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声临其境2》的红与黑丨专访总导演徐晴

  文 │ 南风

  第四期之前,《声临其境2》的豆瓣评分只有4.3,相比第一季8.2的高分几近腰斩。迪丽热巴的到来,是口碑下滑的关键因素,她打败蔡明、白客和朱时茂拿了当期第一,引得观众不满,于是纷纷跑到豆瓣给出一星泄愤。

  大家觉得这是节目组在“向流量低头”,而总导演徐晴告诉骨朵,其实第二季邀请嘉宾的标准并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是演技先行,至于流量与否与年龄层,都是后面要考虑的因素。“这一季的时候,大家会想当然的说,你们开始请流量了,开始不自信了,其实并没有,我们并没有请那些大家都觉得TA只有流量没有别的的演员

  

  即使是迪丽热巴,也是因为她本身具备配音的实力才被邀请的,只是流量的光环太大,让观众很难注意到她们背后的努力,“其实她们也是演技派。”

  与节目因请流量明星遭到差评相对的,是公认的实力派演员带给观众的惊喜感。最新一期“淑女的腔调”邀请了刘敏涛、秦海璐、万茜、李沁四位嘉宾,她们的出色演绎成功为节目挽尊,有网友感叹说这是“两季以来最精彩和华丽的大秀”。

  事实上,“淑女的腔调”这期的录制要更早,但考虑到播出档期的变化,于是对节目播出顺序做了调整,这也是《声临其境2》很多变化产生的源头。档期不同,面对的观众群体也会不同,内容上自然要做出调整,而一旦内容有变,自然会有人接受和不接受。

  从周六22点档到周五20点黄金档,受众圈层更广,传播力度更大,这是《声临其境》第一季为第二季赚来的优势,也是第二季的压力所在。面对争议,徐晴选择坦然接受,“他要发声,他要干嘛,我们也阻止不了,我们做好自己该干的就行了,对得起我们的忠实观众,对得起业界良心。”

  

  

  “人红是非多”

  红与黑对综艺节目而言,往往相伴而行。“红”意味着出圈,被更多人看见,讨论度也水涨船高,这些声音里必然有支持的和反对的,而舆论讨论越热烈,反对与质疑的声音也会更强,“黑”便由此产生。

  两季《声临其境》便是对“红与黑”最好的诠释。

  第一季时,《声临其境》还是个圈层化明显的节目,“配音”的小众切口让节目具有极强的垂直细分属性。随着内容不断展开,演技派演员在节目中的出色表现赢得了观众喝彩,韩雪为《海绵宝宝》的配音和朱亚文的一声“宝贝儿”都令节目声名远播,这同时也给演员们带来了更高人气。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有了第一季的口碑和热度做铺垫,《声临其境2》未播先火,见识到节目的专业性后,演员们也对节目组更加信任,在嘉宾邀请上更容易了。

  但随之而来的,是观众对节目水涨船高的期待值。“第一季已经到那个水准,第二季其实不能低于那个水准,甚至观众对你的期待会更高。”这一度让徐晴感到焦虑和困惑。《声临其境》第二季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小众狂欢的节目了,某种程度上,它和以青年文化题材为切口的《这就是街舞》《中国有嘻哈》等节目一样,成了大众化综艺。

  

  为了不让所有人失望,《声临其境2》早在去年9月份便进入了筹备期,“当时我们定了一个基本的调性,不做颠覆性的创新,只做极致化的升级。也就是说,我们第一季核心的经典模式也好,环节也好,都会保留,只是在我们自己觉得不是那么完善、观众特别有期待的一些环节,做一些改良。”

  第二季时,节目组邀请了“铁三角”张国立、张铁林和王刚组成声音指导团坐镇点评和辅导演员;在备受观众期待的“声音大秀”环节,节目组弱化了表演成分,更加专注声音本身的魅力;技术上,第二季运用了全息投影和裸眼3D,让观众能真正身临其境,打造沉浸式舞台效果。

  “我们的难处就在于你不能丢掉第一季的成功点,又要有第二季的新面貌,就是增强新鲜感和升级感。”一切改变,都让《声临其境》第二季看起来比第一季品质更佳,而节目出圈走向大众化的同时,也让观众怀疑它“能否保持初心”。

  徐晴的信念感一直很坚定,“人红是非多。你有适当的争议和非议我觉得都是正常的,不是说有一个人说你一句或者有一票人黑你,你就对自己产生了动摇或是怀疑,我们毕竟不是人民币,让人人都喜欢你,我觉得这个很难,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口碑在于“意外之喜”

  对任何内容产品而言,要想获得上乘口碑,就需要给观众“惊喜”,越超出大家的期待值,好评便越多。《声临其境》深谙这个道理,于是在第二季拓展了更多嘉宾,除了“中坚力量”以外,还有更年轻的演员以及更多老戏骨加盟。

