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黄金瞳》:大男主爽剧?

《黄金瞳》和蒲松龄的《八大王》有一些线索联系,庄睿和冯权在故事后期也会有些交集,总制片人白一骢聊起《黄金瞳》这部剧时,提前透了点儿底。

蒲松龄给后人讲志怪故事的时候,曾经说了冯权这么一个人物,这个人物故事被记在《八大王》里。书中说,这个冯权原本祖上有钱,后来家道中落,到他这就什么都没了。有一个渔鳖的人曾经欠他钱财,一日,这人拿一只额上白睛的大鳖抵债,冯权便把这只鳖给放生了。

后来因缘际会,鳖精要报冯权的恩,原来它是因为醉酒被贬下凡间的八大王。它给冯权一物,这件宝物能让冯权的眼睛获得异能。临别时八大王告诉冯权,“此不可以久佩,如愿后,当见还也。”

拿到宝物的冯权从此开挂,获得香车宝马,一路平步青云。《八大王》故事的前半截到这儿也就结束了,但《黄金瞳》的故事才刚开始。

 

2010年6月,原名汤勇的打眼在起点网上敲下一串字符,处女作《黄金瞳》问世。小说描绘的是一个叫庄睿的典当行小职员,在一次意外中,被一枚玉如意碎片飞入眼中,眼睛发生异变,可以感知到文玩历史,鉴定宝物真假,人生命运由此变化。当时这部小说给读者带来异乎寻常的爽感,古董鉴宝题材走红网络,打眼也成为了签约作家。

几年后,热爱文物古玩的导演林楠意外得知了小说《黄金瞳》的版权在外兜售,他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白一骢,二人一拍即合,最终决定开发这个项目。

彼时距离白一骢编剧的悬疑探险剧《盗墓笔记》上线还有一年多的时间,这部日后开启网络剧付费时代的IP剧作,让爱奇艺在悬疑探险剧工业化制作上打好基础。此后《老九门》开启160亿网络点击,《河神》一鸣惊人,爱奇艺已经拥有了一套此类题材完备的制作方法论。作为合作多次的伙伴,白一骢的灵河文化也比较擅长这类题材。

所以当《黄金瞳》沿用《老九门》的原班团队,命运悲惨的二月红张艺兴出演阳光帅气的鉴宝天才庄睿,三年间无论演员还主创团队,由他们带来的这部作品,都让观众翘首以盼,充满好奇。

但同时,一个不得不直面的现状是,悬疑探险剧经过早期辉煌时期,无论受众审美还是时代语境的变化,这类题材受到审查、受众和平台的压力,《黄金瞳》要如何应对这个局面,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

流量?拉新!

在总制片人白一骢看来,尽管大家因为制作班底也好,还是高号召力的张艺兴再次加盟也罢,他都觉得《老九门》和《黄金瞳》之间不存在对比的可能性。

相比《老九门》的厚重感,以及当时宽松的创作环境,三年后的《黄金瞳》面临的是另外一番制播要求和审查状况,而观众对内容也愈加严苛,高速迭代的受众审美是最大的不可控因素。

“可能过去的时候我们是希望它流量高,现在我们希望它的拉新好,热度高”,网络剧《盗墓笔记》开启网络剧付费时代,于国产影视剧上留下铿锵一笔;《老九门》缔造160亿点击的高流量数据,让资本瞄准猎奇感、传奇性从不缺席的悬疑探险题材,随着层出不穷的同类型内容涌现,大家不得不直视观众们新鲜感褪去,互联网受众被新的内容题材作品分流的事实。

白一骢觉得分流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他能够接受这个变化,观众不可能长期关注某一个内容。对他而言,影视剧永远没有生产爆款的绝对方法论“你看到一个爆款,你1:1复刻它出来,就不是爆款了,每一次都是重新开始。”

新作品《黄金瞳》在他看来更轻松活泼,和《老九门》完全不一样,更何况这部剧避开了同类型题材的老套路。

人物设定上,《黄金瞳》描绘的是小人物的成长史,主人公庄睿一上来就凭借“黄金瞳”过起开挂人生,早上吃泡面晚上剥龙虾,爽感堪比去年笑看“魏姐七杀”。随着剧情推进,加上“黄金瞳”的副作用,经历命运变化之后,庄睿逐渐完成了个人成长蜕变,这部剧也因此被看做是一部大男主爽剧。

回归到内容,《黄金瞳》是爱奇艺自制的一部鉴宝题材剧集,内容上不仅仅只局限在下墓探险,反而是文物古玩历史的娓娓道来。剧集开头,拥有特殊能力的庄睿,可以穿透表象看到辗转各个朝代流传下来的古玩文物历史。整部剧在制作过程中,团队既注重悬念感设置也兼顾文化传承比重。

发布会上,出品方将这部剧定位为开年探宝轻喜剧,既有悬疑鉴宝,也有喜剧元素的呈现,娱乐性和严肃感之间,给观众留了一个松气呼吸的口儿。

这样做不是没有考量,网生内容越来越细分,以女性受众占主导的市场大环境下,悬疑探险有其壁垒,包围男性受众的同时,也要兼顾女性观众感受。对此,影视公司们都在千方百计地想办法,创造新鲜感吸引女性受众。去年暑期档播出的《沙海》,在原著改编的基础上,加重了感情戏的刻画,获得了较好的播出反馈,在新粉、原著粉之外、CP粉找到了存在感,他们增强了剧集的传播效果。

