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我的保姆手册》想要突破哪些迷思?丨专访周昊

文 │刘肉英

《我的保姆手册》存在于如今的网剧市场,就好像郑爽之于娱乐圈,都是一种“特立独行”的存在。

郑爽的坚持和做自己曾经让她一度深陷舆论旋涡,各种声音喷薄而出,观众会觉得奇怪,为什么只有她和大部分的艺人不一样?这种“不一样”反而让她成为了被攻击的对象,《我的保姆手册》多少也有点儿这样的感觉,上映3天累计播放量超过5亿,但同样也伴随一些争议。

《我的保姆手册》是最适合郑爽的戏。”1CM领誉传媒创始人&CEO周昊笃定的说,“我们做这部剧,就是给那些二三四线城市、娱乐生活没有那么丰富、观剧就是一种伴随性习惯的女性观众看的,至于豆瓣能打几分的问题,我根本不关心。

1CM领誉传媒创始人&CEO 周昊

1CM领誉在业界仿佛也是如此,旗下200余位艺人,几乎全部自产自销,平行化管理,完全区别于传统影视公司的运营模式,自己的制作团队、自己的艺人团队、甚至还有不同分类的经纪人,所有人在自己的闭环内几乎毫无阻力的运作,并早已实现盈利。

以剧带人”也一直都是1CM领誉的特色,《国民老公》捧红了熊梓淇,让其人气飞涨,而《我的保姆手册》也同样带红了剧中的男主角虞祎杰,这部剧才上映3天,他的粉丝量已经增涨数十万,粉丝互动量也在不断增加。

迷思一:何为所谓的卖相高级?

每个人看剧的诉求不一样,那我们就针对一部分人的诉求去满足他,为他生产匹配的内容,这就可以了。”周昊很坦诚,并且对于自己在做什么、要做什么异常清楚,不同于其他的总制片人喜欢和记者聊内容、聊初衷、聊理想,周昊开门见山的说“又要在艺术上拔高、又要在市场层面上受广大用户欢迎,我觉得可能有这样能力的人,也不多了。

细分市场的爆款内容在不断增加,但大众爆款却在依旧是可遇不可求,每一个大众爆款背后都有着一些运气成分,而小圈层爆款似乎更可能“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我常在想,这个时代还有没有可能诞生当年四大天王这样的全民偶像?我觉得太难了,可能有,但靠命。”

《我的保姆手册》就是这样一部作品,一部不强求所有人都会喜欢的剧,“最初我们的设想就是一个普通小保姆和明星谈恋爱的故事,在推敲之后我们发现保姆和明星的恋爱有些不合理,所以后期又添加了一些AI元素,但我们不想把她变成一部科幻剧,核心内容仍然在感情上。”

所以,如果一开始是抱着看科幻剧的内容来关注这部剧,多少会失望而归,但如果是喜欢轻松、搞笑、不烧脑的剧情,那《我的保姆手册》或许就对了这部分观众的胃口,男主角的单纯和娱乐圈的复杂形成了对比,女主角的设定是一个来自未来的AI机器人,不停的帮助男主角去“升级打怪”,在这个过程中再逐步感情升温。

故事线简单,情节也没有太多的弯弯绕绕,服务好自己的目标受众,让他们在消遣、娱乐的心态下看完这部剧,“我们就是这样的下饭剧,让大家在日常忙碌的生活之余能有一点儿开心的事儿,不用太费脑子也挺好的。

非要做一个大女主、大古装、大玄幻才能叫所谓的卖相高级吗?错了。”在市场上出现了一大批投资巨大的想要做爆款、做头部,却最终沦为平庸的剧之后,“观众喜欢什么”就变得尤为重要,“我觉得我们和别人最大的差别就是,用户看什么我们做什么,而不是我们想做什么就逼着用户看什么。

基于这点,在《我的保姆手册》在创作之初就做了大量的用户调研,利用旗下艺人的粉丝渠道收集意见,进行评估之后再运用到剧本中,“创作对于我们来说,不是一拍脑门儿就做的事儿,我们也不奢求浮于表面的荣誉感,那个不是我们要的。我们要的是哪个戏播的真的好,有很多人看,这就是成功了。”

迷思二:演自己不好吗?

《我的保姆手册》是郑爽近几年唯一一部深度参与的作品,在播出之前,很多粉丝都不看好这部剧,也有不少激动的去发私信骂周昊,更有一部分人,觉得接拍《我的保姆手册》耽误了郑爽的前途,“但播出之后,他们都不骂我了”周昊半开玩笑的说。

之所以选择郑爽,因为她代表了90后女生独自、自主、敢于做自己的一面。”经常素颜出镜、偶尔自说自话,敢于公布自己在恋爱中的100件小事,现在又开心的沉溺于自己的新一段感情中,不同于娱乐圈中争资源、争排位的风气,郑爽好像只活在自己的“娱乐圈”里。

就是这种自我沉浸式的发展路线,也还是赢得了一批忠实的粉丝不断追随,“不拍杂志封面、不怎么参加商业活动,因为郑爽觉得这些都是假的,她不想变成一个‘假人’。”所以在《我的保姆手册》这部剧中,观众能看见一个活泼、调皮、天马行空的郑爽,“我们也给了她足够的做自己的空间。”

