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一波三折屈楚萧:爱豆与直男的大规模“网络教派”战争

文 │ 薄荷

屈楚萧事件有了新转折。

“扒出好几年前甚至是价值观还没完全成型的时候的所谓黑料,不就是以前的大字报?” “为什么说男人大猪蹄子就可以,说女人大鸡爪子就是仇女了?”

风向标悄悄转动,从最初的全网扒皮、群嘲,如今在微博里检索有关屈楚萧的关键词,热门微博下的讨论换了一种画风,认为屈楚萧性格超A的人还在坚守、持续输出支持的观点表达;在沉默的围观者中,直男群体开始显现,为“天下所有男人可能存在的毛病”鸣不平,当然,相当一部分女性群体同样持有这个观点。

而屈楚萧一向活跃的小号停止了更新,止步于他曝光私生粉行径的那两条微博。仅是发布了一条ins,疑似回应近期发生的一切。

屈楚萧小号微博

屈楚萧ins

事实上,真正引爆舆论的,并不是“愤”起而攻之的粉丝搅起的黑料风云,屈楚萧关于“爱豆和演员”的价值评判,才是触达一个庞大用户群痛点的关键举动,同时让习惯了围观明星落水的路人感受到了一种不常见的傲慢。

“凭什么这个演技和偶像艺人好不了多少的年轻人演员,要如此看不起爱豆这个职业?”

毕竟很少有处在事业上升期的年轻艺人,会做出这样自爆式的举动。也有人将屈楚萧事件归结为“立人设失败却被反噬”的又一案例,而这件事在不断反转中屡次脱轨,从艺人人品和艺德的范畴中脱离开来,暗暗指向了一块藏在深处的隐疾。

一波二折

从春节档“小破球”的逆袭,到屈楚萧事件发生,不过十几天。

在《流浪地球》之前的2017年,屈楚萧是《媚者无疆》里的影子长安,也是《如懿传》里的成年五阿哥。知名度不算高,但是累积的粉丝群却足够牢固。

早在这场风波前,屈楚萧就因为其小号遭遇了一次小范围的争议,起因是粉丝们就该不该暴露小号问题产生了分歧,而误入其中的路人感到不解,“他是谁?” 在经历了几天的拉锯讨论后,路人对于其粉丝占据首页的行为表示不满,并且和粉丝发生了摩擦。

和屈楚萧对自己的定位相同,其粉丝认为作为演员不需要太高调,因此并没有广泛传播屈楚萧小号的存在,圈地自萌的姿态也招来了一部分路人的嘲讽,认为是“18线演员和其粉丝的故作姿态”。

回到风暴来临的宁静前夕,ID为“转学湘北的仙道彰”在《流浪地球》上映前仅拥有2000+的粉丝量,电影上映3天后粉丝破万,不到一周后已突破18万。彼时还未发生风波,在大众眼里,屈楚萧是一个躺赢式地走红的幸运儿,借助了春节档第一黑马和科幻元年的东风,顺利受到抬爱。

尽管《流浪地球》里的刘启人设不讨喜,但是不妨碍戏外的屈楚萧迅速被大众捕捉到,有辨识度的气质外形又形成了一层加持,有人开始称他为“野性派小鲜肉”。

然而矛盾很快爆发,导火索便是屈楚萧在遭遇私生饭骚扰后接连发布的两条长文。“挂人”的举动很快引发了争议,舆论发生了第一次转移。

被挂的“粉丝”公开澄清自己并非私生饭,只是恰好和屈楚萧乘坐同一航班,引起了大众对于屈楚萧妄自揣测的不满。而疑似深夜打电话给屈楚萧的粉丝则在朋友圈表示:“我就是爱他,就算骂我也没用,硬核男主屈楚萧,性感大萧在线骂人,好爱。”但是屈楚萧在表述时使用的强硬态度,使得在微博聚集的粉圈群体感到了不适。

