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2016看什么?听爱奇艺张语芯讲讲她和“孩子们”的那些事

骨朵说

在骨朵上周公布的“2015年十大网络剧”的名单中,爱奇艺共有《盗墓笔记》、《花千骨2015》、《灵魂摆渡2》、《校花的贴身高手》四部作品上榜,几乎占据了榜单的半壁江山,巧的是,这四部作品都与爱奇艺版权管理中心总经理张语芯密切相关。

截止到2015年12月21日6时,这些作品已有三部顺利挺进了十亿俱乐部,播放量成绩如下:

《盗墓笔记》 27.71亿;
《花千骨2015》 15.49亿;
《灵魂摆渡2》 10.15亿;
《校花的贴身高手》 9.89亿。

2016年,张语芯要继续和白一骢合作《老九门》与《爵迹》;跟香港的团队合作电影《无间道》的网络剧开发;和台湾团队合作《终极一班4》和《校花的贴身高手2》;和郭靖宇、小吉祥天团队继续搞《灵魂摆渡3》,大电影项目也即将上马。

小吉祥天曾经在《灵魂摆渡1》上线的时候问过张语芯,他说,“姐,咱们这个戏要做到不赔得播到多少才行?据他回忆,张语芯当时露出了略微“沉痛”的表情说,大概要四个亿吧。

结果第一季的播放量在一周内就破了亿,并很快蹿到了五亿,张语芯那时是又惊又喜,惊的是梦想照进了现实,幸福来得有点快,喜的是自己坚持的“内容才是硬道理”的金科玉律再一次得到了验证。

“《灵魂摆渡》就像是我的大儿子,所以它得起表率作用,它有责任要带领着我后面的作品越来越好。如果说小吉祥天是孩子他爸,那我就是孩子他妈。”张语芯笑说。

1

《灵魂摆渡》为什么这么可爱?

骨朵:《灵魂摆渡2》已破10亿,《灵魂摆渡1》在第二季带动下也已经有11.45亿的成绩了,回顾这个项目筹备最初的情形,什么是您感触最深的?

张语芯:别看郭大大拍的都是“复古剧”(笑),他其实是一个思想走在很前端的人。2013年初的时候,网络剧的概念还没普及呢,我们在亮马饭店,参加完一个活动之后,他当时就跟我说他的学生有很多好故事,你们愿意不愿意拍一下?成本可以不用那么高,在网上播也行,起码可以给年轻的编剧一些机会。那时候我们和郭靖宇已经合作了《红娘子》了,我心想“哇塞,这么大的一个导演、编剧,还能想到这些事情,真是挺棒的。”那之后我们就动了想在一起合作的心思。

2013年的夏天,我们就想做《灵魂摆渡》这个项目,但当时不叫这个名,叫《见鬼》,后来想这个名字有点太流俗了,太像一般的鬼故事了。在众多备选名字中,我们最终选中了“灵魂摆渡”这四个字,它很好的提炼出了故事的精华,用“摆渡”体现出了“救赎”的精神。这些都定好了以后,我们就开拍了,我记得很清楚,郭大大还借了我们一个在怀柔的《打狗棍》的棚,搭了一条街在里面。

我们播出的时候,正好赶上《探灵档案》上,彭发兄弟做的,还有陈冠希主演,噱头很足,真是劲敌啊!而且韩国的《主君的太阳》也在那时候播了,立刻变得压力巨大。但我真没想到《灵魂摆渡1》一周左右就破亿了,这个成绩在那时是相当罕见的。等播到四、五亿的时候,我都被吓到了(笑)。

这让我意识到,还是故事好看最重要,看完之后没有什么人会去在意那个特效怎么不好,因为你被故事吸引了。当然从我们出品方的角度看,第一季肖茵的造型、刘智扬的服装确实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所以在第二季的时候我们将这些进行了完善。

《灵魂摆渡》可爱的点就在于它有让你感觉到脉脉温情的地方,也有让你笑到不行很无厘头的时候。

2

骨朵:这么多小故事中,您最欣赏哪些?

张语芯:虽然涉及到灵异,但“鬼”这个词一直不是我们的重点,它只是我们表达故事的一种方式。我们故事的本质是暖心的,是正能量的。每个故事都折射了现代的社会问题,只不过没有用说教的方式。

第一季的故事我最喜欢《五公子》《鬼上床》两个故事。《五公子》那集我觉得可以给孩子们看一看,意义深远。我们总会抱怨这些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我们人类身上,从来不会去想人类到底会给这个世界做了什么。《鬼上床》是一个情感很深的故事。真正的爱情应该是不分生死,不分年龄,不分时空的一种情感。这点和第二季中《青蛇》的故事很像,他为了她追随了千年,他为了她宁愿去变成另外一个人守护在她身边。这集也让人很感慨的地方在于,人往往会忽略很多周边的事物,去追求那些她永远抓不到的虚无缥缈的东西,其实现在很多女孩子不都这样吗?总是在想“我应该和什么人在一起”,却视而不见眼前的幸福。

《灵魂摆渡》的受众范围更广,素质也很高。它的粉丝是更愿意思考的,除了颜值以外,他们主要还是来感受爱的。

骨朵:自己作为平台方,怎样平衡与制作方之间的关系?

