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杨幂丨而立之年的流量小花与人民艺术女演员之间的拉扯

文 │谷雨

黑红的流量艺人,杨幂算是娱乐圈第一人,并不为过。

有一年,杨幂在接受《嘉人》杂志专访时,开玩笑地说,自己的目标就是成为一个人民艺术女演员,而不是流量小花。可想而知,这句话在当时受到了多少网友的群嘲,“杨幂也能做人民艺术女演员了?”

那期杂志还特别针对杨幂这次专访,定了一个非常契合的标题,就叫《杨幂:流量时代,精准捕手》,彼时的杨幂刚刚凭借《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这部古装IP剧获得了事业的高回报。网友们已经忘了她与唐人老板那场著名的“撕X史”,反而凭借估值高达50亿元的嘉行传媒合伙人之一的身份对她另眼相看,杨幂一时风光无限。

然而当一个善于搅动娱乐圈风云的话题女艺人,突然向众人表示要成为一个安心地在影视圈拍戏的女演员时,大众的反应是暧昧的。流量也在此时慢慢出现缺口,新人迪丽热巴获得外界的关注和她相比也毫不逊色。

但事实上,自2015年开始,杨幂就一直试着向“人民艺术女演员”的道路靠近。与她同一梯队的小花们相比,她的“事业心”是摆在脸上的。从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分饰四角大火,到今天在影片《宝贝儿》里主动扮丑的“江萌”,杨幂屡次试图在事业上有所突破,让自己再上一层楼。

无奈的是,今年她刚好赶上了一场“洗牌”,观众对“流量艺人”的考察标准愈发严苛,而成功的作品才是打破人设的唯一武器。

于是从今年暑期档热播的玄幻剧《扶摇》中低调走出的杨幂,碰到了内容逻辑备受争议的文艺片《宝贝儿》时,观众们不乐意买单了。大家也自然不可能将手里的电影票让出,为她垒砌起一条通达的转型之路,三十二岁的她还来不及褪下“少女人设”,便匆忙间迎来了自己的“中年危机”。

影片《宝贝儿》上映6天,票房累计2382万,豆瓣评分从6.4分跌至5.6分,目前在院线电影票房排行榜上排名第十位,远不及上映已久的《无双》《影》。《宝贝儿》票房和口碑双输。

这部被外界普遍认为是杨幂的转型之作,在赛程的开头和中段已经陷入了口碑僵局。一部院线电影如果在开始就口碑不佳,之后很难力挽狂澜。杨幂迎接的,是大众对以她为代表的当今流量们的质疑。

流量“光环”褪去?

今年5月30日,杨幂间接持股的嘉行传媒在新三板终止挂牌,在1个月的时间内迅速走完摘牌流程,正式宣布告别新三板。此时它借壳上市也才近三年时间左右。

然而,背后也和今年监管层对文娱资本运作的收紧不无关系,影视公司人人自危,嘉行传媒自然也不例外。从新三板出走的明星影视公司并不止杨幂一家,此前已经陆续有几家影视公司摘牌。

资本大撤离、IPO受阻,流量明星和大IP已经逐渐失去效应,影视行业在2018年迎来拐点,作为嘉行最大的王牌,流量小花杨幂在今年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

今年,她分别有《谈判官》《扶摇》两部电视剧播出,以及一部电影《宝贝儿》,还继续参加了腾讯视频的选秀综艺《明日之子2》。不过和一年前相比,杨幂主演的剧集和综艺尽管有不错的播出成绩,但网络热度已经大不如从前了。

职业剧《谈判官》在今年年初播出,豆瓣评分3.4分。虽然评分不算好,但在同档期的剧目中,这部剧并没有被埋没。因为黄子韬在剧中堪称生活化的本色出演,而一再成为观众的欢乐源泉,不过,杨幂本人的风头也被男主黄子韬稳稳盖过。

暑期档预热期中,柠萌影业出品的《扶摇》播出时,杨幂在采访中谈到,这部剧的打戏很多,自己在剧中一人分饰九个角色。显然,她也为这部戏付出了不小的精力。

然而被寄予厚望的《扶摇》虽然吹响了暑期档第一声号角,但赶上全民性的体育赛事世界杯播出,难免不受影响;再者,优酷网剧《镇魂》播出抢走了市场一部分注意力;而于正新剧《延禧攻略》的播出则彻底拦截了暑期档的绝大部分关注度,《扶摇》无端有了一种生不逢时的无奈感

早在今年开始,几部电影咖、流量咖加持的影视剧相继遭遇滑铁卢,业内的“大明星”概念开始慢慢被动摇。而杨幂主演的影视剧《扶摇》,热度没有超过去年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甚至成绩也只能望其项背,再加上电影《宝贝儿》的失利,都让杨幂的“流量光环失色论说”甚嚣尘上。

从这部被认为是杨幂转型作品《宝贝儿》面临的困境中,大家也开始意识到,今年的杨幂已经不再年轻了,她显然是一个已过而立之年的流量小花了。既然还是流量,那自然也要面对市场上新崛起的一批竞争者。如果杨幂不尽快拿出一个国民认可度高、口碑同样能打的作品,与后来者、同行者拉开距离,成长为大花旦,那么继续作为毫无“差异性”的流量小花,最终也会被新人取代。

尝试“转型”失利

“我希望大家不要失焦,《宝贝儿》是希望观众能关注到这群人,不希望最后变成杨幂的‘粉黑之争’。”

影片上映之后,导演刘杰在接受媒体访问时,面对网络上针对杨幂的争议,做出的一番看法。整个采访过程中,他言语中透露出来的都是对杨幂演员身份的认可,认为她演出了自己心中想要的角色。

