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年轻的耳东明樾,如何创造未来?丨专访创始人吴樾

文 │ 薄荷

  2018年上影节开幕当晚,耳东明樾举行了揭幕仪式。就在四天前,耳东明樾正式迎来了自己的一周岁生日。

  耳东明樾,何许“人”也?

  由耳东文化产业集团董事长陈硕罡和演员吴樾共同创立,覆盖制作、宣传、发行等影视制作全产业链,在一年间和映美传媒“牵手”合作出品了多部网络电影作品,同时有多部电影、电视剧、网剧作品正处在不同的制作阶段。

  不久前,在2018年度电影频道百合杯表彰典礼上,电影频道从历年1000多家合作伙伴中评出11家优秀制作机构,其中便有耳东明樾。

  成立短短的一年的耳东明樾,何以被业内看好,成为有潜力的影视公司?而吴樾又是如何从影星转型,走向幕后?骨朵带着疑问采访了吴樾,试图在他的双重身份之间寻找到注解。

  

  厚积薄发下的机缘

  吴樾原本并不“愿意”开公司。

  早间年,为了拍摄CCTV6电影频道的数字电影《武术班》,要求必须有公司主体,吴樾因而有了自己的影视公司。虽然项目接连不断,但是注意力大部分放在戏上的吴樾,并没有太多时间去打理公司事物,他甚至笑称“公司基本要停了”。

  彼时的他很希望能遇到一位有识之士,在公司的金融和运作层面挑大梁,而他负责扎根创作,也就是演好戏、拍好戏。

  耳东明樾则诞生于吴樾和陈硕罡的一次见面。

  吴樾透露,本来两个人仅仅是好友寒暄,聊到这件事后越发投缘,继而达成共识,便因此有了耳东明樾的诞生。看似是机缘巧合,同时也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地发生了。

  “(耳东影业)非常符合我当初的愿景。”背靠耳东影业这颗大树,吴樾开始有条不紊地向影视领域拓宽边界,除了在不同类别的影视项目上发力,他还在项目中担任了导演、编剧等角色,试图从最根处理解影视作品的初心和情感。

  

  相比制作人和出品人的身份,吴樾更看重对内容的把控,尤其是故事和剧本。在当下的影视剧市场里,优秀的原创剧本仍然属于凤毛麟角,而原创剧本策划则是耳东明樾的重要业务。吴樾表示,自己什么书都看,书籍和生活经验便是他的灵感来源。

  他坦言,耳东明樾的规模并不大,尽管更擅长创作,但是在影视圈里磨炼多年,吴樾和伙伴们都懂得项目和资金的统筹调度,如何把钱花在刀刃上,大家都有基本的默契。

  

  《烈火战马》:真实的悲壮

  演而优则导,吴樾不是第一个跨界做导演的人,他担任导演、主演,参与编剧的《烈火战马》,也不是他的第一部导演作品。

  最早在CCTV6电影频道,吴樾就交出了一份自导自演的数字电影“答卷”。相比那时,如今的吴樾在故事价值观和责任感上,显然表现地更加成熟。

  《烈火战马》原著为吴林所著的《金花铁掌》,吴樾初见故事觉得题材很新颖,内核是国内影视作品里少见的人马情,而故事将视角对准了影视作品中描述红军战斗时不常见的一个兵种——骑兵团。

  

  “从新四军皖南事变之后到抗日战争胜利、1941年到1945年之间这四年,新四军的骑兵从什么都没有到最后能够让日本骑兵闻名丧胆,这是很不容易的。在《烈火战马》筹拍的时候,包括开机之前,我们都拜祭了红军,还走访了新四军的老战士。”

  故事中,赵家后人赵大旗参加了新四军,在抗击日寇的苏北战场上,新四军某骑兵团后勤支队演绎了一部特殊战场的悲壮史诗,这个来源于真人真事的故事,从别样的角度融合了抗战时期的真实历史和传奇色彩。

  

  

  吴樾回忆起剧情,他饰演的赵大旗问精神导师,“你为什么要参加共产党?”对方回答道,“不光是精神,还有方向。”

  在吴樾看来,这种“方向”是为了人民,为了所有中国人。“我们有一段台词,‘民不是说穷苦老百姓的人民,帮助过我们的和没有帮助我们的,对我们共产党有意见的和没有意见的,所有在这个社会上存在的人都是人民,我们共产党人是为了人民而战,为了人民的幸福生活而去抛头颅洒热血。’非常感动我。”

  往日在观众心里有些标签化的抗日剧,在吴樾眼里需要改进和突破的地方还很多,在《烈火战马》结局的处理上,吴樾选择了“惨烈”,而不是轻轻松松的皆大欢喜。

  

  最后一集的80多场戏中,吴樾将最后的10多场合并在一起,剪出来将近40分钟,“这一场戏就是一场战争,而在战争当中死了七个主演,我觉得战争的子弹不会因为你是男一号、女一号而放过你,这就是战争的残酷和悲伤。

  最终,主人物的死去以一只白色鸽子扑通扑通飞向天际的镜头表现出来,克制而含蓄,但是力量不言而喻。

  