事实上,《黄金瞳》以“瞳鉴万象”为切入口讲述文物鉴宝传奇故事,在同类型题材中挖掘新鲜内容,重新开启悬疑探险题材的游戏副本。另外,适应互联网受众需求,以轻喜剧和奇悬疑的设定,试图绑定受众。

复制潘家园,还原市井气

《黄金瞳》的制作其实有不小的难度,白一骢想不起来最难的是什么,因为每一个环节都有会问题发生,每天都有难题要解决。一方面具体到改编过程,《黄金瞳》后半部分涉及到海下探险以及奇幻内容设定,这些显然不适合影视化改编,最终是要砍掉的;另外一方面《黄金瞳》置景工程量大,拍摄上耗时耗力。

一场戏讲得是庄睿(张艺兴饰)的发小皇甫云(王栎鑫饰)被人欠了债,对方拿着一支鼻烟壶抵账,皇甫云觉得是个宝贝,撺掇着庄睿一起去潘家园卖,赚点钱碰碰运气。

白一骢告诉媒体,《黄金瞳》的剧组真的在北京怀柔,1:1还原地搭建起一座“潘家园”,用他的话说,就是连潘家园里面某一个匾,某一个匾上面的破损,包括电线,这些东西全部都复制下来了。

布灯、场地、时间、安全都是问题,但他们硬是搭起了一座古玩城,这样的置景在《黄金瞳》里被大量运用。整部戏光置景搭建就八个月左右的时间,期间团队还要保持整部戏的正常进度。白一骢说拍戏时,景搭完就拍,拍完之后马上要拆掉,然后搭另外一个景,这个时候剧组可能在别的地方拍戏,改完景后剧组回来接着继续着拍,他们管这个做法叫“拉抽屉”。

工期大,时间又紧,白一骢已经记不清《黄金瞳》究竟动用了多少个工人师傅,“究竟是800个工人还是600个工人,还是1000个工人,说实在的我记不太清了。”

置景之外,转场拍戏也给剧组带来了很大考验,他们一早就给《黄金瞳》定下一个方向,希望能够用实景拍摄。剧组辗转国内外5个城市地区,去过北京,乌克兰,云南瑞丽、腾冲,银川多地,见过沙漠,戈壁滩、高原雪山等不同场景地貌。白一骢说《黄金瞳》是他这么多年来,拍戏去过最多地方的一部剧。

导演林楠记得最苦的一次,他还发了一个朋友圈,写到“再长的人生也是由一个又一个的四季组成”当时剧组演员抗着11个小时的时差,从波兰转机到北京,再从北京转机到昆明,昆明转机到瑞丽,从冰天雪地处到及骄阳似火处,温差40多度,全程50多个小时。

这一切的辛苦都是为了“真实”的呈现《黄金瞳》,白一骢认为一切改编都要接近原著本身的气质。无论场景搭建还是内容拍摄,都要和《黄金瞳》中气质相符合,在他看来《黄金瞳》是接地气的,是内容有强烈的生活印记,“带有一点点市井气的质感”。

《黄金瞳》的安全感

合理改编、小人物成长史、中国历史文化传承、还有主创们共同付出构成了《黄金瞳》的安全感。

蒲松龄笔下的鳖精后来找到醉酒的冯权要回所赠的宝物,并告诉他“佩之若久,耗人精血,损人寿命”,冯权梦醒后最终变回了一个普通人。《黄金瞳》里庄睿的护宝领路人德叔(李立群饰)告诉庄睿有关冯权的故事时,庄睿并不知道自己后来也会因为“黄金瞳”的能力,损耗健康。

原著小说中《黄金瞳》没有解释“黄金瞳”,后期它还利用古玩收集灵气,帮助主角强大。白一骢觉得这太玄幻了,也不太适合改编。于是他们就把这一部分剔除了,还给“黄金瞳”设置了反噬作用,这是他们必须要传达的正能量价值观。

此外,他们的后期设定是庄睿逐渐摆脱“黄金瞳”的影响,尝试不使用“黄金瞳”,依靠自己的文物知识判断宝物,逐渐完成人物角色成长转变。而到后期,冯权这个人物也会被重新塑造,在故事里,他和“黄金瞳”也有一段渊源。

《黄金瞳》的另外一位总制片人、奇星戏剧工作室总经理李莅樱强调,《黄金瞳》是一部社会正能量的作品,和此前负责开发的《老九门》《河神》一样,都是自己骨子里想做的小人物成长史。《黄金瞳》既有小人物逆袭掌控自我命运,改变自身境遇的爽剧体质,另外一方面它又传承中国历史文化。

“我们传统文化很多这种东西,它雅致到了极致,我们希望在这个戏里面能够多少带一点点这种东西”,白一骢讲到,有一次他和张艺兴在林楠导演的工作室,三个人聊到中国的历史文化传承,当时张艺兴坐的是一把老式椅子,白一骢便问他知道脚下踩的是什么吗,张艺兴回答说“脚凳子”,白一骢告诉张艺兴这是托泥,意为托着脚下的泥。

白一骢感慨传统文化的内核是风雅,但近些年来国产剧中已经很难有体现,他希望《黄金瞳》能让大家感受到古玩古董蕴藏着的东方文化价值,它代表着国人风雅的品味,还有极致的内敛和极致的奢华。

张艺兴是一个流量型的爱豆,如果有年轻的朋友,因此看完这部剧能够对传统文化、对于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产生一些兴趣。他觉得也是挺好的一个事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黄金瞳》:大男主爽剧?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