粉丝都说,郑爽是在演自己。他们也在剧中看到了久违的郑爽。”但对于演员来说,“演自己”似乎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形容词,而在此前郑爽出演的多部剧中,几乎如出一辙的演技已经被无数人诟病过了,在《我的保姆手册》中,郑爽继续如此演技示人,还是有一定的“风险”存在的。

你不要去尝试着改变别人,为什么不尝试着去融入别人的生活呢?郑爽不会去迎合人,更不会说什么客套的话,她不是这样的人,你就不要让她改变了。”周昊更愿意去接受郑爽的想法,郑爽也愿意为这部剧投入更多。

除了女主角之外,郑爽还是这部剧的艺术总监,这个职位并不是为了作为一个宣传噱头而设,“郑爽真的参与了很多,从剧本到人设。”在开机之前,郑爽采访了剧中所有的演员,去挖掘每个人的特点,每个演员都聊了至少一个小时,“从某种程度上,她能算得上半个监制。”

在前几集中,有一个saori给苏达浩洗衣服被发现之后赶出家门的桥段,但是在现场演的时候,郑爽觉得应该把洗衣服改成洗内裤,这样会更有意思,“她自己会迸发出很多大家喜欢看的内容,脑洞也符合市场逻辑,特别聪明。”

Saori在剧中的造型多半也都是郑爽自己设计的,“她会觉得,我演的是一个机器人,为什么要穿普通人的衣服?于是她真的把衣服的领口剪下来做成发箍。”剧中Saori的灵气和好奇心也就都展现出来了。

迷思三:为何迷恋大IP、大导演、大编剧?

我们是一家做偶像的公司,我们有成熟的演员,我们生产偶像剧,这个市场应该百花齐放。”周昊从没有放弃对市场的尝试,也找到了自己的作品存在于市场的价值。“我们做影视产品的核心就是大家是否会喜欢,至于有多大的艺术价值,我觉得这个事儿不是我干(考虑)的。

在《我的保姆手册》创作之初,周昊就将这部剧的定位考虑的清楚,“我没想过要拍一个像《康熙王朝》那样的内容去留存千古,我没有那么能力,也做不了这样的活儿,只要喜欢的人能持续喜欢就可以。”也许这样的想法看上去有些没有“理想”,但仔细想来,确实是最稳健的操作方式。

什么人最了解这部剧年轻的受众群体?当然是没有代沟的年轻人,《我的保姆手册》这部剧幕后的编剧团队大多数都很年轻,导演也是如此,“这部剧都是我们自己做的,从故事架构到逻辑思考、人设,然后慢慢去丰富内容,甚至后期确认了演员之后,会再根据演员去调整台词等细节。”

1CM领誉的编剧团队大约有40~50人,每个人都在负责自己的内容并不断的创作,“我们通常不会找大编剧,因为他的内容你太难改了,而且也不见得是懂得用户需求的。我还是希望能有一些新的东西,更能把握住自己的风格。”

大量的编剧参加一部剧的创作,另一个优势就在于能更好的提升写作速度以及保证质量,“以前一个编剧的时候,他状态好就写的好,状态差就没有产出。”1CM领誉在尝试找到一种新的编剧机制去解决这样的问题。

年轻的团队更容易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但在想象力之外,也需要有人来把我剧的调性,于是《我的保姆手册》找来了刘进导演做监制,更多的就是在把握这部剧整体的大方向。

编剧做好了人物小传之后,会被分发给1CM领誉的所有艺人,“你觉得自己合适,那就来试戏,一个人报几个角色都行,然后我们再看匹配程度,谁最合适谁就上,整个过程完全公开透明,不存在所谓的靠关系等。”内部的自产自销确实减少了沟通的成本,加之旗下艺人众多,类型齐全,几乎剧中的角色都可以找到匹配的演员,1CM领誉的闭环也就逐渐形成了。

抢一个大IP,然后把IP做成爆款的做内容思维在周昊看来早已经过时了,“大IP和市场的契合度在哪里?是否在做剧之前思考过?”周昊在一连串的疑问中再次坚定了自己以用户为导向的做剧观点。

相比于传统的创作模式,1CM领誉更像是在“量产”,“我们今年有十几个项目,5个工作室都在不间断的运作,从选择到评估再到实操,每个过程都有淘汰制度。”

在采访的最后,周昊给骨朵看了自己公司的OA系统,每个艺人都在自己的系统中有明确的时间安排,线上管理,公开、高速、透明,“我们到现在都没有融资,而且盈利收入可观,其实我们就是找准了自己的赛道和运用方式。

《我的保姆手册》就是在1CM领誉内部闭环操作下产出的内容,虽然不可避免的会有一些负面评价,但这部剧目前的播出情况也已经完全达到了周昊的要求。除了影视剧的创作之外,电影方面,1CM领誉此前参投的《悲伤逆流成河》累计票房达到3.56亿,电影《紧急救援》1CM领誉也参与其中。今年年末,大型综艺《以团之名》也即将开播,双胞胎姐妹幽•灵创作的国内顶级条漫IP《头条都是他》也正在推进当中。

这种对于网络内容市场的不断尝试,在反复的验证下,或许也会成为一条另类的通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我的保姆手册》想要突破哪些迷思?丨专访周昊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