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骨朵人物】唱完大戏,做摆渡人,还有什么技能可以难倒“学霸型男神”于毅?

骨朵说

在这个小鲜肉横行的影视生态下,正有一批实力派大叔凭借爆款逆袭,正所谓得好剧者得天下。在微博上自称为“一个老伯伯”的于毅也是这其中之一。热门的网络剧《灵魂摆渡》,让不少现下的年轻观众开始注意到他,甚至被圈粉,一个不走寻常路的鬼差“不着调,但始终充满着爱”。如今剧集喜迎“二胎”,于毅一边给大家带来熟悉的感动,一边又以新的形象贡献出了更多的惊喜。

已经入行十四个年头的他,在《灵魂摆渡》之前,曾因一连两部郭靖宇的大戏,让观众见识到他厚重的演技以及撑得住大戏的气场。无论是《打狗棍》里重情重义二丫头,还是《勇敢的心》里进步青年赵舒城,一个娘里娘气、胆小怕事,关键时刻却能为国家大义而牺牲,一个雷厉风行、一呼百应,为了个人利益却自甘堕落,截然两种不同的人物感觉,一前一后形成鲜明对比。

据说为了演好二丫头这一角色,于毅专门跟荀派的尹俊学男旦,早年为了某个角色他也专门跟音乐学院的老师学了声乐……拍一部戏学一项本领,使得现在的于毅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可谓是另一种“学霸型男神”。

而从来都信奉“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这句话的他平时又擅长吸取他人之长,哪怕是比自己年龄小的人,他也说“一日为师,终身为师”,于是被他视为妹妹的肖茵就因为教了他几天的肚皮舞便“晋升”为师父。

对于演员这个身份,于毅显然是享受其中的,但他同时因此觉得愧对家人。“我没有办法用特别多我现实的一面去面对他们,在我不停地进出一些角色的身体和灵魂的时候,如果要不停地转换就会很累,我永远希望在演戏的时候,尽量少出戏,这样对我而言很舒适,对对手而言也很方便,但对家人就不太公平。像演《勇敢的心》时,那十个月里我就变成了赵舒城,我会觉得全世界都亏欠我,所以在看人的时候,眼神不是那么友善,而且会经常反问,但家人没有责任接受我的这种坏情绪”,于毅如是说。

2《勇敢的心》赵舒城剧照

片酬成倍递减,但看好网络剧发展

骨朵:《灵魂摆渡1》的时候,网络剧的发展还没有现在这么大势。而且之前的几部作品都是时代背景下的大戏,当时选择这个项目出于怎样的考量?

于毅:你说的那种大制作的戏,从2012年的《打狗棍》到后来《勇敢的心》,其实和《灵魂摆渡》是出于同一个公司的,也都是郭靖宇团队主力打造的戏,角色也都是为我量身定做的。《灵魂摆渡》这部戏的编剧小吉祥天现在也是郭靖宇团队的专职编剧,当时知道他们要和爱奇艺合作网剧的时候,我听了觉得很有兴趣。我本身就是小吉祥天的粉丝,他写的故事各种新奇,富有想象力,里面又赋予了正能量和暖暖的情感,写的全是关于爱的故事,这个是《灵魂摆渡》吸引我的原因,我希望和《灵魂摆渡》一起成长下去。《灵魂摆渡》在网络剧领域算是先驱,在当时网络剧还没有兴起的时候就有这么大的制作,它的模式很新颖。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当下年轻人通过网络来观看视频也是一种方式,会是未来发展的一大趋势,所以我也希望自己成为其中的一员。我觉得网络剧未来发展的空间很大,付费点播促成观影方式的改变,也许以后,因为在网络上播的都是高清模式,制作团队拍摄得也越来越精良,题材也比较放得开,再加上有大屏幕之类的,其实就跟看电影一样。

骨朵:但毕竟那时候网络剧对于演员来说还相对陌生,你接之前没有犹豫过吗?