张语芯:《灵魂摆渡2》这个项目我们也遇到了很多困难和问题,好在大家都比较默契。其实我们也撕,只要有合作就会有撕的地方,但是我们有一条原则就是再怎么撕都是为了戏好,而且撕过了事儿过了,就都不记得了(笑)。

《灵魂摆渡2》做策划的时候,我们修正了好几版,我就想把它做成真正美剧结构的故事,可能我们达不到美剧的制作水平,但是起码将故事的结构按照这个方式走。

我对郭大大、小天这个团队是完全信任的,术业有专攻,我们更多的是提一些建议。我们是平台方,对方是创作者,如果平台方要求创作者一定怎样怎样,那这个东西肯定会变味儿的。我心里的原则是,永远不要去禁锢一个创作者的想法。

在《灵魂摆渡》上,我们遵循着木桶效应,整体水平一定要在这儿,从编剧到后期,每一个部门每一个人都要到达一定的水平,不能有非常明显的短板,盘子搭得一定要稳,其实《琅琊榜》在这方面就做得特别好。

骨朵:替剧迷们问一下,《灵魂摆渡3》何时推出?这个IP的全产业链的后续开发何时提上日程?

张语芯:第三季我们的期望是明年的万圣节档吧,还要再跟郭大大那边商量。

全产业链开发一直在考虑当中。电影的开发应该是随着第三季的推出就要启动了,再往后时间上也拖太久了。我们是这么预计的,但是还是要看一下未来第三季创作的情况。我们期望大电影能在2017年年中出来,开发的工作估计要等到2016年过完年之后。

3

骨朵:除了《灵魂摆渡2》之外,《校花的贴身高手》和《花千骨2015》都在2015年骨朵的榜单上霸榜很久,这两部对您来说哪个更属于意外的惊喜?

张语芯:这两部都是典型的粉丝效应的剧。《校花的贴身高手》爬上榜首是挺意外的,《花千骨2015》的长尾效应长得也挺让人惊喜的,我相信它一定能到榜首,但没想到能那么久。所谓IP的价值完全体现在了这两部戏的身上,这是我们不能否认的。

《花千骨》的小说本身就很受欢迎,再加上《花千骨2015》上线的时候现象级大剧《花千骨》刚播完。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我们也要感谢演员,比如马可,他对这部剧的播放量的带动非常之大。

至于《校花的贴身高手》这部小说,很多人都说跟着看了好多年,是有感情的。

但是对于有原著小说的IP改编影视作品来说,被吐槽是肯定的,毕竟剧中的角色不可能跟每个人脑海中的想象完全一致,但是吐槽归吐槽,由于多年培养起的情感,读者还是会转化为观众的。

《老九门》是一次全方位的自我挑战

骨朵:《老九门》现在经开机了,无论是剧本阶段还是制作阶段或者后期阶段,您觉得它的创作难度集中在哪儿?

张语芯:我觉得首先是三叔自己的一个难度,他其实是在挑战自己吧,或者说其实对于制作方、平台方和创作者这三方来说,都是在挑战自己。这个项目等于是《盗墓笔记》前传的性质,要怎么做才能超越《盗墓笔记》呢?我觉得最大的难度就在于怎么来突破我们自己了。

骨朵:《老九门》选角是大家一直都在关注的,爱奇艺和制作方遵循的是怎样的标准?

张语芯:目前我们选演员的大前提一定是要找会演戏的演员。现在很多人都说网络剧要找小鲜肉什么的,鲜肉没问题,但这个鲜肉首先得是一个会演戏的演员,这个很重要。我觉得陈伟霆在这方面是没有问题的。第一,他够鲜。第二,他演出经验丰富,也很有人气。张艺兴,他作为EXO的成员,培训了那么多年,个人素质非常好,最近也开始往影视剧方面发展了。赵丽颖,她跟陈伟霆的合作,从《蜀山》开始就非常默契了,肯定我们对她期待值也是很高的。至于像袁冰姸,还有我们公司自己的主持人、艺人小冉,这些都是年轻的新生代,在网络上都是有一定观众基础的,袁冰妍就是《白衣校花与大长腿》的主演嘛。

所以如果要总结我们挑演员的标准,首先他得是会演戏的,光长得好看是没用的。

4

编剧这个行业未来的路是多元化的

骨朵:《灵魂摆渡》系列的胜利是否会让您觉得爱奇艺对原创IP信心倍增?

