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善恶之间的《失控》丨专访导演、编剧邢键钧

文 │ 刘肉英

邢键钧的心里有一团火,烧出了一部《失控》。

作为这部剧的编剧、导演,《失控》被他自己戏称为“三无”小网剧,但另一边,观众却给出了很高的评价,直接断言“2019第一部好剧出现了”。

 

两个走投无路却仍然心怀善念的好人成为了绑匪,心惊胆战的绑架了一个小女孩,几次想要被迫凶悍起来,却终究还是心存善良。小女孩为了试探妈妈对自己的爱意,“绑架”了两位绑匪,随后还有放高利贷的六哥利欲熏心不断勒索,顾卫国绑架医生女儿后警察介入……多重关系的纠葛之下,是在善恶之间寻找人心。

《失控》导演、编剧 邢键钧

我想表达的其实就是,有些困境,作恶是无法解决的,但善良可以

一个看似黑色幽默的荒诞绑架案背后,其实隐藏着一个严肃的主题。从创作角度来讲,邢键钧既是编剧又是导演,对于作品把控也能达到最好的限度,痛并快乐着的创作过程,给《失控》这部剧的质量打了一针强心剂。

荒诞的绑架案

“感兴趣”是邢键钧做这部剧的唯一理由,当初网络电影《我是好人》结束后,邢键钧心里总还是觉得有点儿不过瘾,“很多想象的故事都没讲出来,很多可以扩展的东西也没有篇幅了。”于是他就动笔写了《失控》这个故事,把自己想表达的内容,一股脑的倾倒出来。

《失控》的剧本从动笔到完成,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内容几乎一气呵成,而剧中出现的人物却早已经在邢键钧的脑海中“活”了起来,“我不会写大纲,也不太懂,但是这些在我心里已经成熟的人物放在一起就会起化学反应。所以,剧中的故事、台词、事件,都是自然而然就长出来的。

当然这些都基于前期的调查,“剧中很多犯罪的元素其实都是有迹可循的”,将真实案例和故事融合在一起,在真假之中来回变换,故事也就更丰富了。《失控》一共拍摄了61天,成片剪完之后一共520分钟,按照邢键钧的推演,整个故事从开始至落幕一共经历了5天,“没有一个镜头是注水的”。

虽然创作和拍摄的时间都不长,但这样一个相对敏感的题材还要经过重重审查,24集,每集22分钟左右的内容,邢键钧和同事为其努力了近两年。

《失控》也是一部多线叙事的作品,保险推销员纪凡因为虚荣撒谎借了高利贷结果还不上钱;林萧峰虽然是血液病专家,却还是救不了自己的女儿;李若男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却依旧处理不好自己和女儿的关系;王亦涵年纪还小,想着试探妈妈的真心,也经历着被绑架的恐惧和善与恶之间的困惑;六哥被贪婪左右,顾卫国被恨意缠身。

剧中的所有人都在失控的边缘,一点儿风吹草就轻易地将这些人逼上了绝路。但同时,《失控》也绝不是一个冷酷的故事,“我觉得世界没有那么冷,每个人的生活中都会有不如意,但我觉得温暖都在我们身边,所以在悬疑案件的故事中加入黑色幽默元素是我一直想尝试的类型。

有人无辜吗?

《失控》这部剧中,每个人都是绑架者,也同时都是受害者。纪凡受困于自己的谎言和爱情,更是被六哥抓住了软肋;林萧峰一直在为女儿付出,曾经也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使得自己的女儿也被绑架了;顾卫国出狱后被恨意裹挟;李若男不知道如何表达对女儿的爱;六哥的贪婪让他原形毕露。

每个人都很矛盾,纪凡笨手笨脚地绑架了王亦涵,作为绑匪的同伙,林萧峰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小心翼翼的救她,他们对待这个小女孩十分小心,甚至在一分钱没有拿到的情况下,还在放她走的时候给她100块打车回家。好人被逼着做了坏事儿,总想着做点儿什么事情去弥补一下。

李若男为了能让自己的女儿安全,一遍一遍听着绑匪的摆布,“在事业上井井有条,在女儿的安危面前乱了阵脚,面对着绑匪们越来越高的赎金,她只能不断想办法妥协,我们要的就是这种反差。

女儿王亦涵从被绑架的恐惧到对自己母亲的试探,再到真正被绑架,以及成为绑匪的同伙欺骗自己的母亲,有网友评论说,“这个小孩儿就是在作妖。”但从她的视角出发,李若男爱不爱她,其实是和肯不肯为她花钱画等号的。

王亦涵在得知妈妈已经付出了一大笔钱之后,也同样意识到了自己犯下的错误,她也曾经表示过“我想回家了”,但面对林萧峰女儿被绑架的事实且需要一笔钱救命的时候,她还是选择了留下来。

观众最初抱着同情和看闹剧的心思来看待这起不正经的绑架案,但随着剧情的推进,观众的情绪也开始逐渐紧张起来,纪凡、林萧峰无论再怎么对王亦涵好,他们也构成了绑架犯罪事实,剧中的每一个人也都被各种各样的情感牵绊,裹挟一层套着一层。

从最初的一个小女孩被绑架的故事逐步开始扩大,纪凡和林萧峰之间的分分合合、林萧峰和顾卫国之间的恩怨情仇、纪凡和六哥之间的金钱勒索、李若男和王亦涵之间的情感变化,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失控》中没有一个人是单纯的受害者。

不否认,确实有bug

六哥是《失控》的人物中最不值得被同情的一个,从最初放高利贷涨利息到抓住了纪凡的把柄不断勒索钱财,“让他最后坠入深渊的是他自己的贪婪,如果他能在某一个时间遏制自己的话,事情的发展将会截然不同。”其实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例子也不少,不断试探别人的底线,说不定最终就会鱼死网破。

对于邢键钧来说,这次拍摄《失控》是一次很不一样的体验,最主要的感受还在于,他很直观的得到了观众的反馈,作为优酷的分账剧,《失控》的好与坏都能被直观的反映出来,同时得益于互联网平台,他和观众也在不断交流。

我觉得回复他们(观众)特有意思,和传统的电视剧不一样,收视率高低和导演没关系,但和观众交流内容其实对我以后的创作会有很大的帮助。”《失控》的剧中充斥着大量的反转,大部分的观众根本无法料想结局,如今剧情已经更新过半,剧中依旧存在着很多未知数。

“有一点我没预料到,就是剧中出现太多的反转之后,观众会觉得太累了。”在邢键钧最初的设想中,其实也是不让观众费脑子去看一部剧,如果想要联想一下,前后一看就能明白逻辑,当然也可以乐呵着看完,毕竟还有一层幽默的外衣在。但目前一些观众弹幕评论表示,“快投案吧,我们都快疯了”,却是他意料之外的。

《失控》的故事中,每一个人都是不可或缺的,和依靠巧合凑在一起的多线叙事不同,剧中人物之间的联系都存在着必然性,多股“细线”纠缠在一起,就形成了一股韧性颇高的、拉不断的绳子,“我觉得自己还是有25%的内容完成得不好。我知道一些地方有逻辑bug,不知道观众会不会发现。”

目前已知的bug是剧中的赎金金额,不是700万,应该是850万,“其他的不管观众最终有没有发现,我都会在收官之后坦白给大家,不能骗他们,错了就是错了。

《失控》的原名是《绑架者们》,也就预示了剧中所有人的关系,而失控则更加抽象,同时充满了无力感。希望所有人都不会被生活所绑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善恶之间的《失控》丨专访导演、编剧邢键钧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