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猎捕”电音

文 │谷雨

一首《电音之王2018》,在昨天虽然嗨了全场,但王绎龙却没能得到主理人大张伟最终认可留在《即刻电音》舞台,抱憾未被推荐。有人为他的音乐带来的快乐感而认同他,“给我带来快乐的音乐,你为什么要骂它?

 

也有人认为他的作品不能代表电音文化,更像是一种商业包装下的产物,更何况他本人还有争议。就像王绎龙给大众留足的话题感一样,今年被爆出由腾讯视频出品,企鹅影视与灿星制作联合打造的中国首档电子音乐制作人竞演秀《即刻电音》,同样也面临着来自大众的好奇和业内的探究。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段去做一档电子音乐节目?如何去评判一首电子音乐的好坏?如何召集电音圈的人?综艺节目是否真的能够很好的展示和呈现这些电音的音乐人,节目最终又如何破壁圈层等等…….

入局电子音乐网综

选择这个时候涉猎电音圈层,打造一档全新的电子音乐节目,除了认为电音是未来市场蓝海考虑外,同时也是因为音乐综艺拿下较好成绩之后,腾讯视频还想挖掘新的音乐综艺可能性。

导演章骊在三年前,和电音综艺失之交臂过一次。当时他拿着电音项目找到领导,但不巧,另外一档音乐节目需要他去主理。

现在想想,他不是没有后悔过。所以当《即刻电音》出现时,章骊血管里的热血被点燃了,这一年里推掉了所有项目,他把全部精力都投到《即刻电音》里。

难,是节目给他的感受,“这么多年来遇到过的事里面,这个节目也算是够可以的,熬都熬到最后,很难嘛。

章骊用浩如烟海来形容电子音乐文化给他的感受。一个困境是,目前国内市场上还没有一档可对标的节目案例。“这个事之所以没人敢碰的原因是,你做得好人家说你逼格太高,你把它做得更接地气了,大家觉得你是土嗨,就是你怎么做都是不对的。”

在理念上,电子音乐属于圈层非常小众的音乐类别。它最大的特点是对歌词的依赖性很少,更注重编曲和旋律。

这几乎是所有人都意识到的电音困境,国内的流行领域是以歌手为先,就好比有人会去解构一首音乐里的歌词意境,但极少数有人会去探究这首音乐里,它的编曲部分是怎样的,各种音乐的声音元素是怎样搭配组合在一块。

其次,电子音乐类别包含很多可能性,只要愿意,任何音乐都可以进行电子化尝试和制作。从这个角度来讲,电子是一切,是一种全新的音乐表达方式。对于电子音乐,《即刻电音》的音乐总监安栋也有同样的感受。

在他看来,和其他音乐不同,电子音乐是按频率来分的。从20赫兹到20000赫兹来算,19880个赫兹是电子音乐的可能性,大众可以听到前所未有的低音,前所未有的泛音,这也是电子音乐未来不可限量的部分。

《即刻电音》不仅仅是想将电子音乐文化带到大众面前,同时也想带动中国电音发展。“这件事情是一个理念上、审美习惯上跟大部分观众反着来的,或者说要开创一种新的可能、新的欣赏方式的(节目)。”

建造“电音工厂”

节目舞美的设计上,章骊将电音文化和节目融合在一起。他向骨朵表示,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给参加节目的电音制作人营造一个真实的“场”,让他们能够无所顾及的展现真实自己,只有这样,观众才能通过他们的表现被感染。

章骊和团队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建造起《即刻电音》这座由三个舞美构成“电音工厂”。

每个舞美的视觉调性上,则包含着后工业文化、蒸汽波文化、以及未来文化元素的体现。刚刚播出的第一期里,分裂的大卫造型非常独特,节目组用荧光工业风勾勒了一个club,而分裂的大卫代表的是一种极致的思考场景。 这是节目第一阶段定下的视觉调性,大卫雕塑是蒸汽波文化里的典型元素。

在官方解释里,蒸汽波风格是一种新兴的、拥有极强形式感的艺术风格,在内容上,它以互联网文化以及复古电子科技作为主要元素,所以这也是非常能体现电子音乐前卫理念的调性。

