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当红经纪人崛起录

文 │ 夏天

明星经纪人,这个神秘的幕后角色,并非突然走向台前。

娱乐圈经纪人,也称文化经纪人,在国外大学里是传统专业,而在我国则刚刚起步。一名合格的文化经纪人,不仅需要懂媒体宣传和市场营销,还需要具备良好的艺术鉴赏能力、各种复杂活动的统筹安排能力,且须熟悉有关法律规章,善谈判、具说服力。

这显然不是一项轻松的工作。

在《我和我的经纪人》这档聚焦明星与经纪人工作日常的综艺节目开播之前,借助于万物皆可“曝光”的互联网,大众对于经纪人这一特殊职业并不陌生。他们是明星最亲密的伙伴,同时也是明星粉丝审视的对象,由于离聚光灯太近,稍有不慎便会卷入舆论风暴中。李易峰、吴亦凡、井柏然、宋茜、张艺兴等自带流量属性的一线明星背后的经纪人们,无不遭受过粉丝的讨伐。

鉴于人才匮乏以及培训系统缺失,匹配不上娱乐行业的高速发展,经纪人这一行业,鱼龙混杂,人才参差不齐,再加上粉丝经济强势崛起,粉丝、艺人、经纪人三足鼎立,关系微妙,如何处理与明星的关系?如何处理与明星粉丝的关系?都是摆在经纪人眼前的难题。

从21世纪初,掌握娱乐圈半壁江山的内地金牌经纪人“花姐”王京花,老一辈经纪人常继红、邱黎宽、陈家瑛,到如今叱咤风云的明星经纪人杨思维(杨天真)、贾士凯、李雪、黄斌,高速发展的娱乐产业里,经纪人阵营也呈现出新老交替的态势。唯一不变的是,真正能够翻云覆雨的顶级经纪人,仍旧屈指可数。

有趣的是,这群一直站在风口浪尖的“少数派”,江湖上从来不缺少关于他们的传说。

剑拔弩张“流量”派:杨思维、贾士凯

与其经营的明星艺人如出一辙,杨思维也拥有十分鲜明的性格标签。

这位野心勃勃,渴望颠覆行业的著名经纪人,还在中国传媒大学念导演专业时,就向金牌经纪人王京花毛遂自荐,成为橙天娱乐的一名实习生。这时候,经纪人行业的从业者还不足千人。

在23岁那年,杨思维成为范冰冰工作室的一员。她了解粉丝心理,也很懂艺人的定位和营销方式。“范爷”,这个标签对颠覆范冰冰以往的形象起了尤为关键的作用,而杨思维,则是其中不容忽视的功臣。

杨思维

在和范冰冰并肩作战的6年时间里,杨思维创下了很多营销案例,而最为业界津津乐道的,是其危机公关的能力。2010年,一张发布会上递话筒的照片,被摄影记者写上王学圻、范冰冰亲密“牵手”的图片说明,加上一条匿名帖子煽风点火,引发王学圻、范冰冰新一轮绯闻。

这一绯闻使得以杨思维为首的范冰冰宣传团队面临巨大挑战,杨思维连夜写下名为《可不可以放过他们》的告媒体公开信,便成功扭转了局面。字字珠玑、情真意切,喊出“这是底线,如果你们连王学圻老师这样的人都不放过,我们也不会放过你”,把范冰冰、王学圻塑造为受害者形象,搏得舆论同情。

在“范爷”星光璀璨的演艺道路上,杨思维是不容忽视的伙伴。然而在《人物》长报道《大明星背后的操盘手》一文中,杨思维这样形容与范冰冰的关系,“她是一个智商情商都很高的女性,如果没有遇到她,她一定还是现在光芒万丈的她,我却不一定是我,所以我也想去试试看,自己离开她到底能走去什么地方。”

