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当文艺电影创作者开始拥抱网络

文 │谷雨

看完《四个春天》之后,杨巍说自己的第一个想法是立马回家,拿DV让父母记录每天的生活。

《四个春天》是今年第十二届FIRST青年影展上的获奖作品,同时也入围了今年金马奖最佳纪录片提名。是一部典型的文艺作品,影片定档明年1月,并选择以院线上映的方式与大家见面,此番举动在外界看来非常大胆。

并不是所有的文艺电影都有这样的机会能够被院线青睐,登上大银幕。事实上院线电影一直以来以商业电影、明星大导、大制作的作品居多,大部分文艺电影和青年导演其实很难抵抗这样的竞争,文艺电影票房超过1亿都已经算是非常高的爆款作品了。

这个时候,一些人将目光投向网络院线,并开始尝试纯网发行的模式,试图突围。这其中爱奇艺开辟的“文艺院线”声量最高,在网络电影行业中独树一帜。

11月25日,在FIRST电影馆内举办了名为“FIRST产业场×爱奇艺电影周末”的主题沙龙。FIRST影展首席执行官李子为、上影发行常务副总经理王毅、和和影业董事长、FIRST的联合创始人杨巍、麦特文化传媒总裁陈砺志、爱奇艺电影版权合作中心总经理宋佳,以及FIRST影展电影事务部总监段炼、光线董事长王长田出席活动。

他们共同就电影从发行链条末端,到纯网发行增量,以及电影产业板块未来的导向去向等相关问题进行了探讨和交流。

正视青年导演的力量

中国银幕数已经达到全球第一,中国电影市场年初整体票房数已经迈入一个新的台阶,但就在大家为成绩鼓舞的时候,2018年国庆档票房遇冷为这场欢愉按下了暂停键,“影视寒冬论”其实早已悄然席卷行业整个

相比恐慌来讲,业内普遍认为中国电影其实迎来了新的机遇和转折,光线董事长王长田认为现在是新导演、新编剧、新演员诞生最好的时机,“我觉得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时期比我们现在、此时此刻更加需要年轻人。”

行业洗牌是避无可避的,而转折也意味着新秩序的建立,对电影市场而言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青年导演的机遇也在来临。

FIRST一直行走在青年导演挖掘和多元化题材内容挖掘的前路上。很多优秀的电影人和风格独立的电影作品都是从这里“被看见”。

忻钰坤的《心迷宫》、胡波的《大象席地而坐》、蔡成杰的《北方一片苍茫》,《暴雪将至》《中邪》等包含着浓郁风格的影片,为中国电影类型和题材上添了浓重一笔。

也是因为这样,FIRST影响力逐渐扩大。它始终关注着青年导演群体,并正视他们的力量,扩大他们的影响,为行业输出新鲜血液。它或许不是最华丽的,但一定是纯粹和特别的。

FIRST是尊重个人浓郁风格,接受他们的艺术表达,但是在瞬息万变、行业情况更为复杂的中国电影市场上,如何找到艺术与商业的共性点,才是当前新兴导演们需要重视的问题,FIRST同样也需要一个对准市场的出口。

而杨巍也表示,FIRST一直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立场,就是鼓励导演多元化,要尝试各种不同类型的风格,但同时也表示走向市场是终极目标,“他们真的需要进入到工业的电影流程,真正走向市场。这是我认为最终极的目标,希望能够形成更多的投资人、有能力的投资制作宣发公司跟签导演之间的合作。”

目前FIRST在院线上除了和光线等公司有系列合作计划外,在网络发行端也有自己的主张。从一年前它和爱奇艺网络平台合作电影发行,爱奇艺的“文艺院线”是其主阵地。

爱奇艺文艺院线尝试“准院线同步”的模式,让一些小成本、投资不高的优质文艺作品,不再受院线电影排片难的困境,给青年电影人提供了机会,让这类电影作品在网络端口再次生长。同时也为平台用户提供了多元化、多题材的高质量影片,让爱奇艺在网络电影板块上有了明显的差异化特征。

爱奇艺“文艺院线”联手FIRST青年电影

爱奇艺“文艺院线”一直是文艺电影网络发行的一面旗帜,帮助有个人风格表达的青年导演找到一个输出自己作品的平台,同时也为优质电影提供了一个发行渠道。文艺电影都可以借助爱奇艺这块平台,延长其艺术电影的“生命线”。

此前电影《路边野餐》上映 10 天后登录爱奇艺,累积播放量迅速超过 1980 万,《黑处有什么》去年十月影片上线一周播放量累积达 878 万。

据FIRST影展电影事务部总监段炼介绍,今年FIRST的二十部影片中,有一半的电影已经卖出了网络版权。其中在十二届FIRST影展上大放异彩的几部优质影片,就通过版权采买或网络发行的模式与爱奇艺合作。

比如最佳导演获奖作品《旺扎的雨靴》,最佳演员获奖作品《美丽》,提名最佳导演的影片《太行》以及产业场展映作品《我儿子去了外星球》与《一条叫招财的鱼》等都会在爱奇艺平台和用户见面。

