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网络影视
媒体大数据平台

相声迭代:“武林”逝去,流行诞生

  文│夏天

  9月与10月,是相声界的悲伤之月

  9月,常宝华(9月7日,享年88岁)、刘文步(9月21日,享年83岁)、张文霞(9月28日,享年84岁)、师胜杰(9月28日,享年66岁)4位相声元老相继离世,紧接着10月5日,知名相声演员谢天顺病逝,享年73岁。

  

  与此同时,相声竞演综艺节目《相声有新人》正如火如荼进行。聚焦相声领域,选拔相声新人,节目里,孟鹤堂(30岁)、谢金(36岁)等选手凭借出色的专业表现,崭露头角,引来观众惊呼,“原来民间还有这样一些有功力、有灵气的相声演员。”

  节目之外,郭德纲(45岁)及德云社稳居相声界头把交椅,推动相声成为极具商业价值的娱乐艺术门类,其弟子岳云鹏(33岁)是各大综艺节目、影视剧里的座上客,演艺事业风头正劲,而德云社四公子之一的张云雷(26岁),近日刚因“羊驼发型”登上微博热搜,俨然已经拥有与流量小生比肩的粉丝力量。

  

  离去与到来,逝去与新生,“新”与“旧”在这个秋天首尾交融。

  老先生们固守着江湖道义、传承和法门,新生代们正形成一股新势力,活跃在电视荧屏。在一场场浩浩荡荡的历史变迁中,相声历经沉浮,传承与革新正悄然改变着这档民间艺术。

  而随着老先生们相继驾鹤西归,人们不由得开始发问,相声这个“行当”未来将会变成什么模样?

  

  逝去的“武林”

  相声,相貌之“相”,声音之“声”,这是一门诞生在天桥底下,以说、学、逗、唱为表现形式,对表演者技艺要求非常高的民间艺术。自立业以来,它以“收徒授业”为主要传承形式,并由此形成了各大派系。侯派、马派、常派曾是相声界的三大主流派系,各有鲜明特点,且三者之间也有着复杂的师承关系。

  任何一档艺术形式都是依附于时代而存在的,随着环境的变迁、媒介的进化,相声也随之发生了改变。建国初期,为了让相声登入“大雅之堂”,相声泰斗侯宝林、马三立对相声进行了革新与净化,“剔其糟粕,取其精华”,使得相声从街头娱乐上升为一门语言艺术。

  

  侯宝林

  侯派弟子众多,侯宝林当年收师胜杰为徒时,说下这样一句话:“有你们这些年轻人,相声就会传下去,就会有希望。”

  同样师从侯宝林的相声大师马季,就是那个时代的年轻人。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老百姓物质生活及精神生活匮乏,通过广播收听相声,是大众一项重要的娱乐方式。相声由最初的视听觉艺术转化为听觉艺术,独领风骚几十年。后来广播时代逝去,电视坐上媒介头把交椅,给相声的发展带来强烈冲击,而小品艺术样式的勃兴,再次压缩着相声的市场空间,相声生存现状一度不容乐观。

  

  马季

  在此背景之下,马季开始思索相声由听觉艺术到视觉艺术的改造问题,他将相声搬上以春晚为标志的晚会舞台,在“讽刺型”相声受限制时开创出“歌颂型”相声,与时俱进地推动着相声的发展,是近现代相声艺术承前继后颇为关键的人物。

  在马季的众多明星弟子中,姜昆、冯巩、黄宏、笑林名气较大,他们继承了马季的歌颂型相声,活跃在春晚舞台,随着相声与电视的“联姻”日益密切,甚至有人开始以小品方式表演相声,颇受业界争议。而随着大师们的先后故去,相声再次出现江河日下的颓势。

  

  流行”的诞生

  如今颇具争同时又享负盛名的相声演员郭德纲,也曾是相声界的年轻人。他师从侯宝林之子侯耀文,在曲艺界摸爬滚打多年,对传统相声的继承与发展,主要体现在“包袱套用的现代化”以及“小剧场的回归”上。包袱套用的现代化因涉嫌“低俗化”褒贬不一,而在回归小剧场方面,曲艺理论家薛宝琨先生给出了肯定,“郭德纲的历史功绩就是复归相声的本性,复归了相声在小剧场的表现形式。”

  在郭德纲的经营下,德云社火爆京城,成为相声迷们甚至年轻人追捧的对象,濒临灭亡的相声再次成为了一个具有高度商业价值的娱乐艺术门类。

  互联网时代,相声界新旧格局更替,崭露头角的年轻相声演员们,在传统相声的现代化、娱乐化、视觉化的道路上,又向前迈进了一步。德云社后起之秀岳云鹏、郭麒麟、张云雷们,成名与走红方式都极具互联网时代特色。

  

  岳云鹏

  岳云鹏集合憨、傻、萌、贱形象于一体,夸张的颜艺是他逗笑观众屡试不爽的法宝,与互联网时代流行的“贱萌”搞笑方式相当契合。瘦身成功后的郭麒麟,有了颇具少年感的形象加持,人气翻升,成为影视剧、综艺节目里的常客。

