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火箭少女:风口浪尖漂流120天

文 │薄荷

火箭少女101又被冲到了风口浪尖。

这个从出道以来就“命运多舛”的女团,最近几天连续登上热搜,是因为本来定好在10月20举办的新专辑首唱会,被临时更改成了粉丝见面会。

粉丝在网络上的表现是,一边为偶像控评一边抒发不满,而有的粉丝直接表示,“这个时候就不要控评了好吗?直接说(不满)啊!”

当初打榜投票有多热血,现在声讨官方就有多愤怒。

少女们的第一张EP发行后便有消息透露称会举办首唱会,但是将首唱会更改为见面会,这样大的变动却来得十分仓促,在活动开始前一天才告知粉丝们,原因是“场地问题”。

尽管主办方表示,首唱会只是延期,而且会补偿此次入场粉丝们免费的门票,以及报销来回路费食宿,但是粉丝们并不买账。就有了热搜上令人叹为观止的粉丝喊话事件,有网友表示,当时还有粉丝跪在前排表示不满。

粉丝跟艺人团队发生不睦是常有的事,只是这次,还牵扯到了团员之间的关系,以及引出了官方造型师下场参与,并和粉丝产生争执,事态越演越烈。直到今天下午,这位造型师宣布离职,再次上了热搜,为火箭少女101的负面印象再添一笔。

无论外界如何看待这个“中国第一女团”,它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始终不是吃瓜群众如何嘲,而是来自粉丝的愤怒。

“运营不当”,一向是粉丝最埋怨火箭少女101运营团队的地方。

成团即坎坷

成团当晚,青春美好的面庞们有的哭花了妆容,有的想极力控制表情反而让五官皱成了一团,但那个夜晚,是女孩们最好看的时刻。

无论粉丝还是吃瓜群众,在那个夜晚给予她们的善意也最多,在真情流露的时刻,很难有人完全铁石心肠。当然,杨超越带来的影响除外。作为《创造101》里最独特的存在,杨超越为整档节目带来的化学反应,无人能超越。所以节目组因为超越妹妹的存在,觉得换做是谁做节目,遇上这么个选手“都会笑醒”。

事实证明,杨超越是后来笑得最好看的,但是没有人能够保证,她会是笑得最长远的

市场也没有给她们更多磨炼艺能的机会。“在综艺和商业活动里当练习生”,是观众对这个群体的评价。

如果说资本在《创作101》比赛阶段还显得有几分羞涩,那么成团之后便毫不客气地向女孩们,或者说偶像市场发起了进攻。

出道五天,火箭少女101喜提第一个全团代言麦当劳。最早流露出代言消息是在成团次日,也就是在决赛前达成的合作,无论比赛结果如何,这份代言是跑不掉了。

麦当劳在7月1日发布的那条官宣微博,不到三天就收获了57万转发,7.8万条评论,在麦当劳一众冷冷清清的微博里很是打眼。

随后团员们集体亮相在几档综艺节目中,开始在影视节目中“出圈”。

伴随着女团诞生全过程的“杨超越争议”还未消散,整团解散、团员契约纠纷等流言和事件出现,火箭少女101的好感度开始大幅度滑坡,最戏剧化的是,这些事件出现时距离少女们成团不还不到一个月。

因为这种“闻所未闻”的操作,她们的谈论度反而进一步走高,虽然很多人只是抱着凑热闹的心态。风波影响了她们的部分活动,虽然团综《火箭少女101研究室》的定档算是平息了这场“变故”,但在“谈判期”后,出席亚洲新歌榜的也只有7名团员。

但是网络上不断出现各种小道消息,于是在粉丝们看来,无论是上综艺节目还是接到商业代言,运营方的方案显得更加“不靠谱”了,对于女孩们来说并不是良性发展之道,甚至是加快她们衰落的帮凶。

麦当劳全团代言之后,女孩们合体出现在商业活动中并不多,开始呈现差异化发展。合体的活动也都具有女性向特质,或者气质稳妥容易招路人缘,比如美图秀秀的商业合作伙伴“美图101club”,担任德芙“愉悦大使”,以及登上elle秋季刊封面,和由芭莎公益主办的公益星设计活动,拍摄短片并担任宣传大使。

在综艺活动方面,依靠腾讯的根基,火箭少女们分别降落在《明日之子》《心动的信号》《口红王子》《超级企鹅红蓝大战》等节目中,全员出现的机会较少,更多地是三三两两结伴出现。

不过相比隔壁依旧没有推出团综的NP,火箭少女101的合体机会看起来还算丰富。

各自飞

“出圈”不止如此。

除了商业活动和综艺节目,团员们开始向时尚、电影、跨界艺术合作等领域进发。其中资源最好的是杨超越,在时尚资源上领先一步,虽然yamy和sunnee杨芸晴都去了巴黎时装周,但只有杨超越受到了时尚品牌MiuMiu的邀请。

另外,被贾樟柯邀请为《江湖儿女》站台,担任《心动的信号》常驻嘉宾,杨超越的出圈范围最广,就像她在《燃烧我的卡路里》里的呐喊一样格外惹眼,收割路人粉的能力依然强悍。