今年11月,《一条叫招财的鱼》上线爱奇艺文艺院线,并采取分账的方式在平台上发行,这部影片是今年FIRST青年电影展产业场的口碑佳片。

影片采取多线叙事的方法,讲述的是失业的火锅厂保卫科科长勇哥和黑心厂长、江船黑老大、地下赌庄老板、房地产公司老总及“杀手”,在短短24小时之内,因为一条吞了TF卡的龙鱼在“江湖”里夺命追跑。

各路人马,粉墨登场,上演的一段惊心动魄的“悬疑”故事。这部影片充满戏剧化的线索勾勒,和快节奏的情节冲突,最具黑色幽默的是,众人在利益裹挟下,误会和对抗持续升级,勇哥所到之处尸横遍野,而勇哥却始终不明所以。

这已经不是FIRST青年电影在网络发行上的初步尝试,事实上,早在一年前他们就已经和爱奇艺合作。

在合作第一年,爱奇艺成为FIRST影展“产业场展映”独家合作伙伴,彼时爱奇艺和FIRST的影片合作数还不是很高,仅仅只是合作了7部作品。其中电影《北方一片苍茫》与《睡沙发的人》在平台上线后表现不俗。

《北方一片苍茫》讲述的是农村寡妇二好因为三任丈夫陆续去世,遭遇村民厌弃,无家可归的她只得跟自己的小叔子开车穿梭在寒冷的乡村,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然而现实往往更加魔幻,为了找到住处,她假装装神弄鬼替人看病驱邪,没想到成为了人人口中的“大仙”。

影片以二好遭遇村民前后截然不同的对待为故事线索,以荒诞压抑的色彩氛围展示影片基调,最终落笔于二好在村民贪婪中,备受绝望的死去。该片豆瓣评分6.8,超过40%的人给影片打上了四星以上的好评,作品受到很多网友的喜欢。

另外一部作品睡沙发的人》选择纯网发行后,10天就收回了成本,可见纯网发行为文艺电影在商业回报上带来了新的可能,文艺电影也能在网络端能收获与影片质量相同价值的回报。

爱奇艺电影版权合作中心总经理宋佳表示,跟FIRST影展的合作,包括去国际电影节上采购优质影片,都是为把更好的内容引到爱奇艺平台。让爱奇艺成为具有发行的功能而不仅仅是播出功能的内容平台。

让文艺电影拥抱网络

爱奇艺电影版权合作中心总经理宋佳此前曾表示,一些优秀的电影作品能够通过爱奇艺平台被大众熟知,并通过爱奇艺的影片合作的商业模式能获得回报,如果有一天能被记录到整个中国电影票房系统,这将是一个很大的电影增量。

在论坛现场,她说网络发行的本意是希望更多有才华的青年电影人,不会因为成本问题或者市场环境让优秀作品错失机会。现在,爱奇艺对这类电影的的发现都是基于采购或者网络大电影的分账方式。

在避免这类电影或因为一些内容属性和其他网大形成较大差距时,宋佳表示爱奇艺则会根据影片的情况,在付费时长上做适当的延长。未来还会用一个亿的奖励金和资源的方式鼓励和表彰特别高质量的作品。

“可能目前整个市场、包括我们整个用户接受度没有那么高。但是从长期(来看)是可以留下来的,这样的作品我们会格外给予它们一些奖励。”

据宋佳介绍,虽然爱奇艺上,文艺电影和网络大电影商业模式相同,但是根据后台的数据反馈可以看到一个明显的现象是,一些网络大电影的播放趋势有很大的起伏降落,过了播放最佳的时刻之后,影片的播放量会下降。但文艺电影则非常稳定,这得以于这类影片有着非常好的长尾效应,它的影片质量是足以在平台留存的。

在聊到网络发行和院线发行关系时,宋佳表示,未来的重点将不会是网络院线跟传统院线之间的关系,而是基于投资方或者是制片人的选择。

“他们需要有更清楚的思路,去选择最适合他们的发行方式,到底是院线还是网络?还是哪个先,哪个后,还是同步?同步的话大概要多少量,大概窗口期有多长?这个我觉得是需要非常精准的这个计算以及对整个市场更深入的研究才能做出来的。”

在杨巍看来,互联网发行未来将会成为非常主流的方向,尤其针对青年导演这类群体。

一是终端的设备升级对荧幕的要求变得更高级。二是因为环境所致,即便再有才华的青年导演再,在早期创作时必然有一半是通过小成本电影进行的。而互联网方式对他们来说,是可以让更多人看到,也是一个成长过程。

“商业院线是非常务实的,它有它自己的商业循环的核心的机制,能够给予青年导演作品的空间是比较少的。所以我们也在有计划、有批量的,希望推动这个类型的产品,这也是明确的计划。”

也就是说,文艺电影无论是纯网发行还是院线影片都应该根据影片内容去调整发行策略,什么样的内容适合网络,什么样的内容适合院线,都应该秉持着对待产品的角度去考虑。纯网发行和院线发行不是相互对立的,而是应该找到一个共同的融合点,让影片的价值发挥到最大,才能让市场实现共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当文艺电影创作者开始拥抱网络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