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对话蔡艺侬:2016年网络剧市场会有一轮洗牌

2012年,蔡艺侬带着唐人的先头部队——一共五个人从上海转战北京。初到之时,只租了间70坪的办公室,却也算是在北京扎下了根。“基本上大部分人都是在北京筹建起来的,那时候没有很健全的行政,也没有法务部门,所有的合约我都要亲自看,一半的时间都花在看合约上。”蔡艺侬忆及当年,再看今朝,言语间有着骄傲。

只在三年间,唐人的员工规模从50人变成了200人。如果在互联网行业,这个增员速度并不算快,公司规模也算不上可观。但对于产业化程度一直不高的影视剧行业而言,这一切的变化却都是新鲜而迅疾的。政策大旗已立,市场容量激增,作为古装偶像剧领域执牛耳者的唐人在过去三年的成长颇为迅猛。

资本奔涌而至。去年10月30日,唐人公布了公转说明书,预计今年内将登陆新三板。在蔡艺侬的规划中,上市以后的唐人还是会把很多资金投到提升产量和内容质量之上。如果真的有可能,蔡艺侬恨不得用电影的阵容来拍一部电视剧。

“我只是觉得,我们需要更多的资本来把内容做好,上市不是终极目标,它只是一个过程,辅助你把事情完成得更好,留住好的人才,给大家一个盼头。”蔡艺侬对骨朵说。

1 蔡艺侬

2015年,在筹备上市之际,唐人也推出了自己的首部民国玄幻题材网剧《无心法师》,没有大IP、大卡司,但制作精良,被誉为“零差评”网剧,还带动了唐人签约的一干新生艺人——韩东君、金晨、陈瑶等人的人气与市场认知。在骨朵2015年年度十大网络剧播放量排行榜中,《无心法师》位列第六。

事实上,蔡艺侬也正是要借《无心法师》这张牌向资本市场展示自己稳定而精良的制作能力。“我们要告诉大家,IP和卡司不是绝对的,最后立住的应该是精致的内容。《无心法师》不是一个很强大的IP,用的是全新人,如果我们把这个东西做出影响力,就能告诉大家,真的是内容为本、内容为王,而不是IP为本、卡司为王。”

在蔡艺侬看来,未来一定没有电视剧和网络剧的巨大分野,而唐人想做的,则是生产好剧,多平台发售。

以下是骨朵与蔡艺侬的对话,其中涉及《无心法师2》的规划、唐人上市后的规划,以及蔡艺侬对于2016年网络剧市场的判断,供各位看官参详:

2016年,唐人要做这些剧

骨朵:2016年,唐人有多少部剧要播出?

蔡艺侬:马上要播《青丘狐传说》,接着是《女医明妃传》、《重返20岁》、《旋风十一人》、仙剑系列的《云之凡》,半年要播五部电视剧,寒假连到暑期档,所以后期压力很大。

骨朵:为什么要做《青丘狐传说》这样一个原创电视剧项目?

蔡艺侬:两年前我们在杭州开会探讨公司后面的项目,我觉得IP的抢掠已经过于白热化了,应该开发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其中,玄幻类型比较有可能开发周边产品,所以我们打算自己开发一个原创玄幻。

我们以前拍过两版《聊斋》,《聊斋》原著故事简单,但里面有很多想象空间,有很多狐仙的故事,而且从来没有人去为《聊斋》、为狐仙架构一个世界观。于是我们把狐仙的故事重新整理,架构出一个全新的狐族世界,比如狐仙的种族、官阶、修仙体系等等。

骨朵:2016年,公司在筹备哪些剧?

蔡艺侬:上半年开拍的大概是《柜中美人》、《无心法师2》、《三国机密》这三部吧。

2表格内容来源:唐人公开转让说明书

骨朵:除了《无心法师2》之外,网剧项目还会有增加吗?

蔡艺侬:有的,网剧项目除了《无心法师2》之外基本都是原创,预计开拍的包括《无心法师2》在内有4部,其余几部还不方便透露。今年可能不会全部开拍,但至少启动1-3部吧。现在我们的网剧项目占了整个制剧项目的1/3,到2017年应该会占到一半以上。

骨朵:您是否更看重IP项目?

蔡艺侬:我们推崇原创,在我们所有开拍和筹备中的项目中,原创占一半。

我们的IP项目里,《无心法师》是全版权买断的,《梦幻西游》属于最强IP,会做电影加电视剧,另外我们还拥有《梦回大清》,以及《原来你还在这里》、《许我向你看》、《我在回忆里等你》致青春系列里的三部。

3表格内容来源:唐人公开转让说明书

骨朵:采购IP的标准是什么?

