到多少,然后再根据我预估的票房进行投资,不能让它赔钱就OK了。

骨朵:评估主要是从回报率这个角度来考虑?
张斯斯:对,B级片和C级片在广告方面的收益就可以收回整个片成本的50%,有时甚至是100%。比如《校园疯骚史之舞动青春》上线时,收费期就只有一个月,等跟投的成本回来之后,就给它转免费了,就是考虑到广告方面需要的曝光度和流量。

骨朵:那么做B类或者C类项目的评估需要多长呢?
张斯斯:一般来说,我们开个会就可以判定了,准确率能够达到80%吧。
目前,评估团队判断项目时,哪个是爆款、哪个能赚钱、哪个能带名气或者哪个会赔钱,基本上都能评估得非常准确。如果判断哪个项目会赔钱,那么就会拉来相应广告也将成本卡掉。这一评判主要就是依靠网感。

一个项目过来,评估团队会直接评估分好等级,A级的就不用多说,如果是一般那就是C级,但如果你的团队做好一些好的作品,而且拍摄质量OK,那就可能分到B级。无论是哪个等级,我们都会告诉制作人这个项目怎么做,能不能更好,让B、C级更接近A级。

比如《丧尸大战僵尸》,这个片名是我取的,这个项目的创意也是我最开始提出策划的。正好杨哲那个时候提出想拍僵尸片,然后我就把这个IP给了他,让他去拍。当时是想做两个种族的大战,但是后来改成了一个剧组发生的故事,戏剧核变得比较小,比较容易操作,再加上有彭禺厶加盟,所以这个项目最终的收益是翻了三倍。

2

骨朵:对项目的评估是由公司团队来做吗?
张斯斯:基本都是公司的评估小组来做,主要是由制片、导演、编剧、宣发等各部门会有一两名代表来进行评估。我们开这种项目评估会是很娱乐的,很多时候大家就是边玩边讨论,就把结果做出来了,因我们是娱乐公司嘛,公司的Slogan就是“一周娱乐七天,天天娱乐,时时娱乐”。(公司名字“七娱乐”就是从这里来的吧?)对的(笑)。

骨朵:七娱乐共有多少员工呢?
张斯斯:25个人,最近我们又刚刚招了三个学徒,公司有28个人啦。我们不招奔钱来的人,我们这个团队都没有做过电影,都是跟我一起从头学起的。

公司有四个级别,第一个级别是创始人及领导层,主要是CEO、COO等。第二个级别总监,各部门都有总监,第三个级别是中层员工,然后是助理、助手以及实习生等等,结构是比较扁平的。我觉得在架构上可能不会突破,但是我们与众不同的是,一个部门能够同时干好几个部门的工作。比如宣发部,还兼管艺人经纪。我们公司文案不仅兼着宣发的工作,同时还在做新媒体运营,基本上是一专多能,一个人顶10个人用。

不娱乐不网感,原创IP才是优势

用张斯斯话来说,七娱乐在创意之初就已经给把在娱乐基因植入其中,七娱乐出品的都是喜剧。无独有偶,在院线上受欢迎的、高票房电影也恰恰是喜剧。把握了用户需求,也就把握住用户粘性。而网大的短周期则决定其可以迅速关注时下热点爆点,而七娱乐坚持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始终在发掘能与喜剧相融合的新题材,抓住用户的痛点。

骨朵:最初是什么契机让在七娱乐开始做僵尸题材的网大呢?
张斯斯:当时就是觉得这个创意能火,所以我们就拍了。关键在于导演张涛(《道士出山》)绝对是拍这类题材的好手,谁也拍不过他。

我们公司其实什么题材作品都有,不只是僵尸片,校园的、古装的都有。你看《校园疯骚史》多火呀。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样的倾向性,那就是喜剧,我们做什么都离不开喜剧。我们公司就是个逗逼的公司,我们每天就是在嘻嘻哈哈中完成工作,等于是把生活中的娱乐都传达到了网大中。

3

骨朵:时下IP热已经波及到了网大,您如何看待当下IP热的现象呢?
张斯斯:我们公司是个原创IP的公司,一方面我们没有钱来买IP,另一方面也没有渠道,买IP太贵了,经常几百万、几千万都投进去了,对我们来说太不划算了,我们只能拼创意拼实力。我们公司有自己的编剧团队, 我们的创作总监陈泳旭特别厉害,不但颜值高,而且手特别快,基本上三天就能完成一部网大的剧本,我们都叫他“鬼手”。