2014年,29岁的杨思维,与陆垚,陈洁,陈嘉颖合伙成立了如今的壹心娱乐。明星营销、话题制造,为艺人立人设是她的强项,流量明星鹿晗就曾是她们最为得意的“作品”之一,“淑女的品格”陈数,vlog少女欧阳娜娜,阳光男孩白宇,敢爱敢恨张雨绮,文艺少女马思纯,她旗下每一位艺人,都有着鲜明的性格标签,为大众熟知。

然而就如杨思维在《我和我的经纪人》节目中所言,壹心娱乐并非资源型公司,这种格局局限,在其旗下艺人演绎路径和发展中,很快显现了出来。艺人不得不通过人设与话题制造保持热度,而在某种程度上,杨思维鲜明的性格标签,对其旗下明星的公众形象同时造成了反噬。大众知悉她擅长人设塑造,也因此对其艺人人设的真实性自动存疑。

和杨天真一样,杨洋、宋茜经纪人贾士凯,也常年身处风暴的中心。

在正式成为经纪人之前,贾士凯混迹娱乐圈已有一段时日。入行之初,他曾在天娱传媒从事艺人相关工作。此后,他成为一名北漂,入职曾出品《泡沫之夏》《红佛女》等电视剧的老牌影视传媒机构东王文化,负责艺人经纪。接着,他跳槽到王菲经纪人邱黎宽打理的银鱼音乐,曾负责过那英、陈坤的演艺工作,随后又跳槽成为唐人影视的经纪总监。

贾士凯最为外界熟知的身份,是前欢瑞世纪的副总裁兼经纪公司总经理,在这里,贾士凯参与了他制片人生涯中声量最大的作品《盗墓笔记》,并发掘了他经纪人职业生涯上最为重要的艺人杨洋。2015年,贾士凯带着杨洋、颖儿出走,创立悦凯娱乐。

贾士凯

此后,杨洋凭借电视剧《微微一笑很倾城》,人气再上一层楼,宋茜主演《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演技首次获肯定,大众口碑成功实现逆转,悦凯娱乐扶摇直上。

2018年,就在小爆款网剧《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上线前夕,黄景瑜与宋茜两家粉丝起争执,愤怒的贾士凯发博控诉黄景瑜粉丝行径,连用6个感叹号,言辞激烈,招来围观,而就在这一周之前,贾士凯因为《全职高手》书粉诅咒杨洋,烧杨洋海报在微博上怒斥网络暴力。

暴躁易怒,成为贾士凯的标签,也让部分粉丝对其业务能力存疑,“作为一个专业经纪人,在遇到网络暴力的时候,这样爆粗和骂街真的能解决问题吗”,将矛头直指贾士凯和其掌舵的悦凯娱乐。

连续两周站在风口浪尖,在此之后,贾士凯收敛不少。最新一条微博还停留在2018年6月16日,是一条悦凯娱乐与喜天影视、灵河文化联合推出新人练习生的招募计划宣传。

显然,创业之路是不会一帆风顺的。在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杨洋表现惹争议,电视剧《武动乾坤》成绩不及预期后,杨洋减少曝光量,走向沉淀冷静期,这位在经纪人、制片人和影视公司CEO多重身份间游走的影视人,近期表现也低调了不少,或许正在酝酿下一个大招也未可知。

沉着冷静“资源”派:黄斌、曾嘉、李雪

与存在感极强的杨天真、贾士凯不同,一哥黄斌则显得低调许多。黄晓明、赵丽颖是其职业生涯中最为重要的两位艺人。

用他的话来说,“我是因为碰到了黄晓明,才决定做经纪人,不是先想做经纪人,才想到找黄晓明。”离开华谊,与黄斌联盟的黄晓明,曾迎来一段事业小高峰。凭借《中国合伙人》成冬青一角,他一口气拿下金鸡、华表、金鹿、百花四座大奖,成为中国电影史上最年轻的影帝大满贯获得者。