  头部项目的愿景

  《烈火战马》中,在处理日军对共产党人的压迫上,吴樾也没有选择抗战剧常用的各种酷刑,而是以着重描述日军对于共产党人的精神摧残和侵略,试图真实还原当时外表高度文明化、内心凶残狠辣的日军,既不戏剧化化战争的残酷性,也不脸谱化当时日本侵略者的形象。

  

  “所以,我们还是想用年轻人可以理解的,或者他们喜欢的一种形式来让他们看待抗战剧,让他们真正懂得,而不是认为所有的抗战剧都是所谓的‘神剧’。我认为战争的残忍有肉体上的,更多的是精神上的侵占、侵略。这一点很多电视剧是没有涉及的,结局那场戏我跟所有的主创讨论争执,最后我还是一意孤行。”

  《烈火战马》以赵大旗和爱马的人马情贯穿其中,最终指向更宏大的精神层面,融合人马情、战友情等多种情感连接,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抗战剧。

  

  吴樾介绍,《烈火战马》吸引了刘佩琦、张岩、刘牧梅、马迎春等多位老戏骨加入,整体演员超过160位,而投资近一个亿,大部分都花在制作上,仅仅是马匹就有5000多匹。

  “我看了很多的抗战剧,我自己也拍了很多抗日剧,但是讲人和动物的、讲骑兵的没有。所以我想在抗日剧上给大家一个全新的闪光点,无论从戏还是打,都要跟以前有很大的不同,这是我特别想做的事。”

  作为耳东明樾在电视剧储备上的头部项目,《烈火战马》从一开始就奔着精品化和传递价值观而去,如今已经进入后期阶段,从目前释出的物料可以看出,无论是拍摄手法和画面调色上都十分具有电影感。

  吴樾透露,在这部剧中他没有收取导演费,作为主演的片酬也很低。《烈火战马》是建国70周年献礼剧,在吴樾看来,它更是以实力打响公司品牌的一支利剑,“耳东明樾想拿出一点成绩来。”

  

  

  表演为初心,驱动影视公司前行

  从目前耳东明樾即将和已经制作出品的作品来看,动作、战争类占据了不小的篇幅,由于吴樾的自身优势,耳东明樾有着较强的动作人员资源,以及活跃在知名影视作品中的动作导演,跟耳东明樾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对于题材来说,我们不止有动作为片,还是人物情感片,今年我们还会有两部比较文艺的片子出现。”

  京剧题材的《大雪飘》讲述的是罹患骨癌已经去世的武生李阳明的故事,无论是京剧文化中美轮美奂的一面还是故事主人公的一生经历,都很打动吴樾,也非常值得影视化给观众。除了武生的故事外,老师、八卦掌拳术弟子、武校学子都在吴樾的创作灵感内,之后吴樾就打算要做一部《没落的跤王》,将武校弟子的现状搬上荧屏。

  拓宽影视剧题材的边界,并且将烟火俗世中不被大众知晓的一群人的故事还原出来,吴樾想要做贴近生活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而不是只囹圄在武侠、战争或是动作的某个题材标签内,“让老百姓看了之后能说,‘这就是我平常生活当中发生过的。’”

  判断一个灵感来源好不好,值不值做成一本剧本,吴樾是从演员的身份去感受的,“主要是看故事中人物情感的共鸣,我并不是以投资人、制片人、导演的身份去看,因为演员是特别感性的。”而能够打动他的故事,一定多少具备人性、情感、情怀、传统文化等内核因素。

  在载体上,除了院线电影,数字电影、网络电影也在耳东明樾的发力范围内,而吴樾不仅和电影频道多次合作,也和网络电影行业里的头部公司映美传媒展开了长期的战略合作,“网络电影一年大概做10部左右,选择映美传媒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年轻,不会被传统的经验束缚,会积极地进行更多尝试;另一方面,他们特别在乎专业这件事情,会特别重视好的团队,提供更多的支持和帮助。而且他们不迷信大IP大明星大制作,会更专注内容题材本身,这是比较不一样的地方。”

  对于耳东明樾的未来发展,吴樾的态度很谦虚,“现在在慢慢走路,但是我们的定位就是好每一部戏,做好每一次创作。”

  

  目前的吴樾保持着以往拍戏的节奏,幕后工作之于他是第二落点,也是充实艺术体验的主要途径。

  吴樾坦言,从艺18年来,是张纪中导演的《西游记》将自己打碎,也让吴樾这个人脱胎换骨,从如履薄冰中对表演的理解发生更新迭代,开始更深刻的理解对表演的“敬畏感”。

  在成为演员的数年间,吴樾在大荧屏小荧幕以及话剧舞台上都留下了具有辨识度的戏剧角色,现在的他无论是担任导演、编剧,还是制作人、出品人,都是为了丰富表演经验,“现在我做的所有一切是给我表演加分,从这个项目的开始到最后的表达,我深知从演员、导演、制片人、观众的角度将会是如何表达的。现在就会特别明显的感觉到,哪个是导演附加你的,哪个是你真正理解人物的东西,这些都不一样。”

  耳东明樾的发展和吴樾自身对于艺术创作的追求紧密相连,未来也一直会沿此轨迹向前滑行。对于表演和幕后,在吴樾看来没有诀窍和命门:

  “艺无止境,保持敬畏之心。我希望做王阳明,知行合一,这就是我这么多年的感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年轻的耳东明樾,如何创造未来?丨专访创始人吴樾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