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独孤皇后》“孤独”的五年丨专访总制片人於敏

文 │ 薄荷

互联网上有这么一种观点,“大女主剧看一部少一部,且看且珍惜。

寒潮之下,古装剧的屡屡折戟伴随着现实主义题材的崛起,与此同时,女性向古装剧的精神内核也有了显著改变。如果拿2011年播出的《甄嬛传》和2017年播出的《那年花开月正圆》,以及2018年的爆款之作《延禧攻略》作对比,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内地大女主剧集的变革可以称得上是翻天覆地。

而作为大女主最重要的载体类型,古装剧虽然正处在较为黯淡的时刻,但是在业内人士看来,它永远不会沉寂,正如同大女主剧集永远是观众的主要需求之一,它们将会一直存在,焕发强有力的生命力。

《独孤皇后》于2019年2月播出,距离它制作完成的2017年底,已经过去了一年有余。

 

在这一年里,从政策到市场环境再到观众审美都改变众多,业内人士的共识是“观众的审美越来越毒辣了”,但同时也有一种趋势在渐渐蔓延,即开头所说的“大女主剧看一部少一部”的宽容。人们在表达个人喜好之外,开始感觉到了一种“抽离感”,这是一种站在现在看过去而产生的怀恋情绪。

争议旋涡

尽管在总制片人於敏看来,《独孤皇后》的确是女性向的题材作品,却并非是大女主剧,而是一部女性励志题材作品。

一方面,虽然整个故事围绕独孤伽罗展开,但是隋文帝杨坚的戏份同样吃重,故事可以说是由两人共同写就的;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大女主”这个由市场贴上就撕不下来的标签,近年来的舆论状态多数是负面大于正面,和“玛丽苏”“古偶小言”等评价紧密相连。

谁也不愿意自己精心制作的作品,从一开始就被刻板印象掣肘。

而在《独孤皇后》的豆瓣评论区,两极化的评价占据了大多数,负面评价认为有些剧情桥段放在今天观看已经不合时宜了,比如伽罗起先女扮男装,直到散开头发才被杨坚认出是女儿身,包括服道化和画面质感,都显得有些过时;而力挺的观众则努力地解释着,“你要一部积压剧超前到哪儿去?

2018年,于正操刀的《延禧攻略》带火了一个词,“莫兰迪色”,曾经明艳的大红大绿配色公式成了过去式。这是从影视剧生产端到观众接受度上的一次改变,不仅是正播出的《独孤皇后》,当时同期播出的《如懿传》在画面质感上也被给出了差评。

两极化的评价同样蔓延在了《独孤皇后》的演员和角色上。支持者认为,饰演独孤伽罗的陈乔恩和饰演杨坚的陈晓,从颜值到演技依然过硬,是少有的“古装剧脸”,反对者则觉得两人少了一些CP感,扮演的角色也有“装嫩”的嫌疑。

中年女演员的困境一直存在,和周迅饰演如懿面临的处境相似,陈乔恩也要从独孤伽罗的少女时代演起,而真实历史中的独孤伽罗十四岁便嫁给了大将军杨忠之嫡长子杨坚,於敏表示,在影视化时,已经尽力将伽罗的年龄线往后延了。

於敏透露,在和陈乔恩商定合作时,她非常爽快地答应出演独孤伽罗,《独孤皇后》是陈乔恩继《笑傲江湖》后的第二部古装剧,东方不败成为她的经典角色符号后,有真实历史人物原型、故事相对特殊的《独孤皇后》,能够使陈乔恩产出又一个经典人物形象吗?

幕后台前

片方释出的花絮中,陈晓、陈乔恩和导演张孝正常常就某一场戏展开讨论,或认为台词需要改一改,要兜住前后的情绪;或是在阐述细微处的眼神和表情该怎么处理,和搭档如何配合才对,以便体现出人物在不同阶段的深层个性。用陈晓的话说,“能看懂的人,会感受到”。总之,他们在试图磨合出最合适的表演形态。

事实上,《独孤皇后》并非是在“游刃有余”的状态下拍摄的。

2017年3月,《独孤皇后》开机,拍摄历时4个月。彼时正是横店的拍摄高峰期,古装剧继前几年的盛况之后,在2017年开年又被一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引爆,势头只增不减。在於敏的记忆里,拍摄是《独孤皇后》整个筹备制作过程里最“艰难”的部分,“每天都要抢戏。当时横店的古装剧组太多了,预定场地要排队,也有时间限制,还要兼顾演员们的档期时间。

如果《独孤皇后》能够在2018年开年顺利播出,是否成绩和命运都会大不同?於敏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

《独孤皇后》虽然在2017年底就制作完成了,但是其立项时间其实还要早,华策影视在2014年便确定了要做《独孤皇后》,作为《卫子夫》后“皇后系列”的第二部作品。

剧本创作也从2014年开始进行,编剧一磨就磨了三年。在於敏的设想里,完成剧本的最后期限是2016年,也就是能够给编剧们最多两年的创作时间。最终在2017年初通过了剧本评估,创作已经超时,“(剧本)写完了还要改,评估不达到标准就要一直改,这个没办法提前。