黄斌

在与赵丽颖合作的两年里,黄斌助其在两个月内接下9个代言,且都是高端品牌,弥补了赵丽颖时尚方面的短板。而其演绎事业方面,电影与电视剧齐头并进,《乘风破浪》《西游记女儿国》与《楚乔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都算是口碑与流量不错的作品。

黄斌的长处,不在于话题炒作,在艺人的演艺作品和时尚资源上下了不少硬功夫。

不过他的野心显然不止步于经纪人。在成为黄晓明经纪人之前,他心中一直有个电影梦。2005年,还是记者的黄斌,被陈凯歌夫人陈红看中,挖来做了电影《无极》的宣传。之后他还担任了小成本电影《左右》《我的唐朝兄弟》等电影的制片人,还曾与导演陆川合作,担任了《南京!南京!》宣传营销总监。

他对电影似乎充满“执念”。让黄晓明备受群嘲的电影《何以笙箫默》,就出自黄斌之手。在这部电影中,黄斌是导演、出品人、制片人、宣传营销总监,影片质量不尽人意,豆瓣评分仅3.6,黄斌自己也承认,在一部电影中身兼数职,“确实也挺可笑的,违背了一些电影规律。”

一孔之见,此前黄晓明称出演一些作品是在还“人情”,所言非虚。这部电影后,黄晓明与黄斌结束了合作关系,也是在那段时间,黄晓明和anglebaby完婚。而黄斌旗下另一位重要艺人赵丽颖,也是在步入婚姻的人生关卡上,结束了与黄斌的合作。

经纪人曾嘉,则是“话题女王”杨幂背后的女人。

自2005年加入荣信达,就追随知名制作人、经纪人李小婉。她在荣信达带的第一个艺人,是知名演绎艺术家归亚蕾。4个月后,曾嘉正式成为周迅的经纪人,一直持续至周迅解约投奔华谊,周迅的《橘子红了》和《恋爱中的宝贝》就是在这个时期接下的作品,周迅离开后,曾嘉成为杨幂的经纪人。

曾嘉

作为杨幂以及嘉行传媒背后的主要操盘手,在杨幂与荣信达约满后,她携助理赵若尧,与杨幂一起离开了荣信达。此后,三人在娱乐圈南征北战。

2009年1月,曾嘉跳槽至美亚娱乐担任艺人经纪部总监,2010年,杨幂也跟随曾嘉转至美亚。这时的美亚对于三人而言,更像一个短暂的栖息地,蜻蜓点水并未停留太久。2011年1月,曾嘉担任欢瑞世纪艺人经纪部总监,杨幂也开始了与欢瑞的蜜月期。

后来,曾嘉、赵若尧并找来合伙人李娟,成立了如今的嘉行传媒。在三人的方阵中,曾嘉担任董事长和总经理,制定大局方针;赵若尧担任副总经理,进行落地执行;李娟则担任董事兼投资总监,负责嘉行的资本业务。从2015年进入资本市场,嘉行传媒一直保持着飞速的脚步,2018年,其旗下艺人迪丽热巴、张彬彬、高伟光都实现了人气三级跳。

李冰冰有今天的成就,其妹妹李雪是幕后重要功臣。她被业内公认为最好的经纪人之一,师从金牌经纪人王京花。

当年她在浙江的一家媒体工作,攒了一个月的探亲假来北京看望姐姐李冰冰,被王京花看中,成功劝说她改行当经纪人,一个月的探亲假结束,她回原单位提了辞职。

她与李冰冰姐妹俩,互相帮助,也互相成就。由她一手操盘的李冰冰,不但是国内一线花旦,也因多次出演好莱坞电影,成为表现最抢眼的亚洲女演员之一。2018年,李雪将事业版图拓展至流量明星,与王俊凯牵手,野心勃勃的试图打开一扇新世纪大门。

