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谁是压垮明星人设的最后一片雪花?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翟天临事件已经愈演愈烈。这把火烧到了北京电影学院,还殃及了三部还未来得及与大众见面的影视剧身上。

站在网友角度,翟天临走到如今地步,是量变引发质变的必然结果。从“不知知网”到北电成立专案调查小组,再到传出三部由翟天临出演的三部影视剧面临“退货”危局,顶着学霸人设的翟天临因为学术造假成为众矢之的,一时间人人喊打。他和《流量地球》一样已经演变成春节档的话题符号,成为营销号、KOL、网友观点交流的集散地。

 

但如果站在另外一个角度:当事人的角度。翟天临俨然已经成为网友愤怒情绪的炮火集中点,稍有风吹草动,就能再提热搜。这场舆论事件中,个人声音被群体观点代表,网友结伴成群,穷追猛打这位学术造假的明星,伸张正义。

直播的一句话发酵一场越滚越大的雪球,两次踩中社会痛点,舆论随之转移,从娱乐圈到学术圈最后形成社会事件,翟天临学霸人设崩塌已经是社会问题、网友本身的群嘲态度等数方挟裹在一起造成的互联网特质下现代社会典型事件。从微博下沉到三四线用户,明星人设崩塌元年开始,翟天临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而在明星典型人设崩塌背后,受其形象牵扯的影视公司出现信任危机、影视作品被粗暴退货,这中间折损的人力、物力、品牌形象才是无辜池鱼。

创造学霸人设

1月31日,刑侦大剧《原生之罪》已经收官多时,演员翟天临PO出北京大学博士后录取证书,微博配文“新的旅程,小翟要加油!”

这条微博迄今为止点赞数超过76万,甚至比一些流量演员的微博点赞数还要高,当天#翟天临被录用为北大博士后#微博话题也冲上热搜,网友评论区纷纷留言恭喜,至此演艺圈博士后印象深入人心,学霸翟天临也被叫开了。

“学霸”标签的成立,既有翟天临团队的引导,也有微博舆论传播,网友粉丝对其的认可。不管是团队有意为之还是无心插柳,“学霸”已经是网友对翟天临除演员身份外的第二个标签。

艺人之所以需要人设的直接原因是,他们要区别他人,形成差异化属性,打造个人形象品牌,从而获得商业资源和影视资源的关注。有的人设是团队有意识的打造,有的人设则是经过某些事件因素影响下的后期维护,并非完全主动。但这个过程中,每一个人都是明星人设塑造过程中的参与者。

用大器晚成四个字形容翟天临并不为过,作为一名演员,翟天临的业务能力是合格的。《心术》里的对梦想坚持的郭艾平;《白鹿原》里刻画入木三分的白孝文;再到出演《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里的杨修;翟天临成功塑造这些正剧角色,知名度被一步一步打开,直到2017年末《演员的诞生》流量和实力派的厮杀,让翟天临脱颖而出,成为被低估的实力派演员。

随后,翟天临又拿下《无证之罪》姊妹篇《原生之罪》中的重要角色,可以说近两年,翟天临的一直维持着曝光量,事业处于上升期。

荣誉戛然而止是今年2月,当时直播中的翟天临反问提出想看他论文的网友:“知网是什么”,一句话触发多米诺骨牌,引发连锁效应,质疑声如潮水袭来,翟天临被网友一扒再扒,先后爆出论文抄袭、成绩造假等负面事件,同时牵扯出北电表演系院长张辉疑借用公权捧女学生上位,触发社会痛点。

舆论的两次转移

随着翟天临两次踩雷,明星人设轰然倒塌的同时伴随着公众对教育资源侵占的反感,演变成社会事件。而这个过程中,营销号、KOL发酵,情绪暴躁的网友全程跟随参与,并代行使监督权利,也让这件事成为一起互联网语境下,明星人设倒塌的典型事情。

跨圈层是舆论的第一次转移 :知网也是有流量的

仔细分析下来,翟天临人设加速崩塌的第一步是先涉及了学霸这个敏感人设。在娱乐圈里学历一直是网友粉丝关注的焦点,网友对高学历的明星抱有好感,何况翟天临还是北大博士后,当网友发现他连知网这个学生研究论文、毕业生上传论文的网站都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经露出马脚。

敏感的人设,再加上翟天临的身份同时涉及学术圈和娱乐圈两个圈层,跨圈层矛盾更容易让事件快速发酵。随着网友开始根据蛛丝马迹深挖的时候,舆论发生了第一次转移,这件事由明星话题转移到圈层对撞,引起两个圈层注意,更容易上升成社会热点事件。

此前,吴亦凡和虎扑大战也是由吴亦凡的说唱人设而起,网友质疑吴亦凡说唱水平,继而引发吴亦凡及粉丝和虎扑论坛互撕,事件不断升级。但相比起翟天临事件来说,吴亦凡有点小打小闹了,因为翟天临背后涉及的是公共教育资源问题。