于毅:我记得郭导找我的时候,他跟我说“于毅,你演完《打狗棍》,我觉得你是一个很有表演能力的人,作为团队中比较成熟的演员,可不可以演一个‘灵魂摆渡人’的角色?”巨兴茂是第一次独立执导一部戏,郭导希望大家互相扶持,希望我能带头把榜样给做好了。说实话,接第一季之前我也纠结过,对网剧这种形式也有过疑问。但正式进组之后,我们所有演员不迟到不早退,永远拧成一股绳,这种精神一直延续到第二季,贯穿在我们团队里面,是兄弟姐妹的那种感情。而且我们是导演中心制,巨兴茂导演年纪虽然小,但我很尊重他。在片场,他指哪儿我打哪儿,哪怕有一瞬间我不是那么赞同,但我还是会按照他说的去做。

骨朵:虽然网络剧发展势头大好,但是在演员片酬方面现在肯定还不能跟传统的电视剧相比?

于毅:郭靖宇团队对我很好,所以对于我来说即使拍网剧也没有拿很低的钱,在我身上可能也是一个特例。可能因为他们觉得,一是我年龄大了(笑),二是我需要养家糊口,而且我也是一个成熟的演员。其实从第一季跟我谈的时候,郭导就没有太亏待我,包括现在的第二季,我相信在网剧里面应该是拿钱比较高的演员了。当然,和电视剧比还是成倍递减的。

3

骨朵:您怎么理解《灵魂摆渡》的灵异属性?

于毅:我们演员从来没有正式讨论过这方面的问题,我在剧中饰演摆渡人,需要将一些未了情的灵魂送到他该待的地方去,虽然涉及到灵异,但情感却很温暖。为什么我看《灵魂摆渡1》会哭,原因在于,小吉祥天很棒,看起来他很标新立异,但是他的骨子里是一个极其传统传统和正能量的人,他写的这种未了之情会让你很感动。人活在这个世上,能支撑你走下去的就是情感,是各种方式的爱,这些正能量的东西在第二季里是依然存在的。小吉祥天貌似在写鬼实际上在写人,貌似在写恨其实在写爱,写的是一个个人间关于爱的故事。不管以后有什么政策出来,但我想告诉大家我们写的是爱的故事,我想让大家把这份爱传递下去,也希望大家来关注第二季、第三季、第四季……

骨朵:平时有关注其它网络剧吗?

于毅:《暗黑者》我看了,郭京飞是我的同事,周琳皓是我朋友,也算是我半个老乡,因为他妈妈是青岛人。周琳皓在学校的时候在表演方面的成绩挺不错的,他现在做导演能做出这样的作品,我挺为他骄傲的。所以,我看这部剧是带着感情去看的,虽然《暗黑者》是我们的竞争对手(笑)。我觉得他们每个镜头,包括周琳皓设计的一些小细节都很棒,而且小飞的表现也很棒,他之前在话剧舞台上就是非常有魅力的男演员,我是他的话剧粉,他每部话剧我都会去看。

骨朵:郭京飞为了庆祝好成绩曾经试过“裸”,如果《灵魂摆渡2》超过预期,你怎么庆祝?未来会不会像郭京飞一样承担一些幕后工作?

于毅:我不会裸奔,我会去看郭京飞裸奔(笑),因为小飞的身材真的很好,他也很敢做这样的事情,我在这方面没有那么大的胆量,所以没什么具体的庆祝活动,也许就请大家吃个饭吧。点击量方面,我觉得因为平台不同也不应该拿去比较,数据对我们来说不是最重要的,就像第一季播出的时候,一个星期过亿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但现在细想起来,观众喜欢的是那种贴近他们内心的情感。《暗黑者2》动用了更多拍摄手段,大家更加用心了,我们也一样。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个战场,网络剧市场需要大家共同去做大,从而带给年轻人一些精神食粮。至于第三个问题,我想我不会尝试,我只想把自己演员的工作做好。

4《打狗棍》二丫头剧照

继续“不着调,但充满爱”的表演

骨朵:之前在评价第一季演出风格的时候你这样评价“不着调,但充满爱”,那第二季在风格上有什么变化吗?