张语芯:当然。我个人觉得,IP,也就是所谓的网文也好或者小说也罢,确实是一个现象,但是它不代表编剧原创的力量在逐步缩减,这个是不划等号的。对于像小吉祥天这样的编剧、作者们来讲,我一直强调一点,《灵魂摆渡》在今天看来它成为了一个IP,但是创作之初它就是一个原创的故事。所有的IP其实都是,没有什么大IP、小IP之分,只是说它在时间上的积累、或者是说它的释放程度,最后到了怎样的一个阶段。我只能说最大的不同在于,《灵魂摆渡》这个IP并不是从小说而是从网剧开始发酵的。

我一直坚信不管是编剧也好还是作家也罢,他们的创作其实都是要从原创的一个故事核开始的。

骨朵:您是否有感觉编剧,特别是原创编剧,很难发掘?

张语芯:其实我觉得不难找。但是现在对于原创作者来讲,或者对于原创编剧来讲,确实是比较艰难的。为什么呢?因为在当下,当他交出来作品的时候,如果不是特别标新立异的话,确实很难让平台方进行大投入来做。继《盗墓笔记》之后,包括未来我们做的这些项目,其实大部分都是有群众基础的。

编剧这个行业未来的路肯定是多元化的,我觉得编剧分为两种,一种就是小吉祥天那样的,完全是自己在写的。这个要求就很高,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网文写手就能做到的,必须是脑洞与编剧专业知识兼备的编剧才可能完成的。

还有一种编剧,是那种非常擅于改编的。这样的编剧价值就在于他会用各种专业技巧和语言把网文等变成可实现的东西,可以把一些简单或者比较散的网文故事改编成一个非常好的影视作品。这样的编剧可能就要求更年轻化一点,工作起来会更容易一些。我觉得一个年纪偏大的编剧和一个年轻的编剧,他对《花千骨》的接受和改编肯定是不同的角度。

我并不觉得原创编剧难找,当有一天所谓的IP热降下来的时候,这些作家就都会出现了。最重要的是,第一,编剧们本身愿不愿意踏踏实实写;第二,愿不愿意踏踏实实等。

骨朵:您怎么看待2015年的IP热?未来是否会开始降温?

张语芯:这个确实很难判断,也跟资本市场有关系。现在还是有平台愿意花大价钱去做这些有比较强大的IP。因为投入大的话,它的价值就会相对被传播得也很大。

其实《盗墓笔记》的成功,我们要分很多维度去看,它到底成功在哪儿,其实这个行业里的人,大家都很明白。未来观众是不是对大IP改编剧的要求又有了新的提高?今天观众能接受的水平,未必明天他们同样会接受,我们如何把内容做得更好更符合他们的口味才是关键。

我觉得只有等资本市场和平台相对冷静下来以后,不能说是IP热过去,但可能是对IP产生一种更科学的评估体系,减少盲目的现象。其实网上、文学作品中有好的东西,我们还是希望把它们做出来的。但我们到底要以什么样的标准去评估它们呢?无论是网文也好,游戏也好,动漫也好,必须要冷静下来去想这些东西。很早的时候我就说过一句话,不是所有的网络小说都适合改编成影视作品,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其实爱奇艺也做了编剧的基金,我们也有公众的邮箱,未来会发布出去,就希望编剧们还有影视公司进行投稿。作为平台来讲,肯定是希望海纳百川的,就是要把好的东西都网罗过来。

2016年,网络剧拼的是大项目、硬质量

骨朵:您怎样预估2016年的网络剧市场?什么样的题材可能会扎堆?什么样的剧可能会悄然兴起?

张语芯:我觉得应该还是这几个平台互相竞争的局面。作为平台方来讲,我认为影视作品多了其实是好事儿,只有这个市场百花齐放的时候,你才能找到最适合你的方向。网络剧今年是真正有点儿爆发出来了,明年的爆发可能更多是在大项目上的争夺上,也就是看看我们到底能把大项目做成什么样。我觉得明年小投入的网剧可能就很难再出来了。我指的大项目,是说投资可能要跟传统电视剧投资差不多的那种。所以在投入上,可能也是几家网站要拼了,最后要看我们拼出来的质量是怎么样的了。买成片来播是一回事儿,你自己做东西又是另外一回事儿。

我觉得可能2016年的争夺之战就是在这几个大IP上面展开的。我也算了一下周期,大部分作品上线都要堆到明年下半年了,上半年估计又是剧荒的这么一个情况。

骨朵:在您2016年的项目中,跟港台都开始有了更深度的合作,这是否是您有意在自制剧方面做的一种拓展?

