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谁是春节档的资本赢家?

伴随着三四线城市影院有规模的扩张、受众消费习惯的养成,以及受到春节假期人口回流大潮的影响。这一大规模的集中观影的现象,促使春节档已经成为国内年度票房大档期,自然也是众多影片觊觎上映的时间节点。

截止2月10日,八部酣战春节档的影片共囊获超过58亿的高票房,用略高于去年同期57亿的成绩,关上了春节档的帷幕。这场看不见硝烟的票房争夺战中,除影片质量和内容引起一片议论之外,赤裸裸的票房数据背后,同时也上演着一场场激烈的资本角逐。

谁是春节档的资本赢家?

据不完全统计,在大年初一选择上映的八部影片中,背后有超120家出品公司。其中既有参与《飞驰人生》的博纳影业和《疯狂的外星人》的光线传媒等上市公司;也有以阿里影业等为代表的互联网资本;以及亭东影业等新锐电影公司,它们让这场战争,变得更加激烈和引人注目。

有涨有落的上市公司

八部电影拥挤上映后,各大电影公司各显神通,在这“兵家必争之地”,一年中最重要的票仓档期,却呈现出了喜忧参半的迹象。

昨天(2月11日)是节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受春节档票房影响,影视股却涨落齐现。比如,出品《流浪地球》的北京文化和出品《新喜剧之王》的上海电影等A股上市公司均涨幅居前;另一边,横店影视、新文化、金逸影视却又出现跌落趋势。显然,春节档的票房表现,也给A股上市公司带来了不小的行情变动。

谁是春节档的资本赢家?

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实现口碑和票房的双逆袭,不过目前能否开启“中国电影科幻元年”还是未知,但已超过20亿的票房记录使其以冠军的姿态足以领跑整个春节档。

谁是春节档的资本赢家?

促使《流浪地球》打破春节长假七天单片票房纪录这一成绩的背后,站着4家出品公司,23家联合出品方,2家发行方和7家联合发行方。其中,北京文化、中国电影是《流浪地球》的主要出品公司和发行公司,与该片捆绑最为密切。

根据北京文化在2017年的公告中显示,北京文化拟以不超过1.08亿元参与投资《流浪地球》,其中影片制片成本7250万元,垫付的宣传和发行成本2500万—3500万元。

如今,随着票房不断上涨,业内预估这部电影的票房表现或会超过40亿元。这一成绩证明继《战狼2》《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后,北京文化再次押中爆款,业绩自然会大受提振。

谁是春节档的资本赢家?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参与该影片制作和出品的公司都能从中获益。

据悉,上市公司文投控股、上海电影分别于近日发布了关于电影《流浪地球》票房的相关公告。文投控股详细说明,因公司参与投资《流浪地球》的比例较小,截至2月10日零时,目前由该影片产生的营业收入尚未形成较大规模,对公司业绩影响不大。上海电影则表示,截至2月7日,公司来源于《流浪地球》的综合收益暂为-280万元至-230万元。

谁是春节档的资本赢家?

由韩寒导演的《飞驰人生》,虽然没有比过《流浪地球》,但却是最早启动宣发策略,前期赚足眼球的“种子选手”,曾一度跃升为春节档预售票房冠军。其背后的投资方与发行方也均有上市公司博纳影业参与其中。

正在冲击IPO的博纳影业,一直是近几年里春节档频繁现身的资本“常客”。出品的《乘风破浪》在2017年春节档收获10亿票房;2018年的《红海行动》又以36.5亿的票房笑傲年度国产电影记录。

这个被外界称之为精品频出的博纳影业,和韩寒的亭东影业有深度的资本捆绑。

资料显示,2017年博纳影业与亭东影业签署了股权投资协议,博纳影业以2.5亿元的价格和受让老股和增资的方式拿到了亭东影业12.5%的股权,亭东影业估值上涨一度高达20亿元。此外,博纳影业创始人于冬还担任亭东影业的董事,而韩寒则持有博纳影业0.06%的股份,成为博纳影业的明星股东之一。

对于正处于排队IPO状态的博纳影业而言,《飞驰人生》的票房表现将会成为衡量其业绩的重要标尺。但韩寒此前曾公开透露《飞驰人生》花费了3.5亿元的制作和1.5亿的宣发,成本共计高达5亿元的情况来看,目前11亿的票房,并不是外界对这部影片的理想预期。

谁是春节档的资本赢家?

