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硬核女主剧的突围,找到人性与故事的平衡点

文 │刘肉英

初看会被演员们后期的过度磨皮“劝退”,再看却能找到年代剧中少见的温情冷暖。

不同于以往因观众年龄差而产生的审美差异所导致的口碑两极化情况,《正阳门下小女人》几乎开播就备受好评,收视率高居榜首不下,网络播放量也随着剧情的更新而逐渐走高。这就像是曾经发行遇冷,却在播出后口碑收视双丰收的《情满四合院》一样,导演刘家成的作品总能在不同受众之间找到观剧喜好的共通点。

 

“会看弹幕,但专挑观众吐槽的内容去看,我夫人说我这是在‘找骂’。”刘家成的身体里仿佛还住着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说起项目永远干劲十足,没有沉浸在项目里的自我欣赏,更多的是站在观众的视角去审视自己的作品,“前期筹备、研读剧本的时候,我是导演,开机的那一刻,坐在监视器前,我就是观众,在一遍一遍的审视每一个镜头。

过度磨皮?我也不喜欢

《正阳门下小女人》并非一开始就被观众看好,第一批“骂声”就来自于大龄演员的重度磨皮。倪大红消失的不仅仅是眼袋,而是沧桑的味道,蒋雯丽的脸上被磨平的不仅仅是皱纹,还有徐慧真的种种微表情,其他角色更是如此,磨皮最严重的徐老师,几乎快看不清楚五官了,“有些东西就是糙了,这个我认可。”刘家成并不避讳去提及自己作品中的不足。

当时后期公司给了我4个磨皮的版本,依次递进,第一版就仅仅是稍作处理,第四版就是现在这个版本。”这四个不同的版本给到了刘家成,“第二版最好,稍稍加了一点点,观众不太会察觉。”

但是无奈,当时该剧正在发行中,某卫视平台想要现在这个磨皮到了“极致”的版本,“当时我也不同意,但还是把这个版本交了出去,不过后来也没有和这家卫视合作。”

“后期我又和资方沟通了,说要想想办法去替换,还是用后期做的第二版,也不知道怎么的,没有替换成功。”刘家成的处境也有一些无奈,导演需要对作品负责,但磨过了剧本、拍足了镜头,熬过了后期,最终却因为发行时的纠结有了一些遗憾。

观众喜欢蒋雯丽、倪大红这样的艺术家,会因为皱纹、眼袋就放弃看他们的剧吗?往往平台臆想出“年轻观众”的喜好,本就是一种“误读”。“把人家一个男老师都磨成那样,是比较讨厌的,这会儿我和观众站在一起,我也挺反感这个的

刘家成确实是一个认真的人,尤其是在如今这个有些急功近利的时代,《正阳门下小女人》一共拍摄了99天,作为一个最终成片有48集的电视剧来说,这样的周期算是很紧张的。而且这部剧在拍摄的时也完全没有分组,全部镜头都是刘家成一个一个盯下来的,“现在我做的剧拍摄周期都120~130天,现在在筹备的剧可能要140天甚至更长。”

这99天虽然紧张,但《正阳门下小女人》还是把握住了那个年代该有的细节,刘家成执导的《傻春》《正阳门下》《情满四合院》被称作“京味儿三部曲”,《正阳门下小女人》是他执导的故事背景发生在北京的第四部剧。有了前三部的铺垫,这部剧的“京味儿”又要如何体现呢?

首先是说话的口音,“京片子”总是少不了的,但其实在徐慧真的嘴里,几乎听不到什么北京口音,“女人太贫了,以后不招人喜欢。”从这点上来看,每一句话都会“过脑子”的徐慧真确实在说话的口音上都颇为谨慎,那“京片子”用在哪里呢?“配角身上,牛爷、片儿爷的语言就是烘托京味儿文化的。

大女主的硬核

《正阳门下小女人》这部剧的拍摄场景大多数都是置景,“原本只想搭一个小酒馆,结果等到要开机的时候才发现,原先我打算用的拍摄地几乎都被改造了。”无奈,最后,《正阳门下小女人》中,小酒馆、绸缎庄、酒馆后面的四合院、甚至是一些胡同,全部都是后来搭建的。就这样,开机时间推迟了一个半月,“没有一个演员和我说要重新签合同或者补钱的,这就是专业的态度。

在观众看来,一部剧好不好看,第一眼大多在于对演员是否认可,《正阳门下小女人》的第一落点就在于蒋雯丽饰演的徐慧真。从1955年到1994年,徐慧真的这40年是找不到“断点”的,这也是为什么刘家成没有选择年轻演员来饰演年轻徐慧真的原因。

蒋雯丽在公开场合示人的时多喜欢白色的T恤衫搭配牛仔裤,再加上现在标志性的短发,干练的外形早已经深入人心,“现实生活中的蒋雯丽也是如此,生活中很活泼,身上的精气神也足,暗合了徐慧真身上善良、温柔,内心却无比强大的性格。”于是,刘家成和蒋雯丽喝着茶,很快就把角色定了。

