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那些少年公司总要长大,你会为这种变化感伤吗?

 

640

无论 AcFun 还是 Bilibili,你都能看到它们在商业化过程中努力平衡用户利益、网站气质和收益之间的关系,它们曾经简单,然而逐渐变复杂的过程还是来了。

2015 年 4 月, B 站(全称为 bilibili )推出了一个叫做 bilibiliyoo 的旅游版块,在首页上用更简单明了的“日本游”三个字作为导航,那个提醒人们关注的 new 小旗至今还挂在上面。

顾名思义,这就是个旅行社带团去日本的生意。不过带的人有讲究,去的地方也有讲究,你只要看看它们的页面介绍就知道,bilibiliyoo 浑身散发着“非二次元莫入”的气息,就算是“土豪定制”这种套餐,它们也没忘加上这样一句话:“bilibili 漫游团队是你坚强的后盾,带上你的剑和盾,出发吧! El Psy Congroo.”

看不懂最后几个鬼画符吗?再见,你大约不适合这个团。这是动画《命运石之门》里冈部伦太郎的一句没啥语法根据的台词,大致意思是“保持思维冷静”。

1▲bilibiliyoo 的展示页面

2▲以上图片来自 bilibili.com

不过 B 站不会跟你说“再见”的,这可是生意。bilibiliyoo 可能是 B 站迄今为止最为“大众”的商业化举措。当然了,这不是它第一个商业化的产品。无论是广告、虚拟货币、打赏系统,还是在淘宝开店卖动漫周边,乃至在线下开演唱会, B 站有各种为自己获取收入的方式。不过作为一个专注于 ACG (动画、漫画和游戏)的网站,推出旅游线路就意味着这样的可能性:有些有好奇心的游客,哪怕不懂二次元 ACG,只要他们想来,也得老老实实接待不是?

3▲Bilibili Micro Link 线下活动现场,图片来自 hjenglish.com

自 2014 年年底开始,B 站的用户数量一直在高速增长。它向《好奇心日报》证实,其用户数达 5000 万,其中 24 岁以下用户的占比超过 75%。2009 年,A 站(AcFun,另一个 ACG 网站,我们回头再来说它的事)资深用户徐逸成立了 Bilibili,并于 2013 年 5 月全面开放注册。同年 10 月,Bilibili 获得 IDG 资本数百万美元的 A 轮投资,一年后引入 B 轮,2015 年 8 月又自掌趣科技获取 C 轮 1223 万元融资。

尽管依然有很多不知道 B 站为何物的人,但毫无疑问,B 站已经从一个小众趣味网站站到了镁光灯下,大家关注它,不仅仅是因为另类的二次元文化,还因为它代表了相当一部分年轻人(尤其是城市年轻人)的习惯、交流方式和消费偏好。

它是一个人类学样本研究基地,但来的人可不仅仅是想做研究的:品牌想获取流量和曝光、会员想看他们一直在看的弹幕、动漫新番和鬼畜,还有越来越多的人,听说这里看视频没什么广告还什么都有,也在不知道 B 站为何物的情况下掉了进来。

这几乎是一个双向的过程:B 站通过各种各样的商业手段推广自己,而越来越多的人也闻声而来。它最终形成的一个结果是:B 站越来越主流了。

10 月 27 日晚,Bilibili 执行董事陈睿在复旦大学演讲时说了这么一句话:“随着你们成为主流,B 站也会主流,这是必然的。”

这句话说得巧妙,颇有一点像那句“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还是你们的”。看上去,陈睿说的是年轻人总要长大,但这句话何尝不是在说 B 站自己呢。作为一家少年公司,B 站在商业化的道路上总是会得到一些,又丢失一些,一切都要看它到底怎么定义什么才是真正属于 B 站的东西。

说 B 站不加控制是不可能的。最明显的例子是弹幕。作为一种娱乐公司乃至媒体公司都趋之若骛的交互形式,弹幕是 B 站的特色之一。但是随着用户的增多,弹幕的质量会有所下降。有些严重的刷屏、弹幕掐架影响了观看视频的质量。不久之前,B 站关闭了正式会员购买邀请码的功能,防止正式会员可以轻易邀请别人注册。现在 B 站也在考虑限制视频中高级弹幕(通常指彩色弹幕等)的数量,改为由视频作者决定是否开放高级弹幕功能。