其实,我对买IP做电影这个事一直都不认可,并不是所有IP都能像《花千骨》这样大为,多数都是销声匿迹。所以我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像我们把《山炮进城》和《超能太监》放到网上,可能不像那些IP改编电影自带光环,但是我们点击率并不差,甚至在话题性方面都超过那些作品。

骨朵:七娱乐有研究过自己的受众吗?
张斯斯:我们的受众就是互联网观众。从剧本阶段,就在考虑怎样讨观众喜欢,包括题材、拍摄方式等方方面面都会有设想。拍完之后,会考虑预告片和前六分钟怎样剪,才能抓住观众。

骨朵:您觉得目前的网大行业中还存在哪些问题?
张斯斯:我对蹭IP的现象很困惑。比如说我公布了正在拍的项目,提前招演员之类的等等,但是人家也开拍了,还先比我上线,被蹭的干着急。所以我不太愿意公布我的项目内容,但怎么可能呢,这个圈子这么小,不可能别人不知道你做什么。所以我一直都是在开先例,拍别人没有拍过的内容,像《山炮进城》、《超能太监》,还有今年的大制作《机甲神七》,也是没人拍机甲我才去拍,结果你看现在满大街都是机器人,《机甲X神》《机器人萌X》之类都出来了,真得让人无奈的。

按需选择播放模式,发挥自身最大影响力

网络大电影离不开平台,如何与平台合作才能获得最大效益,张斯斯也进行深入研究,得出了根据作品本身需求来安排合作方式的得结论。而面对平台自审日渐严格的现况,曾经吃过审查亏的张斯斯,早在创作之初就严格内容把控,大开脑洞的方式也得到观众的认可。

骨朵:如何评价网大与平台的合作关系?
张斯斯:我们的网大都是成片之后才推给平台,其实是不太想麻烦人家(笑)。每家平台的受众是不一样的,有的作品适合发独家,有的作品适合发全网。而从制作方的角度上来说,我们会先评估作品要的是收益还是影响力,如果是要收益,肯定会选择爱奇艺独家,因为爱奇艺的会员量是全网最大的,收益也是全网最大的。如果想要影响力,肯定会发全网,铺的面会比较广。这是第一步,第二步会看作品内容适合发全网还是独家,比如我们觉得爱奇艺的会员可能会不太喜欢这个内容,那就发全网,或者哪家平台的受众口味与我们作品接近,那就重点和哪家平台合作。其实还有第三步,得看广告植入,有些广告商不让发独家(笑)。

骨朵:你是如何看平台自审的?
张斯斯:我觉得审查一直都挺严的。有时候,我觉得网络大电影的审查比院线还要严,有些院线电影还能有床戏或者同性情感的呈现,但网络大电影似乎都不能出现。其实,我对这个事一直挺紧张的,我之前做的《海天盛宴·韦口》和《什么叫爱2》都被广电下线了,这两个故事一个是跟情色有关,一个是讲电话性爱,都算是触底了嘛。所以再做片子时我是非常注意审查的事,不过《超能太监》的确尝试放开了非常大的尺度,带来了很多幻想,而不是实际的内容,可以说是更换了表达方式来适应当下的模式。

4

骨朵:有考虑过为网络大电影制作相关衍生品或者卖海外版权吗?
张斯斯:有的,我们今年就会考虑这方面的业务,先做《超能太监》的衍生品,然后是《机甲神七》,这个是我们今年的重点项目,会同时开发游戏。

互联网+时代 艺人经纪更重要

与其他互联网影视公司相比,七娱乐有个独一无二的优势,“网大一哥”彭禺厶就是公司的创始人之一。因此,七娱乐更加重注艺人经纪,除了甄选严格之外,张斯斯自有自信的称,很多艺人都主动与七娱乐合作的。

骨朵:公司在成立之初就有签约演员的业务吗?
张斯斯:是的,彭禺厶本就是我们的创始人之一,所以我们很自然的也做了艺人经纪。彭禺厶就是公司第一个签约艺人,第二个签约艺人是个男孩,但是因为人气不行,就解约了,然后就是朱佳希和高成龙,我们还有一个小艺人张婉儿。我非常重视公司的艺人部,这部分也会做强做大。

最初我们跟朱佳希和高成龙合时,他们俩并不太想签约,所以就只签了影片约。后来电影一上映,他们主动来找我们签长约。我们跟艺人在合同上都写明了一年拍戏不得少于五部,结果一年下来,彭禺厶拍了20部片,朱佳希拍了19部,而且每部都是男主男二或者女主女二这样的重要角色。这在其他公司是很难有这样的机会的。

