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男频IP将死论,可信吗?

文 │刘肉英

男频IP改编剧似乎是一潭死水,任谁搅动都难起涟漪。

在今年多部男频IP改编剧接连失利后,“男频IP将死”的论调一度风靡行业。

曾被寄予厚望的《将夜》,还是未能引爆市场;《武动乾坤》让张黎导演被推到了争议的风口浪尖;《斗破苍穹》更是有些无声无息,《莽荒纪》最终评分3.1……今年陆续上映的男频IP改编剧最终没有一部能逃过草草收场的命运。

谁的错?明明曾经被期待,为何最后无疾而终?

原著作品不好?可为何会有万千读者拥趸?影视公司制作实力不足?这些作品背后都有平台的大力支持和投入,影视公司也都是业界的翘楚。导演、编剧能力有限?这些作品中不乏张黎、张挺这样的实力派创作者。

如果只是一部小说,内容创作仅有作者一人,而作为一部影视剧作品,其背后的方方面面所涉及的环节和人员众多,这些男频IP作品在立项之初,因为“卖相姣好”也曾被寄予期望,但最终观众不买账的原因何在?

男频IP,曾经被炒到天价,仅一年没有出现爆款就被预言“将死”,是言之过早还是确有其事?骨朵试图摸清其内在的脉络,和IP作者、编剧、影视公司负责人、平台制片人一起探讨了关于男频IP的“看不清”的未来。

大IP,是否是好故事?

男频作品不同于女频,女频作品不管它是什么类型,其实故事核心都是一个:谈情说爱。而男频作品的主题包罗万象,爱情只不过是其中一个主题,甚至一部作品中可以没有感情线的存在。

在众多的类型作品中,仙侠玄幻类小说的男性受众最广,因此榜单的最上游大多被这些作品占领。“影视公司早期选择男频作品不懂得去研究它的内容,只管按其知名度购买,这两年陆续开发出来,同质化的、缺少戏剧内涵、缺少鲜活人物的情况就屡见不鲜了。”作家月关身处之中,对市场的感知尤为明显。

同类型作品长期霸榜,这其中固然有精品存在,但每一部都长达百万字的作品中,不乏重复性极高的打怪升级、屌丝逆袭的套路文,这样的作品自身内容就存在缺憾,“男频作品最常遇到的问题,就是有人物而无人物关系,有故事而无结构,这就形成了天然的改编屏障。”贾东岩曾经改编了《人生若如初相见》等作品,也在《演员的诞生》播出时深陷话题漩涡。

男频作品中的男性角色和女频作品中的男性角色可以说是天差地别,除了性别之外,几乎无一相似之处,男频作品中的男性角色大多是在强调人物成长,留恋于升级打怪。《斗罗大陆》中的唐三从唐门到斗罗大陆,一直不断地在不同的学校学习、变强、对战、取得魂环,这样的内容改编成影视剧就有一定的重复感。

大部分男频作品中的主角在初始阶段的性格、人设并不完整,“但是大部分女频作品中的男性角色,初登场人物性格就完整成型。”

另一方面,现阶段的男频玄幻IP改编作品,都在追求过于庞大的世界观,影视剧观众很难代入,而女频作品往往更容易在前期抓住观众,“有一些影视公司在选择一部男频IP作品之后,会患得患失,抓不住基本盘,在不稳定的基础之上强行发挥,强行出圈,想要去讨好所有观众,最终还是会被观众厌弃。”

月关曾经创作了《回到明朝当王爷》这样的大热IP作品,也亲自执笔改编了自己的IP《夜天子》。从作者到编剧之间的路要如何走,他再清楚不过了,“书的内容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呈现,靠宏大想象力的,靠画面感超强的战斗场面、靠高同质化情节反复奇遇反复打脸,写的跟玩游戏一个模样儿,过度YY不讲究逻辑。”但这些对于影视剧作品来说,都是死穴。

“一部剧说到底是要靠鲜明的人物,以及人物与人物之间的情感互动去维系,重视人物、重视情节、重视情感、注重人物命运、调动观众情绪,是讲人性的,是能接地气,引起观众共鸣的。”很明显,如今的这些男频IP改编剧,很少能做到这些内容。

砸重金,给谁看?