  被称为“德云社颜值担当”的新生代相声演员张云雷,2016年因南京南站的纵身一跃,无意中树立了“劫后余生、通透达观”的人物形象,有粉丝将他唱的《探清水河》发到抖音上,凭借唱功火了一把,接着他在喜剧、相声相关的综艺节目中频频露脸,收获了一大批女性忠实粉丝,人气势不可挡。

  互联网时代,这些成功走向大众的新生代相声演员,拥有越来越多“非相声化”的娱乐标签。个人性格、形象、经历、事迹都能成为走红路上的助推剂。知乎上有网友这样表示,“如果岳云鹏处在大众通过收音机收听相声的时代,可能火不起来。因为他的相声,不是听的,是看的。”这样的理论或许同样可以试用于郭麒麟、张云雷身上。

  

  张云雷

  通过这种模式“火”起来的相声演员,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当观众看到岳云鹏时,联想到的不是他相声里的著名包袱,而是“五环之歌”和“我的天哪”系列表情包。而他们作为相声演员,拥有的幽默感、表达能力以及快速反应能力,是娱乐综艺节目所渴求的,所以他们还是各大综艺节目、影视作品中的常客,成名后相声演员属性不再单一、鲜明。

  知名相声票友东东枪曾这样表示,“过去夸一个相声演员好,夸的是他的表演技艺,能把一样的相声说出不一样的味道。最近这些年,观众都是听段子和笑话,相声技艺的比重降低了。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郭德纲也曾坦言,“如今的相声跟创作关系不大,它卖的是个人魅力。”

  

  传承与革新,相声何去何从?

  《相声有新人》开播后,《光明日报》曾刊发南开大学汉语言文化学院教授鲍震培的文章《相声病了,得治》。

  文章中说,相声病了,而且病得不轻,病在对传统相声的优良传统视而不见,却对糟粕的“痈疽”趋之若鹜,“碎片化拼凑”破坏了相声艺术的整体美感,降低了欣赏的品位,失去了韵味的咀嚼。指出如今的相声低俗代替了通俗,欲望代替了希望,感官刺激代替了娱乐享受。

  然而,何为大俗?何为大雅?大众心中自有一道“秤”。守旧没有出路,创新又十分艰巨,相声处境一度尴尬。在郭德纲等人的推动下,相声正逐渐走向主流,却也是肉眼可见的事实。

  如今,传承与革新仍旧是相声面临的最为迫切的难题。

  

  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国内外不同文化样式的诱惑袭来,人们对文化娱乐的选择余地越来越大,相声正受着不同形式的冲击。互联网时代,段子和“梗”正影响着相声的表现形式。

  与相声里需要三番四抖、铺平垫稳、讲究多的“包袱”不同,“梗”是一种在最短时间内就可获得大收益的搞笑形式,短小精悍一下就响,不少急功近利的相声演员放弃了传统相声,转为使用这种受众广且省事的“梗”,来代替“包袱”逗观众发笑。习惯了“梗”中作乐,快餐文化下,观看影视剧都习惯用“二倍速”的观众,对于相声包袱里的故事情节架构、人物关系或许都不再那么敏感和有耐心了。

  事实上,早在电视兴起时,为了适应电视栏目的播出频率和节目时长,相声的表演也开始在逐渐舍弃“铺平垫稳”“三翻四抖”等特有的艺术规律,以“短平快”式的手法取而代之。郭德纲也曾多次在媒体采访中表示,电视节目的呈现方式和相声的完整表达是有不可调和的冲突的。在互联网时代,类似问题变得更加严峻。

  

  甚至有业内人士直接表示,“急促、不需要铺垫的笑点才能抓住观众。一段表演,每分钟大笑、鼓掌频率得达到19次以上,一段表演才算成功”,表演已经有了一个量化的标准。

  近年来脱口秀在国内兴起,与相声同为语言艺术,两者存在着部分相似性,除文化背景不同外,有无情境铺垫是两者的重要区别。“传统相声需要演员进行一定时间的铺垫,各种包袱才能从情境中抖出来,但脱口秀不需要这么费尽心思,直接就是一个接着一个的碎段子。”与生猛、干脆的脱口秀相比,相声显得有些吃亏。山东省曲艺家协会主席孙立生透露,早在21世纪初,还在世的马季先生曾大胆预测,“相声可能将来的发展趋势就是脱口秀。”

  

  小结

  这两种拥有不同文化和语境的语言艺术形式,未来将何去何从,我们不得而知。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尽管相声如今已逐渐融入主流,内忧外患,革新迫在眉睫,它的处境仍让相声爱好者们捏一把汗。有相声爱好者甚至一针见血指出,尽管相声从业者的队伍日渐壮大,但质量上乘的相声作品和真正优秀的相声演员依然不尽如人意。

  郭德纲说,“有人有角,才会有艺术。你就记住这话,有一天这行完了,就是因为没有角了。”

  今天的相声江湖,已经不再传奇,它是日常的、常态化的、人情世故的。而随着老先生们的逝去,新生代们的崛起,郭德纲口中的“角”,或许已经有了不一样的时代含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骨朵传媒 » 相声迭代:“武林”逝去,流行诞生

分享到:更多 ()