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下能倒斗、上可种田、中通霓虹二次元,新圣堂影业的2016长这样丨新势力NO.7

起初,网剧只是草根PGC的天下,直至2014年,传统影视界大佬开始在这片土上跑马圈地,2015年,先入者们的格局基本尘埃落定。当然,行业的兴盛依然不断吸引着新人加入,有奋力一搏的创业者,也有跨界而来的闯入者。

曾经传统影视界的一员,新圣堂影业,日前在京举办了“编年始”发布会,除十几部电影、电视剧项目外,还发布了六部网络剧、一部网大项目,向新媒体领域进军。

“圣堂”,意为“每个人心中的梦想之地”,听上去很中二、很少年的一个名字,和创始人之一田羽生导演的气质甚是契合,但在创作人的纯粹背后,新圣堂又有资深制片人周子健、早期曾在乐视视频负责自制业务的朱先庆等作为合伙人,更有华谊兄弟、小米这两大股东在背后支持。

左手梦想,右手豪门的新圣堂来了,他们又将在网剧界激起什么波澜呢?骨朵与新圣堂创始人之二田羽生、周子健进行了对话,来看看“闯入者”有什么话说吧。

1
No.7:新圣堂影业
成立时间:2014年9月15日
创始人:田羽生、周子健、朱先庆、朱虎
公司规模:30人左右,80后偏多
网剧项目:《XGirl》(2013)、《牧野诡事》(2016)、《花间提壶方大厨》(2016)
核心业务:以内容为核心,进行优质影视作品的创作、制作与投资
融资情况:已获华谊兄弟、小米投资
特色优势:以故事为核心的理念;编剧资源与独特的集体创作模式;核心成员资源与优势互补;华谊与小米两大股东

“我们的绝活就是故事本身”

新圣堂的前身是田羽生导演于2003年创立的圣堂编剧工作室,田羽生认为,单纯的编剧团体形式不是发展的长久之计,因此后来在王中磊先生的“撮合”下,圣堂工作室与周子健的制作公司合并,在此基础上又得其他几位合伙人加盟,新圣堂影业由此诞生。

2田羽生,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2010年凭借《人在囧途》一鸣惊人,2013年的导演处女作《前任攻略》令其进入了亿元俱乐部;2015年11月推出《前任2备胎反击战》

3周子健,80后新锐制片人,曾参与电影作品《超级粉丝王》、《棒子老虎鸡》等,2008年签约范冰冰工作室,2012年离开,2013年进入电影《前任攻略》的主创团队中,担任制片人

4朱先庆,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曾就职于北广传媒集团。2010年加入乐视网后,作为影视制作人、投资人,负责自制剧投资、制作、发行等业务,其主要参与作品如《东北往事》、《女人帮·妞儿》、《唐朝好男人》、《STB超级教师》等,均为早期热门网络剧

同时,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身世”,新圣堂影业是一家以编剧为核心的影视公司。在团队的三十多人中,编剧就占了十六位,而新圣堂的项目,基本上也都是由其中的十位资深编剧分别领头。

5新圣堂华丽丽的“创作组”

田羽生:我们就是一个以编剧为核心的影视公司,其实说到底,应该是一个以内容为核心的影视公司。现在光说编剧都有点窄了,我们以后还会接触作家和写手,对于他们,各种合作我们都是敞开的,甚至包括一些免费的法律协助,因为像合约版权的归属、年限这些东西,其实很多写字的人是不懂的。

周子健:任何一个IP、任何一个项目,缘起就是剧本,没有一个好剧本,任何东西都不可能成型。有了一个好剧本,就需要其它搭配的资源,比如资金、制作人、导演,演员、宣发。我们其实是从一个剧本开始,在各个环节上给它配备最好的资源,提高项目的存活率或者成功率。

