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成为2018年爱奇艺网络电影分账榜首,新片场影业还有哪些潜力和机遇?

文 │薄荷

毫无疑问,2018年依然是网络电影在快车道上滑行的一年。

“优爱腾芒”全面入局网大市场,“中国电影家协会网络电影工作委员会”成立,单部作品分账金额再次突破天花板……与此同时,是审核制度日益趋严,因此整体数量不如往年多,总数量为1526部,相比2017年的1892部有着较大的跌幅。平台方面,下架了超过1500部的网络电影,从内到外全线收紧。

经历了众多大事件,网络电影在这一年的表现却持续向好。尽管数量不敌往年,但是分账票房却延续了“一年比一年高”的趋势。观察爱奇艺历年的分账票房榜首可以发现,从2014年的63.56万、2015年的986万、2016年的1829万,再到2017年的2655万、2018年的4548万,经历了从极速增长到稳步发展的变迁。

另外,今年的高票房、高口碑的影片明显增多。高票房代表有《大蛇》,高口碑的影片则有《驯兔记》,《灵魂摆渡·黄泉》则可以称为是口碑和票房兼具的作品。还有在“网院同步”,甚至全球发行上的探索,在规模上均刷新了往年的记录。因此,在岁末这个寒冬里,网络电影显得风景独好。

在政策监管和行业不断规范的双重作用下,网络电影逐渐脱离了“擦边”“低俗”等标签,制作愈加精良,早已走上了良性发展之路。但是从2018年各大平台的分账数据和口碑作品来看,位居榜首和前列的往往是具有原创能力、能讲好一个好故事的作品。

涵盖用户喜爱的各种类别

1月13日的“新奇点”发布会之后,爱奇艺公布了2018年网络大电影票房榜。

相比上半年的1.8亿总票房,爱奇艺发布的2018年网络大电影票房榜显示:2018年的全年票房(仅爱奇艺)达到了3.68亿,并且是在上半年获得4241千万票房的《灵魂摆渡·黄泉》依然稳坐榜首的情况下出现的,也就是说在下半年里,分账过千万的网络电影数量明显增多。

爱奇艺是提出“网络大电影”概念的平台方,也最早建立起分账规则,帮助和扶持制作方入局网络电影市场。而那些身为“幕后参与者”的制作公司,在2017年还是以头部公司在行业里“群雄割据”为大格局,今年则出现了占据爱奇艺年榜6席、分账总金额位居Top1的新片场影业,一跃拔得头筹。

 

其实在2017年,新片场影业就凭借网络电影《镇魂法师》获得了优酷2017年年度总分账榜的榜首,分账金额高达3555万。在2018年的爱奇艺票房榜中,新片场影业的6部作品均破千万分账,有1部作品破2千万分账。

纵观这6部影片,在类型上囊括了奇幻、冒险、悬疑、喜剧、动作,基本上都是在网络电影用户中受欢迎的类别。而其故事来源既有经典IP的改编再创造;也有自有的网络电影IP,诸如“二龙湖浩哥”和“宝塔镇河妖”。显然,新片场影业在IP改编和原创故事上均有涉足。

网络电影能够繁荣的原因之一是它可以突破院线电影和影视剧的题材桎梏,有着更大胆的表现可能,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可以随意擦边和博眼球。其中,《宝塔镇河妖1》能够成为分账翘楚的原因不外是有着紧张惊悚的外壳,内核还是讲述有关人性的故事。既能够满足受众的观影需求,在题材和内容上也做了较为得当的平衡。

爱奇艺网络电影频道“东方奇案季”中的系列作品《狄仁杰之蚩尤血藤》,则是将经典人物IP做了放大和再创造,凭借强推理强剧情、强品质成为“东方奇案季”中分账最高的作品。而“四平青年”二龙湖浩哥此次去到了泰国曼谷,《四平青年之喋血曼谷》将东北喜剧和异域文化相结合,试图碰撞出别样的风味,也为延续其IP生命力做了新尝试。