同样是主打情怀的《新喜剧之王》,在周星驰导演的金字招牌之下,却遭遇着口碑滑铁卢。除了豆瓣评分只有5.8分外,和周星驰上部作品《美人鱼》的33亿票房成绩相比,目前只有5亿票房的《新喜剧之王》,显得有些相形见拙。

其背后的出品方新文化,在节后开盘后也一度触及跌停。作为上市公司,新文化在1月2日曾发布公告称,以自有资金1000万元至5000万元参与投资电影《新喜剧之王》。此次投资是公司与周星驰及其团队之间紧密合作的延续,将对公司2019年及以后年度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产生积极影响。

谁是春节档的资本赢家?

或许是此前投资过的《美人鱼》票房成绩亮眼,新文化这次同样对《新喜剧之王》给予厚望,并对外表示,“只要《新喜剧之王》和《美人鱼2》达到中上成绩,公司2019年就有望取得不错的收入。”但从目前票房来看,新文化想在春节档中拨云见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同样,由黄渤和沈腾主演的《疯狂的外星人》,作为喜剧片迎合着合家欢的节日气氛,在大年初一当日收获4.13亿元的票房收入,成为单日票房冠军。

谁是春节档的资本赢家?

作为该片的出品方和发行方之一,光线传媒分别参与了《飞驰人生》和《疯狂的外星人》两部电影的投资。这个曾一度被视为今年春节档的最大赢家,却在节后开盘股价意外下跌。

和去年业绩下滑,靠出售子公司来带动业绩的做法相比,光线传媒如今格外希望通过春节档的票房成绩来消除投资者的心有余悸。

根据光线传媒11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其全资子公司参与发行的影片《疯狂的外星人》,截至2月10日在中国大陆地区上映6天,票房成绩已超过14.5亿元,“公司来源于该影片的营业收入区间约为4亿元—5亿元。”

谁是春节档的资本赢家?

但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同样作为《疯狂的外星人》的出品公司,在香港上市的欢喜传媒此前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欢欢喜喜作为投资方,与霍尔果斯乐开花(保底方)签订了保底协议,保底方承担宣发费用2亿元,投资方收取最低发行收入7亿元。如果电影的总票房超过28亿元,超出部分将按影片净收入的30%和70%分别分给投资方和保底方。据悉,该影片的制作成本为4亿元。

实际上,随着春节档的结束和影片口碑的下降,《疯狂的外星人》目前的票房为16亿。外界也给出的预测总票房数据只为23亿,与欢喜传媒对该影片进行保底28亿的承诺相差甚远。

逐渐崛起的互联网公司

经历了2018年的影视寒冬之后,一些传统影视巨头给出的业绩并不出众,互联网公司虽然也受此波及,但在今年的春节档中,互联网公司参与的程度显然在逐步加深。

比如,经历春节档的酣战之后,阿里影业凭借参与5部影片的发行或出品,被视为该档期的最大赢家。除了主导的第一部“投制宣发”一体的《小猪佩奇过大年》之外,也参与发行了《流浪地球》《飞驰人生》《新喜剧之王》《廉政风云》五部电影,目前累计票房超过43亿。

谁是春节档的资本赢家?