疑似粉丝的朋友圈回应

大众对待这件事的看法分为两种:太刚了!或是,太飘了!前者认为,被流量明星惯坏了的粉丝,是时候接受一点教训了。喜闻乐见并没有持续很久,“围攻”开始了。

豆瓣账号、贴吧账号,过往发表过的言论和照片、浏览加入过的小组和贴吧……屈楚萧在互联网世界里留下的痕迹被挖掘了出来,于是曾经发表过的不当言论和特殊爱好,包括恐同、对女性的不尊重言论、加入性癖好小组等等,都被贴上了“黑历史”的标签。

舆论的第二次转移发生了。屈楚萧一时之间成为了众矢之的,在网络上被群嘲多年的直男癌帽子扣了下来,“真实”的他和大号中的克制、小号中的接地气的他,仿佛都不是一个人。

在屈楚萧此次走红和发生风波前,就有粉丝表示脱粉,因为“小号中的他颠覆了想象,太失望了”。打开屈楚萧的大号,会发现他在作品宣传以外,基本都在更新天气状况,会让人误以为看到的是天气预报官博;而小号中的他更新微博频率很高,对各种网络热梗的熟练运用俨然表明他其实是一个重度互联网用户。

而此次幻想的破灭来得更彻底。在女权主义者聚集的微博上,活跃用户对于“不平权之者”的容忍度极低。

第三次,黯然反转

网友在完成对屈楚萧掘地三尺的工作后,以为故事已经走到胜利结局,因为在舆论的压迫下,屈楚萧不仅背上了直男癌的帽子,“成就不高架子很高”成为了大众对他的新印象。

当全网忙着搬运屈楚萧的黑历史、感叹史上最短走红史之时,又一次反转悄悄降临了。尽管事已至此,屈楚萧事件的热度已经所剩无几,经过“惩罚”的他得到了应有的结局,众人开始退散。

然而,直男群体的声音开始被放大。也许他们一开始就发声了,但是由于基数小,无法和经年累月习惯在微博作战的主流用户匹敌。先是有博主一一列举出屈楚萧的“罪状”,再逐一反驳,最终得出了“diss屈楚萧的人才是三观不争”的结论,获得一众认同,舆论开始反扑,指向了那些神秘却功力高深的黑历史挖掘者。

紧接着,网络上开始出现了更多的声音,无一不指向曾经的互联网有着宽松的舆论空间,而现在却要“加狗头保平安”,在社交平台上发言要越来越谨慎来防止说错话遭到指责,尤其是在谈论艺人时,稍有不慎便会被问候全家。

这些直男用户大约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直接指出问题所在,言辞犀利,有对抗性;另一部分则不公开表示支持屈楚萧,但是表示了对畅所欲言的渴望,并且怀念曾经的帝吧或者虎扑,侧面暴露支持身份。

此时此刻,屈楚萧的行为成了一种样本,既受到一部分女性用户的追捧,也得到了男性用户的感同身受。

究其原因,是屈楚萧的“黑历史”并没有涉及到道德底线却遭遇了大规模抵制,极端情绪的蔓延像是用错了地方。在大众情绪从顶点滑落之后,男性群体的声音开始被注意,并且随着一部分女性群体的加入,舆论才能成功实现反扑。

在这场大讨论中,粉圈群体会用自己的思维体系来攻击支持屈楚萧的人们,比如“XX粉就喜欢这样有黑历史的哥哥”,而反击则是由“恶臭粉圈的大字报行径”等言论构成,彼此都以为直击对方要害,实际上除了疯狂输出不满情绪以外并无实际作用,对方早已免疫。

屈楚萧事件是女权情绪主导对抗直男的一场战役,在主战场微博上,直男群体的微弱力量导致他们几近失语,也致使舆论的第三次反转缺乏实际的力度,几乎处在被忽视的境况下。

红与黑的背面:两大教派的持久对抗

因为“黑历史”对屈楚萧爱得更深的那些女性用户,她们证明了“坏男孩”对女性受众的吸引力仍然存在,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爱豆”,也体现了饭圈女孩以外的女性受众在互联网上公开表达情感的需求。她们不需要有饭圈的组织纪律性,一样可以喜欢某位艺人,虽然在“喜欢”这件事上两者并无差异,但是在“艺人失格”引发的雪崩后,立场不同还是使得她们的行为出现了明显的差异。