原先《正阳门下小女人》并非是现在这个名字,从最初的《小酒馆》到《大前门》再到《大前门下小女人》,经历了几个变化。“其实我是觉得这个剧名是比较贴合这部剧的,而且一大一小,正好形成了对比。”但是从另一个方面考虑,当初刘家成和资方一起合作了《正阳门下》,此次合作多少有些“再续前缘”的意思,名字自然也就改成了如今观众知道的这个。

虽说是《正阳门下小女人》,可这“小女人”却一点也不“小”,不同于当年以男性视角出发的《正阳门下》,这部剧完全从女性视角出发,而且更加细腻、走心,徐慧真在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当中,命运颠簸却也极具张力。

一个那么柔弱的小女人,逐渐变得强大,最终能主宰自己的命运、成为一个女企业家,这个过程是更具有冲击力的。”女人的坚韧是这部剧的核心,“大女主”的感觉也就呼之欲出,不同于以往的“大女主”古装剧的极致玛丽苏,或者背靠男人不断晋级的故事内核,《正阳门下小女人》中,徐慧真的成长驱动力是自己和自己所处的社会关系。

徐慧真一出场就面对了一次众叛亲离。丈夫和自己的妹妹在一起了,一直支持她的公公也不幸过世,自己还带着一个刚刚出生的女儿,在当年还有些重男轻女的社会环境中,徐慧真的处境可想而知。但是在小酒馆营业时,她的每一句话都说得妥帖,谁对她有歪心眼,她也内心如明镜,在谁都不得罪的情况下,遇事总能妥善化解。

但是到了后院儿,她是一个女人、一个母亲。剧中有一个细节,刚开始,徐慧真抱着女儿一起睡觉的时候,总是闭着眼睛,半倚半靠在床上,屋外有任何一点儿动静,她都会机警的睁开眼睛。紧接着就是下意识的两下眼睛转动,徐慧真的敏感、警惕就被还原出来了。

不同处境之下的神态变化,其实也对应了徐慧真这个女性角色“大与小”的不同。

不同关系的纠葛缠绕

徐慧真的身边最大的依靠就是蔡全无,踏实、本份,把那句“听您吩咐”挂在嘴边。蔡全无的名字来自《增广贤文》,是明代时期的一本少儿启蒙书,“知者减半,省者全无”,大概意思就是“知道也要少说两句或不说,言多必失。”

蔡全无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坐在小酒馆的门台上,看着别人说说笑笑,没人叫他,绝不多掺和一句话,但是他却能挡住一心想进后院的徐老师,也能理智地保持着自己和徐慧真的距离。虽然这部剧是从女性视角的内容,但蔡全无的角色在剧中也尤为重要,而非只是一个符号化的人物。

虽然是“大女主”,但纵观整体故事,徐慧真的40年中有起有落,绝非一路开挂直线上升。“原来剧中没有太多她失败的戏份,但是后来商议之后,我们多加了两笔。”剧中的徐慧真判断失误过、也被别人骗过。虽然这样的内容并不多,但却增加了徐慧真这个人物的真实性。

片中还有一场戏,在徐慧真被骗之后,她几天不吃饭,蔡全无日日送饭徐慧真却滴米不进。两三天后,突然蔡全无再次给她送饭时,徐慧真已经做好了一桌子的菜在等他了,眉眼中还透露着笑意,“其实这就是徐慧真,走到这一步了,日子不是还得过吗。她用一桌子的饭菜战胜了自己,也开导了自己。

这顿饭中,两个人的对话也不多:

“香,真香,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吃到这样的味道。”

“你看看,批评我吧?”

“哪儿啊,我这是表扬你呢,人生有味是清欢。”

一箪食,一瓢饮,足矣,这其实也就是蔡全无和徐慧真之间最亲近关系的体现。没有过多的思想教育、也没有什么安慰,在一顿饭的调侃之间,再大的矛盾都化解了。

另一层极致的人物关系在于徐慧真和陈雪茹之间的亦敌亦友。

《正阳门下》中,韩春明和程建军之间,也是斗了一辈子,但是在整部剧的大结局时,两个人在桥上相遇,程建军邀请韩春明去一场拍卖会,韩春明回答,“你是想让我在拍卖会上找出来你那些骗人的物件儿吧。”程建军也不甘示弱说,“只要你能找出来,我当场就把它砸了。”

最后韩春明一句“认输就认输呗”也就说明二人已经化敌为友,争了一辈子依旧是惺惺相惜。徐慧真和陈雪茹亦是如此,“我们想要一种豁达的表现,从来不是非黑即白,非敌即友。”这其实就是复杂的人际关系中的一种体现。并非简单的同情弱者那么简单,更多的是在展现人与人之间的温情所在。

《正阳门下小女人》的故事并不复杂,也几乎没有什么生拉硬扯的大道理,“有里有面儿”是北京人的特点,就像《情满四合院》的结局时,大家最终还是原谅了许大茂一样,在当下逐渐冷漠的人际关系中,最需要这种温情的存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硬核女主剧的突围,找到人性与故事的平衡点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