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脑洞大开的穿越剧3.0时代,缘何爆款难觅?

文 │夏天

继宫斗剧、玄幻剧之后,网剧市场悄然刮起了穿越剧的风潮。

近期上线的《回到明朝当王爷》《唐砖》《我在大理寺当宠物》《双世宠妃2》等网剧,搅动着穿越剧的“新江湖”。而此前热播的《亲爱的活祖宗》《朕的刺客女友》《拜见宫主大人》《亲爱的王子大人》《炮灰攻略》等颇具网感的“小而美”剧集,也都涉及了穿越元素。

穿越类影视剧在近期为何备受创作者和观众的青睐?追本溯源,绕不开“爽感”二字。

2018年下半年,《斗破苍穹》《武动乾坤》等多部升级打怪式大男主玄幻剧成市场新宠,《延禧攻略》里“黑莲花”一路开挂,极致的故事冲突再搭配上快节奏的宫斗剧情,制造出的多个“爽点”,成就年度爆款剧。如果给时下流行的影视作品锚定关键词,“爽感”再合适不过。而“爽感”这种吸引观众的影视叙事策略,早在各色穿越剧中就已经所有体现。

 

与传统类型剧不同,穿越剧肆意连接着历史与现实两大时空的设定,留给编剧广阔的创作空间,主人公利用现代人的思维与知识储备,在古代一路开挂。交错的时空、古代与现代智慧的碰撞和摩擦,将“爽感”发挥得淋漓尽致,这正是穿越剧曾在不同时期引领收视风潮的重要原因。

在求新求变、追求感官刺激的网剧市场里,穿越元素是创作者们出奇制胜的法宝。而与此同时,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随着穿越剧更新换代,真正意义上的穿越爆款剧,却也越来越难寻觅了。

钮钴禄·穿越剧

自2001年《寻秦记》《穿越时空的爱恋》开启内地穿越剧元年后,以“穿越”为主题的剧集层出不穷,“穿越还能怎么玩?”是摆在创作者面前的难题。

仔细观察近期上线的《回到明朝当王爷》《唐砖》《我在大理寺当宠物》《双世宠妃2》等穿越剧,不难发现这些由网文改编而来的穿越剧,已经开始摆脱传统穿越套路,从清朝、秦朝等穿越剧高发朝代跳脱出来,积极融合新鲜元素,试图打造出颇具颠覆性的穿越奇观。

网络平台上活跃着的穿越写手们,某种程度上为影视剧创作者们缓解了穿越剧的创新焦虑。他们将玄幻、言情、网游等多种元素融合,在穿越小说的基础上延伸出“快穿文”,颠覆传统穿越套路,创作出天马行空的作品,为穿越剧提供着众多风格迥异的剧情蓝本。

这些由“快穿文”改编而来的穿越剧,主人公们由于特殊原因穿越到一个新时空,展开一系列活动,结束之后再前往另一个新世界或时空进行下一个任务,穿越动机新颖,穿越的时空多元。由此衍生出的情节无拘无束,穿越到小说、漫画、游戏中,性别反串,一个身体两个灵魂等已成为常见设定。例如《来到你的世界》《炮灰攻略》等剧集,便是依托于快穿的结构模式,频繁在一个又一个的新奇世界中来回穿梭,颠覆传统剧作的创作模式。

与此同时,如今的穿越剧也开始出现分众化趋势。围绕男性穿越者展开的故事,关注权力的争夺,而围绕女性穿越者展开的故事,则聚焦爱情的奇遇。

例如《我在大理寺当宠物》《亲爱的活祖宗》《朕的刺客女友》《拜见宫主大人》《亲爱的王子大人》《炮灰攻略》等女性向穿越剧,上演的是一出出或欢喜冤家式、或才子佳人式的爱情童话。不论穿越动机和时代如何变化,不管融合了爱情、奇幻、喜剧、悬疑中的何种元素,他们专注于恋爱中“发糖”,连那些光怪陆离的情节设置,都是为了让男女主角的恋爱谈得更加甜蜜。

而在《回到明朝当王爷》《唐砖》等男性向穿越作品中,则专注于讲述小人物的成长故事,剧中的穿越者往往会成为某位历史关键人物或历史人物的重要帮手,一路逆袭,沿着历史轨道,最终走向“人生巅峰”。

