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网剧VS电视剧:审美差异因何而来?

文 │刘肉英

网剧和电视剧的差异,早已经不再仅是播出渠道不同那么简单了。

卫视收获高收视率,但网友却不买账,而那些能引爆网络收获流量的剧集,在卫视播出后,收视效果也较为一般,早年为了量的积累,视频平台还会购入一些在卫视发行不顺利的积压剧,但近年来,这样的情况在逐步减少,网剧和电视剧也正在向两个不同的方向发展。

现在的网剧和电视剧在筹备之初就会有一些不同。”曾经拍摄了网剧《无证之罪》,后来又拍摄了电视剧《平凡的荣耀》的导演吕行告诉骨朵,事实上,随着剧集的不断发展,播出平台的不同已经导致了受众差异,随之而来的就是题材不同、选角不同、甚至拍摄的方式也让网剧和传统电视剧相比有着略微的区别。

 

种种不同叠加之后,就带来了广泛意义上的“审美”差异,但这样的审美差异之间依旧是可以破壁的,例如《延禧攻略》这样的大众爆款内容,亦或者是当年由郭靖宇监制的《射雕英雄传》,这部剧从周播剧到视频平台,全方位的为武侠剧打了一个“翻身仗”。

用户差异已经改变内容

和视频平台能通过数据精准得出用户画像,并能明确的转达给内容创作者用户的信息和需求不同,卫视平台更多的还是依靠以往播出电视剧的经验来挑选内容,这样的差异导致的结果就是,视频平台更容易根据用户的需求,去定向的制作一些小圈层用户喜好的内容,而电视剧则更多在做出大众爆款的方向努力。

“卫视和视频平台还是会对于你的内容有基本的要求,从剧本到演员、预算、审片的流程都大体是相同的。”吕行说,“而且在整个过程中,卫视和视频平台反馈回来的意见也基本是没有太多差别的,更多的都是在剧的整体气质方面。”

但是对于创作者来说,一部剧最初定位是网剧还是电视剧,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流程差不多,但是网剧的筹备工作会更细化一些。”林柯导演解释道,在《民兵葛二蛋》《脱身》《你迟到了许多年》等热门电视剧播出之后,林柯导演也开始进军网剧,《悍城》《破冰行动》的监制都是由他来担任的。

电视剧在题材、剧本、演员等多个层面,卫视会要求的更多一些,由于定档排播的原因,一些电视剧的制作周期也非常赶,相比之下,网剧的整体操作情况会好一些。”在林柯看来,网剧留给了创作者更多去细化内容的可能性,“过去拍电视剧基本已经丢弃了分镜头的概念,但是现在我们做网剧还是要做分镜的,也会强调一些电影化质感。

电视剧的定位大多都是在强调老少皆宜,故事多涉足老中青三代,复合性强,“虽然你想做一些创新,但从叙事和节奏上,电视剧还是要照顾更广大的一些受众,特别是传统的、年纪稍长一些的观众,能有一搭没一搭的把一部剧看下去,所以,对于较长的电视剧来说,可以创新的形式并不多。”

但如果切中了一个热门的社会性话题,那《我的前半生》《人民的名义》这样的内容也会被更广泛的传播开来。但今年,《如懿传》转而网播,最终的播出效果却没能符合大部分观众的预期,内容是一方面的问题,但不排除播出渠道的改变对于该剧内容的折损。

导演汪俊此前在接受采访时也不免有些惋惜,“有些镜头设计,特殊的角度去拍摄,都是为了营造宫廷的气氛,包括光的设计,这些其实都是放到电视上看的,现在变成网播,很多东西就会损失,包括故事的叙事方式,我们都是在照顾电视台的受众,网剧和网台剧,区别还挺大的。”

用户的喜好正在将网剧和电视剧向两个方向越拉越远,基于用户基础,对于内容做出的判断是完全不同的,电视剧仍然是大众圈层的主流,而网剧则在类型化的细分圈层开始发力,短剧集就是其创新的开始。

短剧集网剧才有创新

“网剧更大的优势在于类型丰富,且时长较短。这其实也就是对于剧本的故事性要求更高。”

开始逐渐向类型化短剧发展的网剧内容,对于导演们来说更大的意义就在于内容创新的可能性更多,在吕行看来,“故事编的越长就越容易套路化,会不自觉的向以往的成功案例上靠拢,反而是短的剧集更容易玩儿出新花样,其实欧美的付费剧集,也都是短剧。

“短剧集”是近一年来视频平台对于内容的要求之一,在去年的苏晓十问中,他曾笃定的说“网剧会非常坚决地走向短剧集的,周播季播、系列化的方向,因为这是拉动会员付费最经济有效的方式,也是广告主最愿意看到的播出模式。电视剧可能短期之内还会兼顾电视台的播出模式,但随着互联网越来越占主导地位,围绕它的题材内容和播出模式会越来越通行。”

