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再造漫威!打通动漫和真人影视的次元壁|对话有妖气CEO周靖淇

骨朵说

在愈演愈烈的IP热中,对网文IP的争抢似乎终将告一段落,资本又将目光投向了新的方向。二次元,在业界的期盼中开始走上主流化、商业化之路。反映在网络剧上,最直观的感受便是明年市场将初次大规模地迎来一批ACG系IP,以及伴随而来的跨界玩家,进一步打破次元壁。

北京四月星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2009年由周靖淇(妖气君)创立,今年九月被奥飞并购,旗下拥有目前国内最大的网络原创漫画登载平台“有妖气原创漫画梦工厂”,但还不止于此。早年他们便对平台上的热门IP《十万个冷笑话》进行了行之有效的开发,成功将其推上大银幕。而现在,他们要进入影视领域了。日前,骨朵采访了有妖气CEO兼创始人周靖淇以及奥飞剧业及文学事业部总监沈佳,聊了聊跨界的那些事儿。

1

IP热?IP热就是我们带起来的

骨朵:介绍一下现在的国漫市场?什么样的漫画比较大势、比较热门?

周靖淇:在漫画领域的话,一般是男性向漫画比例会比较大,女性向漫画比例会略小一些,但是改编的时候,大家喜欢女性向漫画,不喜欢男性向漫画,跟小说的情况有点像。

什么样的漫画会比较受喜欢呢?目前国内市场来讲,两类漫画可能会强一些,一类是喜剧,一类是悬疑,这个跟小说的情况也有点像,不过小说领域喜剧不多,而漫画里边喜剧比较多,因为漫画的形式比较适合表现喜剧。这是两个大的类别,其他类别就会比较分散,分散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特点。

骨朵:有妖气平台上的漫画IP有什么共同特点吗?

周靖淇:第一是想象力丰富。小说比较喜欢讲题材类型,大家会在一个特定的题材类型里重复创作,但是漫画不一样,目前漫画里基本上没有这种集中创作的情况,每一部漫画都希望自己有一个特别新鲜、独特的想法来捕获受众。这个是漫画比较特殊的一个共享特点,起码在有妖气上是这个样子的,而且我们也鼓励大家拼才华、拼创意,这是第一点。

然后第二点,喜剧元素多,这是有妖气作品的一个共性,也是互联网上的动漫作品很多都表现出来的一个特性,因为在互联网上大家喜欢轻松、好传播的东西,能够给人带来快乐的东西。第三点比较抽象,就是会更浪漫一些,理想、热情、追求这些东西会比较强。由于受众年龄层的区别,小说一般情况下会比较现实主义,在美好下揭露残酷,教你接纳现实。但是漫画就比较浪漫主义,从残酷中看到希望。为什么动漫更适合年轻人,就是因为它里边浪漫主义元素很重,有很多很强的志气、美好、守护、坚持这些东西,非常积极主动,这一点和文学作品在很多方面会形成巨大反差。这是我觉得的三大特性。

骨朵:对漫画IP做真人影视开发是什么时候决定的?

周靖淇:好多年前了,我们一开始做动漫的时候,就知道这些作品早晚有一天会影视化。因为这个并不新鲜,日本、美国、台湾……许多地方都是这样,所以我们只是想什么时候适合做,想是一直在想的。我一直在跟内部的人说我们不能完全把自己定位成“动漫企业”,其实我们应该说是一个“讲故事的企业”,我们做出来的所有东西都是故事,故事是可以向所有领域去输送的。

所以说,一开始做的时候就有真人影视化的想法,但要说具体什么时候决定的,是和奥飞并购之后。之前有妖气自己的力量比较小,我们只能专注在动画这些方面,但其实当时我们已经有一些真人电影的计划了。和奥飞并购完成后,奥飞说我们现在可以大规模来启动影视项目了,可以一年立十几、二十个网络剧、电视剧、电影项目,然后开始把这些内容大量推出。

2 开封有妖气首批漫改作品之《开封奇谈》,作者晓晨兽,讲述了文艺小青年版的包公和他的小伙伴们的一些不甚正经的故事

骨朵:这一决定有受到最近IP热的影响吗?

周靖淇:IP热就是我们带起来的(笑),这个说起来就源远流长了。其实13年之前大家不会看到IP这个概念,IP热是这两年刚刚火起来的,IP这个词是从游戏行业里来的,游戏行业发现IP能够赚快钱,所以大家开始讲IP,当时网络上最火的就是《十万个冷笑话》,那时候就有很多人来找我们谈。等于说在IP阶段刚萌芽的时候,国内唯一能看到的动漫IP,可能就是《十冷》之类的。后来我们也是一个一个地去造自己新的品牌。

一开始大家对IP的定位就是动漫。第二年,《爸爸去哪儿》就火了,然后《爸爸去哪儿》说,我也是IP啊,大家一听觉得对啊,《爸爸去哪儿》还推出了自己的大电影,推出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呢。所以IP这个概念是行业一起塑造出来的,但是最早能够观察到的,可以用来做IP的,其实就是有妖气的《十冷》啊,或者是其他动漫系列。

骨朵:最近二次元这个概念被炒得很热嘛,您如何去解读二次元呢?

