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谁在抛弃中年女演员?

文 │ 奥那

站在昨夜《声临其境》的舞台之上,刘敏涛一袭白色西装,深情地将《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逶迤呈现。

秦海璐为“青衣”一角配音,举手投足间透露出浓厚的戏曲功底,表现惊艳令人折服。

荧屏内外的观众在那刻或许惊讶于她们的台词功底,或许也为她们的演绎动情。舞台之上,熠熠发光的她们,正处于人生风华正茂的年纪,却有一个共同的困境,也有一个共同的身份,中年女演员。

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

“中年女演员无戏可拍”,这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

最早引起大范围舆论关注的,或许可以追溯至2017年《我就是演员》这部综艺里。杨蓉、王媛可、斓曦三个同为而立之年的中生代女演员们,纷纷在节目里谈及只要年龄一到,就会面对无戏找上门的尴尬境遇。连“国民演员”宋丹丹也直言,自己35岁之后的近十多年的时间里竟然没戏可拍,道出了无数中年女演员的无奈,也将这一行业现象推置于台前,引发了广泛的社会议论。

演员本身作为一种特殊职业,对外貌和演技有着双重的严苛要求。在如今的国产剧里,特别是35岁以后的女演员,一方面凹少女人设却遭人非议,比如《如懿传》里的周迅,一度被网友群嘲强行装嫩;另一方面也只能饰演老妪,成为妈妈或者婆婆辈的潜在人选,比如在《琅琊榜》里刘敏涛,只比王凯大五岁的她却饰演着王凯的母亲。

正站在人生舞台中央的她们,却只能从电视剧的主角中谢幕退出,这或许是中生代女演员比常人更害怕年龄带来岁月侵蚀的原因。现状逼迫她们进入了一个年龄的真空地带,步履维艰。观众真的不再喜欢这些熟悉的面孔带来的别样图景吗?

一部虚构的《淑女的品格》足以说明一切。

在2018年“妇女节”来临之际,一位名为“SUM不二”的网友受到韩剧《绅士的品格》启发后,大开“脑洞”建议国内可以拍一部《淑女的品格》。故事主要讲述四个不婚主义大龄女青年的四十岁生活,并给出了俞飞鸿、陈数、曾黎、袁泉四位的主演阵容。

令人没想到的是,另外一名为“RAIN渲”的网友直接根据这个创意发布设计了多款角色海报,得到了广泛关注和认可,微博也被陈数和曾黎转发。直到五月份,壹心娱乐官微发布消息称电视剧《淑女的品格》正式立项,陈数作为主演已经加入。

原本是一场网友的线上虚拟狂欢,却成为倒逼市场审美升级的行为。

对于在观众中占据高比例的女性而言,看够了通屏都是少女姿态的娇柔造作,长时间审美过度疲劳后,那些崇尚自由、追求独立人格的女性角色,在某些方面甚至带有着意见领袖的意识,反而令人耳目一新。这一现象暴露出观众对于电视剧类型的新需要,以及对中年女演员戏路如何择选的新期待。

男演员赵立新曾经就此事在微博上公开发表言论,抨击这一行业现象。“于佩尔在我国没戏拍,包括梅姨、比诺什,今年奥斯卡影后弗朗西斯更没戏。混好了,在彩色电视剧中串串恶婆婆什么的,也就这样了。满屏’年轻漂亮’的皮囊始终拿不上精神品质和人文关怀的台面,自娱自乐吧!”

当国内中年女演员还在担忧无戏可拍、无法通过角色演绎出中年女性的魅力时,为什么其他国家却纷纷拍出了多部以中年女性为主角的优秀剧作?

一些丰富的国外中年女性形象

和满屏都是妯娌之争、婆媳大战的国内都市大戏不同,美国打造出的《欲望都市》里,四个性格迥异的都市时尚女性,在不惧年龄束缚和追求独立、真爱的道路上努力,在人性和物质的博弈之间,演绎出了生活的另一种风景,也更符合国内观众对于《淑女的品格》的渴望和认可。

除了对感情的纠葛,在备受欢迎的美剧《纸牌屋》中,已经53岁的罗宾·怀特(Robin Wright),在饰演女主时完全没有按照世俗设定的样子,反而将一个野心勃勃的女性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近几年一直好评连连的《傲骨贤妻》中,人物形象亦是如此。

毫无吝啬的塑造出一些对权势追随的女强者形象,两位女主角Alicia和Diane的扮演者朱丽安娜·玛格丽丝(Julianna Margulies)与克里斯汀·芭伦斯基(Christine Baranski),在第一季播出的时候,观众被她们演绎的人物形象深深吸引的同时,根本没人会在意她们分别已经是43岁和57岁的年龄了。

而66岁的梅丽尔·斯特里普(Meryl Streep),在《华盛顿邮报》《瑞克和闪电》等电影里依然以主角身份对多题材的戏剧进行了尝试扮演,这和国内盛行的“年龄崇拜”现象大相径庭。

