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2016做网大,喜剧类不倒,体育类崛起?丨对话年轮映画朱俊澎

骨朵说

如果说2014是中国网络剧元年,那2015便是当之无愧的网络大电影元年。网剧业门槛的拉高,让无数野心勃勃的年轻团队转向了网络电影这片处女地,在那里掘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为观众带来了各种成本低廉、脑洞奇大、惊爆眼球的作品。不过,随着行业的超~~~高速发展,网大团队很快也面临着层级分化的局面,先发制人的麦田映画、另辟蹊径的淘梦、后来居上的七娱乐、厚积薄发的IFG、以及主打“大IP+大营销+大粉丝”的年轮映画等,组成了第一梯队。

年轮映画,创立于2013年,曾参与《上位》、《类似爱情》、《桃花侠大战菊花怪》等知名网大作品,也曾推出网剧《傲魂之活死人》等,2016年,有《路从今夜白》等七个大IP在手,他们喊出了“成为中国最大的PGC内容供应商之一”的口号。骨朵此次特意找到了年轮映画创始人兼CEO朱俊澎聊了聊,在即将大浪淘沙的网大市场中,一支年轻团队将凭什么站住脚。

1

网大初时代,更得重视IP效应

朱俊澎,浙江宁波人,毕业于澳大利亚查尔斯特大学商业管理学专业。2010年,他创办了莱彼特文化传媒机构,制作《外星兔棒棒》、《徐福东渡记》等动画作品,此后,他又创立了年轮映画,负责网络剧、网络电影等真人影视的制作。在他看来,年轮映画与众不同的一点在于,其主营业务为中早期的IP孵化与运营,可与多方制作团队合作,但又处于制作环节之上。

骨朵:据您所知,网大市场会像网剧市场一样,很看重IP吗?

朱俊澎:会越来越看重IP的。现在我们也在寻找可以开发成系列电影的IP。一些章节小说,比如张嘉佳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再比如我朋友在做的IP《鬼话连篇》,其中有几百个鬼故事,可以挨个拍,这种很适合拍系列电影。

我们公司在选择IP时,首先看它适不适合公司的定位,你给我《三体》,我也拍不了,对吧?第二是看它符不符合我们的用户画像,那种很早期的、面向六七十年代人的IP我们也不会选,比如之前我们碰到过一个梁羽生的武侠小说,一看全都是古文,实在改不了,也放弃了。目前,年轮映画有七个小说IP储备,像《路从今夜白》、《驱魔人》、《有个流氓爱过我》、《毒宠法医狂妃》等等,包括一些歌曲、漫画、动画版权,我们陆陆续续也会去开发。同时我们也有几个经过时间和市场考验的原创IP,像《天师伏魔》、《原罪少女》、《津门五虎》。

骨朵:您觉得在IP的孵化方面,网大跟网剧各自的优劣是什么?

朱俊澎:我觉得网大和网剧是配套的,不过网大的风险远远低于网剧。网大是网剧的前端,我们会用几部网络电影为网络剧去做铺垫,超级网剧则是为院线电影或电视剧做铺垫。像《路从今夜白》,我们会做网络剧+电视剧+电影,《驱魔人》是网络大电影+网络剧,《有个流氓爱过我》由于版权是卖给了三家,我们拿的只是网络剧版权,但是电视剧和电影我们应该都会参与。

2

其实我们现在做的主要是中早期的IP孵化和运营,像《太子妃升职记》原本是一个很小的IP,要把它转化成一个有价值的IP,中间就需要一系列营销和转变的过程,我们就相当于在做这样一个事情,我们会收购或者原创一些有价值的产品,通过网络电影或者网络剧的方式,或者其它营销方式把它孵化出来。它的价值升值以后,我们可能会把它转化成游戏、电影、电视剧,或者其它形形色色的东西。

骨朵:网大的用户目前应该是以年轻男性为主? 你怎么为自己的用户画像?

