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老广电人去哪了?

  文 │ 南风

  近日,关于原浙江广电集团编委、浙江卫视总监王俊正式加盟阿里巴巴的消息甚嚣尘上,老广电人的出走这一话题也再次被讨论。

  大概从2013年开始,广电人尤其是重量级人物的出走开始成为“热潮”,其中湖南卫视和浙江卫视这两大王牌卫视堪称“重灾区”。王俊之前,浙江卫视已有夏陈安、陈伟、俞杭英、岑俊义、王征宇等人离职,他们或是加盟视频平台,或任职影视公司高管,或创业,但都没离开过这个行业。

  走出体制后,这批广电人仍然在自己的岗位上做着曾经的工作——制作节目,但和他们在体制内曾经拥有的声望水平不同,在体制外闯荡的短短几年,几经沉浮,有人做出了比以往影响力更大的节目,事业更进一步,有人再也没达到过曾经的高度。

  

  现在来看,体制对前者而言是束缚,对后者而言却是铠甲,这是个人能力、出走方向与时间节点共同决定的。但和体制内可以预见的人生结局不同,即使是现在,也没人能说得准他们将来会有怎样的际遇,这是体制外的魅力,也是这批不安分的广电人决定出走的关键原因。

  

  创业派:风险与自由同在

  在骨朵以往的采访中,众多出走的广电人谈及离职原因,都提到过想“试一试”或“改变一种生活方式”。虽然外界对他们的出走感到震惊,但其工作性质或许早就从基因里注定了他们的冒险属性。

  这批老广电人在体制内大多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而这种价值的产生源于他们制作的节目。谢涤葵的出走之所以广受关注,是因为他做出了几乎是综艺史上最大的IP项目《爸爸去哪儿》。每一个爆款的产生都离不开他们的创新性与引领性,而能做出这种节目的制作人,大概率不会是传统意义上循规蹈矩的那种人。

  原浙江卫视战略发展中心主任俞杭英从1996年进入浙江卫视到2017年离职,已经在体制内工作整整20年。《男生女生》和《奔跑吧兄弟》是对她业内声望帮助最大的两档节目。

  《男生女生》是中国首档外景交友节目,《奔跑吧兄弟》则开启了户外竞技类真人秀的新篇章,收视率最高破5,更掀起了“全民撕名牌”热潮。

  

  节目的成功既有俞杭英对市场极高的敏感性,也有个性使然。即使人到中年,她仍在求新求变。“我在台里待了那么多年,人到一定的年龄之后,他会有一种想改变一下的想法。

  俞杭英离职后选择创业,这也是出走的广电人里相对激进和节目标签比较明显的那一批人的普遍做法。他们因节目成名,也想用更独立自主的方式做出具有同样影响力的节目,以此证明自己。

  原浙江卫视节目中心主任助理岑俊义离职时间更早,创业也更早。他曾是《奔跑吧兄弟》和《爸爸回来了》等节目的制片人兼总导演,而且和俞杭英一样,其个人职业生涯从初级到成熟的阶段都是在浙江卫视完成的。

  出走创业虽然自由,但风险也更高。岑俊义先是创办了乐禧文化,并与乐视视频达成战略合作,但随着乐视集团陷入泥淖自身难保,乐禧文化也不得不转变发展思路。

  2017年10月,乐禧文化原班人马成立新公司欣喜传媒,并制作了慢综艺《三个院子》等新节目,但反响平平。直到和优酷合作制作《这就是歌唱·对唱季》时,岑俊义被优酷收于麾下,又开启了另一段职业生涯。

  

  当然,创业的首档节目就成为爆款的也大有人在。原《我是歌手》总导演都艳和总编剧孙莉出走后合伙成立了新公司七维动力,做的第一档节目就是《创造101》,热度甚至比《我是歌手》更高。

  对于这些广电人而言,创业是一个长期过程,只有稳扎稳打才能稳赢。原深圳卫视节目总监易骅在2015年离职创办日月星光传媒后,团队制作的节目的市场表现参差不齐,既有豆瓣评分6.5的《脑力男人时代》,也有豆瓣8.1的《这就是灌篮》。

  这些人在体制内都至少工作了五年、十年甚至更久,一时的成败对他们而言并不算什么,走出体制,新的征程才刚刚开始。

  

  入职派:另一座“围城”

  对于在体制内深耕多年的广电人而言,脱离体制后,入职视频平台或影视公司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案。一方面可以体验到市场的自由,另一方面如果有创业计划,那么这会是一次很好的过渡。