周靖淇:我觉得所谓的二次元就是指年轻人娱乐的方式,其实每代人都会有自己娱乐的方式,然后在一代人当中形成主流,只不过我们当前的社会环境、或者说商业环境会比较在乎这些东西。说老实话,我一个80后,也觉得自己是二次元,当年我玩游戏、看动漫的时候怎么没人来说我二次元呢(笑)?现在的年轻人喜欢的差不多也是这些东西,只不过他们成为了消费主力,所以他们和他们的文化都受到了更大的重视。

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有妖气这样的企业在这五、六年的时间里开了一个好头,带起了一拨人,这一拨人又被大家关注到。以前大家可能也喜欢,但是中国漫画家不多,就不太注意得到,但现在你看漫画家在网络各种平台上遍地开花,这还只是漫画行业,然后动画行业被我们的网络动画一带,有大量的动画公司出现,包括二次元其他领域的。参与的人多了,市场就会呈现繁荣状态出来,现在二次元市场处于一个上升期,它也是一个被逐渐正视、重视,市场价值逐渐清晰的一个大市场。而且动漫这个东西,说老实话只属于年轻人,所以如果说针对年轻人市场的话,绕不开的就是动漫、二次元这个话题。

3 桃花缘有妖气首批漫改作品之《桃花缘》,是一部独具特色的水墨风少女漫,作者黑黑

怎么选IP?我们说这个拍出来一定大卖,一定大卖的话我们就拍咯

骨朵:您觉得对漫画IP的开发计划中,有什么是可以称为“标配”的吗?

周靖淇:并没有,除了漫画(笑)。一个作品有它最适合送到的领域,并没有哪个环节一定是标配。有的适合做影视、不适合做游戏,有的适合做游戏,不适合做影视,那什么东西适合你这个作品,在那个领域里做好就行了。

像我们遇到过结构很精巧的作品,你想把它拉伸成四十集电视剧,没法拉,那就算了。当然我相信他们做电视剧的一定有办法去做,但通常我们不会强求;还有一些解谜类的漫画,特别吸引人,悬念特别足,但我们国内的游戏市场绝对不会做解谜类的游戏,因为赚不了钱,这种也就算了;还有面向儿童的一些作品,现在面向儿童的手机游戏也少,你就算做了,或者说做成特别轻度的休闲游戏,也没多少人喜欢玩,所以说都会有取舍。

骨朵:您觉得网络剧在IP孵化中能起到什么作用,或者说您期望它起到什么作用?

周靖淇:我们以前一直说电视剧,有了互联网以后产生了网络剧这个概念,其实网络剧跟电视剧的效果可能是一样的,只不过在网络上大家可以用更加自由、不受局限的形式和任意你想的搭配组合来做这个东西,创作空间会大一些。它不像是电视台,有非常严格、各种各样的机制套着。

电视剧也是个好方法,但是网络剧的话,可能对年轻人来说会更好接受一点,我们的受众也主要是年轻人嘛。另外以前我们做《十冷》的时候,经常是这集八分钟,那集十五分钟,那集四分钟,没有现在那么工整,大家也不介意,所以在网络上,你确认这个形式是最好的形式,是大家喜欢的形式就可以了,没有那么多的限制。总之我觉得,网络剧和电视剧都是说,我们把漫画改编成好的剧作给大家,大家看到之后喜欢了,会更认可这个作品,有一个互相促进的作用,这个是它最重要的意义吧。

骨朵:第一批要被开发的IP,《开封奇谈》、《记忆分裂》、《镇魂街》、《桃花缘》是如何选择出来的?

周靖淇:选择我们最新、最好的作品。第一这些作品是很受欢迎的,第二故事确实很好,这样的作品就非常适合开发影视剧,因为到最后大家看影视剧看的还是故事嘛。然后,剧情好的前提下,它还有一些好的商业元素在的话就更好了,比如说它的角色设置、角色魅力,有没有吸引人的特殊卖点,会综合考虑这些,再加上有好的故事,我们说,这个拍出来一定大卖,一定大卖的话我们就拍咯。

骨朵:能否介绍一下这些项目现在的进度?

沈佳:这四个都是2016年的项目,平台都在聊,选角也还没定,基本上都是刚刚进入剧本阶段,应该都会做成季播剧的形式。其中《记忆分裂》可能会想做成网台联动,但是还没有最终确定,也可能会做大电影。《虎鹤》应该是会推迟到2017年。

4 记忆分裂有妖气首批漫改作品之《记忆分裂》,作者李人,讲述了少年时牧贩卖了自己记忆后发生一系列故事

周靖淇:《开封奇谈》是网剧、电影、动画、游戏都要做,网络剧是和之前制作《纳妾记》的东阳华海时代公司合作的,动画版的话,之前网上有一些“民间”做的动态漫画,后来我们把作者叫到公司来了,请他导演真正的动画版。电影肯定是最后推出,动画和网络剧有可能要接得紧一些,但是各有各的风格吧。游戏的话我估计可能会贴着网络剧来做。

骨朵:同时推出剧版和动画版的话,担不担心出现受众互相争夺的情况?

