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虐不虐?虐啊!甜宠当道,《东宫》这样的虐恋剧还能打吗?

文 │ 夏天

2019年,甜宠剧仍旧牢牢霸占着女性观众的注意力。

青春校园剧《独家记忆》因男女主人公薛桐与慕承和的甜蜜互动,引发观众热烈追捧;甜宠剧《奈何boss要娶我》凭借“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反套路情节,成功以小搏大,赢得市场;宅斗之余,不忘撒糖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牢牢占据着2019年第一热剧的宝座。

在此背景下,历经定档、撤档、再定档,几番起伏后,终于开播的古言虐恋剧《东宫》,显得独树一帜。

该剧改编自匪我思存同名小说,讲述了西州国九公主小枫,因和亲踏上中原之路,与太子李承鄞发生的感情纠葛。作为“悲情天后”匪我思存继《来不及说我爱你》《千山暮雪》后,最受关注的虐恋小说,小说《东宫》拥有庞大的粉丝群体,由此改编而来的影视剧,市场表现也备受关注。

开播至今,《东宫》在豆瓣上的观众反馈呈现两极化趋势。不少原著粉吐槽“片花”是“骗花”,低于预期,给出一星评价,同时也有坚持看完前三集的原著粉,前来声援,“第三集后,就按照小说情节发展了”,不吝给出4星、5星好评。

就目前的反馈来看,剧版《东宫》能否原汁原味还原原著,俘获原著粉的心,仍为未知数。而除此之外,还值得注意的是,以《东宫》为代表的虐恋剧的市场空间,也仍有待观察。

足够新,也足够虐

“不要管,让他死”。

男主李承鄞与女主小枫初相遇时,李承鄞身负重伤,幸得小枫搭救,观众在弹幕上强烈“抵制”,而当男主与女主开始暗生情愫,弹幕画风变成了,“谈恋爱吗,灭你全族那种。”只要男主李承鄞出现的画面,弹幕主题内容只有一个,“请男主务必孤独终老”。

原著粉对于《东宫》男主人公李承鄞持有的态度,由此可见一斑。这不像是对反派角色的憎恶,倒更像是爱之深恨之切的无奈。

抛开原著影响力,单从影视剧创作角度出发,《东宫》的确实现了人设与故事上的创新。

与寻常言情小说中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痴情男主不同,《东宫》男主李承鄞,是真正心狠手辣又腹黑的人物,爱美人更爱江山。为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步步为营,暗藏杀机,多次利用女主小枫,灭其全族,致其家破人亡,甚至对小枫的感情,在真心中也暗藏几分假意。

这一人物形象立体多变,极具冲突和看点,亦是小说《东宫》能异军突起的关键所在。而就目前已播出的剧集来看,在剧版《东宫》中,为了让主要角色更符合影视剧传播语境,主创团队为男主角新增了不少让其利用小枫,角色动机合理化的情节,为他行事腹黑赋予了更多不得已的苦衷,这使得这一角色更为柔和,但同时也削弱了李承鄞的腹黑秉性,间接削弱了《东宫》故事情节引发的虐感。

女主角小枫的人物设定也是近来影视剧中少见的。作为草原上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九公主,她性格单纯可爱之余,还带有股草原儿女的飒爽与灵动。原著粉这样形容小枫, “她这种直率的性子,无论是哪个娘娘把她拉出去审问,不管是多高明的高人要把她陷害,我觉得她只要说上那么一句:不是我干的。我便觉得好似大罗神仙都来给她作证一般,这姑娘纯得太真了。

然而就是这样至纯至性的女主,被所爱之人利用,族人被灭,家破人亡。观众能再次领悟到,什么是“悲剧就是把一切美好的事情撕碎给世人看”。横亘在男女主人公之间的国仇家恨,无法跨越,让人看得爱恨交织。有原著粉尝试写出男女主角相爱相守的圆满结局,却迟迟不能下笔,因为“减少内容的悲情色彩,不止会削弱小说的动情性,甚至会致使人物性格的崩塌。”

观众一面为女主小枫的遭遇愤愤不平,一面期待她跳下忘川,忘记与男主李承鄞的爱恨纠葛,并最终以自杀的形式,完成对男主致命一击、不可挽回式的惩罚。跳忘川”这一情节,成为继素素跳诛仙台、锦觅捅旭凤之后,观众最新的期待与寄托。

原著粉的狂欢?

“有没有类似《东宫》的小说?”,知乎上这一问题下,获得最多赞的答案是,“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小说了”。让小说《东宫》拥有如此庞大、忠实的粉丝基础的,是让读者欲罢不能的虐恋情深

在“悲情天后”匪我思存创作的故事中,男女主人公的爱情,被权力斗争、商业斗争、家族仇恨裹挟,放不下国仇家恨的男主,一边深爱女主,一边利用她、背叛她、伤害她,故事中的这种“虐爱”不是为了毁灭爱,而恰恰是为了凸显爱。前期“虐”的过程有多痛苦,待男主角懊悔,且彻底无法挽回时,观众就能收获巨大的爱而不得的快感。以“先甜,后虐,失忆,再甜,继而绝望虐恋”为叙事主线的《东宫》,是匪我思存式虐恋故事的集大成者。

