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三年《东宫》,一朝“初见”丨专访总制片人李欢

从“再遛粉不约”的愤怒,到“三集真香”后的死心塌地,《东宫》让原著粉抓耳挠腮,苦等了三年之久,期间他们向制片方不断施压。2月14日尘埃落定,没有撤档改档,《东宫》顺利播出。

“每天在做不同的选择,面对不同的压力。”

三年时间里,质疑或者肯定,两种不同的声音,总制片人李欢并不陌生。三年里,大把大把的问题不间断砸向李欢,有人问他能拍好吗?问他选的导演能胜任这本大IP吗?问他为什么偏偏选择彭小苒和陈星旭?问他为什么不早点播?《东宫》就是在这样诸多的不确定性中走出来的。到现在,李欢终于能够坦然面对过去,那段对他来说艰难而痛苦的过程。

“这些问题恰恰就是拍这个戏时,你做出的每一次选择。但我觉得幸运的是,这个过程里,我们没有任何一次是选错了的。”他又补充了一句,“我自己是这么觉得。”

作为内容制作方,李欢和团队花费了长久的时间精力,去打磨这部原著粉庞大的古装IP作品,期间经历了种种不确定,受到来自外界的各种压力,历经台网到纯网剧的转变,受到市场环境的影响,最终给原著粉交上了一份答卷。

无论是转网播出,还是与用户关系经营,2016年开始的《东宫》项目于唐德影视来说,带来了太多关于网络剧的制作经验。作为唐德影视网台剧制作向纯网制作进发的第一步尝试,《东宫》剑走偏锋,在开年影视剧低迷时期,脱颖而出。

这同时也给自去年以来就苦遭其他因素影响的唐德影视,一份信心和底气,未来将注重网络剧市场,并开始逐渐发力。

可以说,《东宫》于唐德影视而言,吹响了进军网络影视领域,纯网剧开发制作的前奏。

选择纯网播出

2016年,李欢拿下来几经易主的网络小说《东宫》的影视改编版权,这是著名网络作家匪我思存的经典作品,虽然原著仅有十几万字,但粉丝却遍布东南亚。

期间,李欢和作者匪我思存见过一面,在李欢看来这位写过诸多神作的大神虽然言谈不多,但对唐德影视却非常信任。一方面唐德影视做过很多大剧,在内容开发制作上有足够多的经验。无论对《东宫》的内容方向还是改编态度,让匪我思存给了李欢团队极大的信任,“可能她也觉得,交给这样的团队去操作,对于这个作品(《东宫》)来讲,会呈现出一个好的结果。”

拿到版权后,唐德影视对这个项目非常重视,他们没有任何犹豫地就将《东宫》定级为公司的顶级大剧,并投入大量时间、精力、物力、财力去打造。

事实上,在微博还是豆瓣评论区,对于片方对这部剧的改编态度,无论粉丝还是“路人”都表示认可。一个例子是,2月18日《东宫》第10集播出,但有部分粉丝觉得背景音乐不搭。于是导演立刻下线了这集内容,换上了粉丝认为更合适的音乐《初见》后重新上线,前后不过24小时,“《东宫》宠粉”也马上登上热搜。此前很少有一部IP改编剧,能根据粉丝意愿,做出最快调整。

一方面是李欢团队对拍摄《东宫》秉持着绝对还原原著的态度,另外一方面则是选择互联网播出后,更具互动的“弹性”方式,它区别以往传统的影视剧制作模式,“边播边改”适宜核心用户群体的需求。这对以往以传统影视作品为主要生产方向的唐德影视来说,是一种全新体验,此前从未有过。

这种尝试,也是在《东宫》无缘电视台播出的境况后,“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阴差阳错。据李欢透露,《东宫》一开始就是以电视剧内容逻辑制作的,但到2018年项目进行到后期制作阶段时,整个市场环境发生转变。

“一剧一命,机缘巧合”,李欢这样形容这部剧的播出命运。

付费用户规模扩大,视频平台加大头部自制剧版权剧的投入比列,很多影视制作公司都选择将视频平台最为内容的第一输出平台,《东宫》在当时做了最优解。很难说在这个过程中,李欢承受了多少来自市场和粉丝的压力。

没有知名演员支撑,可想而知《东宫》将会面临的境遇。即便集结了斯琴高娃、罗嘉良、王志飞等众多演技精湛的老戏骨,但以男女情感为主打的《东宫》是一部不折不扣的女性情感古装剧。每个卫视对剧中演员的标准不同,于卫视来说,这部剧显然没有“熟脸”。

更何况2018年现实主义题材大势所趋,政策趋紧,古装剧题材在卫视播出有指标上的硬性要求。李欢坦言,当时那个情况下,粉丝也在不断问追问《东宫》播出情况。综合多种因素后,最终促使他们选择互联网平台进行首播,《东宫》花落优酷。