在这些作品中,新片场影业除了扮演制作和出品的角色,还包揽了宣发工作。当网络电影被外界仍视为亚文化、在网生内容三梯队中还处于成长期的时候,其宣发工作往往容易被外界忽略或者低估。

新片场影业引人注目的重要原因之一,正是在于它不但重视网络电影的宣发环节、在宣传方面试图创新,而其策略布局一般都具有不错的成效,并能够通过联动新片场其他业务打出“组合拳”,为网络电影的传播宣发再赋能。

瞄准宣发蓝海,其他产业赋能

新片场最早是以“影视创作人社区”起家,之后分出短视频MCN、互联网影视业务。在正式出品制作网络电影之前,新片场的核心营收业务在于网络影视的发行,同时具有不少经验案例。甚至参与过诸多头部内容的宣传,例如电影《战狼2》《芳华》,综艺《奔跑吧兄弟》《我的歌手》都有它参与营销推广。

因此,在网络电影这个及其看重用户喜好,并且已经形成观影习惯的市场中,懂得用户爱看什么是首要的前提条件。新片场从发行、传播、营销的“基础”进入,为其将触手伸及网络影视产业链的各个环节、更有意图进入院线电影领域都打好了基础。

新片场影业今年在网络电影行业中迎来高光时刻,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因为宣发策略的多样化。比如《四平青年》联动新片场短视频旗下PGC栏目推出该片的定制化衍生视频物料,并且在抖音、快手中发布众多趣味性视频物料,受到众多用户的关注,为作品成功导流;线下则是在沈阳、四平等多地举办了线下观影会。针对不同的影片,新片场影业有不同打法,共同点是“精准定位”,以及不会使用那些“老旧生硬”的做法。

观察新片场今年制作出品的这些影片,有不少是上线不久即获得优异票房分账成绩,并夺得当月的分账票房榜头筹。而在优酷上线的《镇魂法师》则是长尾效应明显,除了首月即获得分账外,之后几个月的分账还超过了上线当月,甚至翻倍。

背靠创作人社区,跟高校、视频网站有着比较紧密的关系,因此新片场与其他头部公司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并非是完全的互联网影视公司,同时又有“支线”新片场影业专注该领域的发展。因此,在宣发策略上能够贴近用户,在内容层面上也产生较为独特的见解。

新片场影业总裁牟雪曾经发表过“网络电影,也是电影”的主题演讲,除却经典IP改编作品,新片场还拥有“二龙湖浩哥”(即四平青年)、“宝塔镇河妖”等自有IP。系列网络电影的打法跟传统院线的系列电影十分相似,区别在于其受众不同,网络电影在内容上更加接地气。

早在2016年,上线24天的《四平青年之浩哥大战古惑仔》就为新片场拿到了958万的分账,当时爱奇艺全年最高的单部分账金额也不过1829万。拥有自主孵化的网络电影IP无疑是令人生羡的,无论是从商业价值还是原创能力来说,尽管彼时的新片场在行业内还未能形成规模,但是已经有了探索原创的成果。

《狄仁杰之蚩尤血藤》《宝塔镇河妖1》《四平青年之喋血曼谷》《彪哥闯奉天之做梦没想到》等这几部爱奇艺2018年榜Top20中的作品,也是从名称便能窥见几分影片特质:能够引发观影好奇心,是当下网络电影主力观众喜欢的类型。

依靠前期制作和后期宣发的精准定位,新片场交出的这份答卷无疑是“小而美”的。“小”意指它没有巨额制作,“美”则是说明其作品受到了观众的广泛认可,是贴近用户的产物。

由于爱奇艺在去年9月关闭了播放量,因此新片场的这份“片单”无法以播放量为标杆在业内被下一个定论,但是从分账金额来看,它无疑是非常受市场欢迎的。

整合期下,原创能力将成为最佳潜力

2018年以来,网络电影行业开始进入大制作、精良化、原创IP和改编作品平分秋色的阶段,各大制作公司的投入逐渐加码,单纯比拼制作和服道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遗憾的是,高口碑和高票房兼具的作品少之又少,大多数作品只具备其中一项特质。