导演刘杰非常善于用文艺手法拍摄的现实题材的作品,此前拍摄过几部不错的影片。《马背上的法庭》是他的导演处女作,这部作品获得过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地平线最佳影片大奖。同时,该片也在法国院线连续上映50周,创造大陆影片在法国的公映记录。这次《宝贝儿》和《马背上的法庭》一脉相承,关注社会底层问题,题材沉重压抑。

电影《宝贝儿》讲述了一个因为严重先天缺陷而被父母抛弃的弃儿江萌,拯救另一个被父母宣判了“死刑”的缺陷婴儿的故事。据刘杰讲,影片原型是自己的一位好朋友。

“我的一位好朋友生了个重度脑积水的孩子,医生给他三天时间考虑救还是不救,他三天没睡觉,约我出来喝一杯。见我之后,他说哪怕牺牲自己,也要救这个孩子。这个孩子现在还活着,他们的生活也发生了巨变。”

但事实上很多观众看完影片后,立刻就将这个故事联系到了2010年“无肛女婴”事件。事件发生在天津市,一名刚出生不久先天无肛女婴“小希望”,在没有治疗希望的情况下,其父母不愿让孩子再遭受痛苦,选择了放弃治疗。

在整个事件过程中,舆论的推波助澜让“小希望”的父母遭受到了铺天盖地的社会指责,生活发生巨变。人性的荒谬、舆论的先后变化堪称魔幻。

而在2018年上映的这部影片里,杨幂饰演的江萌就是一个先天患疾的医院清洁工,小时候遭遇家人抛弃,成长环境糟糕。郭京飞饰演的徐先生就有一个刚出生的先天无肛症女儿,考虑到孩子长大成人后将面临许多苦难,因此放弃了对她的治疗。江萌选择了偷孩子,并让徐先生卷入了舆论。

影片中的江萌被塑造成为了一个非常正面的角色,但这显然与经历过“无肛女婴”事件的网友的三观相悖。从反馈来看,相比对杨幂演技的质疑,网友对影片内容的diss更甚。

《宝贝儿》的豆瓣评分从6.4分跌至5.6分,有网友评论称,“这部电影看完以后很难让人不想到多年前的天津无肛女婴事件,如果是在这件事的基础上做的改编,杨幂演的就是陈岚这个吃人血馒头的渣滓,并在原事件的基础上对陈岚女士的形象进行了美化。冲着这一点就根本不想给高分。”

这条评论被超过4000多人点赞,比起拍摄手法与演员演技,影片所表达的内容才是致使大多数网友“愤怒”的原因。

导演刘杰用了9个月时间拍摄这部影片,期间没有剧本,全凭演员自己发挥。虽然故事关注“残障婴儿”,但有些剧情表达逻辑薄弱,杨幂饰演的江萌作为一位生活不幸的残障女性,在面对与她有着几乎同样痛苦的婴儿,越过孩子亲身父亲的权利,擅自决定孩子的生死。

导演刘杰说自己不是解决问题的人,而是提出问题的人,试图让观众自己去感受。但作为信息的载体,经过艺术加工的电影其实也有着自己的价值观念传输,这种观念通过导演的镜头、演员的台词、故事情节被表达出来,已经不是客观记录,而是主观编辑了。显然,这次《宝贝儿》的失利,除了杨幂本身的演技问题,还有内容本身的原因。

复杂“函数”

《宝贝儿》不是杨幂被质疑演技的第一部作品,在《我是证人》《绣春刀2》时观众对她的质疑已经不少,不过这次她却被diss地非常惨,有人甚至质疑她靠文艺片“镀金”。

已经过了三十岁的流量小花杨幂,走红于穿越题材兴起之时。一部《宫锁心玉》的成功,让杨幂一年之内拥有了11部影片和多个代言的合作,她也从这个时候尝到了“流量”的甜头。由她主演的《孤岛惊魂》以不到500万的投资回收了9000万的票房,创造了当时国产惊悚片的最高票房纪录。

此前,仙剑题材大火的时候,杨幂无疑握住了机遇,一部《仙剑奇侠传三》不仅让胡歌、霍建华、刘诗诗等人成为炙手可热的当红明星,也让她小有名气。

流量时代,杨幂能够精准的知道,观众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她和郭敬明合作的影片《小时代》系列上映时,微博话题从不间断。而到了2017年大IP、玄幻剧受到市场追捧的时候,杨幂主演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适时出现了。这部痴缠虐恋的作品,让杨幂受到观众的认可,大家对剧情的讨论热火朝天。

2017年网络影视作品迭代迅速,优质内容喷涌而出,接收到更多信息的观众对作品内容要求愈加严苛。很多小而美的作品受到观众的青睐,流量不再是刚需。2018年,影视资本退潮,相比起“流量”来说,观众开始注重作品质量,对“流量”也不再宽容。

新流量的赶超与逐渐增加的年龄,促使杨幂转型。但她显然没能拿到适合自己的本子,路有些艰难。行走娱乐圈许久,放不下“流量”又狠不下心去“压榨”自己的杨幂,以复杂又拉扯的姿势在影视圈走南闯北,面对新流量的赶超和观众对内容作品的高要求,她的转型之路刻不容缓。

流量小花何时才能成长为大花旦?不仅需要精湛的演技,更要有深度且具有层次的角色加持,以及合适自己的本子去真正扭转形象。

对于杨幂来说,从今往后,道阻且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杨幂丨而立之年的流量小花与人民艺术女演员之间的拉扯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