从网文到影视,不同载体间的内容转化,主创团队不得不面临一次“改编”命题。这是迎合原著粉与影视化“二次创作”的平衡艺术。

为了迎合原著粉,《东宫》请来作者匪我思存坐镇,买下B站上东宫书迷制作视频所用配乐《爱殇》,用于剧版《东宫》的插曲中,并对于原著中的多处细节,进行了还原。而在出圈之路上,《东宫》则显得没那么得心应手了。

在改编上,为符合影视剧创作上的戏剧逻辑,剧版《东宫》舍弃了原著插叙、倒叙的叙事手法,增加和强调了世界观格局,将书中的豊朝、丹蚩、西凉、西周四国进行了明显划分,这一改编,使得第一、二集内容繁杂,与男女主人公相关的感情线迟迟未上线,略显拖沓的节奏让包括原著粉在内的观众选择了弃剧。在推崇节奏轻松、明快的影视剧市场里,这一举动显得颇为赶客。也正因如此,豆瓣上的评分出现了两极分化的情形。

值得一提的是,除原著作者匪我思存亲自操刀剧本外,该剧另一名重要编剧余飞,曾是《永不消逝的电波》《重案六组》《剃刀边缘》的编剧,导演李木戈曾经参与过《光荣岁月》《三国》的拍摄,他们的加盟,使得这部古装言情剧带有同类剧集少有的男性荷尔蒙气质。漫天的黄沙,金黄的胡杨叶,大漠孤烟直的壮丽景色,男主李承鄞联合朔博攻打丹蚩时大气恢宏的战争场面,以及剧中对权位的争夺和权谋戏份的刻画,都带有男性独有的理性视角。

这为融合了夺嫡、宫斗、权谋、虐恋、复仇多种元素的《东宫》,带来了别样的气质。家仇国恨夹杂在一起,视野及格局更高了一分。与此同时,这样的扩展,也招来了节奏拖沓的争议。作为一部古装虐恋剧,新增大量权谋戏,能否成功讨好女性观众?答案充满未知。毕竟此前,由大女主小说《凰权》改编而来的电视剧《天盛长歌》,新增大量权谋戏,最终播放量和收视率都不尽人意。

在争分夺秒的剧集市场中,至第三集,主线剧情才真正上线,这显得尤为冒险。从小说到影视化,仅20万字的小说被改编为52集的连续剧,没有明星加持,52集的庞大体量也劝退了不少普通观众。

截至目前,已上线5天的《东宫》,豆瓣仍未开分,讨论范围也仅限于原著粉丝群体,剧粉势单力薄,评论区更像是原著粉的狂欢。

虐恋剧还能打吗?

在《东宫》中,“要用小枫的死来对他进行惩罚,让他在无上皇位中坐享万年孤独。”在评论区,不少原著粉表示,无论剧情如何更改,只要能够让男主角孤独终老,有一个悲惨结局,就能接受。

能否赢得原著粉的青睐,就看《东宫》能否将这虐恋深情呈现出来了。

尽管目前《东宫》仅更新至8集,能否燃爆市场,还有待观察,但作为一部拥有庞大粉丝基础改编而来的剧集,上线5天,骨朵指数仍未破60,侧面反应了这部剧的最新热度。走向爆款,《东宫》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大抵是因为人生失意之事十有八九,所以都喜欢在影视故事里找寻圆满。随着网剧市场崛起,观众需求催生网剧市场变革,甜宠剧取代虐恋言情剧,已成为撬动女性观众市场的第一大主力军。

《双世宠妃》凭借甜而不腻的轻松剧情以小博大,成为当年暑期档网剧黑马,《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在网剧市场掀起校园恋爱风潮,近期成功出圈的多部剧集,也都以撒糖为叙事中的第一要义。由少女心衍生出的市场大有可为,刮起的这股“甜蜜风暴”还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此时,虐恋剧还能否赢得市场,充满未知数。但这也并不代表着虐恋剧,已没有了市场空间。

此类虐心言情小说的标准套路是,在故事开篇,男主人公因为某些原因折磨女主,致使其身心受损、遍体鳞伤,待男主幡然醒悟,意识到自己深爱女主时,后半程故事变为了,男主对女主穷追不舍,渴望破镜重圆,而女主却因此前无法磨灭的伤害,一度拒绝男主,男主因懊悔受尽折磨。

《步步惊心》《倾世皇妃》《来不及说我爱你》等电视剧,都是虐恋剧中颇具代表性的作品。而曾经的爆款剧《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香蜜沉沉烬如霜》中,也夹杂了不少虐恋元素。和盼着素素跳诛仙台、锦觅捅旭凤情节类似,开启IP剧改编浪潮的《花千骨》,自开篇起,观众就盼着花千骨变为妖神,对白子画说出那句诅咒:今生今世,永生永世,不老不死,不伤不灭。

观众在观看虐恋剧时,容易为剧中人物的感情纠葛感到痛心,甚至产生共鸣,“虐”得让人心酸之余却也动心、动容,爱恨交织,在品尝此种虐恋的过程中,观众可以获得痛并快乐的观感。

尽管拥有庞大粉丝基础的《东宫》,能否带领虐恋剧迎来第二春还难下定论,但在甜宠剧当道的当下,《东宫》的出现,丰富了观众的观剧选择,同时也为虐恋剧的再度崛起,带来了可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虐不虐?虐啊!甜宠当道,《东宫》这样的虐恋剧还能打吗?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