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寒冬中“都挺好”的正午阳光,成功能否被复制?

文 │ 薄荷

  做剧“都挺好”的正午阳光,将揭开原生家庭伤疤的大戏《都挺好》送到了观众眼前。

  虽然收视率不敌《逆流而上的你》,讨论度却居高不下,正午阳光再一次戳中了国内观众的痛点和爽点。有位观众形容的很好,“《都挺好》可能又要挑战大众的审美习惯了。”

  

  制片人侯鸿亮在介绍这部剧时表示,“原生家庭欠你的,你总要自己拿回来。”按照国产剧的发展模式,《都挺好》的结局很有可能是众人重新感受到亲情的珍贵,彼此珍惜,岁月静好。

  至此,《大江大河》《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都挺好》三部影视作品从2018年尾将正午阳光的口碑热度持续拉高,尽管期间也有对剧作质量的质疑声,但是不影响正午阳光的招牌愈加锃亮。

  从《琅琊榜》开始,正午阳光出现即惊艳市场,被誉为内地的TVB。说来苦涩,这种赞誉也让正午阳光陷入了悲喜交加的境地。一方面,认为它是营销老手的人越来越多;另一方面,不断攀升的口碑也让正午阳光后续出品的剧集背负了较大的压力。

  《欢乐颂2》和《琅琊榜风起长林》便是一个缩影。有人认为,这跟当时正午阳光跟山影集团的彻底分离有关系,证明前者的羽翼尚未丰满,还不能独当一面。

  那么,从2018年尾到如今的三部剧,已经可以证明正午阳光羽翼渐丰,在题材类型上的扩展和对故事内容的把控度上都更加游刃有余。

  国内的影视剧制作集团不只正午阳光一家,但是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近几年在高光时刻和风口浪尖不断交替的正午阳光,能否被复制?

  

  戳中痛点

  《都挺好》在开篇就描述了苏家母亲的葬礼,一场葬礼将这个家庭的明患隐疾展露无遗,小女儿在葬礼上冷静地处理工作事务,表面悲伤的父亲实际上打着跟儿子回美国住大宅子的主意,而最为观众不待见的二儿子则不掩饰自己的性格弱点,属于“导火索”的功能存在。

  极度戏剧化的情节还不够,在小女儿苏明玉的回忆里,人们竟然更加有共鸣,都或多或少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都挺好》的一切始于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从代表人物苏母为中心辐射,造就现在的家庭模式,每个人都脱不开关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都挺好》其实是典型的中国式家庭的缩影。

  

  

  目前,豆瓣上已经累积了4000余条短评,几乎90%的人给出了四星和五星评价,吸引观众的无非是似曾相似的代入感,以及贯穿其中的“爽感”,排在热门第一位的长评如是说,“编剧千万不要大团圆,撕他。”

  

  观众重拾了当初的痛感,也想要重新掌控自己的人生,因此投射在苏明玉身上的情感,就不仅是同情或者怒其不争那么简单。在心理学里有这么一个概念,如果幼年时曾经在某段关系中是受害者,那么成长后试图掌控自己人生时,很可能会成为加害者,重复上一段关系的模式。无论如何,人们至少是渴望掌控自己的。

  在影视剧作品中,戏剧冲突引人入胜的秘钥便是使人感同身受,无论是情绪上的还是理性思考后的结果。正午阳光能够选取这样一个题材并且拍摄出来,先不论是不是非常了解这一代观众的成长历程和心理机制,主创懂得当下观众需要看的内容是什么,在内容制作上没有大问题就是胜利,其次将敏感的话题内容成功过审搬上荧屏,也已经很不容易。

  正午阳光在此类题材上做出的成果,目前是带有浓厚的个人特色的。

  《都挺好》除了聚焦家庭关系,还有赡养老人的问题,折射了经济社会发展转型的现状,跟《欢乐颂》有几分相似,剧情好看不拖沓,冲突强烈抓眼球,而且不停留在表面现象,总能延伸到几个落点之外。

  

  涉及阶层、社会制度等议题的影视剧,本来就在成为热门和被冷落之间徘徊,做不好容易悬浮,怎么把握好度非常考验主创的敏感度。而正午阳光在国产影视剧市场中的逆势上扬,和它将现实主义题材做到好看又不失分量,关系密切。

  

  磨合和默契

  《都挺好》让一些观众感到亲切的原因还在于,这是继《大江大河》和《欢乐颂》后,又一部由阿耐原著小说改编而来的作品。而前两部小说影视化后都有相当不错的成绩,继而带动了原著和作者的知名度,也让正午阳光挑选本子的眼光受到行业内外的好评。

  和原著小说作者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并且拥有强大的编剧团队,这是正午阳光不可复制的核心优势之一。除了国内知名的成熟编剧,如刘和平、高满堂、袁克平等人,类型突出的作家也是正午阳光的杀手锏,如《琅琊榜》原著作者海晏,和最近风头正盛的阿耐。

