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Netflix逐梦电影圈

10个小时之后,在美国洛杉矶的杜比剧院里,第91届奥斯卡典礼将如期举行。

从酝酿到颁奖的前夕,这届奥斯卡典礼一直不缺少话题度。先是取消主持人;后又安排“最佳摄影”、“最佳剪接”、“最佳短片”与“最佳化妆与发型”4个奖项在广告时段颁发,却遭到了数百名摄影师、导演等电影人的集体发声抗议。但说起最受人关注的,莫过于由Netflix出品的电影《罗马》,出现在奥斯卡10个奖项的提名里。

Netflix逐梦电影圈

这是唯一一部没有报告票房,就获得认可的提名影片;也有可能是史上第一部揽获奥斯卡最佳影片这一奖项的流媒体电影。

我们在大洋彼岸的另一端,在乎的不是《罗马》能否斩获奖项,而是见证着流媒体如何一点点颠覆近一百年来由好莱坞制定的产业游戏规则。这不仅是一场技术与内容的争夺,更像是一种探索未来观影的形式。

Netflix从影碟租赁公司一路发展到如今能与老牌影视制片公司分庭抗礼,一颗进军电影市场的野心已经路人皆知,背后暴露出的是整个流媒体产业与传统工业之间的矛盾。

萌芽

时间回到1997年,互联网正处于方兴未艾的状态。对于中国国民来说,改革开放后,如春笋一般拔节生长的经济正在搅动着每一个不安分的心,但彼时距离中国门户网站上线的爆发期,也还有一年的时间。

一个美国青年,踩在时代的分叉路口,看到了互联网腾起的趋势,在加利福尼亚州成立了一家基于互联网的DVD租赁业务公司。

虽然那时谁都无法预知,仅仅二十多年后,这家公司会员订阅数超过1亿,市值也一度超过千亿美金。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名叫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的青年和他创办的Netflix,已经成功改变了人们娱乐消费的方式,也正在改变着影像背后由发行商们建立起的产业帝国。

和如今的针锋相对不同,早期的Netflix一直和他们保持着友好的态度。

Netflix逐梦电影圈

先是支付利益从发行商的手上购买各类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等内容产品,Netflix成为一个内容分发的线下平台,并做到了美国碟片租赁行业的老大。但在2002年前后,Netflix开始具有前瞻性的拓展互联网流媒体业务,将资源的载体取消,转而都放到线上平台,以会员付费的方式向用户提供海量的娱乐资源,和便捷多样的线上选择权。

之后,Netflix又创造性的依靠用户的喜好,开发出基于用户数据的个性化推荐模式,建设性的向用户推荐相关影视资源,即使在后来视频网站井喷时期,也仍然能在白热化的竞争中一跃而出。

当Netflix以为就要迎来最好的时代之时,一些改变却总是在悄无声息中发生。

Netflix与发行商们的关系因为利益分配和版权费用的问题开始变得微妙与紧张起来,这个原本被视为租赁DVD的渠道商,成长速度之快让发行商也逐渐警惕起来。除了提高版权费用之外,他们从Netflix里也撤走了数以千计的影视资源。

为了不局限于变成单一的内容输出平台,不被发行商们压制,Netflix自此踏上了从外部采购的内容体系变为原创内容开发的“不归路”。

对峙

早期,拥有一套成熟体系的影视发行商们,并不将Netflix放在眼里。但2013年一部成为爆款的《纸牌屋》,取得了市场口碑和流量双丰收后,不仅为Netflix带来全球付费订阅用户净增约1100万的成绩,也为Netflix 彻底打响了品牌。

发行商们终于意识到,这个平台背后的行业正借助着互联网,风起云涌。

Netflix逐梦电影圈

在自制剧上,Netflix更是毫不吝啬金钱,持续扩大对原创内容的投入和规模,还根据不同的国际市场推出差异化的影视内容,将更丰富的优质内容打上“Netflix制造”的烙印输出海外。

短短几年时间里,这个来自硅谷的技术先锋,不再是一个影视下线后为受众提供的内容补充平台,它夺过由传统影视公司占据多年的行业地位,甚至开始搅动着有着百年历史的电影行业。

和其他影视圈层不同,Netflix的电影征战之路并不顺利。“电影不在电影院放映”这个话题一旦被挑起,Netflix要面对的挑战是一个关乎电影本体论问题,也是一个院线发行一直恪守的行业规则问题。

2017年,在法国的蔚蓝海岸,戛纳电影节迎来70周年,也迎来了与Netflix的第一场角力。在颁奖前夕,当法国发行商质疑两部由Netflix出品的电影《玉子》和《迈耶罗维茨的故事》没有在法国院线放映过,不具备参赛戛纳资格的时候,远道而来的Netflix并没有感受到法国人的浪漫。

Netflix逐梦电影圈

随后,发行商和影院集体施压戛纳组委会,要求将《玉子》《迈耶罗维茨的故事》从主竞赛单元中除名。

在协商之后,戛纳虽然保留住了两部影片的参赛资格,却也对外公布了一条新规,即入围主竞赛单元的电影必须满足在法国电影院公映的条件。对于一直在积极探索影片和线上平台同步播放模式的Netflix而言,这无疑是一种来自行业内的否定和阻碍。

面对着拥有严格的文化艺术保护机制的法国工业制度,Netflix的戛纳之旅虽然有些哑火,却也毫不妥协的宣布,撤回2018年在戛纳电影节上展映的五部电影,其中包括今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种子选手《罗马》以及奥逊·威尔斯(Orson Welles)的遗作《风的另一边》。

