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网生影像生态颠覆传统影视行业,培养大量优秀人才与IP

在2015和2016的交接之际,高概念电视剧《芈月传》的高开低走与另一部被称为“又污又穷又雷”的网络剧《太子妃升职记》的低开高走形成鲜明对照。其实在过去的两年里,大量的网生(微)电影、网生剧和网生栏目崛起,如《杀人游戏》、《盗墓笔记》、《暗黑者》、《奇葩说》等等,还有一些不仅成为网络生态里的爆款,更是引爆了大银幕等主流生态,包括《万万没想到》、《煎饼侠》、《十万个冷笑话》、《老男孩猛龙过江》。

根据CNNIC的数据统计,截止到2015年上半年,中国互联网用户已达6.68亿,网络视频用户规模 4.61亿——占网民比例为 69.1%,手机视频用户规模为3.54 亿,手机网络视频使用率(占手机网民比例)为 59.7%。同样是来自 CNNIC 的数据统计,2014 年的新媒体影视行业经历了一场作品数量规模的大爆发。截至 2014年 12 月,全网新媒体影视作品达到 8000 余部,相比 2013年总量增加了 2000余部。

产量的膨胀不仅仅反映出内容创作的活跃,更重要的是网生影像的产业生态的蓬勃生命力,其中有很多网生影像的社区正在成为整个大生态里的小生态,并扮演着行业熔炉的角色——锻造人才、冶炼IP,譬如说,刚刚在新三板上市的北京新片场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片场)。

网络大电影事中国的B级片,在粗糙中发展

“网络电影投资成本低,一部投资小的可能十几二十万,多的三五十万。”新片场创始人尹兴良介绍说,网络电影的制作门槛由于成本低,因此涌入了大量的从业人员,内容品质的呈现上也就良莠不齐。此外,由于不同于主流市场的严苛监管,在网络电影的题材和内容表现方面往往比大银幕和荧屏更“生动”,血腥、暴力或是情色内容往往更能触达细分人群。

实际上,如今网络电影在很多方面与好莱坞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盛行的B级片有着相似之处。当时的美国影院实行双片制,在投资较大、制作精良的A级片前会放映一部成本低廉、制作相对粗糙的B级片。B级片在实力明显不对等的情况下,为了吸引观众,当然就要以色情、血腥、恐怖等元素来招徕观众。而在当下,网络电影要在视频网站上与院线电影同场竞技,争夺流量,网络电影的B级片化自是难免。

彼时的好莱坞,B级片由于其严苛的成本控制以及观众导向的生产管理,为行业输出了大量在今天被称为有“产品经理”意识的导演、制片人,以及专攻特定类型、题材的独立制片公司——直到今天,好莱坞B级片仍在为A级制作源源不断地输送导演,譬如《银河护卫队》导演詹姆斯·古恩、《哥斯拉》导演加里斯·爱德华、《速度与激情7》导演詹姆斯·温都是从B级片历练出来的——一如肖央、大鹏、叫兽易小星从手机屏走向大银幕。

initpintu_副本_副本

尹兴良在谈到网络电影的导演时,认为他们大多数都对商业敏感,“能屈能伸”,能理解和认同视频网站播出后产生的各项数据。在尹兴良看来,数据会清楚地告诉投资人、平台播出方、创作人以及他们这样的出品方、发行方“这个片子拍得好还是不好”。其实,视频网站的后台能够在多个维度刻画一部作品,包括播完率、人均时长、人均播放、拖拽点等等,这些数据其实比院线电影的票房、观影人次、排片率、上座率等更残酷——但于创作者和生产者则可因此更直观地把脉作品在商业上的得与失。

随着视频网站全面转向PGC的内容定位策略,以及各家对网络电影采购的日益加码,作为上游市场的出品方、发行方愈发变得重要,于创作人而言,低门槛的行业竞争当然激烈,专业的出品方和发行方能够指导和帮助创作人生产符合播放平台需要的网络电影;于爱奇艺、优土、乐视视频等播放平台而言,就像传统影视产业里的院线和电视台一样,在上游产量激增的情况下,无法完全评估产品质量的前提下,出于避险策略选择有长期合作关系并曾持续提供优质作品的合作方自然是这些播出平台的首选。