侯小强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断言过,“大IP,性别女”,女性自带审美和传播功能,她们喜欢把自己喜爱的内容分享出去,这也就是为什么女生之间经常讨论《甄嬛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而男生之间却很少讨论《斗罗大陆》《斗破苍穹》的缘故。

男频作品的受众是男性,而改编成影视剧,尤其是投资动辄数亿的电视剧,作品拍出来给谁看、是否出圈、如何出圈,是在创作之初影视制作方应该考虑清楚的问题。“最忌讳的就是摇摆不定,没有中间路可走。”柠萌影业副总裁杨晓培说,《择天记》作为当年的第一部男频作品改变的电视剧,占尽了市场红利,“我们当时很明确,这部剧是做给女性看的。”

男频IP+小鲜肉演员,是大部分男频作品在影视化改编时选择的固定搭配,但是二者的匹配度如何呢?很明显,男频IP的固有受众是男性,而小鲜肉最能吸引到的却是一大批女性粉丝,这二者之间看似合拍却内在不搭,男性观众觉得小鲜肉“太娘了”,女性观众觉得故事本身不好看,花了大价钱,吃力不讨好。

既然要改编成影视剧,就需要对作品进行影视化的合理改编,但是,这个“合理改编”的度又在哪里呢?“首先,在创作初期,需要讨论创作方向,先立人物还是先立世界观?我发现,现在大部分作品先给观众剖析世界观,担心观众看不懂故事,但你用这几分钟去填鸭式的灌输给观众一个玄幻作品庞大的世界观,观众依旧是云里雾里看不明白。”

相比于一段旁白式的讲述,把人物立住了,通过人物来讲故事信息背景串联更容易引起观众的兴趣,“我们也会想,这些小说中的情节,有多少能完全置换成影视作品,也就是你在改编的时候,是保原著还是保戏剧张力?文字和影视剧作品之间的转换力真的有限,取舍很重要,但前提一定是在满足大众需求的基础之上,尽可能地满足小圈层受众。”

原著粉有多少能真正转化成影视剧的粉丝?没有一个确切数字去证明这其中的转化率,所以在影视剧的改编过程中,影视制作公司一定会选择自己更有信心能握住的影视剧市场,既然“合理化改编”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影视剧呈现是一个必然的结果,那就无需纠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人人都懂,但却不一定谁都能做到。

“男频小说火爆的原因,更多的不是在于内容有多好,而是一种陪伴,它曾经陪伴你度过了最无聊的时光,原著粉看剧,看的是情怀,是少年时自己的心境,而对于观众来说,尤其是成年人观众来说,这些内容都是劣质的重复,不适合改编。”贾东岩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这两者之间相悖的逻辑关系,“最好一个都别改,编剧没有拯救这样作品的义务,要是一定要改,那就要遵循创作规律。”

抢救一下,还来得及吗?

“我个人认为所有的IP改编作品都应该首先遵循影视剧讲故事的规律,让观众循序渐进。”某平台制片人说道,“IP的价值有多少?看着是大IP,但总用户人数很少,核心喜好的人更少。而如果支撑一个电视剧爆款项目,需要一个数十倍乃至上百倍小说体量用户。原IP的价值就会显得微乎其微,所以不能盲目看中大IP。”

无法否认,一些知名度很高的大IP就是时代的特定产物,放在更长的时间维度下去看,质量低下、文化水平不高、千篇一律,这些作品是否真的具备改编价值呢?不一定。

当年盲目购入的大IP已经逐一被消耗,现在的影视剧制作公司或者平台在购入IP时,都会比较谨慎,“我们在选项目的时候,不会特别去看你是男频还是女频,最重要的还是看故事,我最近一直在看小说,说实话能让我马上看完并打动我的故事太少了,不能让我马上产生足够大的创作冲动。”如今,大部分的制片人对于IP作品是否适合改编成影视剧都会有确切的判断,盲目跟风的人,越来越少了。

从制作体量上来讲,大部分玄幻男频IP想要做得好,就要构建世界观,想要实现出来,就需要大量的特效,早年的五毛特效被群嘲,如今早已经不太存在这种现象了,但是“特效不光是技术问题,还需要审美。”综合演员、制作等多方面的问题,投资就不断增加,最后的结果就是“投资越大,亏得越多”。

“能否跳开这个死循环?能否减少特效量而用更多的时间去刻画人物、梳理故事?能否有效的控制成本?”这些都是平台和制作公司正在思考的问题。《夜天子》就是一次不错的尝试,口碑尚可,也得到了男性观众的认可,虽然离大众爆款还差一步,但这确实男频IP跳脱出玄幻升级打怪的重要一步。

“影视剧类型的受欢迎与否,是有轮回的。”杨晓培笃定地说,早年的《大汉天子》《大明王朝1566》《雍正王朝》等大男主题材影视剧也同样风靡一时,“自从《金枝欲孽》以来,大女主剧主导了市场,这种现象是不可能长期持续下去的。”月关对于男频IP的未来依旧充满期待。

“我特别反感因为一两部作品的成败就给一个盖棺定论的做法。”杨晓培严肃地说,“我也不能说现在男频IP就是遇冷了,我觉得可能更多的是反思的空间,去思考这个题材与大众共鸣的暗号,实现从小众到大众的转换,做内容,尽量少一点赌博的心态。”

用小说读者圈层的小众成功,去赌影视剧作品上亿的受众,本来就是不理智的。如今也确实有一些例子证明这种赌博会输得很惨,男频IP改编影视剧注定会失败吗?其实每个环节都有可能再“抢救”一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男频IP将死论,可信吗?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