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回望网剧2018 | 市场留给新公司的机遇还有多少?

剧集数量太多,大众爆款太少,头部电视剧也被迫入局,网剧市场留给新公司的位置,还有多少?

2014年,是公认的网剧元年,《灵魂摆渡》《暗黑者》《匆匆那年》等内容开始将网剧从段子的模式中带出来,试图寻找一个新的内容模式来适应网络平台的载体,那一年全网网络剧总流量123亿,但大部分的影视公司还在电视剧内容中挣扎,想着如何做出《武媚娘传奇》《离婚律师》。

2015年和2016年,网剧发展态势迅猛,同时也迎来了第一波审查,部分网剧下线后至今杳无音信,另一部分则已经纷纷整改,《盗墓笔记》成为了第一个拉动视频平台会员增长的案例,《老九门》的播放量在当年冲破了114亿。

网剧市场逐步成为热门,也是在这两年间,大量主攻网剧的影视公司冒头,乐漾影视、灵河文化、小糖人影视等都在这段时间内迅猛发展,同时也不乏新丽传媒、和力辰光这样的老牌影视公司入局,网剧市场仍处于高速发展的状态。

最近两年,网剧市场正在和电视剧朝两个方向迈进,一方面是网剧有了真正制造大众爆款的能力,另一方面,小圈层爆款内容不断,影响力逐步上升,市场竞争也就愈发激烈,头部爆款内容多产自更有实力的传统影视剧公司,小圈层爆款则成了新入局的影视公司的目标。

平台主导,老牌公司几乎占领市场

近两年,网剧内容质量不断提升,投资金额也不断增加,尤其是头部内容的投入更是连年攀升。此外,大IP和一线艺人几乎捆绑入局,剧集市场在逐渐倾斜,传统老牌影视公司自然也会在内容布局上有所改变。

2017年,《热血长安》《九州·海上牧云记》《龙珠传奇》站稳流量前三甲,同时也有《白夜追凶》《无证之罪》这样能给市场带来震荡和讨论的作品。但相比今年的《延禧攻略》《如懿传》《烈火如歌》等作品,还是存在一定的量级差距。

由于政策监管不断收紧,一些本应该在卫视播出的剧集内容转而进军网络平台,这也就再次促进了网剧市场的崛起,让网剧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全民爆款,《延禧攻略》的播出无疑吸引了更多的原本奋战在电视剧领域的公司纷纷入局网剧。

从今年网剧的流量情况来看,流量前10名中,有5部作品都曾经有消息称会在卫视播出,但都未能如愿上星,退而转入视频平台成为网剧。2017年的头部流量内容还多是几家视频平台拼播,播放量也仅有数十亿,而今年,爱奇艺关闭播放量之前,《延禧攻略》的前台数据表现已经突破了180亿,《如懿传》截止目前,前台播放量也已经突破了160亿。

除此之外,平台参与出品的自制剧表现较去年相比也有流量和口碑上的提升。《沙海》《飞虎之潜行极战》《天坑鹰猎》《芸汐传》等市场表现较好的作品都有平台参与出品,这也就说明,完全由影视公司制作,以版权的形式出售给视频平台的内容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了。

在内容方面,平台需要绝对的主导,自制、独播早已经大势所趋。而一些腰部作品则将逐步变为分账网剧,今年,各个平台也开始逐步推进分账网剧的细则,去年的一部《花间提壶方大厨》让从业者看到了分账网剧的希望,今年《等到烟暖雨收》也有不俗的表现。

从2018年整体形势来看,今年头部影视公司入局的项目增加,欢娱影视、唐人影视、华策影视、新丽传媒、嘉行传媒、深蓝影业、邵氏影业等多家传统影视公司入局网剧后,也成功的站稳了脚跟,《三国机密之潜龙在渊》《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飞虎之潜行极战》等剧也迅速跻身年度播放量前列。

传统影视公司的制作实力不俗,大多数的剧集在质量上都能有所保证,但同时,传统影视公司也容易陷入传统的电视剧制作思维中无法自拔。今年是传统影视公司大规模入局网剧的开始,日后的竞争也会更加激烈。

新团队空间有限,但爆款仍存

年根将至,影视行业也正在经历一次降温,对于传统影视公司来说,这次“降温”可能会让其开始节衣缩食,但对于新入局的创业公司来说,一部剧的成败可能就决定了自己公司未来的命运,在瑟瑟寒风中,要么做出成绩,要么退出市场,没有中间路可走。

