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成为“接盘侠”是网剧市场的进步还是倒退?

文 │ 刘肉英

去年在视频平台爆红的《延禧攻略》本意也是想发行至电视台的,但不巧没有合适的时间段播出,《如懿传》同样如此,退而转网流量超百亿,这两部大剧的播出,带领着网络影视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但如此现象真的可以归结为网剧内容的进步吗?

接盘卫视积压剧是视频平台前期剧集内容积累的一个必然过程,《人生若如初相见》积压了近2年,《茧镇奇缘》积压了3年,《幸福巧克力》也同样积压了2年,《苏茉儿传奇》也经历了3年的等待,这些剧集落户视频平台命运也是各不相同。

无论是主动选择放弃卫视还是退而求其次转网,这些剧目本身在立项之初就并没有具备网络属性,当然,我们不能否认好内容的圈层突围能力,但大部分网剧和电视剧,还是存在一定调性上的差异的。优质具有破壁能力的内容在网络播出提高了网络影视内容的质量,但事实上网络平台则更需要为其自身打造的剧集内容。

倒逼网剧内容质量提高

相比2017年,2018年的头部剧明显在质量和讨论度上都上升了不止一个台阶,2017年的头部剧还多为多平台播放并非独播内容,且这些内容也都各有各的问题。

《热血长安》《九州海上牧云记》《龙珠传奇》《将军在上》这些头部高流量作品都有一定的争议,而这些头部流量作品也没有成为全民现象级的热剧,和当年的《人民的名义》《我的前半生》等剧声量相差甚远。

当然同年也有《白夜追凶》《射雕英雄传》《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双世宠妃》这样的具有网络属性的优秀作品播出,但大多投资体量较小,剧集热度有限,在内容质量上,虽然已经开始逐步精致,但是也同样还有进步的空间。

《延禧攻略》《如懿传》《扶摇》等古装大剧转入视频平台播出后,其内容声量已经可以与电视剧抗衡,再加之去年电视剧市场略有青黄不接,平均收视率最高的《恋爱先生》从年初一直称霸至年尾,到了年末才有《大江大河》《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播出,从这一年网剧的表现来看,内容影响力的提升离不开这几部没能顺利上星的剧集。

除了这几部头部剧集之外,探险题材的《沙海》,有着港味的《飞虎之潜行极战》,男频IP改编颇为成功的《将夜》也在质量和口碑上颇为上进,网剧内容已经被抬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上,这也就将网剧内容的及格线拉高,一些在往年看上去还不错的作品,从去年横向对比来看,放在去年也就刚刚及格。

网剧市场依旧处在上升阶段,《延禧攻略》《如懿传》《扶摇》这样的大剧入局,直接让头部作品的制作、影响、口碑都上升了一个标准,今年的《古董局中局》《怒晴湘西》至少在内容质量上也跟上了去年头部内容的步伐。

当然,影视行业从业者也进一步看到了网络平台的内容承载力,也看到了全民爆款的产生,这也就会吸引到更多优秀的创作团队加入。

高流量也无奈有折损

优质的内容是拥有可以穿透传播介质的能力的,《延禧攻略》无疑成为了全民爆款,但《如懿传》的处境就有些尴尬了,在网络平台表现不错,但也有不少观众认为,这不应该是《如懿传》最终的成绩,这部剧明明有能发挥得更好的可能。

《扶摇》也是如此,破百亿的播放量确实是对它的肯定,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这部剧能顺利在卫视黄金档播出,其影响力也许会比现在更大也说不定,传播介质对于内容的影响还是存在的。

《如懿传》的导演汪俊此前在接受采访时也不免有些惋惜,“有些镜头设计,特殊的角度去拍摄,都是为了营造宫廷的气氛,包括光的设计,这些其实都是放到电视上看的,现在变成网播,很多东西就会损失。”

电视剧的定位和网剧相比还是有一些差异的,毕竟二者的受众不同,网剧可以更专心于一个领域的探索,作品也更加类型化,年轻的受众喜好都能在网剧中找到对应的作品,而电视剧则更讲求合家欢,故事也更具有复合性,一家老小都能看的才是好内容。

所以当一部电视剧属性的内容转而网播之后,还是会有一些水土不服,头部大剧尚且如此,那些积压剧的处境就更难了,大部分的积压剧的网播成绩也都比较一般,无声无息的开始,然后慢慢播完,很少有内容能像当年的《遇见王沥川》那样,被积压4年还有观众买单。

用户的喜好正在将网剧和电视剧向两个方向越拉越远,基于用户基础,对于内容做出的判断是完全不同的,电视剧仍然是大众圈层的主流,这些延播剧入网其实也是同样在收割大众圈层的观众,而网剧则更有利于在类型化的细分圈层发力。

去年的流量头部剧集给网剧聚拢了一大批新用户,但能不能留住这些人还是要从长远角度来看,好的内容跟上了,人也自然就留住了,去年的大量的头部剧涌入网剧市场其实也是偶然现象,政策方向的改变给了视频平台一些红利,但想要长久依赖于此,还是存在风险的。

更需要定位明确的好内容

随着网络影视内容监管的不断严格,网剧和电视剧的审查正在逐步趋同,这样的政策导向也在让网剧和电视剧这同一种艺术形式的两种不同表现内容在大方向上走的越来越近,网剧在垂直的小圈层发酵后,有可能突破圈层成为大众爆款内容,而电视剧切中了热点事件或形成了剧集内容的广泛讨论后也同样能渗透到网络用户中去,二者之间没有天然的屏障。

但在内容制作上,网剧市场依旧需要定位明确的内容,内容题材全面开花,针对用户的垂直细分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玄幻、古装、软科幻、推理悬疑、青春校园,几乎都是视频平台固定的几大类型内容,这些内容也在不断发酵,也许在未来的不就也会有“土生土长”的内容可以称为全民爆款。

当年的《余罪》《太子妃升职记》都或多或少的占到了网剧市场的蓝海先机,如今剧集内容不断增加,资本、人员都在向网剧市场倾斜,也到了真正拼内容拼实力的时候了,电视剧的优势依旧是现实主义题材内容,《我的前半生》《人民的名义》这些大热的现实主义题材剧都更需要电视这个传播介质。

而定位明确、内容精致的类型化网剧也在不断探索中,《双世宠妃》系列、《奈何boss要娶我》等小而美的剧集也在不断向大众突围,《沙海》《怒晴湘西》等探险类作品的制作也在愈发精良,网络给了网剧更多试错的机会,这却是电视台无法给予电视剧的。

成为延播剧、积压剧的“接盘侠”确实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网剧内容的发展,帮助网剧完成了原始积累和影响力提升,但这也是一层行业迷雾,平台自制剧的水准到底如何?真正的自制网剧有没有产出全民爆款的能力?还需要在不断的尝试中得出答案。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