张语芯:是的,包括跟好莱坞方面我们也在谈,但是双方都需要一些时间。对我们来说就是要想清楚希望好莱坞能给我们些什么。你是要它的故事吗?拿来之后会接地气吗?至于技术方面,其实有资金有时间,我们自己就能做得很好。那么我们到底是就要“好莱坞”三个字的名儿,还是实打实地希望好莱坞工业给我们做指导?其实就现在中国的市场,好莱坞团队还是很希望跟我们合作的。

骨朵:工作之外,您在生活中对影视剧有着怎样的偏好?

张语芯:我还真没有什么特别追的明星啊之类的,剧我也不是说只喜欢韩国的或者只看美剧,无论电视剧还是电影,我比较喜欢温暖的东西。尤其在当下,我觉得这俩字特别重要,温暖的东西看完人心里是舒服的。

骨朵:在题材选择方面,未来您打算怎样丰富自己的作品?

张语芯:我们未来还会再继续开拓,比如最近想要尝试纯爱类的,我一直在寻找,目前还没有合适的。

5

从2015年底到2016年,张语芯手中的项目,如《战国红颜之芈月传奇》、《余罪》、《百变五侠之我是大明星》、《老九门》、《爵迹》、《无间道》、《明星志愿》、《终极一班4》、《灵魂摆渡3》等将会相继上线、开机。近十个项目中,囊括了悬疑、玄幻、古装言情、古装喜剧、刑侦探案、偶像爱情等多种题材,每一部都是细分受众后的精准选择。

《战国红颜之芈月传奇》

这是《白衣校花与大长腿》的公司做的,一个比较玛丽苏的剧。芈月只是一个历史人物,谁都可以写嘛,角度也会不同,我们这个是个美美的爱情故事。我们之所以选择这个剧,是因为觉得这个题材还不错。因为你不可能再写武则天了嘛。第二,我们也想尝试一下古装。

6

《余罪》

一部网络属性特别强的作品。虽然小说不是那么有名,但是作者写故事的手法绝对就是“升级打怪”的方式,很适合90后孩子的口味。原著里主角是一个警官学校里的学生,我们在剧中设置成安保、协警这方面的人。

在演员的选择上,也见了很多长得特别好看的小孩儿,但是我觉得不行,因为“余罪”这个小人物不是外表上特别亮眼的那种。我们最终选择张一山是因为他是有演员基础的,而他的长相是有特点而且有亲和力的。他现在长大了,也需要一个有个性的角色再上一层楼,我相信这孩子在表演方面是有潜力的。

7

《百变五侠之我是大明星》

这是我们首次尝试把综艺IP转换成喜剧,这部剧从开拍到杀青到现在我们都没有怎么宣传,我始终觉得喜剧不是靠前期宣传能出得来的,观众不看剧始终体会不到它真正的笑点。只有到看了之后,大家才会自发地把里面的梗挑出来传播出去。而且我相信,沈凌、贾玲、大张伟、瞿颖、白凯南这些人是能镇得住的,他们都是目前最好的喜剧演员。对与这部剧来说,综艺IP的效应只是一部分,我更看重的是它好玩的故事和演员的价值。

8

《爵迹》

这本身就是难度比较大的一个项目,而且有了电影在先,怎么另辟蹊径是关键。这就需要我和白一骢做更深入的探讨,看看具体怎么来操作。

《明星志愿》

这是一个以养成类游戏《明星志愿3》为蓝本打造的明星养成类网络剧,我们打算把它打造成类似韩剧《Dream High》那种。

《无间道》

《无间道》是寰亚最有价值的电影IP。其实当时寰亚给推的是另外一个案子,但我觉得意义不大,他们就问《无间道》怎么样,我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在我看来,“无间道”这三个字就有着丰富的意义,是一种形态的代表——可以存在于警局里也可以存在于公司中,可以在任何地方。哪怕是一个小孩子,他也知道“无间道”讲的是双面间谍,群众基础非常的好。

电影《无间道》三部算在一起也就六个小时吧,还能再继续展开的桥段太多了,更适合网络剧这种形式。我们想通过网络剧让90后的孩子们重新认识这三个字,了解好与坏,黑与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2016看什么?听爱奇艺张语芯讲讲她和“孩子们”的那些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1

    感激涕零,谢谢博主的好贴

    李海燕2年前 (2015-12-2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