“锦鲤”是杨超越的代称,与微博生态达到了微妙的契合,也为她的出圈进一步造势。很多人原本对她无感或是反感,渐渐地也开始动摇,“既然这个女孩这么好运,那么就拜一拜吧。”不过支付宝紧跟其后,新一届锦鲤信小呆刮分了不少杨超越的注意力,谁说锦鲤只能有一个。

其他的团员则走着比较中规中矩的路子。气质干净、最早就以唱歌小有名气的段奥娟最近为纪录片《风味人间》演唱了主题曲《斯卡布罗集市》,她此前就为《快把我哥带走》演唱了《陪我长大》。

同期还有yamy为电影《我的间谍前男友》演唱《别惹女孩》,李紫婷为电影《功夫联盟》演唱《爱情宗师》,还有杨芸晴为电影《悲伤逆流成河》演唱的《不哭》。

单从这一部分的操作来看,火箭少女们还是在以各自的特点作为打底,寻找适合的发展方向,本身没有多大的问题,也取得了不错的评价。

如果说争议能为女团带来前期高关注度,那么后期的持续曝光,和加强每个团员个人印象的铺排工作,才是真正的“出圈运动”。

在偶像市场里和粉丝兜兜转转,显然不是女团和运营方的最终目地。这也是男团和女团运作的明显不同,男团早已“貌合神离”,但是单个成员或者小群体的带货能力极强,也更容易遭受路人的非议。

火箭少女101的“平稳发展”和“持续曝光”,很大程度上是在依赖腾讯的资源。孟美岐和吴宣仪在决赛时被称为“神仙打架”,两个人都拥有较强的实力和粉丝基础,作为毋庸置疑的C位,成团后的孟美岐一度风光无限,在比赛时期就接到了不少代言,成团后还是唯一登上《星空演讲》演讲的团员。

然后“出走事件”过后,本来在团内资源最好的孟美岐,后期的待遇有了明显落差,最近出席的商业活动是“冰红茶酷燃队”,还是和yamy、Sunnee的共同资源。吴宣仪则忙于综艺《挑战吧,太空》,以低调的姿态“避开”了大众视野里。

虽然目前是“无C位”状态,出席活动时都以队长yamy为中心点,但是杨超越的存在不忽视,堪称隐形C位,在外界看来,“吴宣仪有综艺在手,孟美岐有新电影,都比不上她村外全面型发展”。

谁“拯救”谁

此次争议的来源虽然是首唱会,但是不能忽略的是,这次活动是为了新专辑的实体发布做准备的。

之前的数字专辑创下了好几项纪录,总销量突破了2000万元,成为QQ音乐平台史上第6张、2018年首张、最快速获得殿堂级金钻唱片的数字专辑,位居QQ音乐2018年年榜第1位。

虽然是8个人的共同作用力,这样的成绩还是令人感叹,是多少歌手梦寐以求却求而不得的销量。当然,销量是表象,内核还是粉丝们以为偶像打榜的驱动力。

所以,这次号称“免费”的首唱会,其实在前期就通过打榜、聚集人气等方式做好了铺垫,并不是彻头彻尾的免费。不是“免费赠送”,随意更改的做法自然遭到了粉丝不满。但是在不明就以的路人来看,“这点儿小事也值得撕四天?”

粉丝以成熟标准要求运营方,甚至“越级指点”,但往往并不遂已意愿。业内外都知道,国内没有成熟的偶像运营体系,虽然《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创造了现象级的偶像造星热潮,被称为是开启“偶像元年”的幕后之手。有业内人士曾经告诉骨朵,优酷之所以没有入局偶像综艺产业,因为摸不准“节目结束后该怎么做,整个市场未来会怎样发展”。

但是这两块颇有意义的“试验田”开花结果后,人们发现国内的偶像生态和邻国的差异明显,从官方运营来说,自然是未能找到一条尽善尽美的路,从受众的反馈来看,粉丝对于男团和女团的态度有着较大的不同。

Pick男团选手时,单个用户的战斗力更强悍,并且粉丝情结更浓重,愿意付出的自然更多。这跟偶像文化在国内以男性偶像为开端有很大关系,另一方面则是跟女性用户日益增长的话语权有关。相比而言,人们对于女团选手的青睐更像是对邻家妹妹、优秀小姐姐的好感,很多用户的感情没有排他性,往往是对整个“女团群体”的感情投射,因而少了独特、私人的连接。

这也是为什么路人会觉得女团粉丝们“撕得莫名其妙”的原因,“又不是女友粉,为什么这么上心?” 毕竟在外界看来,整个火箭少女101的带货能力,可能都比不上蔡徐坤一个人的厉害。

但是私人的感情连接一旦建立,可能会比对男性偶像的羁绊更深。因为以女性群体为主的粉丝里,看到这些小偶像的打拼过程,自然而然会产生共情。

说白了,火箭少女的粉丝们愿意一边diss运营方一边支持小偶像,并且造成吵吵嚷嚷的局面,一方面是来自于粉圈特性,另外就是强烈的心理投射了。

火箭少女们在看到粉丝为她们做的这一切,心里会是什么感想?又或者,她们在逐梦演艺圈的过程中,可能已经将很多东西看淡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火箭少女:风口浪尖漂流120天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