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寒冬潮”冲击下的A股影视公司盈亏几何?丨2018年Q3财报分析

文 │奥那

“寒冬”,是今年最频繁出现在影视行业新闻里的字眼。

接二连三出现的“票房下滑”、“阴阳合同”、和“霍尔果斯大逃离”等现象背后,被视为是影视行业一次趋向正规化的重新洗牌,却也成为“危言耸听”派唱衰影视圈资本的凭证。

随着十月将末,从目前陆陆续续公布的十多家A股影视公司的财报来看,既有受“范冰冰事件”影响较重的唐德影视和华谊兄弟等公司收益较为惨淡;也有光线传媒凭借电影业务实现净利润1.69亿元,华策影视、欢瑞世纪也分别实现同比扭亏为盈的情形。

A股的变化似乎没有那么骇人听闻,反而是新三板的影视公司在面临着融资难、股价下跌的问题,正在上演着一场“撤退潮”。

一半以上的A股公司或实现盈利

光线传媒、北京文化:依靠电影业务带动业绩增长

光线传媒第三季度实现营收5.64亿元,同比上升约8.5%;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1.69亿元,同比上升约90.79%

业绩增长的主要原因,光线传媒将其总结于三季度的电影业务。

根据猫眼专业版的数据显示,光线传媒从1—9月参与投资、发行的影片总共11部,票房合计70.7亿元。其中计入三季度内的票房包括《动物世界》的约3.59亿、《一出好戏》约13.54亿、《悲伤逆流成河》的约0.95亿。其中,《一出好戏》贡献最大。

电视剧业务方面,前三季度的电视剧业务较上年同期实现增长,主要系去年同期低基数及今年确认《新笑傲江湖》《爱国者》《盗墓笔记 2》三部剧所致。未来,光线传媒储备电视剧、网剧项目约 30 个,寄希望于未来 2-3 年电视剧业务可以逐步释放业绩。

但值得注意的是,光线传媒上半年之所以实现净利润21.07亿元,同比增长426%,除了电影业务之外,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出售所持有的新丽传媒股份产生的投资收益18.81亿元。

作为曾被寄予厚望的民营发行公司,虽然业绩大增,却落得“依靠投资拉动收益”的外界评价,光线传媒的这次成绩,没有达到行业内对其所期待的标准。

而通过推出了《我不是药神》和《战狼2》这两部现象级的爆款作品,在业内名声大噪的北京文化,同样是依靠电影业务实现盈利的代表之一。

第三季度的业绩预告中显示,北京文化第三季度净利润76.46 万元—576.46 万元,同期增长103.87%—129.20%。

北京文化的前身是“北京旅游”,自2013年起开始向影视娱乐业转型,先后收购摩天轮文化传媒、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星河文化经纪等在华语影视娱乐业公司。再通过接连押中《心花路放》《战狼2》《我不是药神》等爆款,完成了从资本到业务的改造,势头强劲的票房助推了电影背后关联公司的股价上升,北京文化一跃成为炙手可热的明星公司。

但在电视剧方面,北京文化的储备相对较为薄弱,今年主打的《武动乾坤》又连续遭遇口碑收视的大幅滑跌,远不及在电视剧方面稳定输出的老牌制作公司。

欢瑞世纪、华策影视、慈文传媒:作品数量多但缺乏爆款

与去年三季度财报相比,欢瑞世纪、华策影视均实现扭亏为盈,在这场席卷影视行业的“寒流”里,成为无数不多的黑马。

其中,欢瑞世纪第三季度预计净利润为9989万至1.2亿元,相较于去年同期的1910万元,同比增长423%至528%。

关于业绩大幅提升的原因,财报中解释称,主要是得益于欢瑞世纪电视剧业务的稳定发展,收入主要来源为《盗墓笔记(第二季)》的售卖;艺人经纪的收入继续大幅增长;以及没有去年同期的“周播剧场”大额成本支出的影响。

