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被驯化的李诞与仍在青春期的池子

  文│ 夏天

  “今天是本季最后一期吐槽大会,应该还有下一季,但这是我最后一期了,感谢有你,满心欢喜,谢谢大家,我是池子!”

  1月7日凌晨,池子在微博上正式宣布退出《吐槽大会》。同一天,与他同样因《吐槽大会》一炮而红的脱口秀演员李诞,推送了一条王建国脱口秀表演视频,转发一条其专访稿件,并点赞了庞博的微博,对这两位被视为接棒李诞、池子的《吐槽大会》新起之秀寄予了诸多关注,而对于池子的退出,并无正面回应。

  从闯入公众视野伊始,李诞与池子曾保持着相似频率的发展步调,在《今晚80后脱口秀》上初露头角,在《吐槽大会》上迅速蹿红,并逐步发展为该档节目的标志性人物。

  

  2018年,两人迎来了事业的转折点。

  这一年,李诞接广告,代言产品,穿梭在各色综艺节目里,成为一档综艺节目的“流量担当”,年底由于被拍到在酒吧与一名女子过于亲密,人气稍受波及,但仍旧不影响其娱乐圈红人的身份。而池子,除在《吐槽大会》上担任常驻脱口秀演员之外,出现在大众视野时,总带有些95后的“刚烈”,在微博上diss吴亦凡,被推上风口浪尖,因调侃DC辱华事件,被网友们口诛笔伐。都是混迹娱乐圈,两人交出的成绩单大不相同。

  “我俩其实说话什么的,思维方式也挺像的吧,我俩可能说一个什么事,能想到的东西应该都是一样的。”在2017年,接受《VICE中国》采访时,池子这样描述与李诞的关系。

  骨子里都玩世不恭,骨子里都讨厌崇高,骨子都爱用戏谑的方式调侃一切他们认为故作高深的事物,就是这样相似的两人,在2018年的十字路口,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抉择态度。

  

  关于脱口秀

  对于让自己初尝成名滋味的脱口秀,两人的态度都颇值得推敲。

  “(脱口秀)我如果用心做,这个环境跟我的心血,以及我想要达到的程度不匹配,就是做不到。那我就不要做了。”在接受《火星实验室》采访时,池子曾这样表示,这或许不能用来直接解答他退出《吐槽大会》的原因,但从中至少能窥探出他对于脱口秀的态度。

  池子希望坚守住脱口秀精神中的那些小反抗、小斗争、小愤怒,并认为,“我的脱口秀就是艺术品,你不能玷污的艺术”。而李诞对于脱口秀的态度则是,挥挥手,摇摇头,笑一笑,“嘿嘿,也就那样,乐一乐就好,不要深刻,不要意义”。

  

  在不同访谈里谈及对于脱口秀未来的规划,两人都聊到过做脱口秀专场的打算。用池子的话来说,“要做一个最牛逼的专场,甚至要做到国外去,翻译成英文让别人看。”语气里带有股少年的轻狂和笃定。而李诞萌生做脱口秀专场的目的则更为戏谑,等哪天在娱乐圈不红了,他要用脱口秀的方式分享他误入娱乐圈后的戏剧性经历,“误入娱乐圈”的专场名字,就带着他惯常的一切都无所谓的轻巧。

  尽管两人都是脱口秀演员,并借此蹿红,而他们内心深处最终想要抵达的远方,似乎都与脱口秀没有直接干系。

  池子宣布退出《吐槽大会》后,新京报记者联系池子所属公司笑果文化求证,公司表示,池子随后会将工作重点放在音乐创作上。

  

  如果在《吐槽大会》上,池子坦言自己将退出《吐槽大会》,并会转战音乐领域,估计大多数观众会误以为这是一个设计精巧的段子。然而消息通过官方途径宣布,则带了几分让人诧异的真实性。在池子为数不多的采访中,他的确斩钉截铁的说过,“我这辈子肯定是要干电影,做音乐的。”语气颇有些朋克。

  而李诞在内心深处则更倾向于成为文人,写作是他的精神自留地。在不少访谈里,他都曾表示过,相比于综艺节目,他更愿意在写作里充分暴露,泥沙俱下。用他的话说,“写小说是休息,平时的工作,写段子或是做节目,都是为别人做的事,而写小说是为了自己。’’不过他又说,自己现在认同自己就是个脱口秀演员的身份,不强求写作了。