曾以预告片《啥是佩奇》刷爆各大社交圈的《小猪佩奇过大年》,宣发效应却并没有带动票房收益,豆瓣评分4.1之外,票房也只有1.16亿元。

这样的结果虽然是阿里影业最不想看到的,但这也预示着,票房之余,阿里影业一直在尝试着打造电影产业闭环。从这一点上来看,阿里影业要做的是如何将电影产业的每一个环节都紧握在自己手上。

此外,爱奇艺影业与耀莱影视共同打造的由成龙主演的《神探蒲松龄》,虽然目前只有1.33亿的票房,和其他票房大户相比有些惨淡,但据悉,这也是爱奇艺影业首次在院线电影上的投入。而作为《飞驰人生》和《流浪地球》的联合出品方,腾讯影业不仅对国产电影有所青睐,也一直重视和好莱坞影片合作国内的推广等等。

和这些互联网公司相似的是,猫眼娱乐作为一个提供娱乐服务的平台,也逐渐演变成为内容的发行和营销方,是今年院线电影春节档里的重磅参与者。

今年上映的八部影片中,猫眼娱乐的身影几乎贯穿始终。它既是《飞驰人生》的出品和发行方;也是《流浪地球》《廉政风云》《熊出没·原始时代》的联合出品和联合发行方;更是《疯狂的外星人》《神探蒲松龄》的首席互联网营销平台。

无论是提供购票服务,还是作为发行和营销方提供多样化的内容策略,猫眼娱乐早已不是单一运作模式的互联网公司,在院线电影的生态环节中扮演着多重角色。

谁是春节档的资本赢家?

颇具戏剧性的是,猫眼娱乐选择今年大年三十(2月4日)在港交所上市,春节档自然成为了其成功登陆IPO后第一个重要的业绩表现时期。而究竟市场对于猫眼娱乐的反馈如何?节后第一个交易日实现的股价上涨,期间最高涨幅超过3%的数据,也许是在证明着什么。

从无到有的新锐公司

除了传统影视公司和互联网资本的博弈之外,新锐电影公司迸发出的活力,俨然成为市场里一股不容忽视的新势力。其中,位居春节档票房季军的《飞驰人生》,背后站着的第一出品公司是韩寒的亭东影业。

谁是春节档的资本赢家?

从作家到导演,韩寒的商业版图围绕出版、影视、餐饮等领域在积极拓展布局。近来亭东影业被屡次提及,不仅是因为《飞驰人生》的票房成绩,也因为该公司在一个月前,获得了阿里影业的战略投资。

这家成立不足四年的影视公司,在获得阿里影业的青睐之前,就已经拿到了两轮融资,分别是在2016年2月的A轮融资,由普华资本投入数千万人民币;在2017年10月博纳影业和景荣资本辰海资本战略投资了3.1亿人民币。

2014年7月,韩寒导演的第一部影片《后会无期》上映,用6.29亿的票房成为在非贺岁、春节档中最快破五亿的华语电影。2017年1月,第二部电影《乘风破浪》上映,不仅获得春节档电影单日票房冠军,而且最终票房突破10亿大关。

谁是春节档的资本赢家?

前两次的票房反响,让韩寒作为一个新锐导演,再加上自身的IP效应和影片独特的视听风格,被众多资本公司密切关注。如今有了阿里影业的加持,韩寒虽然是作家出身,却成功的转变赛道进入影视圈,让亭东影业成为了今年春节档里的新风向。

此外,今年春节档的新锐公司里还有出品了《疯狂的外星人》的坏猴子影业及王宝强的乐开花影业等等。

出品方一直与电影票房紧密相连,一个数据的变动自然会牵扯背后公司股价和业绩的变动起伏。经历过资本蒙头狂奔的时期后,想在热门档期捞够钱就走的日子已经过去,如今无论是上市公司,还是新锐公司,都会更加审时度势。

回顾今年的春节档,虽然总票房同比上升,影片口碑也都有所提升,但观影人次的下降和高价影票、盗版资源的流窜,使得这次档期有些不同以往。

对于各路资本而言,胜败乃兵家常事,虽然有的公司或许连成本也并未赚取回来,但总体上来看,经历了资本寒冬之后,在市场发展渐缓的过程中,头部影片的效应反而更加明显,观众对影片质量要求也越发严苛和考究。

当外界在试探春节档是否已经触顶的时候,资本公司除了要恪守内容为王的重点外,票房或许只是他们的短期目标,如何在电影生态系统里的布局,才是他们更看重的长期利益。

输和赢,似乎也就没有那么明确和对立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谁是春节档的资本赢家?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