演员小陶虹曾表示这是由于亚洲文化大多是偏少女,“女演员到了一定年龄,能找来的比较有得演的角色会少之又少。”但实际上,同样的成功也出现在不少韩剧和日剧里。

比如,去年火爆的韩剧《迷雾》中,已经年近50岁的金南珠饰演的电视台女主播,没有强撑少女般的傻白甜人设,展示出了一个女性意识觉醒的过程,和一个拥有复杂人性的中年女性角色。日本的不少1970年代生的女演员们,类似于宫泽理惠、天海佑希、菅野美穗等女演员也仍旧是日剧的主演担当。

这些女主角无论形象多么丰富多彩,职业涉及多么广泛,最主要的是,她们不依附其他人而存,不轻易泯灭自我光环,与男性一样平等,既有能力但也同样面对职场和社会生存的压力。

反观国内,在资本的加持之下,女主角还是会倾向选择有商业价值与粉丝流量的女演员,留给中年女演员的机会是少之又少。“可能在那些国家,大量女性精英的崛起比我们早,那么中年女主角的故事与创作素材就会多,观众也有兴趣去观赏。”

谈及起国内中年女演员落寞的姿态,演员陈数也曾在采访时表示,这是社会发展进程和文化差异各方面多原因导致的。

一种国内中年女演员的职业障碍

作为女性,无法回避身上天然背负着生育的责任,也致使长久以来出现了“男主外女主内”的刻板印象。对于国内的中年女演员而言,掣肘她们的除了年龄,有时还有身为女性的双重身份限制,即妻子和母亲。

瞬息而变的市场口味,让这些女演员选择结婚生子后,危机感也随之即来。除了事业规划要为家庭做出更多让步,等到再次回归行业,却发现被抛弃的可能性反而更大。在热播综艺《妻子的浪漫旅行》中,今年才31岁的颖儿在节目中却说生孩子后很有危机感,因为以前找她拍女一号的戏都不见了。

在影视行业里,女性的“中年危机”似乎来的更早。

市场对女演员的严苛,也要归之于如今媒介载体的快速进化程度。在高清摄像头之下,出现在屏幕上的每一张脸,甚至每一寸肌肤往往都会被放大检视,夸大了对于演员颜值的合理性要求。

此外,当资本占据绝对权威,影响着行业和影视剧的发展走向,市场也不肯轻易冒险尝试,如今影视公司更愿意做的是现金落袋为安的平稳生意。

从苦情剧女主戏到家庭伦理剧,从偶像剧到如今的大女主戏,女性意识也在随之而变。特别是近几年蔚然成风的大女主古装戏中,《甄嬛传》《芈月传》《锦绣未央》《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如懿传》等等这些剧集中,大多是通过历史的窗口,去塑造古代女性的缩影。没有契合当代的社会轨迹,也没有反映出女性内心和现代世界的关联。

直到去年,一个横空出世的“魏璎珞”,让外界被这个敢爱敢恨的人物形象拍手称快,《延禧攻略》的成功在于满足了观众对于人物形象的当代审美诉求。

戏剧是一面镜子,可以折射出时代的症候。影视剧虽然是一个造梦的乌托邦,但随着观众观看审美得到提升,娱乐方式的多样,在浮躁气息弥漫的社会中,如今的观众想看的不仅仅是大女主戏,而是一个具有独立意识和奋斗精神的形象,一个具备更多元的价值观和契合时代背景的作品。

一类中年女演员的出走

面对新的市场变化,制作公司不断在更新调整,中年女演员们也在积极寻找出路。即使不再处于舞台中央,凭借配角翻身,在狭小的表演空间里依旧释放出个人魅力的案例一直层出不穷。

比如在《延禧攻略》里重新掳获观众喜爱的佘诗曼,和最近热播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里,通过“王大娘子”一角走红的刘琳,就将原著中一个不讨喜的配角却演绎出了“真性情”。

此外,不少中年女演员,也跨界在综艺里进行尝试,曾以导师形象登上《我就是演员》的小陶虹,与23岁的彭昱畅组合情侣搭档时,精湛的演技却丝毫没有露出任何的违和感;而在《演员的诞生》《声临其境》等综艺中均有出色表现的刘敏涛,在短暂的表现时间里,让观众感受到她醇厚的演技功底。

那些有着生命经验的中生代女演员,被生活磨砺过的容貌,虽然不及年轻稚嫩的光鲜,但时光却也回赠了数不尽的生活阅历和独特魅力。

而在褒贬不一的《我的前半生》中,马伊琍饰演的中年失婚女人和袁泉饰演的自由独立的女强人,虽然后期剧情内容和价值观有待加强,但都展现出了现代中年女性的困境和成长。

中年女演员在主动争取表演空间的同时,也促使着剧集形象的升级和题材的多样化。

在伴随着社会和经济的发展,带动着女性权利意识的觉醒,火苗正在以势不可挡的姿态逐渐燃烧起来。女性从男性附庸品的定义中挣脱而出,那些精神和物质双重独立的人物形象,成为当代女性追逐的范本。

留给中年女演员的困境或许还在,但肉眼可见的是观众开始对流量的抛弃和对口碑的重视。互联网时代,给中年女演员走出去机会和形式也增多了,而随着社会不断的进步,外界逐渐给予了她们更多的空间和期待。

也许可以说,一个自由的艺术环境的形成,是在尊重、多样和包容之下,创作出多类型的影视作品的时候,是在出现多元价值观的时候,是在中年女演员不再是影像世界里的缺席者的时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谁在抛弃中年女演员?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