穿越剧进化史

谈及穿越剧,《寻秦记》《宫》《太子妃升职记》这三部具有代表性的爆款作品,勾勒出了穿越剧的进化脉络。

2001年,《寻秦记》热播,该剧在穿越时空的基础上加入现代元素,将武侠和科幻结合,开启了“杰克苏”式的秦朝开挂之旅。紧接着,大陆第一部穿越爱情喜剧《穿越时空的爱恋》热播,开朗少女与悲情帝王的恋爱故事,在当年创下了超过10.0的高收视率。

这时期的穿越剧,主人公最初的行为动机都是为了寻找回到现代的方式,随即与古代人物发生关联,继而引发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它们在严格遵守着穿越剧不可改变历史的铁律下,历经跌宕起伏的人生,观众在古今反差的欢乐中,可以同时感受到历史的真相与残酷。

十年后,爆款剧《宫》和《步步惊心》,将穿越剧带向了古装偶像剧之路。在穿越剧1.0基础上,此类剧集借助穿越剧的外壳,诠释青春偶像剧的内核,主人公穿越回古代后,不论利用现代思维与知识储备如何一路开挂,故事的叙事焦点始终围绕在男女主角的爱情纠葛上。

2015年,网剧《太子妃升职记》横空出世。该剧架空历史背景,抛弃传统穿越剧取材真实历史的标准设定,主人公也不再沉迷回到未来的执念中,反而是大胆融合 “宫斗”“性别互换”“男男CP”“女女CP”等新鲜元素,强化“爽感”与“喜感”,颠覆传统穿越套路,使得穿越梗焕然一新。

自此之后,网剧市场玩转“穿越梗”,剑走偏锋,穿越元素愈发天马行空。《双世宠妃》中出现“一具身体两个灵魂”的设定,《朕的刺客女友》开启了“古今双穿”的创新,《拜见宫主大人》里主人公玩起了魂穿游戏的戏码,《炮灰攻略》里女主角需要一次次穿越到小说中,帮助小说炮灰角色实现人生逆袭……男穿女,女穿男,穿越游戏、漫画、小说等新鲜设定层出不穷,多部轻松明快又脑洞大开的穿越剧抢占着市场。

穿越剧战斗力哪去了

穿越小说《梦回大清》的作者金子说:“我想着如果自己处于那个风云迭起的年代,又会有着怎样的经历和选择,所以写了一个穿越的背景,但不是为了穿越而写故事,而是为了故事的需要而穿越。”

影视剧是服务于观众,供观众消遣的产品。与我们往常理解的,穿越剧带领观众在架空的世界赢得开挂式的“爽感”不同,金子此处所提及的“穿越”,仅是一个工具设定,它给予主人公回到古代,在跌宕起伏中感受历史曲折性的机会。

具体而言,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功能,都是穿越剧的迷人之处。但值得警醒的是,如今的穿越剧,陷入了前种盲目追求“爽感”的怪圈。为了给观众带来新奇的观剧体验,抛开历史,设定愈发天马行空,融合的元素愈发光怪陆离,而这些脱离真实情感的土壤,炮制而出的穿越剧,带来的“爽感”虚幻悬浮,观众反倒没有了切身的代入感。

好莱坞著名编剧罗伯特•麦基曾言,“讲故事是一种围绕生活的比喻而举行的仪式。为了在黑暗中享受这种仪式的乐趣,我们把故事当作真实的东西,对它做出反应。我们暂停我们的愤世嫉俗,相信所看到的故事,只要我们认为他们是真实可信的。故事一旦缺乏可信性,移情作用便会消融,我们便感觉不到任何东西。 ” 即如果完全脱离真实,对于故事创作而言,也并非益事。

如今,在穿越剧的创作上,类型融合是大趋势,谋求元素上的创新已不可避免。是选择延续传统穿越剧设定,通过强化历史与现实的关照,由现代小人物视角展示出一隅历史的波澜壮阔?还是继续打出“天马行空”牌,在光怪陆离的快穿世界中狂奔?这都是创作者要面临的难题。

不论是哪一种,在规避俗套的穿越梗,做出内核新颖的穿越剧的同时,塑造出有人物弧光,注重与观众的情感连接,引发观众的共情和认同,才是穿越剧创作中不容忽视的关键。穿越剧若只注重剧情的“新奇”而忽略了营造情感的“真实”,恐最终也难以赢得市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脑洞大开的穿越剧3.0时代,缘何爆款难觅?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