2017年,年度流量前20名中,还能看见东海麒麟、五元文化、九州梦工厂、东方天星、雄孩子这样的近两年新入局影视公司的身影。转至今年,却仅有光芒影业、时悦影视、壹贰叁肆影视三家新公司的影视剧作品跻身流量前列。

《天坑鹰猎》《镇魂》《媚者无疆》三部作品都在流量和口碑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其背后的光芒影业、时悦影视、壹贰叁肆影视也在业内树立了自己的品牌。相比之下,其他新入局的影视公司状况就不容乐观了。

大众爆款、头部流量作品都被老牌影视公司占据,那么新入局的影视公司就毫无生存之地吗?实则不然,随着网络影视内容的不断细分,新入局的影视公司仍然有更多制作小圈层爆款的可能,《镇魂》不仅带红了白宇、朱一龙,也让其背后的“镇魂女孩”成为热议名词。

一方面是大众爆款的竞争激烈,另一边是小圈层爆款的遍地开花,新团队的生存空间确实不断遭受挤压。但实际上,小而美的小圈层爆款内容在市场中仍有较大需求量,例如去年年末上映的《我叫黄国盛》,6个短小精悍的故事赢得了一致的好评,《我在大理寺当宠物》瞄准了甜宠、萌宠、穿越等元素,牢牢抓住了观众们的少女心。

头部爆款竞争激烈,除了内容过硬之外,也同样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一剧一命”的说辞也从不是空穴来风,但小圈层爆款的达成却是有迹可循的,《镇魂》中双男主的设定和角色呈现明显已经打动了“镇魂女孩”的心,《罪案心理小组X》的女性悬疑推理剧的设定也明显看准了自己受众,集中发力。

视频平台的优势在于其对于内容的承载力,卫视频道受时间和频道设置的限制,每天播出的内容有限,能上黄金档的剧集更是凤毛麟角,但视频平台的排播较为自由,随着用户的基数不断增加,小圈层垂直文化也在不断发酵。

在这样的发展形势下,影视剧作品首先照顾好自己的目标受众,最终再辐射更广阔的全民受众,控制好作品的资金投入,相比于动辄数亿投入的资金压力,千万级投入的作品也能追求更好的性价比。

二包工消亡,创作能力优先

和早些年网剧市场刚刚起步各大平台都在“抢山头”时候的情况不同,如今,视频平台更在意的不是网剧的数量有多少,而是质量有多好,早年间活跃在电视剧市场中的影视剧公司,除了制作能力之外,发行能力也尤为重要,久而久之,“二包工”的形式就出现了,也就是影视剧公司的项目,完全由承制方拍摄制作,最终影视公司再将剧发行给电视台播出。

但在网剧市场中,平台既是播出方也是制作方,从剧本开始就会介入项目,制片人也会跟组拍摄,平台更需要的是有制作能力的影视团队,而不是专注于二包工的影视公司,在今年上半年的骨朵网络影视峰会中,灵河文化创始人、CEO白一骢就曾经预言过“二包工即将在网剧市场中消亡”。

“相比于合作公司的名气和资历,我个人更在意合作团队的创作能力。”某平台制片人告诉骨朵,这点对于传统和新入局的影视公司来说,都非常重要,自身的创作能力如何也成为在网剧市场中的核心竞争力。

平台的竞争不仅加剧了供需量,更加促进了影视项目的精品化,在竞争中自然良币驱逐劣币,平台作为播出和制作方,在合作中自然喜欢和更专注于内容的团队合作,也自然愿意出高价去投入到优质的作品中。“如果是二包工,我们为什么还要让影视公司在中间赚差价呢?直接和真正的制作团队合作就好了。”

如今,平台自制剧已经都是足以登陆一线卫视的几亿投资大剧,与2014年无IP、无流量、无宣传的低成本“三无”网剧已是不可同日而语。但事实上,每个平台都有自己的资金压力,一部作品是否盈利、拉新会员数是多少等问题也在不断的拷问着平台制片人。

整个网络影视行业是由内容、影视公司、视频平台与用户观众四个部分组成。在行业初期,影视公司制作内容,卖给视频平台,再播放给用户收看。视频平台前期购剧花过的钱,都将成为它们培养独立制作能力所交的学费,在这种情况下,提高创作能力去适应市场,是所有影视剧公司都迫在眉睫的事情。

网络平台确实带来了更多的资本投入,也确实促进了影视行业的发展,但随着寒流过境,资本退却,最终只有好的内容能经得起大浪淘沙,网络影视的市场永远向好内容敞开大门,新入局的影视公司确实生存空间略有受阻,但不代表毫无机会。

寒冬能去除浮躁,好内容永远有人买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回望网剧2018 | 市场留给新公司的机遇还有多少?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