  相似的起点,迥异的目的地,两人选择抵达的方式及态度都不尽相同。而照目前已公布的信息来看,池子退出《吐槽大会》选择音乐这条路,态度似乎更为笃定决绝。

  尽管近期争议声不断,大众仍旧偏爱李诞四两拨千斤的幽默,而李诞却说,他其实很羡慕池子,羡慕他没有“包袱”。

  

  关于成名

  生活里,两人的不同之处不一而足,而此处最值得探讨的,是两人对于酒的态度。

  李诞好酒,而池子更愿意喝雪碧。李诞有多喜欢喝酒?“就是最严重的时候,早上一睁眼,我怎么又醒了?我最严重的时候是每天早上都要喝酒的,我每天醒来不喝点酒,我出不了这个门,我觉得太没劲了,我就麻醉自己。” 在十三邀里面他这样对许知远说道。

  而池子则觉得酒难喝,“为什么要喝那个?就跟吃苦瓜一样,我不爱吃苦瓜,跟我不爱喝酒是一个道理。”他认为李诞老喜欢喝酒来自我麻痹,是一种“幼稚”的行为。他喜欢完全地掌控自己的身体和思想,不想处于麻痹状态。“我就想很清醒,一直很清醒。随时随刻我能想什么,就想什么。我能直着走,就一定要直着走。”

  

  两人对钱的态度也很微妙。

  在《十三邀》里,李诞与许知远长达3小时的对谈,谈到了死亡。许知远说,想死在女人身上。李诞表示,“我觉得这就是知识分子和艺人的区别,就是我这么想,我也不能这么说,我不能说这样的话,会少赚很多钱。”不论是言语间还是在语言思维里,他都以“艺人”身份自居,并明确表达了赚钱的重要性。

  而在《吐槽大会》第一季开播时,池子则在微博上表示,“先说好啊,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我的言行和我的职业、名气没什么关系,大家不要用明星的标准看我,我只是个脱口秀表演者,名气会阻碍我的真实。”从一开始就拒绝明星的标签。

  

  相比起李诞对于艺人身份的和成人社会的自知和自觉,自诩为脱口秀表演者的池子显然不愿世故。

  李诞也曾试图教导池子怎么融入社会。在《十三邀》里,他在镜头前明确的表达了自己想要什么,即“钱”,他觉得钱可以给他安全感,也能满足很多愿望,同时他提到:池子在接拍一些广告的时候是拒绝的,而当他把钱放在池子面前的时候,池子欣然接受了。

  

  关于人间值不值得

  2018年,混迹综艺的李诞很忙,退出《吐槽大会》的池子很刚。站在十字路口,李诞与池子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在电影《七月与安生》里,七月与安生难以言说的宿命被这样诠释:这对站立于对立性格与命运两极的主角,像是个共荣共生青年的两面。电影在清冷的色调之外,采取“交换人生”的概念将这两位青年的多层人生进行了解构与建构。

  与电影中的七月与安生类似,李诞与池子两人身上也存在着属于大多数青年们的戏剧冲突。是坚守还是妥协,是前进还是后退,是依旧愤怒依旧彷徨,还是走那条保守安全的路。种种选择,似乎哪个都不是十全十美,哪个也有些无可奈何,而这种不同道路的选择,便是李诞与池子之间最本质的相似性与矛盾性。

  

  “人间不值得”,李诞这句名言几乎已经成为他的符号。而与之对应的,池子的人生态度是,“人间太值得”。

  没有苦涩,没有包袱,李诞羡慕池子具备这样的能力。“我觉得这种苦涩、这种挣扎这种矛盾,对你的心理对你的产出、为人、全部,我甚至可以说是可能没有价值。池子没有苦涩、没有挣扎 ,他一样可以创作。”同样在《十三邀》里,他对许知远这样表示。

  除了“人间不值得”,李诞还有一句话流传很广,叫“be water, my friend”。大意是指,人要像水一样柔软又刚强,应势流动,豁然通达。

  

  而池子对此也表达了不同的看法,“我可能不能、不会、也不想变成比较通达的人。我觉得看不开挺好,就保持自己的幼稚,自己的激进,自己的愤怒,挺好。”对应的,他给出了自己对于人生的解读,“be ice,我不是water”,并补充道,“你看冰这个东西吧,特别硬对不对?但是你掰也能掰碎。掰碎了,还是冰。”

  在VICE采访的视频中,池子坐在座位上,后排有观众拍照,“池子,来给个正脸”,池子没有回头。而在李诞的新书签售会上,有读者让他签名写“人间,值得”,他笑了笑,照做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被驯化的李诞与仍在青春期的池子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