周靖淇:不一定,因为这是两拨人。一般情况下,真人剧的观众不一定会去看动漫,看完动漫的用户反而会跑去看真人剧,所以它对于真人剧来讲,始终是一个补充。真人剧我们打的是更大众、更老百姓一些的市场,要把漫画中的精髓提出来,配上好的演员,让大众觉得很好看。对于漫画用户来讲,他们是更加好奇熟悉的作品会改编成什么样,这就是大众粉和书粉的区别吧。

骨朵:奥飞其他的业务部门会给这边的影视开发提供怎样的资源和支持呢?

周靖淇:奥飞底下有非常多的协同机构,我们现在会定期召开娱乐会议,所有部门参加,每个月一次,两个影业,一个剧业,再加上奥飞游戏、衍生品业务部门,所有的业务部门会坐在一块来聊,有些是打提前量,有些是做好准备,不管是先动还是后动,都是会一起考虑怎样更好地与影视这边形成联动。但是我们仍然没有说一定会做什么,还是那句话,合适不合适。

和谁一起做漫改?一要合适,二要“自己喜欢自己懂”

骨朵:在合作伙伴和平台的选择方面,会如何考虑?

沈佳:合作伙伴方面,我们会考虑合适性,而且你要对这个东西感兴趣,不感兴趣可能你都抓不到精髓,那你怎么改编?之前《十冷》的导演卢恒宇,今后可能会更多地参与到我们各种动漫或真人影视项目的创作中,比方说《镇魂街》网剧的制作团队就会跟他讨论一下,因为他也是《镇魂街》动画版的导演嘛,我们希望网剧、动漫包括大电影都有一个世界观和风格上的统一。

平台方面,我们是希望和各大平台都有合作的,不会说只看一两家平台。可能悬疑、惊悚题材适合爱奇艺,那我们就和爱奇艺谈,如果是别的题材适合腾讯视频,那我们就跟腾讯视频谈,不会只和一家来聊。

其实包括选角也是,主要考虑合适性,我们从角色入手,选择最合适角色的人来出演,大咖和新人都会考虑。

5 镇魂街有妖气首部漫改作品之《镇魂街》,作者许辰,动画版的预告PV目前已发布

骨朵:对编剧的要求呢?从哪里去挖掘编剧?

沈佳:我们会启用比较年轻的编剧,基本上每个项目的编剧会是戏文专业出身的,加上作者,加上我们的责编。因为漫画是一些小的东西打到你的二次元感,不像小说改编是“浓缩”,漫画改编是需要你去“扩散”的,有可能原著作者对于这个东西的打点会比我们打得好,所以会参考他们的意见。

骨朵:您觉得做漫改最困难的或者最需要注意的是什么?

沈佳:以小说为例,小说可能是有两百万字去浓缩成一个剧本,但漫画不是,漫画可能是400格的图让你去扩散出一个剧本,所以对于编剧的想象力和故事架构能力要求会更高。而且编剧是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漫画不是,所以如何去融合二三次元,是需要去思考的。如果编剧出来的东西完全没有二次元感,也没有必要来做漫改,你还是需要一些幻想、一些脱离现实的东西

周靖淇:看编剧是否能把握住原著的精髓吧,原著有时候好就好在作者能够创造出一种专属的氛围和气质。要是编剧上来就说,我不爱看或看不懂这些东西,那就没法聊了(笑)。所以说编剧要自己喜欢,自己懂,所以年轻编剧最合适,他们最容易把握到作者的精神。

骨朵:在国内漫改领域,咱们应该算是出手比较快的吧?

周靖淇:漫改开发的话,有些公司也做,但可能就一两部作品,不太会形成规模化效应;有一些开发的公司,既开发漫改作品,也开发小说改编和原创作品,开发各种各样的作品,所以也不专注集中。那我们是又专注,又集中,把大量的作品集中起来开发,而且绝对是以漫画为中心、为起点,我们未来很可能会是这个领域规模最大、投入力气最大、操作最频繁而且最有经验的一家。

骨朵:以后希望一年推出多少部作品?

周靖淇:最少三部,这个是刚起步时想要达到的常态,以后可能会更多,电视剧、网络剧加起来,现在是第一年,就三部三部地往前走。

其实我们短期的定位是这样的,首先我们希望把动漫最精华的内容以真人影视的形式呈现到大家面前,打开一个更大的市场,打破动漫行业和真人影视剧行业之间的“次元墙”。其实像漫威,漫威英雄走到你面前来的时候,我觉得这个本身就是一件很激动的事情。而且我们累积了这么多激动人心的好故事,也许能给影视行业带来一种新的风气,新的想象空间,突破以前旧的类型化创作,做出一些有我们独特风格的、面向年轻人的内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再造漫威!打通动漫和真人影视的次元壁|对话有妖气CEO周靖淇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1. #1

    你是一支潜力股!

    李红梅4年前 (2015-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