但在这张分数不错的成绩单上,还透露着另一个现实,欢瑞世纪的电视剧营收仍旧不太稳定。

上半年制作的《天乩之白蛇传说》惨遭下架,两年前就制作完成的重点剧目《天下长安》又遭到临时撤档,至今仍未播出。欢瑞世纪也深受股价持续下跌的影响,出现爆仓危机,以及连续遭到证监会问询甚至立案调查等等。

或许对于欢瑞世纪和华策影视等老牌的影视剧制作公司而言,当市场逐渐回归内容,相比于抢占风口,不如坚守一个“稳”字。

华策影视第三季度净利润预计为3413万-8033万元,同比增长3%—42%,主要利润来源为全网剧《橙红年代》《蜜汁炖鱿鱼》和电影《反贪风暴 3》等。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华策影视带来18部电视剧,产量远高于其他行业公司。截至 2018年10月31日,华策目前已播出的电视剧中,《谈判官》以 130 亿的累计网络播放量排名第四;《甜蜜暴击》以 77亿的累计网络播放量排名第十。纯网剧方面,《柒个我》以 41亿的累计播放量排名第八。

目前为止,华策影视和欢瑞世纪的作品数量众多,流量不错,但并不代表着口碑完胜。其中,《橙红年代》豆瓣评分6.6,虽略高其他同档电视剧,但后劲不足,拖沓的剧情受到观众诟病。《谈判官》3.4,《甜蜜暴击》2.8,两部剧在有流量明星的加盟下,并没有博得观众好感。

而曾出品IP热剧《花千骨》《老九门》《楚乔传》等电视剧的慈文传媒,第三季度业绩表现良好,公司前三季度营业收入1.3亿元,同比增加136.57%,净利润2.45亿元,同比增加64.19%。

慈文传媒表示,公司围绕 IP 全产业链,主打网台联动头部剧,拓展付费模式网生内容,协同开展游戏业务,深化推进 IP 泛娱乐开发,总体进展情况良好。

幸福蓝海、完美世界:靠《香蜜沉沉烬如霜》拉动业绩

说起当下讨论热度最高的热门IP影视剧,就不得不提及今年的暑期档黑马《香蜜沉沉烬如霜》。不仅收视连续蝉联登顶,截止目前也已有145亿之高的播放量。凭借高口碑的评价既圈了不少粉,也为电视剧出品方和制造方——幸福蓝海和完美世界,带来了一定的业绩增长。

幸福蓝海在财报中透露,得益于 2018 年前三季度全国电影票房的增长,电视剧业务保持稳健发展,以及公司持续拓展院线规模及自有影城投资建设,使得幸福蓝海实现净利润1740万元,同比增加405.8%。

其中,贡献利润的电视剧项目主要有杨紫和邓伦主演的《香蜜沉沉烬如霜》《法网追凶》《突击再突击》等剧。

据介绍,幸福蓝海未来将在剧集方面持续发力,多部现实主义主流剧已在筹备和拍摄的规划之中。比如,由秦昊、郭涛主演的《江河水》预计于2019 年在江苏卫视播出;邓家佳主演的《裸养》正在拍摄中,《爱的时差》、《当你老了》等也在积极筹备中。

而完美世界第三季度营业收入18.46亿元,第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36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1.62%。

在影视业务方面,完美世界前有IP改编影视剧《香蜜沉沉烬如霜》成为暑期热门,后有电视剧《娘道》播出,并在遭遇热议后,收视率一路高涨。

华谊兄弟、唐德影视:受“范冰冰”事件影响最为深重

自从5月底崔永元曝光“阴阳合同”后,2018年就必定是华谊兄弟和唐德影视最怅然若失的一年。由于一直和范冰冰、冯小刚联系紧密,两家公司自然也被波及至舆论之中。

曾被称为“创业板影视第一股”的华谊兄弟,2015年用超过7亿的高价收购了李晨、Angelababy等明星的艺人公司——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又斥资10亿元收购了冯小刚和陆国强所在的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中70%的股权。