  第二期有年轻的白客,也有戏骨级演员蔡明、朱时茂,第三期节目组还把曾经央视的台柱子倪萍、赵忠祥请来表演。而在第一季小试牛刀的刘敏涛,在第二季成为正式嘉宾,她表演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一经播出广受好评。

  徐晴会从豆瓣、微博、微信、抖音等渠道关注观众反馈,而《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被各路大V自发安利让她备受鼓舞,“这个我们安排都安排不了。”话剧本是单调冷门的内容品类,刘敏涛的表演对话剧起到了加持的作用,“在这个节目里头因为有这个人,因为有这个情景,你瞬间觉得经典就是经典,它的这些生命力和价值,也是在我们的预期之外。”

  可以感知到的是,有了第一季做铺垫,第二季加盟的演员们会更信任节目组,从而更认真对待节目。他们的配音片段都是自己擅长的声音,“我们不会说让你选那个桥段是让你出丑,或者要坑你,或者颠覆你的形象,这个都不存在。

  

  相比所谓的“颠覆”性挑战,徐晴更希望展示演员们不为大众熟知的另一面,“让大家觉得他可能除了A面,还有B面,甚至还有C面,而每一面都是观众觉得特别惊喜的一面。

  正式录制之前,嘉宾们通常会提前十天到半个月左右做准备工作,喻恩泰还请来声音指导做辅助,甚至专程去录音棚里练习。“整个的过程我觉得我们的演员是相当的投入和认真,这个状态我觉得特别难得。”

  在演员和节目组的双重努力下,《声临其境2》的录制过程比第一季轻松很多,动辄十几二十个小时的通宵录制有所减少,“整体来说,录完前面两期之后,后面几期录制相对还是比较顺利,拖到凌晨2点的情况不多。”

  而且在可控范围之内的“惊喜”会时而出现,“其实好多东西不可预计的会发生,所以也没有必要完全说你必须在多少时间内给我完成,就是说我们觉得什么状态会比较合适。”

  

  天花板还有多远?

  请一个迪丽热巴就被黑成这样是徐晴万万没想到的,好在豆瓣评分并非评价节目口碑的唯一维度,她可以理性看待这件事。“节目影响大了之后,请嘉宾不可避免会有种种的非议和争议,但是我们觉得做到问心无愧就好了,人家是凭实力说话,她的实力、她的优秀摆在那里,你为什么要视而不见或者是刻意去回避,反而显得你比较心虚。

  

  祸福总是相倚,迪丽热巴的加入也开拓了节目组的选人思路。徐晴认为每个年龄层的演员都有自己的魅力所在,那些人到中年才被大众认识到的人也并非是在中年才开始优秀,“优秀的人我觉得年轻的时候应该也是挺优秀的,不是说到中年才优秀,只是他中年才被发觉而已。

  当带着这种思路再看待节目选角的时候,徐晴发现之前为节目嘉宾的设定是狭隘的,《声临其境》不应该困在中生代和老戏骨这个圈里,“我们做很多事情其实没有必要带预设,就真实的去发现就好,不要带太多的主观色彩,这样真的会让你一叶障目,如果这个人一开始你就认定他不好,那你怎么会觉得他会好呢,正确的思路应该是:这个人我们可以了解一下。”

  在日本,因为动漫产业十分发达,所以声优也有很强的生存空间,是一个独立的行业。而未来国产动漫的发展也势必会带动国内配音行业的兴盛,对做节目来说,层出不穷的新人也是一个新的嘉宾资源渠道。“市场对顶尖的人才永远是饥渴的,而且这个行业好的话,吸附的人会越来越多,优秀的人只要达到一定的量级,你要做节目其实是足够的。”

  而且作为一个综N代,《声临其境》目前和《明星大侦探》一样,还没有跟风的节目出现,这会延缓观众的审美疲劳。在徐晴看来,《声临其境》的切口已经足够小了,而且找的嘉宾都是业内顶级,再加上纯原创模式,还没有完全工业化,被模仿的几率很小。“我们已经抢占先机,他如果做同样的事情,这我觉得成功的可能性不大。”

  

  去年做完第一季,湖南卫视担心被跟风所以想过短时间内上马第二季,徐晴反而比较坦然,“我们是一个比较擅长做人物的团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把人物的设计、塑造、发掘这块做得很到位,它还是有门槛,有匠心,有手工成分在,想抄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但任何一档季播节目都有相对固定的生命周期,有始便有终,有兴盛也有衰落,无法避免,“我们遵循自然规律就好了,最好是在它生命的旺盛期就把它呈现出来。”

  在这一季,《声临其境》被更多人看到是好事也是坏事,充分暴露意味着泥沙俱下,目前徐晴和团队面对的最大困境就是如何突破自己,“这个节目样式可能需要有流水线工业化的部分,但其实也需要匠心的手工制造的这块,这个比例怎么去控制,怎样做到极致,怎么真正做到我们自己觉得有一个特别明显的突破,这个我们一直在思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声临其境2》的红与黑丨专访总导演徐晴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