这一役,Netflix也彻底算是与戛纳决裂。

新事物的诞生,往往带有着非议。尤其在那些拥趸院线电影的从业者眼里,一个数百年来建立起的行业权威,容不得Netflix的轻易“冒犯”。

Netflix逐梦电影圈

即使是一些知名导演,他们对Netflix也依然是持有怀疑的态度。比如曾多次揽获过国际大奖的知名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Allan Spielberg)曾直言,“Netflix推出的电影就不应该有资格参与奥斯卡奖的角逐”,另一个打造出《盗梦空间》《记忆碎片》等知名影片的鬼才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Christopher Nolan)也表示永远不会和Netflix合作。

一时之间,Netflix似乎成为了电影行业对所有流媒体不满和质疑的渊薮。仅仅八个月后,让电影行业始料未及的是,Netflix以高调的姿态宣布,正式加入美国电影协会(MPAA),成为好莱坞的“新六大”。

缓和

建立于1922年的美国电影协会,是一个非营利性贸易协会,从早期为各成员之间提供一个交流平台和一个交易性质的组织,逐渐发展成为推行电影制作守则的规范者。

Netflix逐梦电影圈

此前的六大分别是迪士尼、派拉蒙、索尼影业、20世纪福斯影业、环球影业和华纳,他们几乎代表着整个好莱坞的全部江山,近年来也坐拥着80%左右以上的北美票房。在迪士尼收购20世纪福斯影业之后,美国电影协会减少了一个成员,外界已经预知好莱坞电影业的格局将要改写,但还是没算到Netflix的加入,从此确定了好莱坞“新六大”的布局。

对于Netflix而言,成为美国电影协会中的会员,自然是一件意义非凡的事情。这是美国电影协会历史上首次接纳非好莱坞大制片厂成员,而且还是一家从影碟租赁业务发展起来的流媒体公司。

“草根”Netflix用了二十年的时间,逆袭到了与“六大”平起平坐的地位。即使花费了巨额的会员费,但Netflix这一决定并不是一个亏本的生意。一直以来,Netflix想得到的是不外乎是一个正式认可,是一个为自己正名的契机。

美国电影协会主席查尔斯·里夫金在声明中所言:“我们所有成员都致力于推动电影和电视行业向前发展,包括努力探寻如何讲故事以及如何吸引观众。增加Netflix作为成员,将使我们更有效地倡议一个故事讲述者的全球社区,我期待看到我们能够共同实现些什么。”

实际上,Netflix在北美的电影业务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依然遭到了各方的阻力。比如Netflix曾花费1200万美元购买了影片《无境之兽》,提前在线上提供点播服务后,试图在院线也进行同步上映时,却遭到了帝皇、AMC、Carmike和Cinemark北美四大院线的联合抵制,原因正是Netflix同时推出的流媒体版本,没有遵守院线的90天独家放映窗口期。

Netflix逐梦电影圈

此后,Netflix参与的《卧虎藏龙2》《雪国列车》等影片也出现了类似的羁绊。背后涉及的是影院制定的传统工业准则,和Netflix一直积极探索的同步上映模式相悖,折射出两个产业之间的矛盾。

冲奥

虽然占据着流媒体巨头的称号,Netflix如果要做好淌入电影行业的准备,除了加入美国电影协会之外,对于国际奖项的执着,纯粹是要为自己一个“搅局者”的身份提前做好一份获得官方认可的备书。

今年,不是Netflix第一次展开“冲奥”之旅。

2014年,Netflix出品的《埃及广场》获得第86届奥斯卡的最佳纪录长片提名,成为第一个角逐奥斯卡的流媒体公司。2019年,Netflix凭借《罗马》《巴斯特·斯克拉格斯民谣》,以及两部短片一共揽得15项奖项提名的成绩。

此次,Netflix为了获得奖项,没有坚守线上线下同时放映的原则,而是选择将三部原创电影《罗马》《鸟盒》《巴斯特·斯克拉格斯民谣》在一些影院先上映,然后再到其流媒体服务平台上播出。

Netflix逐梦电影圈

由于和影院一直处于紧张的关系之中,Netflix很难找到100家的影院进行放映,于是选择不公布任何票房数据的做法,遭到了好莱坞同僚的不满。

“电影必须进入电影院”,这是行业人士与Netflix最尖锐的矛盾点。为了走出四面楚歌的境遇,也为了让自己越来越多的自制内容走上大荧幕,Netflix开始尝试在洛杉矶和纽约购买自己的电影院。虽然最后Netflix与Landmark院线公司没有达成实质性的协议,但这一举动也印证了Netflix心中无法割舍的奖项情节。

总体来看,当外界高呼电影产业要面临洗牌之时,Netflix的电影之路其实走的相当艰辛。但我们都无法置若罔闻,技术已经被掀起了电影行业的革新意识。Netflix作为不安分的搅局者,已经深入电影产业,想要建立适应自己媒介特性的行业规则,甚至掌握专业上的话语权。

在一个媒介决定内容的时代,我们无法预知到技术将替人类打开怎样的感知盲区,但面对基地深厚的电影行业,Netflix心知肚明,必然牵扯出的是工业和文化两个复杂层面的认知。伴随技术的发展,Netflix在进行一场从工业体系到美学理论上的全新探索。

它的搅动,也许正是在向我们发问,“如果某一天,电影院不再存在,电影还能被称之为电影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Netflix逐梦电影圈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