骨朵:那么等于说彭禺厶是七娱乐的一哥?
张斯斯:应该说是互联网一哥,爱奇艺封他是“网大一哥”,他现在是票房保障,有他的片子票房都非常好。他的戏路非常宽,不仅是演道士,还可以驾驶任何角色,比如《超能太监》里他其实演了个反派,就是想挑战一下他的演技。我们最新的《机甲神七》也是彭禺厶担纲主演的,我们还找了李灿森,他俩长得特别像,所以这片会很好玩。

5彭禺厶与李灿森合影

与传统公司合作,让互联网血统更纯

七娱乐的传奇性在于其背后的两家传统影视公司——华谊兄弟与本山传媒。电影的制作资金基本上都来源于内部股东,比如七匹狼和鸿星尔克。用张斯斯的话来说,七娱乐的电影都自己人投资的。这种不差钱的制作模式让七娱乐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创作中,据张斯斯透露,在2015年七娱乐就用上院线电影拍摄专用的ALEXA摄影机进行拍摄,以保证影片的质感。

骨朵:七娱乐是华谊兄弟与本山传媒指定互联网影视内容唯一合作伙伴,那么是什么的契机促成了公司与这两家公司的合作?
张斯斯:我们与华谊兄弟合作,或者说华谊兄弟能够投资我们,是缘自我与娱乐工场的创始人张巍的一次谈话。张巍问我两个问题,一个是“你的梦想是什么”,我回答是“十年内,七娱乐能够成为互联网的华谊兄弟,公司品牌影响力能堪比七匹狼。”二是“你的偶像是谁?”我回答“我的偶像是王中磊,我要做互联网的王中磊。”张巍说“我今天晚上就带你去见王中磊。”结果当天晚上他真的带我去见的王中磊,所以我不仅拿到了创业路上的第一桶金,还见到了我我偶像。

这之后,我有了资金,更有了动力,一口气拍了十几部作品,这其中有成功也有失败。我也因此掌握不少互联网的经验,积累了一定的名声,不仅得到了王中磊的认可,还得到华谊兄弟在投资与战略上的支持。华谊兄弟对我的工作能力给予了百之百的信任,只要是我做的网络大电影,华谊兄弟方面不过问不看剧本不看策划本,直接就跟投。所以你会看到在七娱乐出品电影的片头中都有华谊兄弟的名字。现在华谊兄弟无条件给我制作的每部电影投30%,正因为这样,我在评估项目时,稳赚才会让他们投。从磊哥身上学到了很多宝贵的行业经验与经营经验,让我经营这家公司更加得心应手了,王中磊就是我的贵人。

骨朵:那么与本山传媒是怎么开始合作的呢?
张斯斯:与本山传媒的合作,最早我是想找宋小宝来演类似《山炮进城》的项目,但是被拒绝了。我不甘心,于是不断把策划案之类的介绍发给本山传媒方面,希望能打动他们。然后有了接触的机会,结果我们一拍即可,就决定一起做《山炮进城》。本山老师为人特别好,我觉得是我的真诚打动了他。其实本山老师对互联网并不是很明白,但是我不仅给他讲明白什么是互联网基因,我也做到了。所以《山炮进城》这个IP我们今年会做院线,大概是在做第四部第五部网大时会推出院线电影。

6

骨朵:目前公司融资到了哪一步?有业绩对赌的要求吗?
张斯斯:应该准备A轮吧。天使和Pre-A都已融到了。投资人对我们也有业绩的要求,但是他们的资金还没到位呢,我们就已把下轮投资都已经谈完了。所以,我们给投资人的永远是惊喜,没有惊吓(笑)。

骨朵:七娱乐在2016年会有什么动作吗?
张斯斯:我从来不做长远计划,最多也就是一年到半年的计划。七娱乐能走到今天,所有的成绩都不是依靠计划来的,反而是适应变化而变化。今年我们七娱乐有个大动作——控股了一家专门的宣发公司。换句话说,两个公司采用一套管理体系,办公地点也在一起。目前这个宣发团队共有9个人,都有专业背景,有的是从媒体过来,有的是专门做大电影宣发的,聚在一起成立了这家营销公司。我准备先用一年时间把这家公司打造成互联网企业,然后再慢慢的做院线。我们这两天正在给公司起名字,过完年就去注册。在成立这家公司之前,我们是宣传是外包的,发行是自己在做;现在我们可以做到宣发一体了。(在采访结束不到半小时,张斯斯就发来信息,告诉我们新公司已定名为省心传媒,其高效率可见一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决定网络大电影生死的网感究竟是什么?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