而直男的落寞,或许可以跟偶像文化的兴起直接挂钩。

当直男对粉圈信奉的一个个明星吐出不屑的字眼时,他们已经被粉圈女孩永久拉入黑名单,并且被冠上了直男癌的帽子,而且在她们的眼里,这样的直男癌,是永远不可能和爱豆相提并论的。

资本的嗅觉永远是灵敏的。当资本捕捉到流量的气味时,兴奋交织在偶像和粉丝之间,这是他们共同作用的结果,目的是赋予艺人强大的“商业价值”。

从各类数据中都能看到流量艺人一年的代言数量、杂志封面数量、被邀请看秀的数量,随着知名度和层次不断提高,流量成为了重要的衡量标准。而通过变现换来的一切,则是这些偶像们迫切需要的门面装点。

在鹿晗宣布恋爱之前,其粉丝团体以工整高效的工作流程著称,外界将其视为一个典型样本,甚至与鹿晗本人的意义一样重要。然而现在鹿晗的流量霸主地位易主已久,除了达尔文理论的显性作用,被刺伤的粉丝们才是导致鹿晗黯淡的主要原因。

在讨论女权主义的研究中,消费主义向来是关键词,无论是各大电商推出的促销活动还是自媒体推崇的生活方式,为偶像买单的女性群体也属于这一类别,均是女权意识崛起的象征。从消费领域到精神世界不断前进,在探索自我和碰撞外界时发生的实际经验,逐渐成为了可视的样本,比如为爱豆打榜时的荣誉感,或者是入荷一只新口红的兴奋感,以最简单和最容易流通的形式完成了普及。而消费主义的前提是有能力消费,因此也被认为不应该被归结到真正的女权范畴里。

但是不能忽视的是,女性已经成为了影视剧市场的主力军和买单者,男性观众逐渐隐退。在舆论大环境里,女性开始占据先机,蚕食了男性留下来的肥田美地。

与此对应的,是“直男”印象的进一步被固化、加深,是互联网上随时可以被嘲笑的梗,也是优质男性的对立面,是跟不上时代、愚钝、低情商的象征,虽然直男们自己不会这样想。如今,虎扑被视为直男的最后一块自留地,曾经辉煌的帝吧不在,主流意见平台被粉圈占据,直男用户和普通用户一起选择了失语。当年帝吧出征有多么风光,如今难以找到组织的落寞感就多么浓烈。

粉圈不能代表微博,微博不能代表女权,但是我们仍然能够从粉圈中窥得一种激烈的女权情绪,即通过守护和反抗来证明“存在”。在直男群体中,“恐同”“反娘”似乎是一种政治正确,屈楚萧的言论即便遭遇巨大争议,仍然有着数量众多的支持者,便是因为如此。在网络上愿意发声、能够引起声量的真正“直男”,远远不及现实生活中的直男多,但男性追求猛烈、刺激和真实无所忌讳的舆论空间,而女性更愿意贡献自我,为自己的爱豆维持一个风清月明的舆论空间,两者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从后者崛起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当“粉圈女权”和直男激烈碰撞时,两方力量强势相遇,往往能引起外界瞩目并且落得两败俱伤,虎扑讨伐吴亦凡的负面效应仍在,粉圈女孩在大众眼里的疯狂固执的刻板印象也从未被消除,而直男则是各类女性视角的段子里永远过不去的梗。

粉圈文化留下的另一个强大的副作用是,它潜移默化地对大众完成了影响,从吃瓜围观到下场参与,热衷于明星艺人私人生活已经成为了国民习惯。因此,身为“受害者”的明星开始戴上面具,维持人设、隐藏真实的一面,折射了网民和明星之间永远不对等的关系,也能够解释屈楚萧的红和黑,为何具有独特的样本意义。

目前,直男用户无法攻占主流舆论平台,只是当同类被攻击时,他们还是会站出来,捍卫自己的性别特征,争取尊严和话语权。

直男攻击偶像,女权攻击直男,本质上是两大网络舆情教派的殊死争斗。虽然屈楚萧战役以无声的反扑黯然收场,但是屈楚萧是谁已经不重要了,而这场男和女之间的战争将永远持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一波三折屈楚萧:爱豆与直男的大规模“网络教派”战争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