虽说电影目前依然高踞影视“鄙视链”的上位,但做惯电影的田羽生对新生的互联网影视却是兴致勃勃,“举双手加双脚赞成”,“我觉得这个太牛X了,真的”。

田羽生:我觉得网络剧和网络电影的出现会让作品类型更加丰富一些。有些我们平时在电视上或者大荧幕上看不到的,网上能做,我觉得这是最厉害的一点。

有些过分的网络剧,比如纯色情、打擦边球的那种,毫无内涵,下架调整是很正常的。但有些类型我觉得是可以放开的,比如说罪案题材、惊悚题材。放眼美国、韩国这些影视发达的国家,罪案戏是一个大类,但是我们国家不允许这样的存在,所以说会封锁掉很多创作思路,这个很难受。网络剧的出现,它能让我们有一个出口去探索,我觉得对于创作者来讲这个是很好的事情。

有一些网上比较火的罪案剧我看了,可能是有点血腥,或者有点黑暗,但是它的逻辑和推理是非常严密的,对案件的剖析我相信他们也花了不少时间,这些剧的编剧对故事的要求还是很高的。现在竞争也激烈嘛,网络剧那么多,你没点绝活,谁看啊?

新圣堂的绝活,田羽生认为还是故事本身,从选题到故事的严谨性,到每场戏的精挑细琢,每个作品都会以故事为核心,讲一个新奇的东西。选题上,除了“年轻化”的统一标准外,他们目前也没有固定的偏好,而是广撒网,多尝试。

美貌小厨娘、民国蒸汽朋克与“盗二代”

2016年,新圣堂将以《牧野诡事》、《怪医黑杰克》、《花间提壶方大厨》、《张参谋长那点事儿》、《凤凰面具》、《圣堂之路:神族的崛起》六个项目在网剧市场开局。

骨朵:为什么会选择这六个项目?

周子健:《牧野诡事》毫无疑问是一个非常好的重量级IP,我们的故事也很契合《鬼吹灯》的风格,跟原作者天下霸唱聊得也很好,合作公司又是兄弟公司,所有这些条件使得这个项目成为我们的必然选择。

6

第二个《怪医黑杰克》,光线的彩条屋影业当时给了我们四个合作项目,在《莽荒纪》、《梦幻西游》、《怪医黑杰克》还有另外一个项目中,我们挑了《怪医黑杰克》。第一,我们公司有很多热衷于这部动漫的作者;其次,这个题材牵扯到一些很刺激的东西,能够激发创作人们的激情;第三,光线是业内比较知名的公司,我们觉得应该要有一些更加紧密的合作,所以选择了这个项目。

《花间提壶方大厨》和《张参谋长那点事儿》这两部实际上是我们自己购买的版权。小米现在也慢慢地在布局自己的内容,那必然需要内容的注入。这部分就是我们的另外一个方向,跟小米合作的的两个项目。

《凤凰面具》是打算跟爱奇艺合作的,我们是想做一个当代的、讲江湖骗术的项目,选择这个是因为大家一直对民国、或者说现代的江湖比较感兴趣,我们预测这个是会很有行业反馈的一个题材。

《圣堂之路:神族的崛起》这个项目,我们研究了很长时间,它是为了完成我们影游互动诉求的一部剧,就是一个游戏概念的影视项目。我们在发布会上也公布了,2016年会做一个专门针对动漫游戏产业的创意部门。利用我们的创造力和人才开发一些具备影视化基础的游戏或动漫,再由我们专业的影视化力量来转化它,形成一个生态圈。

7

骨朵:在这六个项目中,《牧野诡事》是盗墓探险题材,《凤凰面具》讲述的是骗术,而《怪医黑杰克》也是比较暗黑向的作品,您在尺度的把握上有信心吗?