蔡艺侬:除非是超级大IP,比如《梦幻西游》,它可以不用借助电视剧、电影传播,本身的知名度已经非常高,改与不改它的影响就在那里,反而是它的影响力会给影视作品带来很高的关注度。

有一些IP版权方找过我们,但公司题材策划部评估的结果如果是说项目本身的内容不好改,吃力不讨好,或者不是我们的内容定位,即使IP有很高的知名度,我们可能还是会放弃。所以,我们选择IP的标准有三点:故事好不好看,是否适合做影视改编、以及我们是否有足够的技术条件把他拍好。

骨朵:感觉唐人好像不太会用超高的片酬特意挖大咖演员来出演一部戏?

蔡艺侬:其实我们的项目演员阵容都很不错啊﹗不过这两年演员片酬有点过高了。我觉得不该把制作费都砸在演员身上,电视剧的制作预算是有上限的,根据市场的回收体量来推算能够投入多少制作成本,最健康的分配是演员费用占全部剧制作成本的1/3,这样才能投入更多的成本在制作上。

反而我们从来不跟编剧、导演等主创讨价还价,一部戏的成功,是靠主创们的集团贡献,而不能只是一面倒的只注重演员。市场抢卡司资源已经到了一个很疯狂的地步,失去平衡,所以我们希望能够通过好的制作去栽培一些新的演员,其实在做casting(选角)的时候,演员的适合度比知名度更重要。

《无心法师》的昨天、今天与明天

骨朵:您怎么评价《无心法师》的成绩?

蔡艺侬:《无心法师》的成绩是预料之中的,当初在题材上的定位我们就很有信心。唯一担心的是新人在表演上的拿捏,但后来看了片子,每一位新人都表演得很到位。播放方面,因为是单平台计算,集数也少,在总播放量的排行榜上比较不占优势,但口碑不错,用户忠诚度很高。

当初做《无心法师》是希望它能成为一个经典案例,之前大家对网剧的看法是低成本、质量粗糙,但随着互联网的强势发展,网剧不该是粗糙的,如果要实现收费模式,它对制作水平的要求应该比传统电视剧还要高,所以我们在有限的条件下,尽量去完善《无心》的制作,希望改变用户对网剧的看法,如果效果不错,相信越来越多的制作方愿意在这块增加投入。

去年爱奇艺在《盗墓笔记》的购买壮举、加上付费模式的强势宣传,也带动了视频网站对网络剧的投入魄力,16年、17年会有大量的高质量网络剧出现。

我认为2015网剧领域有两个贡献:《盗墓笔记》贡献了投资体量,《无心法师》贡献了制作体量(不要吐槽我),这两点对2016的网络剧都有推动作用,2016年开始,会有不少单集投入超过500万的网络剧出现,大家也会越来越拼制作质量。

4

骨朵:《无心法师2》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投入规模?

蔡艺侬:成本投入当然会加大,主要是在场景和动画方面,希望有所突破;服装造型上的投入,第一季就没有省过,第二季也会差不多;演员的预算也会有所增长,原本的演员,我们是要加片酬的,也要鼓励大家,另外还会有很多人物的增加。目前在做剧本,一切从剧本开始。

虽然网剧的投资门槛一下子提升了很多,但我们还是要理智的去进行这个件事情,不能信心膨胀,也不要为了抢掠资源而不惜成本,或者追求过高的盈利回收,这样的话,整个市场是不健康的。制作费的增长和资源的投入都应该在合理的情况下去做。

骨朵:《无心法师》返销香港TVB,反响很好,所以该剧的成本应都顺利回收了吧?

蔡艺侬:《无心法师》从视频网站上几乎回收成本了,海外的销售带来微利,相对我们传统模式、台网联动的电视剧,它的回收数字当然没办法比,但从长远的角度来衡量,是带来了很多无形的收益,比如IP价值、演员资源。经纪部今年超额完成了指标,远远超过了年初锁定的KPI,《无心法师》给公司带来了三位新力军。

“中国影视发展一定会依附于强大的互联网。”

骨朵:网络剧对于唐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蔡艺侬:中国影视发展一定会依附于强大的互联网。

我们其实已经等了几年,2007年土豆找我们做网络剧,但是给的预算特别低,20万一集,我不知道该怎么拍,光是主创的薪水都不够付(笑)。那时候平台对制作费控制的很紧,大家觉得不用拍多大规模,拍得多精良,大家对网络剧的看法就是压低制作,可能是我受美剧影响,不太能接受这个规模的网络剧。

骨朵:但是时机成熟了还是一定要做网络剧吧?

蔡艺侬:当然,这是趋势。从制作角度来说,网络剧的题材选择更广,束缚更少,观众的反应也最直接。我们做电视剧是B2B的思维,很在意几大卫视的定位。但网络剧必须是B2C的思维方式,我们的客户就是观众,而且视频网站对内容的接受度更高。

5

骨朵:唐人制作网络剧的盈利点有哪些?