朱俊澎:我们年轮映画的用户应该是在88后到00前这些网生代观众,网大作品的话基本是以男性为主,从爱奇艺的数据看,比例在70%左右,所以我们做网大的时候会更多偏向男性用户的需求,因为我们不可能全面覆盖,但肯定要抓大放小。所以我们还是以所谓的屌丝人群为主体,小白领、大学生、IT男、农民工……他们是网络电影的忠实用户。就我个人理解,男性对时间的效率意识是强于女性的,同时社会压力也要更大一些,所以男性会倾向于看一下快节奏的、两三个小时能看完的内容,不怎么追剧。剧的话,相对来说女性会愿意花时间沉浸在剧情里,像我的同事,天天中午挤在会议室看《太子妃升职记》,看完以后一起讨论(笑)。

骨朵:有种说法是男性天生不爱讨论、不爱集群,会不会让网络电影很难形成所谓的粉丝群体或者品牌效应?

朱俊澎:我觉得网络电影是可以形成粉丝的,只要你定位够精准。比如《类似爱情》,它就是因为强大的粉丝基础才会有现在的效果,它的粉丝就是比较“腐”的一代人,有腐女,其实也有腐男。再比如《青春期》,赵奕欢的粉丝有80%都是男性,而且如果你的题材是符合男性向口味的,那自然会培养男性用户。不过,形成粉丝往往是通过演员个人,而并不是通过你的作品。打造公司品牌的话,我们也认为更多是基于你的内容是不是受关注度高,能不能给你的公司带来曝光度。

做有风格的内容,把题材做到极致

在朱俊澎看来,与其单纯计较粉丝是否会对公司忠诚,倒不如把网络大电影的内容品牌做扎实,内容出来了,公司自身的品牌效应也就存在了。

骨朵:您觉得现在网大市场上主流题材趋势是什么?现在网大市场上特别热的僵尸题材还能做多久?

朱俊澎:目前来看,我觉得魔幻题材,校园青春或校园热血题材,喜剧题材这三类是比较主流的。其中僵尸、丧尸会偏向仙侠魔幻更多一点。以后武侠类的会更多,但不会是单纯的武侠,而是让它成为一个片子诸多元素中的一种,像最近的《超能太监》和我们拍的《天师伏魔》都用了一些非常好的武行做动作指导。

其实我觉得每一类题材都能做,如果一家公司能把一类题材做到极致,那也是很有价值的公司,比如做僵尸题材做到像林正英一样,那其他的都不用拍了,专门拍僵尸就好了。只不过目前来说,大家更多的是奔着收益目的去考虑,一看这个好做就做这个,并没有特别的考虑。

3

骨朵:您觉得2016年,有什么新题材会在网大市场上火起来吗?比如科幻?

朱俊澎:我觉得以网络大电影这种投资,做科幻不现实,哪怕投四五千万都不现实,因为科幻真正凭的是技术,技术这个东西是一分价钱一分货,如果真正做不到顶尖的东西,拿出来还会被人笑话。所以我觉得2016,喜剧还是会更受欢迎,如果说新题材的话大概会是热血体育类、竞技类这种。现在市场上也就是芭乐做了一个篮球题材,我们的话现在有三个,篮球、拳击,还有一个讲极限运动的。

骨朵:所以年轮映画在内容题材的选择上,还会有某种倾向性吗?

朱俊澎:我们现在也还在探索阶段,目前确定的是魔幻题材一定会做,青春偶像题材也会做。喜剧类的话,我们希望尝试做《色即是空》这种韩式轻型性喜剧或者美式性喜剧,让你看了觉得好玩但是不Low,不像以前纯粹就是卖肉片。回过头来还是有一点回味,我们会更多的往这个方向去探索。其实像我们这样平台性的公司,更多考虑的是团队,看这个团队适合拍哪种类型,我们就把所有这种类型的题材让你来拍,给你打造出品牌。如果各种类型都有我们团队参与,我们出品的东西都是这一类作品里的No.1,那我们公司就非常好了。

骨朵:最近大家可以观察到网剧这边的审查在收紧,不知道现在网大的审查流程、审查标准是怎样的?