2018年还有一个明显的现象是,无论是平台方还是制作公司,网络电影市场的格局都呈现出了“尘埃落定”的局势。绝大部分影片以独播形式上线,优爱腾成为第一梯队,制作公司的头部、腰部之分也愈加分明,新片场影业便是其中厚积薄发的一个案例。

然而,这些平台和制作公司的分账打法并不相同,收获的成绩也难以简单比较。爱奇艺以一部《灵魂摆渡·黄泉》占据全年播放量榜首,腾讯视频则有《罪途》系列和《特种兵》系列领跑,优酷打头阵的是《大蛇》。

有趣的是,2018年整个网络电影市场中弹幕数最多的影片反而是上映于9月的《大蛇》。骨朵数据显示,2018年网络电影弹幕数排行榜前10位中只有2部影片是第一季度上线的,另外8部均是在第3、4季度上线。或许可以从侧面折射出网络电影的发展趋势:愈加贴近用户审美,不再局限于网络用户群体的圈层中,开始引发大众关注。

经历了从蛮荒到规范的转变,如今的网络电影进入了整合期。从作品角度来看,改编自同名网剧的《灵魂摆渡·黄泉》严格意义上无法被称之为原创作品,之后也未能出现一部突破圈层的爆款作品,实现从口碑到流量的双收。《罪途》系列有着不错的口碑,播放量也位居前列,但是它引发的关注度也难以将其定论为爆款。

对于制作公司来说,更需要一部爆款剧集来帮助自己走向更加大众的视野,也再次帮助行业定格局。

关注用户、试图深入理解他们的公司不在少数,工业化流程的制作公司并不只有新片场一家,相比较市场中的几家头部公司中,新片场虽然起势迅猛,但是仍然是后起之秀。不过其优势在于能够跟新片场整个业务线相互扶持,并且发挥宣发层面的优势,能够快准狠地了解用户心理,这一层面的基础工作比其他公司更加扎实,非常有利于它之后的发展。

作为国内最大的MCN之一,新片场的短视频业务下拥有超过20个短视频内容品牌,涵盖美食、情感、生活等多领域,借势短视频风口红利,在营销新阵地中已经给出了成功案例。另外,新片场还拥有国内最大的影视创作人社区,目前入驻了超过110万认证影视创作人,能够源源不断为新片场提供大量人才和好的创意。

新片场社区

能不能抓住机会,在内容和营销层面上抛出组合打法,尽快产生一部爆款代表作,而目前的整合期对于新片场来说便是一个机遇。其实新片场的潜力,从2016年到2018年的成绩单中已经有所说明。

《灵魂摆渡·黄泉》的成功从侧面显示了女性向作品在网络电影行业中的缺失,新片场影业总裁牟雪也曾经表示过,目前网络电影的主力受众还是小众男性青年,“但是相信随着内容多样性的提升,用户画像跟院线电影会越来越趋同”。

另外,随着“网上网下一把尺子”的新规落地,网络电影的监管日趋严格,第二次洗牌期已经暗暗到来。或许只有懂得用户审美并且拥有原创能力以及坚持守正创新的制作公司,才能“活下去”,并且活得更好。

在大环境尚且向好之时,牟雪就曾经公开表示,“在看似未来市场很广阔的时候我们反而要扪心自问,冷静思考回归内容初心,冷静对待市场、敬畏市场、尊重内容、尊重创作人。”

而她和新片场影业一直追求的宏观愿景——围绕“数据驱动”和“影视工业化”,有标准、可量化、可复制、上规模,不断把网络电影的内容向院线电影水平靠近,目前已经有了成效。未来的网络电影行业更需要是优质的头部作品,能够追赶网生影视的前两梯队,也帮助行业打开格局,让网络电影的用户摆脱“小镇青年”的标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成为2018年爱奇艺网络电影分账榜首,新片场影业还有哪些潜力和机遇?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