  马东在创办米未传媒之前是爱奇艺首席运营官,全面负责爱奇艺的内容采编及制作工作。这期间马东在内容制作上做出的最大贡献便是推出了《奇葩说》,它是网综行业的第一个爆款节目,也是马东创业至今,米未传媒最重要的IP。

  

  《奇葩说》的成功和时代需求不无相关。马东属于较早离开体制的那批人,《奇葩说》推出是在2014年年底,那一年正好是网综元年,第二年网综便进入了快车道开始飞速发展。这是一个新兴行业,也正处于欣欣向荣的发展阶段,遍地是蓝海,只要题材和模式足够新颖、质量也不错,成为爆款等几率是很高的。

  马东是第一个抓住机会的人,紧接着,《火星情报局》《吐槽大会》等节目陆续出现。论及制作成本,它们肯定不及《中国新说唱》《这就是街舞》等,但时代给了他们红利,让他们成了网综初代爆款。

  视频平台和影视公司给了广电人一定的创作自由,但市场压力也随之而来,如果他们不能及时转变节目制作思路,或很快适应新环境,那么这些平台或公司不会是他们最好或最终的归宿,他们的未来也更加扑朔迷离。

  有“超女之母”之称的原湖南广播电视台副台长王平于2006年离职,随后出任优酷土豆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综艺娱乐板块。她当时是“广电系离职职位最高的一位电视人”,关注度极高,也被平台方寄予厚望。不过在她任职期间,虽然主导买下多档头部综艺版权,并推出现象级综艺《火星情报局》,但并未像马东一样制作一档由自己主导的网综。一年半以后,王平再度出走,目前处于隐退状态。

  

  对大部分人来说,曾经的节目制作思维和惯性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改变,但只要改过来了,就仍然有机会实现自我价值。原浙江广播电视集团任节目中心副主任陈伟在2015年加盟爱奇艺后,陆续制作了《偶滴歌神啊》《大学生来了》等节目,但直到2017年《中国有嘻哈》的出现才让他在业内声名大噪。

  每家平台的经营体系都自成一派,对于选择入职视频网站或影视公司的广电人而言,走出体制后他们需要让自己适应全新的环境,这又是不同于广电体系的另一座“围城”。站在外面的时候想进去,等真正成了“城里人”,又难免会再次萌生走出来的想法。

  

  逃不开的视频平台

  近两年,电视综艺的式微和网络综艺的崛起让广电人走出体制逐渐成为“常态化”,创业和任职视频平台已经成为大多数人的两大选择主流,不过即使是创业,他们也多半会和视频平台有深度合作。

  2017年10月,《舌尖上的中国》前两季总导演陈晓卿离职,创立北京稻来传媒,随后还加盟腾讯视频担任副总编辑,兼任稻来纪录片实验室负责人,负责腾讯视频旗下所有纪录片工作室的整体把控。

  

  和乐视视频投资岑俊义的乐禧文化相同,俞杭英创办的公司原子娱乐同样有腾讯视频的投资身影,而俞杭英创业的第一个项目《王者出击》也是腾讯视频的自制头部综艺之一。

  《火星情报局》制作方银河酷娱中,优酷持股比例为20%,该公司创始团队是电视湘军;《这就是铁甲》和《以团之名》的承制方优制娱乐的股份里,优酷持股比例为51%,该公司法人代表为原江苏卫视节目制作人彭正圆。

  视频平台的投资一定程度上可以分担广电人的创业风险,让他们制作的项目有平台“保底”,而且平台方给了他们充分的自主权,并不会限制他们只和自己这一个平台合作。俞杭英的原子娱乐在今年推出的另外一档综艺《野生厨房》是在芒果TV播出。

  良禽总是择木而栖,他们不管是创业还是入职,都不同程度的在依赖视频平台,这些核心人才的迁移某种程度上也预示着综艺行业重心的变化,未来想必会有更多体制内人才外流的情况出现。

  

  不过纵观这些人目前的事业状态,离职后有没有推出过一档爆款节目,对他们当下的声名起着决定作用,这需要出走的广电人及时转变思路,调整心态。原《天天向上》制片人张一蓓在2013年出走湖南卫视后先加盟灿星制作,之后又创业,但做出节目声量都不及原来。 做为“过来人”,张一蓓曾认真反思自己:“团队在湖南台呆久了,总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其实很多东西都是平台给你的。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