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奈何Boss要娶我》:“小而美”黑马网剧背后的创作匠心

文 │ 夏天

  继《我在大理寺当宠物》后,深耕“小而美”的搜狐视频,再次凭借甜宠剧《奈何Boss要娶我》,证明了其在自制剧领域里的战略眼光和制作实力。

  这部让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视频CEO张朝阳重返微博,亲自“下凡”宣传的甜宠剧,没有高流量热度艺人参演,也并非大体量大投资制作。却在热播期间内,多次囊获骨朵网剧热度榜第一名,网剧评论数第一名,每日播放量趋势呈直线上升之势,骨朵指数最高达80,总可见弹幕量高达92万。堪称2019年开年,第一匹网剧黑马。

  虽然自剧名就散发出浓浓玛丽苏气质的《奈何Boss要娶我》,集失忆、车祸、绝症、先婚后爱等十年前偶像剧就已流行的桥段于一体,故事框架看似老套,剧情实则别出心裁。将英俊挺拔的霸道总裁与十八线小明星的玛丽苏爱情故事,叙述得轻松欢脱,笑料不断,极尽撒糖之能事,成功引发大波“奈何女孩”疯狂追剧。

  

  自《双世宠妃》《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爆火后,甜宠剧取代虐恋言情剧,成为网剧市场撬动女性观众的第一大主力军,多部剧集以黑马之姿横空出世,并以轻松甜蜜的剧情成功俘获观众少女心。然而随着同类型剧集遍地开花,同质化现象凸显,从中脱颖而出的难度值也呈指数性上升。在此背景下,《奈何Boss要娶我》以小博大成功突围,无疑再度验证了此类剧的市场实力,同时,也为同类剧集如何创新突破,提供了新的思路。

  

  套路故事翻新

  “守旧微创”。

  这是搜狐视频自制出品中心高级总监、《奈何Boss要娶我》总制片人刘明丽,总结此次创作《奈何Boss要娶我》时,反复用及的词汇。“守旧”,是指保留经过市场反复验证的故事框架及经典人设、桥段,在此基础上,再努力求新、求变,为观众创造新惊喜。

  采用出其不意的巧思,“攻破”偶像剧传统老梗,为霸道总裁男主与傻白甜女主,赋予更具时代特征的性格特质,在守旧与微创之间,《奈何Boss要娶我》平衡得颇为出色。“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故事也由此焕然一新。

  

  首先是人设上的“守旧”与“微创”。男主凌异洲延续霸道总裁经典人设,对外冷静睿智,唯独对女主夏林柔情蜜意,感情专一。为了与女主夏林结婚,他采用“霸道”手段,最终导致两人矛盾激发,他也借此完成了性格上的成长和转变,成为行事张弛有度且富有性格魅力的霸道总裁。

  而女主角夏林,也并非寻常概念中的傻白甜。作为十八线女演员,她可以为了获得曝光率,做出不逾矩的争取与努力,却始终不愿意公开自己凌太太的身份,获取唾手可得的演艺事业。面对男友出轨,小三挑衅,她敢直接怒怼,面对霸道总裁凌异洲的“霸道”手段,她敢于表达愤怒与不满。为事业争取,为爱情抗争,颇具新时代女性意识,同时角色也保留有“自我”的空间。

  

  除此之外,女主角闺蜜贾菲与总裁助理闻立,男二号楚炎与外卖女孩童小幽,两对性格迥异的情侣CP,亦是近来偶像剧中鲜少出现的人物形象,人物语言及脑洞都颇具漫感。

  这些角色从经典人设中来,与当下观众喜好与审美相融,以此为骨架,再搭配上失忆、车祸、癌症、陷害,这些看似传统老套的经典元素,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故事,在《奈何boss要娶我》中获得了新生。

  值得一提的是,《奈何Boss要娶我》中的“微创”,同样也体现在颇具当下性的生活化情节中。微博、微信朋友圈等多个与大众息息相关的生活元素灵活运用,助推情节发展,在浪漫欢脱的叙事氛围中,融入生活化情节,配以细腻的人物细节设置和情感元素,使得剧情甜蜜之余,人物角色又不失真实感与烟火气。故事在梦幻与现实中获得微妙平衡,观众也更甘愿沉溺其中。

  

  直击观众少女心

  少女会老,但少女心不会老。和大多数甜宠剧一样,从项目之初,《奈何Boss要娶我》就定位为一部瞄准女性观众群体,以撩拨“少女心”为首要任务的高甜剧集。

  颜值高、感情线甜、画面清新精致,《奈何Boss要娶我》牢记撒糖使命,男女主人公互动新颖别致,撒糖情节简单直接,“给观众一种甜味直上脑门的感觉”,助推《奈何Boss要娶我》成功出圈。剧中凌异洲与夏林结婚领证时的“手指吻”,凌异洲开通微博取名为“赚钱养木木”,男女主角360度花式发糖情节,招来奈何女孩们反复刷屏。

  这些甜而不腻、甜化观众的细微情节,隐藏在剧情中,设置新颖、充满巧思,总能在不经意间让观众泛起姨母式微笑,即便是偶有虐心情节,也是为了助推男女主人公情感而存在,反倒让剧情甜上加甜。