田羽生:有信心啊,我们始终是以故事为核心的,而且我们对自己的故事也很有信心。有些IP原小说是现代的,我们把它改在了民国,民国的罪案、民国的骗术,这些都是很正常的。

之前的《鬼吹灯》大家看到的是胡八一这些角色,我们《牧野诡事》讲的是“盗二代”们的故事,完全是另外一个感觉。他们有一个寻宝、寻根的主线,但是也不会出现“上交给国家”这样的情况。在项目审查的方面我们是很有信心的。《牧野诡事》剧本的一稿差不多已经完成了,估计年后就会建组。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会在明年十月份左右上线,或者压到年底,总之在Q3或Q4会播出。

骨朵:有一个项目叫《花间提壶方大厨》,传说中的“种田文”,这个我们打算怎么去做?

田羽生:你就把它想象成以前我们特别喜欢看的《机灵小不懂》、《少年方世玉》那种古装轻喜剧。这种题材好久没有出现过了,我觉得它还是有新鲜感的。我当时看到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也很兴奋,说诶!美食、古装、喜剧,又是一个小漂亮小厨娘收拾一个少年恶霸的故事,还挺有意思的。

8

骨朵:《怪医黑杰克》是一个日本漫画,您觉得怎么能让它在中国的三次元落地?

田羽生:为了让它成真,我们做了很多创作上的改变。我们把故事放到了民国时代的上海。那个时候的穿着打扮,可以是一个蒸汽朋克的感觉。我们现在拟请的导演是一位非常著名的美术师,现在还不能对外公布,很多大片都出自他手。

周子健:这个项目其实特别需要后期创作人员。前期编剧负责故事,拍摄时期,创作人员要用丰富的视觉效果让大家相信这个故事的合理性,那么对导演和美术的功力要求就很高。如果我们之前编剧在人物架构和所有的设定上都能做得很完整的话,那导演就能用他丰富的视觉知识,把整个故事根基立得更好。

9

骨朵:您是如何理解“二次元”和“网感”这两个概念的?

田羽生:二次元不就是一些年轻人的生活状态吗?他们生活在二次元里,喜欢看漫画,喜欢一些平面的东西,这都是生活方式的问题。像我们小时候就喜欢往外跑,到朋友家楼下,喊他下来玩捉迷藏、踢足球,现在的孩子都喜欢屏幕,可能这些信息量比较大吧。【骨朵:那您有信心去吸引这些孩子吗?】当然有信心了,从人类的起源到现在,大家都是看故事,只是表现形式不一样,从戏剧、歌剧、舞剧到电影、电视剧,形式在慢慢变化,核还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怎么发展、怎么结束,这就是故事。

我觉得网感是一种感觉,一个人经营了很久网络视频,自然而然会有一种直觉。比如说我告诉他一个故事,他说这个故事可能不适合做网剧,那我就不做呗。我们只负责讲故事,具体做成什么形式要由制片人来决定。以前只有两种选择,做电影还是电视剧,现在选择多了,电影做不了,那就做网络电影,网络电影做不了就做网络剧,实在什么都做不了,作者还可以发到天涯,或者拍成短片自己上传到优酷,现在很开放的。

骨朵:这几个项目投资的量级大概会是多少?

周子健:量级很高。《牧野诡事》单集差不多350万到500万,其它的我们也希望投资额度在300万左右,按20集算的话应该是在五千到八千左右的投资额,肯定会有这样的一个量级,而且是实打实有投资,不是说上来报虚数,最后花两三万把它拍完。

骨朵:我们在播放平台的选择上有倾向吗?您如何看待网台联动?

周子健:我们跟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的合作会稍微多一点,和搜狐视频、优酷土豆会稍微少一点,但我们跟合一影业会有一些电影上的业务合作。爱奇艺现在在网络剧上的确是风头正劲的时候,手里有钱嘛,而且大家私交也比较好,小米也是他们的股东。

不管是先网后台还是先台后网,对于我们来说,比较明确的区分还是在于观众。先网后台,意味着你的观众偏年轻,就做得稍微低龄化一点;先台后网,那可能观众还是传统的拿摇控器的观众,就做得成熟一些。说一千道一万,最后还是做故事,只不过看讲故事的方式是要偏年轻的观众还是年纪大一点的观众。

我们希望《凤凰面具》和《怪医黑杰克》能够有网台联动的可能性。但是这个就需要进一步的商业谈判。《花间提壶方大厨》也在谈,但它不是面对一线卫视,是面对地级的,就以前的二级台,它们也需要自己的内容。这样的话,我也可以给你做网台联动,没关系。

10
骨朵:这些项目目前计划做多少季?是否有大电影计划?