两年过去了,苏晓当时的“预言”也几乎都已经实现,电视剧和网剧在内容上正在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前进,短剧集的“短”在于最终的成片内容,而制作一个短剧集内容所需要的时间并不比一部长达几十集的电视剧短,“网剧的题材全面开花,针对用户的垂直细分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相比较电视剧题材就会有局限性。”郭靖宇导演分析道。

纵观三大视频平台放出的2019年剧集片单,内容类型化愈发明显,为了服务好已有的用户全体,剧集内容也相对固定了,玄幻、古装、软科幻、推理悬疑、青春校园,几乎都是视频平台固定的几大类型内容,“6~12集的内容可以吸引一部分的观众,每突破一个类型,新的观众就又多了一些。

而这些恰恰就是电视剧做不到的,“没办法细分,看电视是不用花钱的,几十个台根据自己的喜好随便换台就是了,而网剧是需要付费的,掏不掏钱,用户的要求是完全不一样的。”林柯在题材和用户的关系方面考虑的较为清晰,同样也是在为自己日后拍摄网剧内容做准备。

内容题材多样,同样在演员的选择上,导演们也有了更多的自主性,“电视剧倾向于老戏骨搭新人演员,这样各方面均比较保险。网剧选角相对更灵活,越来越多的网剧敢于启用新人演员担纲主演。”郭靖宇监制的《射雕英雄传》的发酵主要在网络,杨旭文、李一桐就是被捧红的新人。

网剧选角最大的一条准则就是“合适”,演员和角色之间的匹配度是最重要的衡量标准之一,而电视剧则有更多的不可控因素束缚,相比于用户喜欢看什么,客户会为哪些人买单尤为重要。网络给了网剧更多试错的机会,这却是电视台无法给予电视剧的。

好内容依旧能破壁

网剧和电视剧的对比就好像烟花和蜡烛,一个是能在短时间内吸引观众但持续性较短,但电视剧更加能娓娓道来,更具有长时间的陪伴性,并不是在网络播出就是网剧,在电视台播出就是电视剧,随着二者不断的发展,网剧和电视剧大部分的内容差异化已经显露出来。

差异化尽显就没有共同之处了吗?并不尽然,网剧在垂直的小圈层发酵后,有可能突破圈层成为大众爆款内容,而电视剧切中了热点事件或形成了剧集内容的广泛讨论后也同样能渗透到网络用户中去,二者之间没有天然的屏障。

近期热播的《我的保姆手册》就是一部典型的网剧作品,总制片人周昊在接受骨朵采访时明确表示,“我们做这部剧,就是给那些二三四线城市、娱乐生活没有那么丰富,观剧就是一种伴随性习惯的22岁以下的女性观众看的,至于其他的,我根本不关心。

而《娘道》也同样,在卫视收视率居高不下,几乎收割了许多中老年观众的闲余时间,但是年轻观众似乎没有那么大的观看热情,“这就是服务群体的不同,中老年客户会在意豆瓣打几分吗?非用户群体的评价无法影响到原本的剧集受众。”吕行说。

有互不干涉的,同样也有能突破圈层的,《延禧攻略》就是从小圈层爆款步入大众爆款的网剧之一,在爱奇艺播出的《延禧攻略》首先收割了爱奇艺的古装剧粉丝,随后在全网发酵热度,最终吸引了更多的传统互联网用户观看讨论,随后又在电视台发行,收视率依旧居高不下。

而去年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人民的名义》等内容也同样吸引到了年轻观众,他们也会准时在7点半后坐在电视前等候直播,但业内也普遍认同另一个观点,就是爆款内容,可遇不可求,这其中难免有些“运气成分”。

不论是新进的网剧导演去执导电视剧,还是传统的电视剧导演来参与网剧创作,剧集本就是一种艺术形式,网剧和电视剧是剧集的两种不同表现内容,但对于互联网这个还比较新的平台来说,“网感”是什么?对于大部分导演来说,依旧是听得见但摸不着的概念。

网感也许就是和网生一代的拉近,个性化、碎片化,表达也更加直接。”林柯监制的《破冰者》有两位导演,一位年长一些,一位年轻一些,二人合作之中还是能感受到一些差异,“网感”确实能给网剧锦上添花,“但过于追求就会让人跳戏,还不如踏踏实实做内容。”郭靖宇和吕行同时提到了这一点。“内容为王”的地位始终无可撼动。

网剧和电视剧的审美差异究竟因何而来?传播介质是一方面,除此之外,根据服务用户不同而逐渐细分的内容不同则是更为重要的一点,其实这也是一种内容市场的进步,有差异才更有故事,有对比才更有发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网剧VS电视剧:审美差异因何而来?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