  正午阳光的文学策划陆维曾经在采访中表示,挑选编剧不看以往作品,看得是近期作品,或者让编剧试写几集剧本,海晏为《琅琊榜》担任编剧便是如此。

  

  

  作家、编剧海晏

  而在正午阳光的核心团队里,也就是侯鸿亮和孔笙、李雪等人之间,很久之前就完成了“磨合”。陆维表示,“包括简(川訸)导,(张)开宙啊,还有最近的黄伟导演,他们跟侯总都是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合作,几乎每一部戏大家都在一块儿,大家对彼此太了解和信任了。这样侯总就很清楚每个导演的审美、诉求,尽可能地与导演达成一致。”正午阳光的前身是孔笙工作室,是几位导演为了制作方便而创立,而后制片人侯鸿亮的加入,将它逐渐推向市场化。

  侯鸿亮离开山影时,《琅琊榜》已经拍摄完成,《伪装者》正在制作中,彼时的正午阳光还带有山影的痕迹。

  尽管在脱离山影时,侯鸿亮表示“上市涉及到太多资本运作的事,疲于应对,对擅长的创作产生直接影响。”但是如今的正午阳光,仍然难以逃脱资本的裹挟。

  砍掉艺人经纪业务时,正午阳光曾经引发了业内的大讨论,一度有人猜测“艺人经纪断腕”会不会成为流行,但更多的是对于正午阳光当时业务不顺和前路茫茫的担忧。几年后再看当年的决定,在大流量大卡司接连失语后,擅长内容制作的正午阳光走得稳稳当当。

  如果说当年决策的结果有运气的成分在,那么假设现在流量艺人的话语权没有失去,以王凯、刘敏涛、冯晖、王永泉为代表的演员,和正午阳光的连接也不会断裂。

  

  在正午阳光出品的剧集中,经常能看到很多熟悉的脸孔,甚至在其他影视公司制作的作品中也有很高的辨识度,当初以固定演员班底来做剧的正午阳光,不经意间完成了对演员个人品牌的塑造,尽管很多金牌绿叶的名字观众叫不出来,但是不妨碍他们以熟悉的角色名流传在社交网络中。

  从编剧、导演到演员,正午阳光擅长“磨合”。

  陆维就表示,正午阳光的创作不是举手表决、少数服从多数的事情,而是主创团队多年来保持的默契,导致项目推进过程几乎无损耗,比如《琅琊榜》和《欢乐颂》在初期都遭到了很多反对票,“在我们的决策中,很多时候是大家反对做一件事,因为我们少数人的坚持才做下来。”

  

  非议背后

  正午阳光在当下的影视生态圈里,是一个样本般的存在,接受赞美,也受到非议。

  在社交网络上,对于正午阳光的感到“敏感”的用户不在少数:“动不动就正午阳光业界良心第一的人,有没有见过世面?”、“不要捧一踩一了,说吧,正午阳光给了多少钱?”

  在口碑和制作内容上,正午阳光近年来出品的剧集精品和普通品都有,偶尔还夹杂着次品,能够牢牢黏上“正午出品必属精品”的标签,和它出品的剧集大多具有高国民度和别样的视角有重要的关系。

  比如,2015年和2016年播出的《他来了,请闭眼》和《鬼吹灯之精绝古城》,是正午阳光作为传统影视公司在网剧领域的一次试水,播出反馈不错,但是还未成为爆款达到全民热议的程度,在网剧发展史中也未起到关键作用。反观引起大讨论的《琅琊榜》《欢乐颂》《大江大河》和《都挺好》,都踩着恰当的时机出现,环顾四周,无人争锋。

  

  在合适的播出时间段及时出手,也考验着决策者的眼光和实力。

  正午阳光挑本子的眼光或许可以“复制”,但是将其影视化过程中的方方面面,尤其在人员调配上多年来的磨合结果,几乎不可复制。翻开孔笙导演的豆瓣页面,其作品的基准线已经远高于国内电视剧的平均值,而近年来的作品有了更加大众化、年轻化的转变,这和正午阳光的诞生、成长,息息相关。

  从作品,到艺人、导演、编剧,再到正午阳光本身,“明星化”显而易见,就好比流量明星本身成为了被运作的产品,正午阳光的存在也被赋予相应的“人设”,而不同的是,正午阳光收获利好的明显大于负面作用。

  如果创作活力下降,出现优质作品比普通作品的数量要少的那一天,正午阳光还能否保持如今的顺境?

  至少在现在看来,影视寒冬中的正午阳光依然保持着创作审美,并且深谙观众需求,其班底和制作体系给予了稳定支撑,这才得以稳稳地在浪尖舞蹈。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