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吐槽大会3》的变与不变

文 │南风

论及音乐成就,王力宏在业内鲜有对手,他创作欲很强,即使是参加《吐槽大会》这样的喜剧脱口秀节目也忍不住自己写一下段子。写完后还会把段子发到群里问编剧:“老师,我这个好笑吗?”然后又自问自答:“好像不太好笑。”还配上一个羞涩的表情。

这种新人才会有的谦虚,哪里像是王力宏这样的人生赢家会具备的姿态?但事实上,不止王力宏,所有参加《吐槽大会》第三季的明星,无论多大的咖,都会主动配合编剧写段子和表演。看片会上,节目组的两位编剧程璐、海源罕见出席,张绍刚说他们才是主角:“有了前两季,大家现在越来越知道在节目里主咖们的命运掌握在编剧手中。

 

《吐槽大会》第三季在筹备过程中与前两季最大的不同,大概就是让更多嘉宾放下了防备与骄傲,他们终于明白,喜剧脱口秀,真不是那么好说的。而观众也在这个过程中对喜剧脱口秀有了全新的认知,嘉宾表演得好与不好,谁是“自作主张”,谁是全力配合,都一目了然,喜剧脱口秀这个东西,台下怎么准备台上就怎么反馈,骗不了人。

经过前两季积累,《吐槽大会》已经完成了喜剧脱口秀的普及工作,到第三季,他们的slogan从原来的“吐槽是门手艺,笑对需要勇气”,换成“吐槽,一种年轻的沟通方式。”主咖和副咖不再相对而坐,而是坐成一排,通过座椅颜色加以区分,营造出一种友好氛围。

少了和观众、嘉宾大量的沟通成本,这一季的《吐槽大会》从始至终得以按照一档喜剧脱口秀的普适流程来做,或许《吐槽大会》第三季才是最“正常”的一季。

永远年轻

喜剧脱口秀是一种年轻态的文化类型,虽然历史悠久但内核始终是新的,因为它的一大特色就是紧跟潮流。喜剧脱口秀演员表演的段子,永远是时下最流行的文化内容。

在《吐槽大会》第三季里,不但是内容,还有时下最流行的嘉宾,比如王菊、杨超越等人,并且不局限于娱乐圈,毕竟社会热点实在太多。从第二季开始,《吐槽大会》便有意跨界合作,郎朗、冯潇霆、刘国梁、林丹等都是其他圈层的人,到第三季,嘉宾邀请范围更广,首期节目里,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王珮瑜现身。

而很多时候,越是看起来格格不入的“圈外人”,反而越容易给人惊喜,瑜老板用京剧里老生的唱腔唱出流行词“skr”的时候,台上台下一片叫好。犹记得第一季里王刚、唐国强的表现也是如此惊艳,当老艺术家们主动拥抱年轻态艺术形式的时候,年轻人也给予了他们最热烈的欢迎。

他们的加入也足以说明,喜剧脱口秀,已经越来越普及了。

《吐槽大会》的三季,是喜剧脱口秀从0到1,再从1到2的过程,其背后的制作公司笑果文化功不可没。编剧是喜剧脱口秀的灵魂,笑果这些年一直有意培养新人,噗哧训练营、线下开放麦都是选拔和练习的场所,郭展豪、韦若琛等人都是这么一步步走过来的。

在《脱口秀大会》里脱颖而出的ROCK、卡姆等人也都曾出现在《吐槽大会》的舞台上,他们同时也是节目的编剧。源源不断的新人为《吐槽大会》注入了新鲜活力,喜剧脱口秀产业因此形成闭环,却不是一潭死水。

提及第三季的进步,笑果文化董事长叶烽说现在已经不需要再去指正编剧们的创作了,“现在还去参加读稿会的原因没有别的,就是找乐子,什么都不干,纯粹是开心,听一下读稿会。每个编剧创作的时候,会贴着艺人的性格、口吻,这是第三季大家非常厉害的成长。

配合无间

一场完美的喜剧脱口秀演出离不开两大要素:好段子与好表演。有时候就算编剧能力再强,嘉宾们表现不好也仍然是一场糟糕的演出,很多包袱,迟疑一秒抖出,就会让整段垮掉。

《吐槽大会》第三季解决了这个问题。

当明星们认可吐槽这种形式的时候,便愿意把自己的“槽点”分享给编剧,让他们在创作上的边界更广,编剧海源说这一季在跟嘉宾们沟通的时候非常顺利,“编剧有一种被信任的感觉,他会听你的建议,怎么说,怎么演,以及说哪些内容,很配合。

陶喆参加《吐槽大会》第三季的时候表现的非常坦荡,说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果然,在台上被众人集中火力围攻了,从在美国当警察到“R&B教父”,再到“PPT”,每一个段子都做到了精准打击。

这是他和编剧们沟通之后的结果,也只有这样“拳拳到肉”的段子,才是最好笑的。

在年轻群体中,对一个人“爱得越深”,往往“吐得越狠”,这是新时代的沟通方式。当嘉宾们接受了吐槽这种形式,放飞自我后,他们的表演也愈发成熟。热狗的“skr”、王力宏被迫脱鞋正名以及王珮瑜用老生唱腔“撩妹”看上去像信手拈来一般的自然。另一方面,随着他们配合度的提高,第三季节目喜剧脱口秀表演的水准和完整性都有了质的进步。

喜剧脱口秀产业的背书

《吐槽大会》第三季的明显进步,离不开背后整个喜剧脱口秀行业的发展。相比第一季,《吐槽大会》第三季面临的喜剧脱口秀生态已经有了长远进步,观众们已经接纳了这种形式,并且喜剧脱口秀开始有了自己的市场,这一切都为新一季节目呈现做好了背书。

第一季的时候,喜剧脱口秀在中国是没有所谓的市场可言的,整个行业能拿出手的编剧不过五六十个,堪称凤毛麟角。而经过两季发展,第一季里的李诞、池子等人已经是市场上知名甚广的综艺咖,到第三季,他们无疑是其中的“流量”担当。

同时,ROCK、庞博、张博洋等人经过层层选拔和锻炼,已经成长为相对成熟的喜剧脱口秀演员与编剧。他们曾参与过不少脱口秀类节目的创作,经验丰富,《吐槽大会》第三季的编剧团队在创作上不再有当初缺人手的紧迫感,也让他们的段子更加成熟。

编剧程璐在谈及第三季的创作时坦言,大家已经看过前两季,而《吐槽大会》的形式是基本固定的,这让他们在第三季的突破上倍感压力,但还好“我们招了一些新人,有很多新的编剧加入。

在这个行业里,一荣俱荣,《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等节目相比线下演出更能被大众看到,行业发展的初级阶段,普及比什么都重要,它们无疑带动了整个产业发展。两年过去,喜剧脱口秀行业初具规模,现在开始回过头来反哺节目,向《吐槽大会》输出编剧和演员。

当一个节目和它所属的文化类型在取得一定成就,没有固步自封而是主动求新求变的时候,也会很容易收获观众的好感,这次新加入的“隔屏吐槽”就是个例子。屏幕前的观众开始主动发起对嘉宾们的吐槽,优秀者将被剪进节目。

《吐槽大会》是网综初代爆款,也是老牌IP了,在众多大体量超级网综的挤压下,这些在行业野蛮生长期脱颖而出的节目要想收割新流量,唯一的方式,就是努力和年轻人站到一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吐槽大会3》的变与不变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