蒸蒸日上“偶像”派:杜华、周昊、秦周懿

2018年借着偶像养成的东风,练习生背后的操盘手被推至台前。

严格说来,龙丹妮并非经纪人。然而,在选秀领域翻云覆雨20年的龙丹妮,却是谈及偶像艺人经纪,无法忽视的一位。从《超级女生》到《明日之子》,作为行业内摸爬滚打过多年的老兵,龙丹妮对于偶像经济有着清晰的认知。从天娱传媒离职后,龙丹妮创办哇唧唧哇半年,就捧出了毛不易这种“丧文化”的代表、马伯骞这样的嘻哈潮男,以及荷兹这种二次元偶像。

杜华

在操盘“偶像”的经纪人中,最惹人注目的,无疑是乐华娱乐的掌舵人杜华。作为2018年偶像养成系经纪公司中的最大赢家,其旗下女艺人孟美岐、吴宣仪,男艺人朱正廷、黄明昊、范丞丞成功晋级,成为《创造101》火箭少女和《偶像练习生》NINE PERCENT的成员。

尽管在两档节目比赛结束后,杜华表现强势,与视频平台主办方之间产生巨大分歧,引发一系列动荡和纠纷,但不可否认的是,作为国内首批吃螃蟹的人,乐华娱乐为偶像养成初兴的娱乐市场输送了大量优质练习生。杜华也借此成功出圈,名声大振,登上了Vogue杂志内页。

同样赶上偶像经济好时候,走向台前的,还有坤音娱乐创始人秦周懿。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在英国伦敦攻读金融数学硕士的秦周懿,在BIGBANG伦敦演唱会粉丝狂热的氛围中,第一次发现了偶像经济的强烈存在感。

她回国后,自己陆续拿出480万投身偶像经纪,公司耗费总投入70%用于培养艺人,终于在2018年借着偶像养成的热潮,成功推出坤音四子。在《偶像练习生》节目结束之后,坤音反应最快,最先宣布没能在九人团中出道的坤音四子,将以组合形式出道,并随后推出了新专辑《过敏》,如今,坤音四子仍旧维系着超高人气,在粉丝心理的把握上,秦周懿属于佼佼者。

周昊

同样因为“偶像经济”走到台前的,还有领誉传媒CEO周昊,其旗下艺人Sunnee是火箭少女成员。周昊18岁入行,打拼了14年,名气不大,但却是少有的被粉丝拉上热搜的明星老板,他甚至拥有自己的超话,从建立之初就以“黑”周昊为己任。

拥有娱乐精神的周昊,对此不以为意。他这样评价自己:20岁的年纪,30岁的外貌,40岁的心态,回头看自己也曾经五毒俱全,报纸、杂志、广播、电视、网络都干过;恶贯满盈,娱乐、财经、民生、房产、教育都跑过;不务正业,演唱会、唱片、话剧、出版也都没落下。

小结

如今,那些习惯于在明星幕后“垂帘听政”的经纪人,不管是出于被动还是主动,请上了“桌面”。

明星与经纪人的关系,从最开始以华谊为代表的保姆型经纪人,负责艺人影视综合商务各类工作,到明星自立门户成立工作室,再到公司绑定头部艺人,以合伙制进行资本运作,例如范冰冰之于唐德,吴秀波之于喜天,明星与经纪人两者间,共生共荣的关系愈加紧密。而不论两者间有多么亲密,经纪人的“自我”,一定会经历一段与“明星”的职业身份进行博弈的过程。

《黑色丑闻》里,这样定义经纪人守则:建筑信赖关系,在本人同意的基础上,引导艺人发挥才能,这才是经纪人的职责。而如今,显然经纪人不甘退居次位,“自我”意识,愈发强烈。

这对于明星而言,是一件好事吗?答案不得而知。眼下艺人竞争愈发激烈,职业经纪人的重要性也愈发凸显。如何为艺人挑选项目,进行合理职业规划,仍是经纪人必须面临的巨大挑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当红经纪人崛起录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