朱俊澎:网大现在是平台自审自查,每个平台都有自己的审核标准,有一些愿意冒一点风险就会放松,有些比较规矩的可能就会卡得比较紧。我觉得国家不会把网络内容限制到跟传统院线一样,那样网民就没了。上网无非是想看到一些平时在传统渠道看不到的东西,如果网络上也跟CCTV一样,谁还会看?所以我觉得网络上一定会在国家能够承受的范围内,放宽到一定的底线,网络这块市场是未来中国电影影视分级的一个雏形。但是中国的分级可能跟国外不一定一样,可能会在内容体量上做一个分级,分“大电影”、“小电影”两类。网络电影可能是未来的“小电影”,就是通过国家审查、制作成本相对比较低、在院线上也就是一日游,之后会允许它在网络上播出。

网大融资不差钱,但风险依然存在

网络大电影是一个风口上的新兴行业,仅爱奇艺一家平台,每天就有几十部片子上线。网络大电影也早就摆脱了当年的众筹模式,有了正规的资本运作。不过,并不是所有网络大电影都能成功,朱俊澎认为就项目的成功概率而言,60%是一个合理数字,大家都会有个交学费的过程。商业模式摸熟了,成功的概率才会越来越高。

骨朵:2016年,网络大电影其实也慢慢开始精品化了,你觉得这种趋势对公司、对行业来说会有什么影响?

朱俊澎:首先肯定是风险大了,同时机会也大了,这都是成正比的。对我们团队来说,项目越大,对团队的锻炼价值就越高。这样对公司、对行业来说都是良性的循环,会引导行业走向正规。过去十万块钱的电影,大家都能拍,现在拍两千万的电影,很多人自己都会望而却步,所以这个跟你的资源、商业模式、资金能力都成正比。相信以后会有更多的优质的团队和演员、导演参与到网络大电影中,比如香港王晶。

骨朵:年轮映画2016年会有多少网大项目?体量大概是什么样的?

朱俊澎:我们从2015年7月份开始实施“百部网络大电影计划”,六月份到十二月份总共拍了九部,大概平均一个月一部半,这是尝试阶段。2016年开始我们会加大体量,比如说1月份我们已经开机了五部,两部已经拍完了,三部马上明天在天津开机【骨朵注:指三部套拍的《津门五虎》,目前也已开机】,所以说平均一个月会自己生产五到六部,再加上与外部合作的,平均一个月下来,我们会参与大概十个左右的项目。

投资的话,我们基本上有三个档次,百万以下,百万以上,还有两百万以上这么一个情况。比如我们跟中影集团、乐华影业合作的《驱魔人》,基本上每部成本加上宣发,都在三百万左右。不过现在整个网大行业里,最主流的还是五六十万的投资。另外网剧的话,我们投资基本都是千万以上,或者说至少一两千万的项目我们才会去做网剧,因为本身买的时候就是比较有市场的IP,非精品不做。

4

骨朵:您觉得现在网大行业有什么问题?怎么看2016年网大行业的整体趋势?

朱俊澎:问题无非就是希望平台方跟我们做的分账,能够更公开、更透明、更平等,让PGC内容商的收益越来越高,给我们降低更多风险,让我们可以用更高的成本去制作一些精品的东西。二是希望一些传统品牌对新媒体的认知能够越来越强,对新媒体、互联网的传播方式更加认可,更多跟我们进行内容合作。我们现在合作的客户更多还是快销品、APP、游戏之类的,传统广告商还是对这个行业持观望态度,希望2016年通过市场的成熟和相应一些媒体的引导,这个行业能够规范起来。

我相信2016、2017、2018是互联网内容的爆发年,真正像去年、前年O2O一样,风口上的猪都能飞。而且一个市场越来越成熟,泡沫开始破灭以后,投资人一定会转向一个新兴的、可持续发展的产业,影视是社会的刚需,互联网又让影视有了更大价值的转化,所以资本市场也会更关注互联网影视未来的发展空间。

骨朵:谈谈年轮映画对自己的定位,以及未来发展的目标?

朱俊澎:年轮映画就是一个PGC内容供应商,网络剧和网络电影都会涉及。我们的发展思路很简单,就是成为中国最大的PGC内容供应商之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2016做网大,喜剧类不倒,体育类崛起?丨对话年轮映画朱俊澎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