田羽生:这个没想过,我只考虑创作的问题。第一季播得好,那我们第二季就来呗。

周子健:规划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先把第一季做出来,看市场认不认可。美剧上来一般是三季起,但是有的第一季播得不好,第二季也就掐了。我们希望以后能做出像《老友记》一样能延续那么多年的经典,但还是先把手里这一季做好。

田羽生:当然对故事会有这样的信心。其实《牧野诡事》本来是12集一季的。但是原作霸唱老师,看完之后刹不住了,他说不行,我们把第二季直接弄进来吧,就变成24集了。

周子健:所有我们聊出来的创意点,故事结构、人物他都不舍得不放进去。但单集时长又不能变成80分钟,就要扩充集数,变到24集,翻了一倍。

田羽生:《牧野诡事》肯定要做电影的,其它项目有机会的话也会考虑多点开发。比方说网络剧做完了,我们想一个适合电影感的故事,那就是另外的创作了。想出来就有,想不出来就没有。

谈未来:圣堂出品,必属精品?

经过华谊与小米两次融资后,周子健表示,近期可能不会再有资本方面的规划,先踏踏实实做两年项目,既然不差钱,就没必要把自己绑架给资本。

骨朵:新圣堂的两位股东是华谊和小米,从他们那能获得什么样的支持呢?

周子健:我们是让好故事有更高的成功率,那第一,华谊在这上面可能帮我们很大的忙。其次,影游互动方面,华谊和小米在游戏行业也都有自己的子公司,这个也会有帮助。第三就是网络剧,小米是爱奇艺的股东,自己也有那么多终端,它不可能不需要内容的,这是第三个方面。

田羽生:其实简单说,就是这两位大佬都能把我们原创或者改编的故事大量释放出来,光凭我们的话是不可能有这么多出口的。国内一年拍400多部电影,能让观众看到的也就100多部,有华谊的支撑,也许这一年里我们就有两部或者三部出来,这种比例就很厉害了。小米这边也需要很多的内容,我们这么多故事可能都填不满他的需求,所以很简单,就是他们能够提供很多出口,让我们的故事可以源源不断地输出,不会压货。

11王中磊出席新圣堂影业“编年史”发布会

骨朵:新圣堂未来还有什么其他规划吗?

周子健:我们在发布会上有聊到“聚本汇”计划,是一个青年剧作大奖,有十个很优秀的业内大腕导演来帮我们站台做评委。长远来看,我们是想做一个类似于巴萨的拉马西亚青训营那种“青训”计划,由此,以编剧培训为起始,衍生出一系列培训学校。

12导演管虎为“聚本汇”计划站台

一些细节我们还要跟投资方和合作方来细磨。在这个上面,我们最核心的是两个资源,第一是我们有一套完整的、不容易被剽窃的教材和训练体系,第二是我们有独特的师资资源和工作出口,可以让他们在我们的项目组实习成长。目前我们面对的是两个方向,第一个是大学毕业以后即将参加工作的人,可以是学专业编剧的,也可以不是,但至少要有一定的文字基础,第二个,就是即将考这种学校的人,我们也会为这些人做一个学前培训。这两个方向是我们目前能够想到的。之后会不会考虑比如社会上的闲散人等,或者30岁、40岁这种年纪比较大的人群,我们还要再看。

其实这么做不是为了给自己创造一个在资本上有讨论的故事,或者说一个新的盈利模式,是我们想寻找一些更好的、优秀的编剧人才。不是说我们不注重IP,我们关注的是创作IP的人,有了好的人才才会有更多源源不断的好故事,所以这可能是我们未来两年要投入一些资金和精力去做的事。

13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