孵化网生IP,PGC内容才能黏住粉丝

在新片场的作品中,有一个案例几乎可以描述它以及网生影像行业的商业模式和愿景。

《造物集》,这是一个从“新片场”上“分享”出来的UGC内容,经过新片场的PGC包装、出品、发行以及衍生开发,如今已成为了一支能够产生极高商业价值的网生IP。

《造物集》是新片场发现和制作的网生栏目剧,作者是一对天津的小夫妻,丈夫通过影像记录下妻子日常的手作点滴——通过取天然花草、原味香料和各种有机食材,经过质朴而简单有趣的手工,作出全家人养护肌肤、疗愈身心的日常用品。而该剧的缘起则是来自“V电影”网的一个电影制作教学类栏目《电影自习室》。

《造物集》的作者通过《电影自习室》学习了视频节目的拍摄、制作,于是用自学的新技能开始记录太太手作的过程,然后将内容上传到了“新片场”网站与大家分享。尹兴良的团队注意到了质朴内容背后的潜力,“我们一看这个事靠谱,这个内容能火。就在我们平台上找到他,跟他签约,跟他一起出品这个内容,定位这个内容,包括品牌调性怎么设定,名字应该怎么起,我们运营它的微博、微信,包括商业化的设计和运作,我们全部帮他规划好,然后跟他一起把这个内容做出来。”

2fdda3cc7cd98d106d283147273fb80e7aec90c3

从UGC内容转化成PGC内容后,很快,奇迹就出现了,这支安静、优雅的IP背后现在已经有了10万+(微博)的粉丝,其手作衍生品在超过50%的毛利支撑下,月入10万+的营收,“他们俩本来只是在基层的公务员,现在人家过个节直接就飞欧洲什么了。”从第一季到第二季,大半年的时间里,从粗糙的记录变成精致的IP,新片场和整个网生影像的生态给这两个小夫妻带来了财富上巨大的改变,也折射出网生影像产业的巨大商业价值。

尹兴良之所以在采访中没有强调《造物集》的播出量,是因为他认为真正的好内容不在于粗放的播出数据,而在于扎实的粉丝——后者的关注才是黏性的依赖,“有用户才是好产品,一样的道理,PGC的核心是要扎扎实实的粉丝。”

新片场的“V电影”网和“新片场”网两个社区可以看作是其PGC孵化的两翼,一个是UGC发端的内容社区,一个是专业的创作人社区,并通过自有的两大主营业务把优质的PGC内容推向市场,进而依托PGC沉淀粉丝、养成网生IP——作为出品方,新片场未来的商业价值就能从这些IP的开发当中获取源源不断的收入。《造物集》并不是孤例,据尹兴良介绍,目前他们已经签下了十多支有潜力的IP,包括在Facebook上非常热门的闹一波大师已与新片场签约,前者的新浪微博粉丝近37万,在新浪微博上的转发量、评论量显示的活跃度都非常不错。

尹兴良和他的新片场创始团队大多来自北京邮电大学的信息技术类专业,与一桥(蓟门桥)之隔的北京电影学院的学生相比,他自认为他们在电影行业的起点是Low的,但作为极客的他们——就像是对尹兴良影响颇深的电影《社交网络》所讲述的Facebook的故事一样,极客们往往想到做到,从网络电影以B级片的姿态和机制孵化创作人才,到网剧、网生栏目等网生IP的孵化,作为网生影像内容提供商不仅自成生态,更已融入甚至改变着整个影视产业的生态。

 

转载自公众号:察影
作者:陈昌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网生影像生态颠覆传统影视行业,培养大量优秀人才与IP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2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2

    必须得顶呀!

    徐小木3年前 (2016-01-23)回复
  2. #1

    路过!!!!!!

    夏菡3年前 (2016-01-1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