另外一重考虑是,“电子音乐和别的音乐属性通通不一样,民谣也好、摇滚也罢、爵士也罢,电子音乐最大的特征是城市化。”在章骊看来中国流行音乐从上海出发,而码头文化最能代表上海,所以在视觉逻辑上运用了油桶、集装箱后工业时代的元素。

外景设计想法早在半年前就已经构思好,章骊和团队想要的是“冲撞感”。章骊告诉骨朵,“现在主理人大秀的外景舞台是完全可以运营一个中小型的电子音乐节。”

穿过一个由巨大集装箱组建而成的通道,映入眼帘的是顺时将观众拉回到工业时代的大烟囱。以这个下沉的烟囱为中心,有着鲜明的工业时代风格元素和未来感交错的内容在这里交融冲撞、渲染周围,将电音的包容性和可能性体现的淋漓尽致。

和烟囱形成强烈冲撞感的是,组合成环装的现代感灯光设备和曲面的LED大屏在离地三、四米的地方包裹在烟囱身上,一个是工业时代的标志部件,一个是现代舞台中必不或缺的道具。

涂了鸦的集装箱、填上纹理的艺术油桶,斑斓的色彩都在这里交汇融合。两个高舞台,一个下沉舞台,这是《即刻电音》节目后期主理人大秀的外景现场。

在外景的主舞台之上,还有一个巨型的半身像宇航员坐落于此。宇航员的双臂呈现张开拥抱的姿势,体现的是一种包容的态度。章骊介绍,宇航员是代表未来感的元素,而油桶、集装箱这些没落工业时代的产物。当两个领域的内容融合在一起,产生出来强烈的时空对撞感,就像电音带给观众的初印象一样。

“电子一直是这么玩,并不是我第一个想起来的,我觉得这是电子,本身大量的电子在玩对冲、矛盾冲突,但并不是以非常激烈的方式来表达,而用当代艺术的方式来表达,电子的视觉应该都是当代艺术的。”

真实,才是通行证

如果说说唱里尚且存在对愤怒与压抑的刻画,那么电音完全是可以说是一个相反的例子。在节目组前期做调研时,工作人员发现年轻人对电音的接受度很高,与悲伤音乐里透露出来的丧文化不同,电音更像是“人间止丧剂”。

在章骊眼里,玩电子音乐的人不会颓,就像节目第一期中的陶乐然所代表的态度那样,“我的音乐是晃的,不是丧的。”电子音乐倡导的是一种对生活的活力,是对未来有信心,是一种充满能量的自我表达。

“电音也许是另外一个词,不是名词,是个动词,让所有的年轻人带电起来,有活力起来,充满energy,马上大家都充满能量的站起来。”和说唱不同,电子音乐中包含的是快乐和释放。

《即刻电音》的灵感来自IT极客,后来取了谐音“即刻”,“每一次电子音乐表演,这个歌演了十年,他每一个旋钮在当下那一刻表演时,都带着当下情绪”,这是一个创作的过程,很好诠释了电子音乐的精神。

第一期节目中,《熊猫人》是第一个让主理人张艺兴感到非常震撼的舞台,这首电子音乐的制作人Panta.Q郭曲表示,作为电音制作人他对整个现场的把握都是有责任的。电音是一种强调生理性的音乐,当电子音乐人在舞台上真实的释放自己,才能带动观众,让观众在情绪中释放自己。

在节目播出后,王绎龙的表现是比较有争议度的一个,他的一首《电音之王2018》虽然让现场都嗨了起来,但是主理人大张伟还是没有推荐他。面对这个结果,王绎龙则认为“音乐没有高低贵贱”,他或许内心认为大张伟是最能理解他音乐的一个人。

但恰恰在大张伟眼里,王绎龙做得已经非常商业化的音乐了,有人会主动去发掘自己的音乐风格和类型,而有的人则会握住市场的方向,这没有错,但在《即刻电音》这个舞台上,这不足以支撑一位制作人走到最后。

这个节目最主要的一点,就是这些参加节目的制作人很真诚的去展现所有的一切,“如果回到他们音乐的本身,他们是没有办法去伪装自己的,所以那些没有自我的音乐制作人,全部都被PASS掉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猎捕”电音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