蔡艺侬:除了版权销售,还有周边产业,比如游戏授权、漫画授权,还有艺人经纪。整个行业都是在探索中,也许将来还会有新的模式,比如收费模式;或者是拍完了再分销,这样就可以走全网。一个很好的项目,如果我们有足够的信心,拍完了再进行分销,能销售至多个平台,整个点击体量也会大很多,品牌带来的效益自然更大。

骨朵:现在网络剧用户付费的势头也起来了,这也是很重要的一块儿吧?

蔡艺侬:用户付费很重要,但这是平台要思考的。网络剧以后绝对是双向收入,一个是靠广告,一个是靠收费。现在主流媒体电视台主要是靠广告回收,但网络平台可以走收费。虽然现在视频网站都觉得很难坚持,开销太大,其实坚持下去,再过一两年应该能迎来曙光。

将来也会有很多新生媒体,比如OTT,也是一个很大、很受关注的市场,如果OTT跟视频网站结合,像微鲸跟腾讯视频,阿里跟华数、跟优酷土豆这样的合作,那么将来一旦这个市场体量大到可以收费,我们也能取得一份回收分成,这是一种希望。你看美国的《纸牌屋》和《冰与火之歌》,因为都是收费的,才能投资这么大。中国做网络收费太有优势,人口多,哪怕一人一集一块钱,有五千万次用户点击,每集便能带来五千万回收。

骨朵:对于监管,唐人怎么看?

蔡艺侬:我们做东西是有责任的。现在传播渠道太发达,每个人都有iPad、电脑。家长没有办法24小时看管孩子,而小孩子又太容易受影响了,所以我们还是要有一些责任感的。

监管对我们来讲并不为难,我们本来对自己就有要求,要懂得把握分寸,明白底线,自行筛选和净化,不是说有那些超越底线的东西,戏才会好看。

骨朵:唐人上市以后有哪些规划?

蔡艺侬:唐人还是会把很多资金放在提升内容方面。以前我们有一家CG公司,现在有两家,希望自己可以更好地去把控产业链的上下游,保障制作;电影方面,我们会先建立良好的电影发行渠道,目前有几个电影项目在筹备中,同时我们必须寻找好的项目管理公司进行投入,希望拢络更多人才并肩前行。

每一家公司,资本进来以后,大家都不缺财务投资,也不缺热钱,但如果每一家公司都是同样的风格的话,就失去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我们一直很重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唐人从一开始到现在,都坚持做年轻题材,我们一直坚持这个路线。以前大家说我们是古装专业化,或者古偶的代表,但现在很多影视公司都在朝这方面发展,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寻求影游联动,希望通过游戏来实现流水。但一旦我们在制作内容的目的没那么纯粹,夹杂着很多其他目的,危机就出现了,比如,不是所有的古装偶像剧都适合改成游戏,如果在开发前没思考好,便很容易两头都不讨好。我们做一个事情,需要勿忘初心,用最本质的东西作为出发点,周边才会水到渠成、顺流直上的。

6

2016年网络剧市场会是个淘汰的过程

骨朵:您觉得2016年网络剧市场会是什么样的?

蔡艺侬:2015年,网剧市场还是刚发芽的小苗,2016年则会是一个淘汰和重新洗牌的的过程,因为有一大堆公司要进来了。我认为这个市场的成熟会在2018年,因为很多2016年制作的项目会在2017年播出后,得到市场验证,看有多少能生存下来,到2018年以后会慢慢达到一个健康的状态。平台也会有一轮洗牌,八家做视频,就是看谁家的血够厚。到2018年,平台重新布局,内容一定会跟上。其实对我们内容方来讲,现在就是一个战国时期,抢资源、抢演员、抢IP,兵荒马乱,之后慢慢回归到一个稳定的市道。

骨朵:您觉得网络剧行业里是否有些值得警惕的现象?

蔡艺侬:整个网络剧的量越来越大,2015年就有将近400部网剧,这种情况下,如果只是为开而开,专业素质没有跟上,出现量大于质的情况,市场会很惨烈。香港电影曾经有非常蓬勃的时期,开拍量很大,演员可能同时拍几部戏,导演可能用很短的时间拍出一部电影。这么大的生产量,为了抢夺资源,片酬疯狂地给,每天都有新的行情。以前主创一年做一两部,从头到尾都会跟进,但是现在连导演的档期都排得很满,一部剧可能根本没时间消化剧本就要进入拍摄。行业的资源和人就这么多,但市场带来的资本都没有花到内容上,而是花在抢夺资源上。

 

更多蔡艺侬采访内容,请详见骨朵即将于4月发布的《2015年中国网络剧发展白皮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对话蔡艺侬:2016年网络剧市场会有一轮洗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