舆论的第二次转移:北电、阿廖沙后遗症

针对翟天临遭“学术打假”事件,2月12日,人民日报跟进并评论,官微发布名为《“演员”or“博士”:最好的人设是自我》的文章,让事件进一步扩大,随后北京电影学院成立专案小组调查该事件,@紫光阁、@半月谈等也同时跟进。上一次引发官方如此重视并行驶监督权的还是PG ONE吸毒、歌曲侮辱女性事件。

而真正让翟天临事件由娱乐明星人设崩塌扩大至社会事件的,还是因为一部名为《一纸婚约》的电影。该片由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院院长张辉导演,张辉、刘熙阳、张一山、杨紫、关晓彤主演,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这部电影的票房仅为75.1万,豆瓣评分仅为3.2分。

该剧女主角刘熙阳于2010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与杨紫是同学,同时也是张辉的学生,在出演电影《一纸婚约》后,她凭借影片获得第三届《意大利中国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据网友爆料,北电表演学院院长张辉为了迎娶小24岁的学生刘熙阳,与妻子离婚。

到这里,舆论完成第二次转移,北京电影学院已经成为事件中的另外一个重要角色。无需提醒,网友已经联想到北电阿廖沙事件,上一次官方没有给出满意答复,网友已经积攒下情绪,这件事无疑触发了敏感点,社会情绪倾泻而出。

“假士之死”:4天上线139次,雪崩中心的角色关系

目前,翟天临事件有了新的发酵,抄袭陈坤论文的词条挂在了微博热搜首位。而之前的热搜则是“上线139次”,网友眼中没有小号的翟天临,焦虑极了。

此时此刻的翟天临,正站在雪崩中心,引发一次又一次的蝴蝶效应。为其推波助澜的,正是这个时代的显性基因和社会关键词:流量。

事件之前,翟天临并不被算在流量艺人行列,短短的4天,他被推至了浪潮的顶峰。纠缠在他身上的舆论错综复杂,无论是讨伐明星人设、牵扯出相似的人设崩塌者的前尘旧事,还是各个圈子内外的不安和兴奋,人们似乎都在猜测下一只即将出现的黑天鹅将会降临何处。

翟天临事件辐射范围之大,波及人数之广,迅速成为社交讨论的重要话题,突破了娱乐圈圈层,直指社会的深水区。 在其中扮演KOL角色的不只是营销号,或者说,他们起到的是“桥梁”作用,为藏在冰面下的网友提供的关键信息来源,以庞大成熟的基建系统,进行快速且专业的信息触达。

4天,一张大网,由知情者、营销号、KOL,和路人们共同织就。

在微博上很少出现这样的境况,此次事件具有严重性,对于微博来说,恐怕也是一个里程碑式的纪念时刻。

自微博改变策略微博下沉到三四线城市,改变其推荐机制,社会议题不断为娱乐产业让路,同时头部领袖KOL崛起,各个圈层的生态构建完成。而去年微博推出的“三天禁言功能”,首批权限便拨给了KOL和营销号。

网友不知不觉在其中扮演了“圈中羊”的角色,接受到更加垂直的信息,被影响得也更加卓有成效。

在整个娱乐圈的讨论生态中,为爱豆打Call、围观“落水”明星、习得性抨击娱乐圈乱象,逐渐成为三大主流板块。不难归纳当下网友对娱乐圈和影视圈产生的刻板印象,包括明星之间的恶意竞争,影视公司粗制滥造,整体业务水平下滑,对偶像艺人的天然恶意等等,基本在各类新闻的热评区都会占据一席之位。

但是很难有这么一个时刻,链接起了娱乐、明星边角料、学术圈,甚至更深的地方。

圈层的影响力在此刻再一次发光。作为信息流量集散中心的微博,圈层们是信息流通中形成的原始部落,人们因为各种兴趣爱好集结成圈子,KOL又将意见输送至大众(路人)眼前。而作为最大部落的娱乐圈,任意一个明星都拥有千万粉丝,其光芒掩盖任何一个圈层,再加上社会事件让路娱乐事件,最直观的体现是作为信息告示牌的微博热搜榜资源有限,明星人设更容易形成,从而使明星成为圈层的聚焦点。

信息不对称性使得刻板印象成型,并且日渐稳固,使得普通用户(路人)和圈层用户之间泾渭分明。而营销号和KOL则是桥梁,在建筑桥梁的过程中,很难保证没有人在刻意地扩大信息不对称性。

翟天临事件,对于其中参与的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有着深刻的意义,娱乐圈和微博都忘不了这4天。但是,最无辜的“参与者”,却是那些被拿掉的影视作品,和付出时间劳动的同行和剧组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谁是压垮明星人设的最后一片雪花?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