而剧本创作的最大难度在于,如何在兼顾史实的基础上,将故事写得更加好看吸引人?不但要查阅大量资料,也需要编剧的创作能力和想象力发挥能动性。

当初选择“独孤伽罗”这一人物,於敏和华策看重的是人物的形象和故事的特殊性,是历史上唯一的一夫一妻制的帝后夫妇,同时开辟乱世,既有爱情的浪漫甜蜜在,也有家国情怀的传奇恢弘,而且影视创作者一直以来鲜少触碰这段历史。先于《独孤皇后》播出的《独孤天下》虽然是同一时期同一批人的故事,但是后者侧重讲述独孤氏三姐妹的故事,两部剧的出发点和侧重点都不一样。

独孤伽罗和杨坚一夫一妻制的传奇爱情故事被一些网友戏称“简直是古代的偶像剧”,故事在具有高辨识度、新鲜感强的同时,也成为了剧本创作难度高的根本原因。剧情开端,独孤伽罗和杨坚的戏剧化相遇被一些观众认为“狗血”,“为什么两个人在偶遇之后,又以相亲对象的身份再次见面了?”

於敏表示,伽罗和杨坚的一夫一妻制致使故事多了传奇浪漫色彩,但是少了戏剧化桥段发生的土壤,“两个人从始而终的故事,怎么拍都是两个人,不可能加入第三个人进来”。因此,编剧需要在细节上设计戏剧冲突感,甚至是放大这种冲突,以达到“好看”的目的。但是无论是“偶遇再相遇”还是“跌落悬崖”,观众似乎都不太买账。

目前,《独孤皇后》的VIP抢先看已经释出了近一半的内容,故事进展到了权谋博弈的阶段,伽罗设计除掉叛徒萧左,杨忠父子出征北国,而普通观众能够看到的还在16集,以烟火俗世的琐事细节居多。从预告来看,杨坚和独孤伽罗在33集的剧情里仍是臣子,被当朝皇帝胁迫至深,两人携手开辟乱世的情节即将出现,也就是在后17集中。

“三段式”的叙事,保持着强而快的节奏,是《独孤皇后》在剧本创造时就确定的方向,恰好符合当下的观剧习惯。“前半段的感情戏比较多,权谋线会在后半部分追上来,其实这是一个故事的两条线,一直贯穿在整部剧里。”於敏告诉骨朵,这两条线同样重要,只是根据剧情需要使得它们‘出场’的时间不同,但是一直暗暗交织着。

在比2017年还早的2014年,创作土壤和审美喜好难以跟2019年的今天相提并论,面对《独孤皇后》目前遇到的正负面评价,於敏和其背后的华策影视表示都全盘接受,并且感谢观众的反馈,“观众的‘宽容’会激励创作者更加严格地审视作品质量,保持初心,不断进步。”

风云变幻大女主

对于《独孤皇后》的后续播出成绩,於敏是乐观的,在他看来,很有可能会“更好”。

尽管不愿意将《独孤皇后》定性为大女主剧,但是他不否认独孤伽罗经过了一个长久的成长过程,而且她的故事能够传达出一些现实关照,比如伽罗和杨坚的感情不只有甜,更多体现在互相扶持上,而伽罗作为主角的成长过程是否能引发当代女性观众的一些思考,也是於敏和华策想要引发的观剧效应。

伽罗不是一个‘复仇’的大女主,她更普通,从经历和思维上都更贴近现在的女性观众。

用现代思维去做古装剧,距离观众最近最成功的例子是《延禧攻略》,而《独孤皇后》显然更温和传统,它想要通过一个传奇女子身上最接近普通人的特质来打动观众,以此托出她一生的故事,还原那段历史,也赋予女性观众更多的想象空间。

《独孤皇后》同期播出的古装剧还有《东宫》《招摇》,以及刚收官的《皓镧传》。全平台播出的模式让《独孤皇后》始终在骨朵数据的网剧热度榜上位列前茅,分平台的播放量和热度都有持续上涨的趋势。

图片来源:骨朵数据

首播没有上星而是全平台网播,於敏并不觉得失落,“之后会在卫视播出的,这个是肯定的”。在等待播出的这一年里,他或许有过焦急,但是面对政策和市场的变动,如今能够顺利播出并取得成绩已经足够欣慰。

在他和华策看来,古装历史剧仍然是最受国际市场欢迎的“华流”代表剧种,从市场需求来看,大女主剧集同样会一直存在,华策影视未来也会有大女主剧集继续面世。而至于如何摆脱观众的负面认知,则要从内容本身提升质量,“大女主题材的核心是女主的人物塑造”,因此,不同于简单的爽剧或者是玛丽苏,大女主剧集格外依赖女主角能够焕发差异化的角色魅力和故事新鲜感,这也就导致了在供给需求下,未来该题材仍然有较大的成长空间。

《独孤皇后》从筹备到播出花费了近五年的时间精力,它走过的岁月和见证的历史,反过来赋予了这部剧别样的意义。

如今恰好在冬春之交的节点播出,在当下的市场环境下,吸收了《独孤皇后》的制作经验,於敏和华策或许能够打开不一样的视角,无论是身为影视公司的发展规划,还是对未来大女主剧的精神定位、审美考量。

“皇后系列”确定还会继续做下去,但是於敏表示,“往后会越来越难做。”寻找出彩的历史原型,打造差异化的故事格局,给足原创剧本创作的时间……在越来越追求速度和新鲜感的市场环境里,影视公司的创作者们或许将更加殚精竭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独孤皇后》“孤独”的五年丨专访总制片人於敏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