  

  《奈何Boss要娶我》在节奏把控上,也完成得颇为出色。第一集提结婚,第二集领证同居,这样的抓人眼球又节奏紧凑的剧情,是一套完整的做剧方法论的成熟运用。

  “在两分钟内,男主角就要出场,五分钟内,男女主人公间就得建立联系”,《奈何Boss要娶我》制片人卞亮曾对骨朵这样表示。由于甜宠剧受众即为女性观众,相比于打造出让女性观众有代入感的女性角色,塑造出能激发“理想男友”心理投射的男性角色,是俘获少女心的第一步,也是更为关键的一步,所以在该剧中,一开场便对男主角也进行了颇具魅力的人物刻画。

  且值得一提的是,在大众注意力被高度切割的当下,观众打开剧集,在1、2分钟内没有获取精彩内容,就极易关闭视频,造成用户流失。这致使《奈何Boss要娶我》团队花费大量心思在前六集剧本节奏打磨上,“我们希望把第一时间可以抓住观众的东西,在所谓的大数据框架中,尽量的体现出来。”

  

  归根结底,甜宠剧就是用不同方式,缔造成年人的现代童话,能不能打动少女心,就看主创团队展示故事的功力。在网剧市场征战多年的搜狐视频,在组盘与团队搭建上,有着精准的判断力。

  曾执导《贴身校花》《双世宠妃2》《克拉恋人》等多部爱情剧的导演吴强,有着丰富的执导经验,擅长于新人演员的表演训教,即便《奈何Boss要娶我》大胆启用多位新人演员,整体剧集演技质量亦不失网剧水准。90后编剧彭易颖、韩雨婷与搜狐视频在网剧《罪案心理小组X》时便有过亲密合作,在撩拨少女心上,亦是手到擒来。

  他们明白如何开启女性观众的少女心,囊括剧情设置、演员甄选、服化道、场景设置等环节在内,将能俘获女性观众的每一步关键节点,都完成到了极致。用心满足女性观众对于浪漫爱情的期待,《奈何Boss要娶我》成功在一众“小而美”甜宠剧市场中博得一席之地。

  

  诚制小而美

  “第一次碰到平台方把音乐团队叫来讨论。”

  在《奈何Boss要娶我》后期制作阶段,为了调整剧集配乐,搜狐视频将第三方音乐团队召集起来探讨时,对方这样感慨道。对于每一环节的配乐都进行细致入微的打磨,这让他们感到欣喜又意外。

  这样的创作用心体现在剧中的每一处。

  采访里,刘明丽很少用及“大词”,谈及此次《奈何Boss要娶我》的创作,她坦言,“我们能想到的,我们能做到的,都已经做到了”。

  从团队组盘到幕后拍摄,再到后期制作,和其他自制剧一样,搜狐视频在《奈何Boss要娶我》每一环节上主导主控、深度参与。作为视频平台中的老战士,早在网剧市场蛮荒时期便开疆拓土的搜狐视频,不以大制作为噱头,耕耘积累下不少创作经验。“有资金能解决很多问题,这是一定的,但当你没资金的时候,你能解决的,更多的是自己的问题。”刘明丽表示。

  

  这些创作经历,练就了搜狐视频自制剧的审美能力,也练就了团队对于内容的把控实力。一个项目应该启用哪种类型的导演,应该配给怎样的团队,应该如何进行工业化操作,久经沙场,团队应付自如。创作“小而美”,拥有四两拨千斤的实力,面对大制作,亦是游刃有余。

  在组建成熟团队后,平台方如何与片方合力,助推有价值的精品内容不断涌现?此前在接受骨朵采访时,刘明丽提及搜狐视频自制剧的木桶理论:有制作公司资金充足,但缺项目,搜狐视频可以提供IP;有制作公司不擅长演员挑选,而搜狐视频具备成熟的选角审美能力;有的项目剧本不达标,搜狐视频制片人有市场经验,了解用户的观影习惯和市场大趋势,在剧本上可以给出建议。

  “短板每个制作公司都可能会有,我们会根据与每个公司的不同合作,提供我们相应的能量,以及我们的专业知识和资源,去帮它补齐这个短板。”

  

  “我们在做小而美,但我们从来没有降低过标准。”刘明丽坦言。深耕“小而美”,搜狐视频回归自制领域推出的作品,都是“以小博大”的典型案例,而此次《奈何Boss要娶我》大功告捷,亦再次证明了“小而美”剧集的市场潜力。

  在未来,搜狐视频还将为市场带来哪些新惊喜?即将于3月14日走向市场的《拜见宫主大人2》,片花一经曝光后便刷新了观众的期待值。除此之外,搜狐视频自制剧青春偶像情景喜剧《哈哈健身房》、都市情感剧《热搜女王》以及律政偶像剧《不知东方既白》,被誉为女版《无心法师》的玄幻剧《闻香榭》,由国漫改编而来的《拜见女皇陛下》,也都将于2019年与观众正式见面。具体成绩如何,答案充满想象空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奈何Boss要娶我》:“小而美”黑马网剧背后的创作匠心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