现在我们可以来说说 A 站了。

你或许不知道, A 站已经沦为一个二级域名了──很抱歉我们使用“沦为”这种带有感情色彩的字眼。不过看着一个曾经生机勃勃的非主流文化可能会变成一个大公司的附庸,总是有那么一点伤感。

虽然你在访问 A 站的时候看到的还是 Acfun.tv ,但是它的投资人合一集团宣布启用了一个新域名:acfun.tudou.com。现在你还找不到入口,不过如果有朝一日只剩下后者,估计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事情背景是这样的:2015 年 8 月,合一集团(原优酷土豆集团)向 AcFun 投资了 5000 万美元。两个多月后,阿里宣布要收购合一。这么一收购,阿里将拥有 AcFun 18% 的股权。

这样错综复杂的股权关系,用户很难搞得清楚。合一集团的 CEO 古永锵表示,这次注资将为 A 站提供流量和带宽支持,并补充更多版权内容。未来还将与 A 站在自制动漫影视剧、IP 全产业链开发等各个领域开展合作。A 站 CEO孙旻则表示,融资将用于版权内容的采购和合作,以及投资和自制优质动画内容、网络剧、电影、电视剧等。

很显然,让土豆的归土豆。想当年土豆也是一个年轻文化主导的公司,但和优酷的合并之后就慢慢发生了变化,如今它只是被设定为“青春文化”之类的角色,比如,开设有自己的动漫频道。2014 年阿里入股优酷土豆集团时,人们担心阿里盘活电商资源的终极目标会牺牲掉优土产品的用户体验。现在,连土豆也扮演起了成年人的角色,“呵护”起羽翼下的 AcFun。嗯,也许大家都是理性的,不会在你看动漫的时候突然跳出一个淘宝广告。

4▲土豆网也开始做动漫了,这里暂时还没有 A 站的入口

大资本的进入对 A 站的用户来说不一定是坏事。事实上,AcFun 就曾因资金周转问题而多次易主,服务器的不稳定和视频内容的不维护为后来者 B 站提供了机会。但是“资本是否会改变一个小众网站的气质”却是永恒的命题。

去年,A 站想把原来的视频合辑区更名为“艾草”,结果引发大量用户抵制,人们害怕这个新名字成为该区独立于 A 站而被分割出去的征兆,成为第二个斗鱼(游戏直播网站)。

韩国明星的粉丝们从去年开始向 B 站大量投稿韩星的节目,这些内容和日漫衍生出的二次元毫无关联,但 B 站还是决定为其单立“韩国区”,很显然,他们不想放掉这批新用户。在历史上,B 站曾经是很多人推广的渠道,但主要集中在二次元领域,比如暴走漫画以及《十万个冷笑话》。

“我一点不意外它们的内容走进大众。”一个自称“大虎”的用户在电话里对《好奇心日报》说:“我反而觉得这会是个趋势。”她是 B 站最早期的用户之一。

大虎以鬼畜视频(不断重复某一段动作或某一句话的视频)为例,这样解释她的判断。“鬼畜视频娱乐性非常高,很容易就能吸引原本不知道二次元文化的人。”大虎认为,现在最大的问题可以说是年龄层的问题。“这些网站上出现了越来越多未成年人,一些是初中生甚至小学生,他们发的弹幕经常会触动一些老用户的雷点。”

“如果外面来了很多用户,把之前用户冲跑了,这个社群也快完结了。” AcFun 的人气 Up 主 lzghome 对我们说。所谓 Up 主,就是制作上传视频内容的人。现在,一些知名 Up 主已经变成了香饽饽,被各大视频网站挖角。

lzghome 认为,社群是 AcFun 和 Bilibili 很重要的一部分,要保持住网站的味道,就只能“不停筛选用户”,但至于怎么筛,这就是两站的选择。说白了,就是选商业化,还是选用户。

这让人想起在雅虎手里泯灭的 Flickr,或者现在发展壮大的 Facebook,前者是高质量的图片网站,但是完全错失了移动端的机会;后者有雪莉·桑德伯格把握商业模式,但是公司气质依然由马克·扎克伯格来统领,在 Facebook 内部,依然是极客文化浓重的氛围。

AcFun 和 Bilibili 现在是怎么想的呢?我们找到了他们和他们的投资人,但所有人都婉转地拒绝了采访。他们担心用户不喜欢,一个员工在拒绝我们的时候这样说:“对于用户来说,商业是件很邪恶的事。”

 

 

题图来自 haosou.com

内容转载自公众号【好奇心日报】

作者:徐婧艾 唐舒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那些少年公司总要长大,你会为这种变化感伤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