在互联网浪潮席卷之下,华谊兄弟和明星导演绑定的做法,往往是福祸相依。目前公司前三季净利预降超四成,年内市值已跌去一半。

这些措手不及的变化,从披露的业绩数据中就已可看出端倪:华谊兄弟前三季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28亿元,同比下降45.38%。

回想去年,华谊兄弟参与投资的《芳华》和《前任3:再见前任》分别以14.22亿元和19.42亿元的成绩成为中国电影史上票房最高的文艺片和爱情喜剧片。但今非昔比,今年电影市场意外低迷,华谊兄弟先后出品的《遇见你真好》《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找到你》《胖子行动队》等多部作品均票房成绩平平,不足以成为爆款。

剧集方面,除了和浙江常升出品的电视剧《好久不见》,华谊兄弟也在积极参与投资网络大电影及网剧,拓宽业务模式。先后通过“前任系列”的网剧《嗨!前任》,探索影剧联动新形式;又在网络电影《快递侠》中,尝试呈现动画IP的影视化。

和光线传媒一样,老牌的影视公司在面对主营业务呈现疲软后,一般都会积极寻找新的增长点。

报告显示,华谊兄弟的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板块在三季度里营业收入为1.55亿元,多个项目目前进入在建状态并相继开工。其中,华谊兄弟电影世界(苏州)已于今年7月23日正式开业,该项目自开业以来游客口碑不断发酵,游客入园数逐步上升。

和积极拓展业务的华谊兄弟相比,唐德影视是一直处于风波的漩涡中心,来不及明哲保身。

在近日发布的前三季度财报中,数据清晰披露了业绩大滑坡的现实:第三季度单季营业收入为1.19亿元,同比减少45.34%,净利润仅为1008.98万元,同比大幅下跌83.67%。

时间拨回至2015年的那个春天,刚在深交所登陆创业板的唐德影视,背后站着范冰冰、赵薇、张丰毅等明星股东,一时风光无限。更是通过打造由范冰冰主演的电视剧《武媚娘传奇》收获了4.66亿元收入,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

好景不长,由范冰冰、高云翔主演的《巴清传》打破了唐德影视一路的高歌猛进。从剧中交代的历史问题出现纰漏等原因迟迟未能过审开播,到高云翔在澳洲涉嫌侵犯案件,再到如今女主角范冰冰因涉嫌逃税,掀起娱乐圈的“税收地震”,唐德影视股价一路下滑。

一路坎坷的《巴清传》,并没有为唐德影视增添“荣耀”,反而带来了源源不断的麻烦。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这个号称投资五亿,是亚洲最大单体投资的电视剧,如今面临着被停播的风险。唐德影视在2018年中报时曾提及,一旦《巴清传》如若停播解约,其近7亿元确定的收入和4000多万元存货将成坏账。

目前在唐德影视财报里的股东持股表中,范冰冰仍为唐德影视十大股东之一,持股为1.61%。

一个月之前,税务局下达的《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为范冰冰“偷税罚款9亿元”的新闻认证盖章。网友们还在讨论范冰冰面对巨额罚款该如何还的时候,背后实则是国家税务总局正在对影视行业税收秩序工作的整顿,是对市场监管的收紧。

此外,今年各大影视股股价大幅下跌,市值严重缩水。不少影视公司也波及其中,不断承受着来自多方的压力。

中南文化和华录百纳:均处于亏损状态

出品《情满四合院》《老男孩》等电视剧的中南文化,今年异常的步履维艰。据第三季度财报显示,中南文化今年的前三季度净利润则亏损2357.12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13.56%。

身为跨界转型的影视公司,中南文化也是《我不是药神》《建军大业》的联合出品方之一。原主营金属管件制造,从2014年开始从传统制造业向影视转型。多笔溢价并购后,公司业绩逐年增长,文娱业务占比也不断增加。