意境之外,填补《东宫》

《东宫》的剧本打磨经历了两年时间,李欢和导演李木戈都是《东宫》的粉丝。当初拿到剧本之后李欢就邀请李木戈执导,这样做的考虑不是没有道理。

一方面一个大IP改编成长达五十多集的长内容,对导演素质有要求,李木戈和高希希导演合作过很多部戏,曾经还是《三国》的执行导演,具备古装剧制作经验;另外一方面他是唐德影视的签约导演,拍摄过唐德很多部时装戏,男女感情的拿捏把握游刃有余,双方合作默契,李欢于是邀请李木戈执导《东宫》。

《东宫》最大的改编难点在于这部小说本身是一个“意境表达”比较强的内容。李欢用金庸和古龙的对比来解释这部小说给人感受。金庸给读者的东西非常饱满,提供了丰富的人物关系,很接地气。但古龙满足的是读者的想象,他工笔勾勒了一个江湖,就像中原一点红,他挥剑了,那人就倒下了,是一种意境上的内容。在李欢眼里,《东宫》的内容意境非常充分,能给读者提供很多脑补的空间。

不过问题恰好也出在这儿,《东宫》给了读者脑补的空间,但每个人对《东宫》的理解不同。这种情况下,抓住精髓就显得至关重要,《东宫》的人设和人物关系是吸引读者的关键,他们将人设和矛盾转变,设为主要的改编思路,匪我思存也提供了很多帮助,才得以让这部作品能够完整呈现在观众面前。

在改编中,他和导演对忘川的呈现就做了很多方案。在他看来,忘川其实有一层情感意义,“它给人生提供了第二次选择”,当情感上出现巨大伤痕时,每个人都希望能够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但现实是事情的发展都有自己的逻辑,压根没有第二种可能,而忘川之于《东宫》存在的道理就在这儿。

“在创作过程中,抓住原来作者提供的很妙的内容,然后把它作为创作准则,不断地放大它。”

但李欢也不否认,作为书粉和影视工作者,他们在保持原著精髓内容、保证影视剧叙事逻辑的同时,还原的是自己眼中的《东宫》,两相权衡之间,他们对《东宫》进行了扩充和填补。

“应该说整个改编的过程,其实是扩充的过程,一方面我们要把整个世界观塑造完整。搭建起整个故事构架,要将它支撑住,做得扎实。另外再填补情感作为血肉。”

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东宫》虽然是一个女性向的作品,但又具备男性化的一面,有战争、有兄弟情,也描绘复杂的因果,它理解皇后的悲剧,也怜悯李承鄞的遭遇。李欢表示,这种改编是让人物和故事更立体,更符合影视化内容呈现。

双结局?

后期选择纯网播出后,《东宫》从播出方式到收看受众都和此前不一样了,李欢他们针对剧情内容又做了一些改变。

传统电视剧开篇注重人物介绍,有起承转合,以循序渐进的方式将故事娓娓道来。但进入互联网后,慢节奏显然不太适合网播渠道。李欢和团队针对《东宫》的剪辑,做了后续调整。最聪明的调整是,他们将原本“跳忘川”内容调到了剧集初期,“这其实相当于对粉丝第一次见面,打招呼的东西”。

“忘川”是影响男女主情感变化的关键因素,也是两次推动剧情发展的节点,就像《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素素跳下诛仙台,从手无缚鸡之力为爱牺牲的凡人,变成了四海八荒的上古神仙,最终忘情绝爱一样,跳下“忘川”的小枫变成了西州的九公主,舍弃了顾小五,从失败的感情里“全身而退”,这段情节是原著的升华点。《东宫》提前让粉丝吃下一颗“定心丸”,开门见山奠定这部剧的整体基调。

剧情过半,面对“粉丝定制剧”的疑问,李欢表示他不否认这部剧的创作内核就是为原著粉服务,平台提供了很多帮助,《东宫》前期的确获得了原著粉的支持,但随着“东宫女孩”们的宣传造势,剧粉也越来越有了存在感。

就像这部剧的主题曲《初见》一样,《东宫》就是从初见到热爱的全过程,对未来《东宫》的播出成绩,李欢很乐观。他透露,《东宫》有复播的价值,未来也不排除卫视播出的可能。

对最近网上盛传的双结局猜想,他的回应是,这是项目到后期,与优酷方根据市场表现,提出的一种可能。作为剧方,他们绝对尊重原著,但他们也会给观众一个情感释放口,后期作为彩蛋出现在《东宫》后面的故事里,并非网上的第二种结局。

从开播之初的“三集真香”到现在屡上热搜。开年没有大剧冲击,大IP加持、古装题材的《东宫》势头强劲,多次出现在骨朵网络数据部TOP位置。

男女主之间“糖里藏刀”的爱情,让观众欲罢不能。对于这对悲情CP,于李欢而言,“也许《东宫》未来还会被翻拍,但小苒和星旭的组合会成为很经典的一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三年《东宫》,一朝“初见”丨专访总制片人李欢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