于毅:不着调但充满爱,这应该是小吉祥天设置出来的,赵吏很多时候像孩童般,或者有时候有一点痞气,但实际上他和很多人很像,他在关键时刻做出来的事情总能让人感动。所以我在表演的时候有一种使命感,当我进入赵吏这个角色的时候,必须要完成这集的情感故事。在这部戏里我用了一个很不一样的表演方法,这个是我自己研究的,我原来一直觉得赵吏不应该有眼泪,但是戏里在几个点上我会用,一是唏嘘自己的人生,他想要体验自己的眼泪是不是咸的,想要体验喜怒哀乐。当然,第二季一定会有变化,首先在造型方面,头发会变长,可能第一季大家会觉得赵吏杀马特的造型是个槽点,第二季头发稍微长了一些就会有更多的可能性,让赵吏可以变成任何形象。做造型时,我也和发型师沟通,让他帮忙多做一些发型出来,后来就有离子烫啊之类的,我还说做成一坨X【大家意会,意会】一样形状的扣在我头上我也能接受(笑)。

5

骨朵:第二季中,你也有变成女生的桥段吗?这样的戏演起来和《打狗棍》里的二丫头相比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于毅:有的,比如我扮聂小倩。二丫头是一个需要尊敬的角色,我不能以任何花哨的东西去演绎他,因为他从一而终,为国家付出生命,这种冲击力让我不可能用玩闹的方式去对待他,我每天都是带着很憧憬的心情去走入二丫头的生活。而在《灵魂摆渡2》里面,我会更放松些,因为小吉祥天本身写的就很玩闹很开心的,就是在结界里控制别人想让他做什么就得做什么。

骨朵:第二季里的赵吏会不会更加阴郁了?

于毅:不会,大家看了就知道了,我在里面演的是各种狂拽酷炫吊炸天,智扬常跟我说,我们俩反过来了,他生活中是赵吏,我生活中是冬青。他第一季就问我,说能不能在平时生活中多说“我Kao”,他说如果我平时不说吧,拍戏的时候说了就觉得我假,我那段时间就学粗口,虽然不好,但我还是会学,那段时间在行为上也会更加粗鲁一些。

6《灵魂摆渡2》剧照

骨朵:《灵魂摆渡2》一共拍了五个月,每天都要拍二十多个小时,还有大冷天在海边的戏份,当时是怎么熬过来的?

于毅:大冷天顶着海边的寒风,拍到下半夜嘴都冻瓢了,但我们还是要坚持完成。除了我们,我很感谢第二季出现的每一位群众演员,山东人就是实在,大妈大婶都特别敬业,在那么冷的天气里他们说躺地上就躺地上了,没有人提出异议。我印象很深的是,有一个山东大哥他要演死尸,他一开始不知道,那时候快过年了,他依然还是完成了,拍完之后我去感谢他,他说如果知道要演死尸就不来了,但是答应的事儿一定要完成。

骨朵:听说第二季中会有四首全新创作的歌曲?

于毅:对,有我的一首《君生吾未生》,是选了一首古词,年代不详作者也不详,用在一个故事中,我觉得很有感觉。完全做成中国风的东西,里面有戏曲的元素。另外一首摇滚的,是我们一直合作的艳子专门为《灵魂摆渡》量身定做的。因为小吉祥天需要有力量感,和很狂炫的风格,后来就选了这首《灵魂摆渡》的Rock。刘智扬有一首歌,是他自己写的,叫《不想回到从前》,走的是英伦摇滚风,肖茵就是擅长的电音,唱了一首歌叫《lucky boy》,有可能在宣传的时候,她会编一段舞蹈进去。

7

于毅与他的“灵摆”小伙伴们

骨朵:通过和你聊天,感觉你非常佩服小吉祥天?

于毅:小吉祥天对于这个项目的投入度,毫不夸张的说,是渗透到他的毛孔当中的。他写剧本的时候会把剧中的玩偶放在他的床头或者一个很诡异的地方,时不时就盯着看。这个我可接受不了,实在是太瘆人了。他平时很会观察,会把一些观察到的融入到戏剧中,而且对我们的身材和服饰各方面也都会有要求,所以说他既当爹又当妈。我一直觉得《灵魂摆渡》是小吉祥天风格很明显的东西。他做得最好的地方是,可以给我们一定的空间二度创作。但是第二季中,我已经很少动他的东西,因为他写得很准确。

骨朵:听说《灵魂摆渡2》里刘智扬有一场跳桥的戏把他吓坏了?你有类似的经历吗?