如今却业绩亏损,面对着实控人违规担保、诉讼缠身等诸多问题。

昨日又发布公告称,公司因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自昨天(10月30日)开市时起停牌1天,将于今天(10月31日)开市时起复牌,复牌后实行其他风险警示,公司股票简称由“中南文化”变更为“ST中南”。

这种业绩下滑的切肤之痛,曾制作《汉武大帝》《媳妇的美好时代》等优秀剧作的华录百纳,也能感同身受。

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华录百纳营业收入4.25亿元,同比下降71.03%,净利润亏损3.46亿元,同比下降394.94%。

原国企背景的华录百纳,是国务院国资委主管的中央企业中国华录集团所属,从事影视策划、投资制作、发行及演艺经纪的上市公司。

曾制作出《汉武大帝》《媳妇的美好时代》《双面胶》等优秀剧作,如今却几番错过影视剧的投入风口,缺乏优秀作品。去年的《深夜食堂》和《秦时丽人明月心》等影视作品,也接连遭遇口碑坍塌,导致业绩出现崩溃的苗头。

在资本遇冷的“雾霾”笼罩之下,A股公司算得上是喜忧参半,但以往备受欢迎的新三板,却今不如昔,陆续出现了“撤退潮”。

“撤退潮”后,新三板的春天在哪?

近日,唐人影视在继乐华文化、嘉行传媒、中汇影视先后摘牌后,也发布了《关于公司股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的公告,最终宣告正式告别新三板。

成立于1998年的唐人影视,通过打造《绝代双骄》《仙剑奇侠传》系列、《步步惊心》《轩辕剑之天之痕》等热门爆款作品,成功捧红了胡歌、刘诗诗、古力娜扎等明星,并和华策影视、山影集团、欢瑞世纪共同顶起“四大国产电视剧制作公司”这一巨大光环。

2015年,当多家影视公司都在为道阻且长的A股上市之路忧愁时,唐人影视的总裁蔡艺侬为了“让资本市场更公平的确定唐人影视的价值以及更有公信力”,选择登陆新三板。

彼时,凭借《云之凡》《青丘狐传说》及《旋风11人》等作品,唐人影视实现营业收入4.20亿元,净利润1.34亿元。

此次关于“撤退”的原因,唐人影视方面含蓄地解释称,“是为配合公司下一步的业务发展规划,管理层拟集中公司人力、财力资源,提升业务发展水平,实现股东利益最大化。”

但上市的两年多的时间里,唐人影视却从未融资。

面对激烈的竞争市场,以唐人影视为代表的老牌影视公司,既要面对频繁出来的新秀公司;还有面临今年证监会又加强对影视娱乐行业的监管的情况。在遇到融资难的情况下,众多影视公司不得不选择撤离新三板。

比如今年5月宣布从新三板摘牌的嘉行传媒,即便有着杨幂、迪丽热巴等流量明星,在资本遇冷的大环境下,也很难继续在资本市场风光。而凭靠《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等综艺曾经大火的乐华文化,在今年3月也正式从新三板摘牌。

据不完全统计,包括唐人在内,今年以来从新三板摘牌的影视公司已有38家。

曾经在资本急功近利的利诱下,一直以高速度发展的影视行业,踩着风口,在一片鱼目混杂中,乱象丛生。当越来越多的片子收不到成效时,投资方对影视业的投入会更加趋于谨慎,整个社会的不信任,导致影视行业出现融资难的情况。

而这是疯狂增长的背后,迟早都要面临的难关。

如果将“资本凉”视为影视行业的2018关键词,那么现在影视行业就正在经历着过滤“收视造假”“明星片酬过高”等行业泡沫的过程。待市场冷却后,无论是对于A股还是新三板而言,发展的才会更稳妥更理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寒冬潮”冲击下的A股影视公司盈亏几何?丨2018年Q3财报分析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