于毅:说真的那件事儿可能真的把他给吓到了,我还好。我在外面独立拍戏的经验丰富一些,可以说已经很有经验了,所以我会跟他分享。我跟他说过,没有任何东西比你的生命更重要。你所做的一切都要在足够保证生命安全的情况下去做,对你自己对你家人要负责。但他现在这个年龄也正是需要打拼的时候,我就告诉他要学会选择,如果觉得这件事值得去做,你就去。刘智扬是我的弟弟,有任何想法我们都会坦诚说出来,而且他也是青岛人,他身上的一种哏劲儿是天生的,这是来自我们地域的,喜欢大张大合的东西,我一看就明白了。

8_副本《灵魂摆渡2》剧照

骨朵:你和刘智扬、肖茵从《打狗棍》一直合作到两部《灵魂摆渡》,已经是铁三角组合了,合作了那么多次之后,在第二季中会不会缺乏新鲜感了?

于毅:只会更加熟悉,不会没有新鲜感。就像我刚才说的,智扬是我的小老乡,这个弟弟对我很信任。虽然我们的性格迥然不同,但是在拍摄过程中产生了很深的兄弟情谊,不管我们有时候想法是否一致,这都不重要,因为我们是一家人,我们互相帮助和理解。肖茵,我平时都管她叫师父,因为她教过我几天肚皮舞(笑),但其实她也是我特别心疼的一个妹妹,我觉得她是一个天生需要被保护的演员,是一个如水一般的演员,所有的情绪都能在瞬间激发出来,这就是老天赏饭吃。

骨朵:分别爆一个刘智扬和肖茵的料吧!

于毅:智扬是学舞蹈的,实际上他很硬,这算料吗(笑)?我总说他是钢筋棍儿的腿,摔都不需要技巧,就是摔不伤,这是他的本事。肖茵呐,她平时很喜欢吃冰淇淋,冬天的时候她也不注意身体,早晨起来就吃冰的,我就会特别严厉的说她。当然有可能我所处的位置不太合适,但我希望她能理解我,于毅哥哥真的希望她有一个好的身体。

9_副本《灵魂摆渡2》剧照

骨朵:除了刘智扬和肖茵,《灵魂摆渡2》里面又加入了不少小伙伴。

于毅:对,志刚哥、黑子老师、马可、杨紫和乔杉,分别客串了一个单元的主角。我很感谢他们,没有拿那么多钱,但是尽心尽力的演绎了每一个故事,我代表自己,也代表《灵魂摆渡2》剧组向他们致敬。杨志刚老师是自家人,第一季原本就想让他来演,但是因为当时他没档期,这一次必须抓过来,但很遗憾的是他进组时我已经杀青了;黑子老师在剧中演得非常精彩,他演一个父亲的角色,那一集我非常喜欢,他把父亲对女儿那种未了的爱演得很感人,他自己发挥了很多东西,一开始我还疑问为什么要这样演,但是他演的时候把我给震住了,完全出乎意料;乔杉在《灵魂摆渡2》里演一个鬼,因为考试没考上就自杀了,弄个大红眼圈,看他演的那一集快把我们给笑死了。

后记

本次采访是在三个月前进行的,那时候《灵魂摆渡2》刚敲定上线日期,剧组开始海报的拍摄工作。因为有半裸的造型,当天快到中午时间来到棚里的于毅为了最好的状态什么也没吃。一进棚就化妆、拍摄,骨朵就趁着空隙时间分批次完成了这次“艰难”的采访。

其中就有一幕是半裸着的于毅在我们面前一边做俯卧撑一边回答问题的画面,让骨朵不得不感叹一句,以前觉得女演员不容易,原来男演员更不容易。对此,于毅本人也深表赞同,他表示,男演员不但要演好自己的戏,通常还要肩负起照顾女演员情绪的“艰巨”任务,比如当她们突然迎来了那啥啥的时候……【骨朵捂脸!逃走!】

1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骨朵人物】唱完大戏,做摆渡人,还有什么技能可以难倒“学霸型男神”于毅?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1. #1

    不错不错,值得学习啊!

    凌寒5年前 (2016-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